发博文

苍蝇的故事

个人资料
个人简介
做一个简单的人,仅此而已。
个性签名
疯的时候,喜欢狂;静的时候,喜欢睡。
博客日历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785957
  • 本日访问数: 59
  • 昨日访问数: 131
  • 本周访问数: 602
更多
友情链接
博文
(2011-06-05 20:10:48)
分类:休闲生活
    认识曼丽是一个很偶然的偶然。     和我熟悉的朋友都知道,我向来都不喜欢网友的,所以用了十来年的QQ了,除了在时空网上认识的几位博友外,我从未加过任何一个网友。     前些日子,一个人闷着没事儿于是上网下起了棋来,也正是在这么一次无聊的棋盘上,我有了平生以来的第一个网友,她就是曼丽。     其实,平时我也偶尔会上网下棋的,当然也都是和陌生人一起下的。如果按平时来看,下完一两盘后我定会闪人的,尤其是对那些下棋老是悔棋耍赖的人。     而曼丽耍赖却让我们成为了朋友。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当时的气氛很是可爱。曼丽还是个新手,每次她下错的时候我总是在一边逗她,“丫头,你又下错了”。我越是逗她她就越是耍赖,可能因为她耍小脾气的样子有点儿像我妹妹吧,总给人一种很亲切很可爱的感觉。下了几盘后我们便都加对方为好友了。     不得不承认,在曼丽身上我看到了妹妹的影子,尤其是她输棋时耍小女生脾气的时候。     从小我们五兄弟姐妹中,我可以说是最为宠爱妹妹了,也许是因为姐姐结婚得早,我这个做哥哥 ...
(2011-05-27 18:51:53)
分类:心情日记
    还是学生时同学们常说我是“情圣”,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情商有多高,而是那会儿我性格还较为内向认识的女同学也比较多。     在纯真的年代里,在单身男生成群的宿舍里,有些人注定被封予这么一个称号的。     这么些年过去了,每个人都会改变,我自然不例外的。现在已不再是当年的自己了,话比以前多了许多,性格也变得有些火爆了。     昨晚在深圳多年的Z同学突然来电,七八年不见了,这姑娘变得成熟了许多。     她说,庆哥,你们分手后还联系吗?     这问题有点儿雷。     你是指以前还是现在?     晕,当然是现在啦。     我说,Z,你这问题要我怎么回答你呢?你也知道在感情上我一向是比较弱智的那一类的。     这么说吧,昨天我男朋友搬到厂里去住了,就因为了我跟我前男友聊Q。说真的,我们在一起四年多了,感情一直很好的,可他就是看不了我跟前男友联系。其实,我跟我前男友分手也有好几年了,我们只是朋友而已,他有必要因为这个而搬走吗?真不明白你们男人心里想什么?   &nb ...
(2011-05-22 21:11:28)
分类:休闲生活
    好不容易在过年时长到了一百一十斤,这个体重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极限了,一种三十年来的上限,在这之前我从未达到过这个数字的。想想挺开心的。     昨天路过一药店,见门口有个称所以就随便称了一下,怪吓人的,怎么就掉了十斤了?     十斤呐,突然间它就到哪儿去了呢?     心里正在回想着那十斤肉的去向,电话响了,母亲打来的。     “妈,不知道谁偷了我十斤肉。”电话一接通我随口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大热天的你腊肉啊?”母亲很惊讶地问。     “哈哈,我晕死给你看,你当你儿子神经啊,腊什么肉啊?”我大笑着。     “那你现在发什么神经?”     “没有啦,是我瘦了十斤。”     “神经病一个,你瘦一百都等于零!”母亲也笑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管你瘦多少斤那都是你的事,老四前两天得了个女儿,到时候满月了你可得去她那里看一下,再过三五个月老五也要生了,到时候你也得去一下。你这大哥怎么当的?两个妹妹结婚你都没回来,你不觉得失败我都觉得生你这样的儿子很 ...
(2011-04-17 14:24:51)
分类:休闲生活
    这两天气疯了,保险公司真的惹不起啊。     其实这事应该去去年国庆前说起了,那时我在某二手房公司上班,某天一位看样子五十来岁的阿婶进来问一些关于房产过户的问题,因为员工都不太熟悉她那套已被查封的房子如何过户,所以她手意来找我了解了一下,也正为这一下从去年国庆后到现在我一直被她电话轰炸。     现在想来,也许当时她只是来“钓鱼”的,并不是为了房子的事儿,要不为什么找那种又是单位集资房又被查封了的房子来问呢?最重要的是为什么问完了却没有下文,而真正的下文却是隔三乍五的就电话轰炸我呢?要是她的电话是问关于房产的事,即使我现在已不做那行业但能帮她解答的我总会帮忙的,可她的电话却偏偏不是那么回事儿。     每一次这位阿婶来电的第一句话就是她们公司(某保险公司,在这儿就不点名了)又准备在哪个星级酒店搞活动,要我一定去参加,即使我不加入她们行业去看一下也好。神啊,为什么老是这样呢?就连大年初一也不放过,最可恶的是春节里我在医院里看望母亲的时候,老人住院了换谁都会着急的,这位阿婶却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给我灌输做保险如何如何赚大钱的思想,我很明确跟 ...
(2011-04-15 13:09:56)
分类:心情日记
    刚才在琅东车站见到一位大概二十多三十岁的青年男子嗷嗷大哭,围观的人很多,从旁边的人们那里得知他身上的钱全部被偷了,故而哭得这般伤心。     瞬间,我突地有种无以言表的感觉,心底彻底被触及了。     从他的衣着上看,他应该是从乡下来的,朴素的外表与这个极端的城市显得格格不入。围观的人们熙熙攘攘的,我也变得有些傻傻的了。     他一手不停地擦着眼泪一手把那破旧的包包抱在怀里,好心的阿姨和一位阳光帅气的男子上前安慰他,他们都不相识。看着他无助的表情和绝望的泪水,看着旁边议论纷纷的人们,我心里生起了无限的感慨。     也许吧,也许因为自己也是从乡下来的,也许是自己也曾有过刚进城时的茫然与无助。     这让我又想起了十年前刚来南宁时的自己。     十年前,我是一个连公交车都没坐过的山里孩子,第一次进了城市,进了这座在我现在看来一直是一个很是极端的城市。那时我怀里揣着连一半学费都不到的钱傻傻地就来了,因为没坐过公交车,也因为对这座城市的陌生,晚上七八点这样我终于到站了,记得那个站叫罗文。下车后那种茫然与 ...
(2011-03-29 10:36:47)
分类:休闲生活
昨晚(其实算是今天了)凌晨12点多到1点这样子,本人从民族大道麻村附近打的往303医院一带,不小心把身份证和银行卡及一盒名片丢失在出租车内,今天早6点30多分司机师傅给我电话告知我东西丢失,且在刚才(10点05分)由白班司机将我丢失的东西送来给我,在这里我非常感谢这位开夜班车的陆师傅和给我送东西来的开白班车的黄师傅,谢谢你们了!同时也谢谢第一个捡到我丢失东西的两位女孩子,据陆师傅电话里告知,他凌晨1点多开车送俩女孩子去西乡塘时她们在车上捡到后就交给他的。两位美女,在这儿我也真诚谢谢你们!出租车牌号为:桂A ST323,愿天下好人一生平安!
分类:休闲生活
 
刚刚路过东葛古城路口,身边突然PENG的一声,时间大概是16:55这样子,死罗,公交车相撞,阿蛇没来哥先拍几张PP给同志们看一也先,车祸原因我就不说了,大家自己看27路车前面就懂了。
(2011-02-22 15:10:08)
分类:休闲生活

    许多年前就曾问过父亲的年龄,但他总是不说。父亲是一个很和蔼的人,我们兄弟姐妹五个人,不管是谁跟父母的感情都很深,但也不管是谁问他的年龄他都不说。

    在乡下我们都没有过生日的习惯,今年就三十了我仅仅过过一次生日,那是我二十五岁时玲儿全家给我过的,现在想想都觉得有些丢人。

    多年前我就想过给父亲过一次生日,过一个隆重的生日,那就是给他老人家过六十大寿。记得几年前我跟老三提起过,他和老四老五都极为赞同的,只是我们不论怎么问都无法得知父亲的生日。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或者说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了,给父亲过六十大寿我们都一直搁在心里。

    生活有时候真的很巧合,巧得让你不敢相信它就是真的。

    今年的大年初一,我们一家正在餐桌上嘻哈吃饭,母亲总习惯性地提起我和老三的婚事。她说“你这大哥怎么当的,都三十的人了还不结婚?你看看老四小孩都快有了,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领个女朋友回来?你看看,和你同龄的还有谁没结婚的?人家小孩子都读书了。还有你老三,高比你哥高,白也比你 ...

(2011-02-21 16:51:08)
分类:心情日记
    今年的春节可以说是最为揪心的了,大年初四凌晨一点半母亲心脏病突发,全家人无一苦恼不已。     每每春节里我都喜欢看电视到半夜两三点的,今年也不例外。大年初三那晚由于白天干活有些累了,于是十二点半便早早的睡了,刚躺下还没来得及睡着母亲就病发。     回想当时的情景心里还有种欲哭的冲动。     由于是心脏病(当时我们并不知是此病)突发,母亲大脑供血不足,一直在呕吐,且四肢全部抽筋。老三忙里忙外地去找药(平时家里一直配有一些生活常用药品),老四两夫妻给母亲按摩手脚。向来都不迷信的父亲很明显也被吓坏了,母亲用迷糊不清的话告知他去门口给神仙上一柱香就好了,于是他便也去了。     看着母亲痛苦的样子,看着老四哭红的双眼,我心乱如麻,当时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上街去请丈夫,于是便拉老三一起疯了一般开着摩托车上街去了。     半夜的天气真的很冷,我们兄弟俩都没来得及多穿一件衣服,顶毛毛的细雨和刀割一样的风我们很快到了街上。我们兵两路一人走东街一人走西街,把每一家每一户诊所的都给敲遍了。也许正是春节,所有的医生不是回家过 ...
(2011-02-19 18:15:53)
分类:伤情岁月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我只是怔怔望着你的脚步,给你我最后的祝福,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我把自己看清楚,虽然那共爱的痛苦将日日夜夜在我灵魂最深处。我以为我会报复,但是我没有,当我看到我深爱过的女人竟然像孩子一样无助,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你把自己看清楚,被爱是奢侈的幸福,可惜你从来不在乎……”     耳边响着辛晓琪的“领悟”,脑子里想起春节时的那天,心里真有种无以言表的感觉,或也许这又是命运的一次不经意的玩笑吧,过去了就过去了,其实一切都还好。     那天是我第三天没睡了,由于母亲病重我一直守在她的病床前。先不说三天三夜没得闭过眼,只说母亲病重卧床不起,不管换做是谁也一样变得憔悴的。正当我坐在床前给母亲喂食时,电话响里了,虽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从来电显示上我知道这一定是她,因为那个城市除了她我没有认识第二个人。     擦干母亲的嘴角我拿起了电话,在电话那头立即传来悲伤的哭声。“老公,你来接我和宝宝去好吗?……”面对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我一时无言以对。     是的,曾经她对母亲很好,母亲也很喜欢她,可由于我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