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蔓德拉草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83423
  • 本日访问数: 1
  • 昨日访问数: 58
  • 本周访问数: 1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越南香艳之旅(13日凭祥)

(2017-02-16 21:16:00)
[连载标题]越南香艳之旅(13日凭祥)2017-02-16 21:28:51阅读:1047

113日凭祥

约定5点前在南宁火车站集合。我先到了,取了车票,然后坐在候车室里等他们。

S哥先到候车室,一眼就认出了我。

他注意到我的穿着,里着深蓝牛仔衣、然后是一件薄羽绒,外穿一件格子防雨外套,下穿黑色哈伦裤。

“你还骗我带羽绒服?”S哥不解地问。

之前为了行李减重,臆想过一路小跑到火车站蹭S哥的羽绒服,不过我已经有点感冒了,想着自己的小身板扛不住就多穿了一点。

“不会再冷了,最冷就是南宁,再往南就不冷了。”S哥这句话居然是铺梗。

 

AD一会儿问怎么乘地铁,一会儿说堵车,真是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没想到,我在群里吆喝一声“火车站里有好多美女”之后没多久,AD就出现了。

“这傻子!”S哥俏皮地说;“我们假装没看到他。”

我刚低头,AD就直奔我们来了。

他一坐下就怪我骗他,哪有美女呢?

我辩解道:“那是你这届旅客不行!我来的时候不管是在安检还是在售票处看到好些美女呢。”

“嗯嗯。”

我们上车前,我注意到AD带了一瓶止咳露,而我带了一袋止咳片。我想,今晚S哥惨了——我和AD的咳嗽声会此起彼伏,折腾得他无法入眠。

 

上了车,我们的位置不在一块儿。我刚坐下,S哥就协调好一个人和我调了位置,我就可以和他们坐在一起了。

AD喊着:“扑克!扑克牌呢?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没有扑克牌?”

“我们只有三个人可以玩什么?”我反问。

“斗地主吗?可是我不会。”

“我也不会。”AD说。

“我会打升级,但三个人不太合适玩儿吧。”

“什么是升级?”

“就是拖拉机。打拖拉机我都有阴影了。上会遇到一组奇葩对手,本来都一直在赢我们却不断吵架的CP,只因为他们认为之前把我们虐得还不够惨。好胜的人太可怕啦!”我说完,他们会意地点点头。看来,我们周围较真的奇葩朵朵开。

所幸我们仨对打牌兴致都不高,所以打牌的设想就轻易地舍弃了。

 

此时,S哥适时地拿出一份打印的攻略,让我们传递着看。我发现男人细心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儿了。

我只说:“如果是我做攻略的话,我会做一些删减,只保留要点。”

“我没时间删减,就直接打印了。”

“你看这是我做的攻略,只有不到一页,每个城市分食、住、行、购都整理了一些。”

“什么?还有购物?”AD打断我问。

“预备着,万一有呢!”

“小D,听到了没有?如果小希想去购物的话,你要帮她拎包哦!”S哥提醒道。

“没问题。”AD倒是爽快。

 

七点多的时候,S哥说饿了。

“我原以为和女生出门吧,会有大包小包的吃的,什么水果啊点心啊……”S哥说。

“别看我长得像个女的,实际上我的内心是男的。水果啊点心啊,我都不爱吃。”

“为什么你不爱吃这些?”

“我不爱吃甜的。我的身体可能对糖不耐受,我一吃糖就开始冒汗。”

“甜的多好吃,我最爱吃甜的。”

第一次听到一个大男人说喜欢吃甜的,吃惊到我的下巴差点砸到脚尖上。

“不会吧?你喜欢吃甜的?”

“喜欢。”

“说到这个,我想起我包里有巧克力。”

“还有其他什么吗?”他们催促着我快拿出来。

我拉开背包拉链,说没多少零食,就只有牛肉和巧克力。

“这个合适登山的时候吃,还是留到关键的时候吃吧。”S哥说。

 

于是,他们商量着下一站崇左看看站台有没有什么吃的。

我们对面坐着的女孩说,站台上没有卖。

他们不信,两人一起下了车,过了一会儿空手而归。

他们只好回来吃了几颗牛肉。

过了一会儿,他们决定去寻找失踪已久的餐车。

他们问我想吃什么方便面。

“不用了,我真的不饿。不知道为什么。有可能是昨晚的夜宵一直撑到现在。昨晚做了一个咳嗽秘方冰糖香蕉,又软又腻,吃起来那感觉……你们去吧。”

 

待他们吃完了宵夜,就聊起我们坐的是国际列车,直通河内嘉林。

我们还猜测着说不定,我们可以补票直接到越南,就不用在凭祥住一宿了。

不过,经过一顿核算,还是原方案的费用较小,坚持原方案。

这个时候,AD的优势就突显出来了。作为一个脸皮厚到能做皮鞋的大帅哥,轻易和对面的美女搭上话,不少查考值都是他主动问出来的。

凭祥的女孩子唇红齿白。按说,我老家也算崇左的,怎么从小就和她们的皮肤没法比呢?或许真是南宁水土的问题。

我只好悻悻地看着她们聊面膜聊护肤品(那些所谓超级面膜),想着:年轻真好,说什么都对。

可就是现在的九零后怎么妆容都那么一致呢?除了后来坐过来的女孩子朴实一点,靠窗那两位一水儿的韩式一字眉,口红的颜色都是粉玫色。

“打出租车到市中心大概多少钱?”

“大概是30吧”还是装扮朴实的妹子比较热情。

“有那么贵吗?”S哥不相信,他感觉距离没那么远。

“有啊,我之前打的就这个价。说不定晚上价格更贵呢。”

“有机场大巴吗?”S哥以压低开销为己任。

“没有。”

“有公交车没有?”S哥接着问。

“有,但是可能你们挤不上去。”

“那你们怎么回去啊?”AD问。

“我们啊!呵呵……我们坐电单车回去啊。”

“那我们也坐电单车走啊。”AD的风格我没办法跟随。

“我们是回家啊。”

“那我也跟你回家吧。”AD没节操地说。妹子当没听到。

 

出来后,我们坐上了公交车。

到了市中心下车,我们找到S哥在火车上查找的酒店。

想着没到零点,不知道能不能要个特惠午夜房,我们忐忑不安的进了酒店。

一问才知道三人房没有午夜特惠,原来刚才AD问的时候没有明确房型。

三人间150,价格还算合适,啥也不说了,就入住吧。

 

进了房间放下行李,我们就到酒店斜对面发光的牌坊里的美食节去吃烧烤。

出了门右转,又看到一家酒店,门口有特惠广告。

S哥控制不住好奇心又去问价格。还好人家没有三人房,否则,要是真实惠的话岂不是要换酒店不成。

“其实已经入住了酒店就不必太纠结了。”我说。可是没有用,之后几天S哥会在纠结的漩涡中浮沉。

 

早就听说了凭祥夜宵的大名,可没想到穿过牌坊往里走,里面显得很冷清。

各家夜宵铺面都开着,但是基本没有客人。

“你看,居然呵出气来了!看来这里比南宁冷。”AD说。

“诶!S哥,你不是说,出了南宁就再也没那么冷的天儿了吗?”我调侃S哥。

美食街快走到尽头的时候,看到有一家田螺鸭脚煲店,生意火爆。

行吧,就这家吧。

一坐下,互相询问一下对方口味,什么都不忌口。那好,以后好点菜了。

在这家点了一份田螺鸡煲,一份野山鼠,再到对门买点烧烤。

有我点的天梯,没有我想吃的七寸,S哥加了三个鸡翅。

大家一边吃,一边叫上啤酒,对饮起来。

这餐墙裂推荐红烧野山鼠,色泽红润,香脆入味。

不过自从我点了野山鼠,他们也就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这个妹子什么都吃。

吃完这些,还剩两瓶啤酒,AD把啤酒插进裤袋里,出了店。

AD貌似还不满足,点了一份锡纸烧猪脑,管饱份量的生蚝。

S哥首次表现出他对水果的痴迷,转身去买了菠萝蜜。

别看我们那么能吃,回头望去,其实这次夜宵是我们整个行程中花销最贵的一晚。

酒余饭饱,出了牌坊,我发现天空飘起了柳絮一般的小雨。天气更冷了,我裹紧衣领加快脚步往回走。

 

回到酒店,他们让我先用浴室。

我洗漱完毕后,正要排空今天最后一泡尿。我坐在马桶上,突然发现这个浴室门缝隙真是大——不亚于科罗拉多大裂缝。我赶紧躲避着门缝,遮掩着脱掉外衣,在黑色的秋衣裤套罩上一件条纹纯棉衬衣遮掩身体曲线,就扑向我那张靠里的床,一下子躲进被窝里。

“你不洗澡吗?”AD惊奇地问。

“不洗,我出门的时候洗过了,再说这里那么冷。”我靠在床头随性地回答。

“你们都不洗吗?你们真懒!——好嘢,我也不洗了。”AD高兴地说。

我突然发现我的床头上方有一个不锈钢架子,架子的每个直角尖利地存在着,并且我完全看不明白这个架子的用途。

“我和你换张床吧。”我旁边床上的AD大方地说。

“那怎么行?你那么高,上身肯定比我长,一定会撞到这个架子的。这张床就是为我这种身高准备的。你看,把多余的枕头放上去多合适!真的不用换了。”我一边推辞道,一边把多余的枕头摆到架子上,然后滑下去,后脑勺落在枕头上。

我的床和AD的床居然靠得那么近,一翻身就可以滚到对方的床上。

这放在以前,想着和帅哥保持那么暧昧的距离,或许梦中就要笑醒。

可那不是现在的心智成熟的我。

为了不和AD不交换彼此的呼吸,我面朝里心无旁骛地睡去了。

 

阅读 (1046)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