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情趣人生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人生免不了走两种路: 走别人的路,最好走走看看,学会省力气。 走自己的路,做好回头准备,不要走死路。
最新博文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47712
  • 本日访问数: 31
  • 昨日访问数: 49
  • 本周访问数: 144
更多
博文
(2010-09-04 19:35:36)

从《满江红》说起

 

听了一个晚上区直机关的爱国诗词朗诵,满脑子都是岳飞的《满江红》,不得不说各代表队实在太偏爱这首词了。偏巧多数代表队的表演给我的印象都不太深,倒是某单位的几个古装大汉象划拳似的叫嚣着“胡虏肉!胡虏肉!”让人忍俊不禁。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喝饮匈奴血!”岳飞确实不是什么善类,都是杀人嗜血的主。手下的岳家军令行禁止、纪律严明是真,但未必是什么文明之师。事实上,在冷兵器年代,文明之师基本上是没什么战斗力的 ...

(2010-04-11 00:08:12)
          清 明

  去岁坡前尚有路,

  今年绿蕨已满山。

  偶返故乡似羁旅,

  多情庄村雨如烟。

(2010-04-11 00:04:07)
             春 分

    紫荆初谢又春分,

    乍暖还寒漠漠云。

    情似飞花随风舞,

    漫将心事付东君。

(2009-12-06 10:23:45)

赠钦州同窗

12月初,钦州办会,约某同窗,适逢其下乡公干,及夜赶回相聚,两天皆如此。余感其情谊,作诗赠之。

人说钦州环境好,

我言此地人情真。

两番乡间赶夜路,

一副衷肠暖人心。

把酒重温寒窗事,

也曾疏狂少年人。

青春原合等闲度,

(2009-10-17 22:21:40)
  感 怀   炎夏前日随雨去, 邕城始觉秋意浓。 韶华虚掷一江水, 高楼凭栏两襟风。 楚地由来贱奇璞, 那得慧眼识英雄? 汉文尚困云中守, 合该老死一放翁。                     (作于2009年10月16日)

 

从梅兰芳是否被日本人刀架脖子说起

 

电影《梅兰芳》中有一个情节,日本人用刀架在梅兰芳脖子上,强迫梅兰芳唱戏,而梅兰芳大义凛然断然拒绝。充分体现了梅兰芳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

事实的真相是怎样的呢?(以下是引文)

    抗战期间,梅兰芳一度滞留香港。日本人占领香港后,一天上午10点左右,一个陌生人敲响了梅家大门,他指名要见梅兰芳。当梅兰芳刚迈进客厅,来人抢上前去,紧紧握住他的手,既激动又有点如释重负地说:“梅先生您真把我找苦了,我们一进入香港,酒井司令就派我找您,找了一天没有头绪,有人说您已经不在香港,可是据我们的情报,您没有去重庆。……直到昨天晚上才有了线索,现在,我真高兴能够见到您。”来人叫黑木,在中国待了多年, ...

 
      多彩的烟云映衬着飘洒的星雨和绽放的花       红色的背景显得比较喜庆些。       这一瞬间的烟花或许是这场烟火中色彩最丰富的。                    颤抖的光影有如轻轻拔动的心弦。       自然绽放,顾盼多姿。             一颗星写尽了天空的寂寥,无数的星让你看到了极致的灿烂,然而,美丽永远是短暂的,就是这短暂的美丽,给了我们无尽的期待,期待它来,期待它留,期待它再来……
(2008-10-19 09:47:57)
  近日得一语“有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也有可能是鸟人”,窃以为符合辩证法也,然终究不够现实,毕竟有翅膀的天使和鸟人不多见(仅见诸影视作品及画作等)。现实生活中的天使和鸟人都是没有翅膀的,为便于鉴别,特补充心得如下:“得我心者,没有翅膀也是天使;弗我意者,没有翅膀也是鸟人”注意:天使鸟人只在自己一念之间,你心目中的天使亦可能是他人心中的鸟人,反之亦然。这才是真正的辩证法也!   
(2008-08-07 23:19:59)

从《功夫熊猫》看文化交流

 

原本对行为艺术家赵半狄先生的熊猫偏见不以为意,但看完《功夫熊猫》之后,便忍不住要“放屁添风”了。

个人以为《功夫熊猫》确实拍得好,理由很简单,因为它让我和我儿子感到愉悦。我鉴赏电影好坏的标准就只有一条,就是看这部电影让我爽还是不爽。其实这几乎是所有人的鉴赏标准,不管鉴赏者是雅是俗,鉴赏的水平是高是低。很多影评家可能会列出N条鉴赏标准,其实这N条标准里面仍然是爽与不爽的问题。因为审美从根本上讲依靠的是个人的审美心理积淀,所以感受上的问题不可能强求一致。倘若有人说《功夫熊猫》拍得很烂,那是他个人的审美结果,我觉得是无可厚非的。但赵半狄先生连电影都没看就愤愤然抵制,甚至拿出汶川来说事,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817 阅读  ┆ 5 评论 
(2008-08-03 01:04:13)
 
云南腾冲印象       记忆中的印象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淡去,景物如此,人也不例外。     但是人和景毕竟还是不同,记忆中的人有时会勾起我们几分莫名的惆怅。也许是因为崔护的那首诗: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们在腾冲棕包街就餐的酒店门前遇上了这位傈僳族姑娘,她略带羞涩应允了我们拍照的请求,在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她俯身拿起水壶,轻快地走转进了酒店……        傈僳姑娘或许就住在这古朴宁静的民居中。       雨后的腾冲街道空荡荡的,与丽江截然不同,在丽江你会觉得自己被淹没在喧嚣的人海中,在腾冲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等待着你的到来。       其实,你来不来腾冲,对这里的人来说也无所谓,在“那里酒吧”门前,街坊的孩子一样自在地享受着清澈的泉水。与丽江的冰雪融水不同,腾冲街上的流水都是泉水,却与丽江的水一样穿街过户。       腾冲街上的水与郊外的水最终汇集成河,就在县城边奔腾下注,形成了壮观的城市瀑布。 &nb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