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蔓德拉草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我希望他有性感的嘴唇,让我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可以侵袭;我希望他有修长的四肢,让我被缠绕着不能动弹;我希望他有弹性的肌肤,让我的吻在上面跳跃着。他,已经来了……
博客日历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78170
  • 本日访问数: 122
  • 昨日访问数: 18
  • 本周访问数: 294
更多
博文
 

我一早起来,还在洗漱,已经感到太阳已悄悄从窗边露出小脸。

我洗漱完毕,跑出去到度假村的,太阳又调皮地躲到云里了。

我从房间出来,先是看到蜷在阶梯下水管旁的小猫。沿着门前小道往海边走,可以看到房子旁椰树下的陶瓷动物,这是一个特别有情致的地方。

往海边走去,因为缺少阳光,海的颜色还是灰灰的和我们的北海差不多,颜值不是特别高。海上依稀可以看到,越南渔民划着圆圆的洗澡盆一样的小渔船。

这样的渔船,让我感到非常疑惑。中国的船多是梭型的,这运用了流体力学的知识,梭型的船遇到的水流阻力比较小,相比,圆形的船遇到的阻力就比较大了,而且行进方向难以控制。我一直想不明白,越南人的船为什么要那么萌萌哒。

从海边走回来,我和没洗漱就比我先出门的S哥不期而遇。于是,我们一起去吃早餐。

 

439 阅读  ┆ 1 评论 
 

从范五老出发,按(地)图索骥,第一站先来到统一宫。由此,我更能体会D哥攻略准备之齐备。

统一宫在法国殖民时的总督府,法国撤离是称独立宫,后来北越统一越南时改名统一宫。

统一宫在越南的建筑中美观性和艺术性并不突出,再加上门口停了旅游大巴,类似于廉价旅行团的景点,我一下子没有了兴致。反而对统一宫大门正对着大街上的装饰比较感兴趣。越南很喜欢用黄花装饰街道,显得大街上的色彩显得活泼灵动起来,就像海边的紫红色三角梅搭配蓝色大海的视觉刺激。

 

S哥看到我们对统一宫都没兴趣,就往下一个景点进发了。下一个景点是胡志明天主教堂,又名红教堂,在统一宫前就可以隐约看到那著名的红砖墙体。据说建造所用红砖全部从法国运来,百余年过去,色泽依然鲜明,毫无褪色。

 

从树林这边穿过去,感觉这是一个合适吴宇森放鸽子拍电影的地方。路旁的人们只要铺一张报纸 ...

从河内乘机到胡志明,我竟然累得睡着了。

虽然听不清机长的英语更听不懂越南语,但是感觉到飞机正在下降。

我从舷窗俯瞰云下的胡志明市,底下俨然是一幅详细描绘山川大河的航拍图。

而这幅航拍图把我惊艳到了。

首先,我看到那迂回曲折的大河,在大河绵延十几公里的的支流末端有着就像树枝长出树叶一般村庄,村庄每个建筑形状间距都一样,沿着水流方向均匀分布着两三排低矮的房子。

再往前看就是城市了。从城市的建筑和广场抽象出的图形,从城市的河流和道路抽象出的线条,透露出这座城市的秘密。城市建筑都不高,江河在城市里呈现出自然的形态,可以看到360度转弯的河道,却没有裁弯取直,可见胡志明市仍保持着千百年来的地形地貌,没有为了交通便利或经济发展而刻意改变,表现出农耕民族对生活极具耐性保持着缓慢节奏,这种在城市建设中保持自然地貌的做法与我国的极速发展、千城一面的城市化进程相比大相径庭,珍惜自然珍惜环境与牺牲环境换取发展速度相比显得非常难能可 ...

 

1月14日友谊关一河内

 

早上我抢占卫生间,连洗漱带护肤,连排空带更衣,一顿舞弄后推门出来。

我眼角的膀胱,呃……余光突然扫到AD正在换裤子。

我赶紧背过身,弱弱地问:“我……我可以出来吗?”

“没事,你出来吧!”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与异性同居竟是如此不便。

 

AD进了浴室,那个浴室门的科罗拉多大裂缝就有点中国古典园林漏窗的意味,那后面的春色变得更有趣——这些其实只是我的想象,作为淑女是不会去偷窥的。作为美女更不会,因为何必偷窥,很多人排队求我看——好吧,这个说法已经不是想象了,是童话。

我趁着AD不在,问S哥:“昨晚我们咳嗽吵到你了吗?”

“好像没听到你们咳嗽。”

“还好。”我又问,“昨晚我打呼噜吗?”

 

《我想变成鸟,所以跳起来》这本书写于2006年,很遗憾,已经过去十年了,我才认识这本书。如若早几年获得它,不知道可以帮助多少自闭症孩子,和他们的沉入悲哀的泥沼中无法自拔的父母。当我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数度落泪,而当我合上这本书的时候我的内心充满着希望。

 

这本书是重度自闭症患者亲手写出来的,他展示了一个真实的自闭症患者的内心世界,读者会从中发现自闭症患者的内心与我们无异。这是一本可以将自闭症重新定义的书,他告诉我们,自闭症根本不是广泛性发育缓慢,他们的心智与我们一样,甚至比我们更加敏锐,只是他们控制不好自己而表现不出来而已,因此只是社会沟通与社交互动发展困难。最重要的是,他告诉我们用一份原始、真实、单纯的爱可以做到和自闭症患者沟通交流。

 

从台湾心理医生的序开始。

当医生面对自闭症孩子的胡闹,他需要抓住自闭症孩子正在做坏事的手,并 ...

(2017-02-16 21:16:00)

1月13日凭祥

约定5点前在南宁火车站集合。我先到了,取了车票,然后坐在候车室里等他们。

S哥先到候车室,一眼就认出了我。

他注意到我的穿着,里着深蓝牛仔衣、然后是一件薄羽绒,外穿一件格子防雨外套,下穿黑色哈伦裤。

“你还骗我带羽绒服?”S哥不解地问。

之前为了行李减重,臆想过一路小跑到火车站蹭S哥的羽绒服,不过我已经有点感冒了,想着自己的小身板扛不住就多穿了一点。

“不会再冷了,最冷就是南宁,再往南就不冷了。”S哥这句话居然是铺梗。

 

AD一会儿问怎么乘地铁,一会儿说堵车,真是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没想到,我在群里吆喝一声“火车站里有好多美女”之后没多久,AD就出现了。

“这傻子!”S哥俏皮地说;“我们假装没看到他。”

944 阅读  ┆ 0 评论 
(2017-02-16 21:02:55)

我生平第一次冒险,与两位只有数面之缘的型男一同旅行。

与他们谋划这次出行,缘起一次杯光交错的聚会,只因为他们在我身边停留了半小时,我就痛快地决定了。

“我和AD想去越南找个新娘,你来吗?”S哥问。

我还没想好怎样答复,旁边的广场舞大妈就抢先说,

“我也想去,我要带儿子去。”

“您缺儿子吗?”旁边的小鲜肉接茬说,“干妈!”

“别扯那么多!到底有几个去?不管怎样,小希你一定会去吧?”AD临走时问。

我犹疑道:“我得问一问闺蜜,看她愿不愿意陪我去。”

 

“我去过越南两次了。”闺蜜1.0回答。

“我今年刚去过越南。”闺蜜2.0回答。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6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