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闲云野鹤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1990
  • 本日访问数: 8
  • 昨日访问数: 7
  • 本周访问数: 15
更多
博文
(2012-09-05 12:29:16)
标签:

心,千千结

心有千千结         近日看了几则法治新闻,几个贼人趁主人上班家中无人之机撬门溜锁,扫荡了几户人家,让主人受到了不小的财产损失,贼人的行为令人痛恨。未雨绸缪,想到我那破屋虽然能遮风挡雨,但那点可怜的买米钱还得要留住的。哪天如果被贼娃子光顾的话,那我不但没米下锅,恐怕连上吊的绳子都被他拿走了,想死都难啊,那不是很惨的吗?怕怕!         怎样防贼,首先我想到的是大门能不能防盗,我家是普通的所谓防盗门,是一字锁,防盗性能较差。换铁门,成本太高;还是换个锁芯吧。经向人了解,什么一字锁、十字锁都不安全,电视广告宣传好像什么“金点原子锁”安全系数最高。一日,我路过一家锁匠店,向老板咨询了一下,想给大门换一个锁芯,哪种最安全,老板果然推荐了“金点原子锁”,他吹,这是公安部认可的最安全的锁,半月形的锁芯,价钱在250元。我想,为了保住那点买米钱,咬咬牙贵一点也换一个锁芯吧,换了锁芯,自己放心(也许仅是自我宽慰而已);但新的问题又来了,防得了小偷,能防得这个锁匠吗?现在的锁匠素质良莠不齐,况且,眼前这锁匠,面相都让我有点不放心,他上门装锁 ...
(2012-07-26 15:38:44)
标签:

伤心 民兵

                              伤心的民兵      又是一年八一建军节 即将来临,今年是建军85周年,庆祝活动也略显得比平常隆重一些,曾经当过兵的转业军人、复员退伍军人,有单位的由单位组织一餐,没有单位的也由政府组织一餐, 大嘬一顿隆重地表示慰问,对这些为国防事业做出过贡献的人们表示敬意,这是应该的无可厚非。      可是 ,每每在建军节慰问军人频频举杯的时候,我总略略感到心酸,因为我想到一个特殊的群体,也是不该被政府遗忘的群体,那就是战时的参战支前民兵。     1979年的中越战争,我们广西的政府从农村组织了几千青年民兵跟着部队上了战场,他们带路打穿插、运送弹药、运送伤员、组织后勤供应……,这些支前民兵牺牲了XXXX人,受伤的就难以统计了,战争结束,被政府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他们又回到农村,脸朝黄土背朝天默默的继续当农民。建军节和他们没有关系,政府忘记了他们,除非再有战争需要征集民兵,政府才会 ...
(2012-07-09 10:50:52)
标签:

贺州话 方言

  笔者是在外地工作的贺州人,时而经人介绍认识一些贺州老乡,初次见面,我用国语和老乡交谈,别人很奇怪:你们怎么不讲家乡话?那么正统讲国语滴?
   什么话是贺州话?我至今还搞不懂。 碰到初识的贺州老乡讲什么话确实让我很纠结。讲国语虽然是全国通用,又是官方语言,但显得有点太过正规,不利于拉近老乡距离。贺州(贺县)方言有十几种,方言之间差异又较大,有的甚至听不懂,例如黄田的九都话我就一点听不懂。我家一个村就有三种语言。正因为贺州方言多,所以一般的贺州人都能讲几种话,我也是这样。碰到鹅塘人,我和他讲本地话;碰到沙田人、黄田人、莲塘人,我和他讲客家话,碰到八步人我和他讲白话、桂柳话;碰到……。
    碰到什么人说什么话,我这一招虽然可以,但也有碰到尴尬的时候。因为鹅塘人也不全部是本地人,也有讲其他语言的;沙田人也不全部是客家人,也有讲其他语言的。一次,别人介绍一个沙田人让我认识,我开口和他讲客家话,可正好他的母语不是客家话,而他也不会讲客家话,弄得我很尴尬,我马上改口和他讲国语,事后这位老乡还认为我是语言沙文主义,因为历史上有过“土客纷争”他对我有些看法。这 ...
(2012-04-17 15:44:18)
                                                                                             死板的岳母娘                                                                          ...
(2011-05-19 11:26:32)
标签:

魂牵五道杠

          我那梦绕魂牵的一道杠啊!

      近日,武汉少年黄艺博少先队的队衔是五道杠,官衔是少先队武汉市副总队长。五道杠引起了全国媒体的热炒,一些冷嘲热讽的言语对少年黄艺博带来了伤害,我觉得孩子是无辜的,还是不说他吧,以免对他继续造成伤害。

      中国少年先锋队是一个全国性的统一组织,有统一的队章,最大的官衔就是大队长,也就是三道杠了。武汉市少工委偏偏创出了四道杠、五道杠,这本身就违背了中国少年先锋队的队章,应该说是非法的,成年人的官瘾和等级强加给了少年儿童,五道杠的出现,错在成人不是少年。

      记得少年时代的我淘气得很,别的孩子都在少先队里当官了,左臂上有一道杠、两道杠、三道杠的少先队官走在孩子中间,鹤立鸡群神气得很。在父亲的眼里,我是不争气的孩子,别人都有几道杠,我却一道杠都没扛上,对比之下就矮人一等,为此经常遭到父亲的数落。因为父亲和亲友的期望值过高,我又“进步”不了,我转恨那些当“官”的一道杠、两道杠、三道杠,想当少先队的官成了我梦寐以求的 ...

(2010-12-11 22:21:22)
标签:

大汤裸浴

            大汤温泉裸浴记

         早已慕名的广西贺州南乡大汤温泉是我向往的地方,几个壮族少女天体裸浴的照片,美丽白皙的胴体令人感到那么神秘,互联网的几张照片令我心驰神往,今天终于与几个朋友踏上了南乡之路。

           汽车从八步出发,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到了南乡的大汤。刚下车,就被热气腾腾的泉水吸引住了,下车后,我马上去试试水温,哇!烫死我了,只见几个村民在杀鸭子,用温泉热水烫毛,很利落地拔下了鸭毛。村民说,这个水温有70多度,杀猪、杀鸭都不用在家烧水的,我连连称叹温泉的热度。

     温泉大池是女左男右,我进了一墙之隔右边的大池,有十多个男子在里边赤条条的洗澡,确实都是天体裸浴,四周是围墙隔开,一墙之隔是女浴池,天面没有封顶,所以说是露天裸浴并也没有过分,但并不是开放式的任人观瞻的,其实裸浴并没有什么,只等于北方的大澡堂,是男女分开的浴池,没有什么神秘之感。笔者在北方上大学时都是在大澡堂洗澡的,大家都是赤条 ...

(2010-11-07 11:38:45)
              怀念罗声威老师

        那日在网上看到罗老师的儿子一篇怀念父亲的文章,知道罗声威老师去世了,被他的文章所打动,我也不禁想起曾经是我班主任的他。

        1963年春,我在贺街小学读二年级,那时的学校是在一座破庙堂里(观音阁)。我在二年级的第一学期原来的班主任是罗声雄,后来第二学期调整为罗声威,他们大罗小罗兄弟俩先后当了我的班主任。罗声威老师虽然说是班主任,其实比我们这些学生大不了几岁,也就是哥哥教弟弟而已。罗老师上我们的语文课,他的教学深入浅出,风趣幽默,我爱听,激发了我对文学的兴趣,小小年纪成了小说迷。孩提时代的梦想是长大当作家,可以说罗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是我的文学爱好的最初引路人。直到现在虽然没有当成作家,但是作者是当过很多了,自己出版两集的《明月未圆》文集以及在报刊上也发表过数十篇作品可以聊以自慰。现在已进入知天命之年,还时不时舞文弄墨玩一下。

        我最佩服罗老师的记性,罗老 ...

(2010-03-14 21:31:38)
标签:

美女

胸部

100元

瞅一眼美女的胸部100元

 

 

 

美女高耸的胸部养眼,正常的男人都喜欢看,可是,阿郎看美女胸部却付出了100元的代价,是极不情愿的哦。

(2009-10-11 21:08:59)
标签:

女子跳河

                 今天在邕江一桥一姑娘跳桥自杀了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到邕江游泳,在上午10点我刚上岸,就听见江心一声重重的响声,“有人跳河了”我寻声望去,只见江面一片水花,接着很快一老一少的二个男子从河边向有人落水的地方游去,这时有人打电话报警和报120急救了,十多分钟后,警察和医生先后来到,但茫茫的江面不见跳江姑娘的踪影,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消失了。为什么如此想不开呢?据后来了解,年轻的下河男子是跳河者的丈夫,老者是家公。他们刚刚在桥面上发生过一场争吵,女子想不开才跳河的。后来虽然警察在忙着打捞,但始终未见踪影,看来只有等明天自然浮起来了。
(2009-05-01 15:22:41)
标签:

思乡青山绿水

乡恋 我的家乡虽然贫穷却山清水秀,我讨厌她的贫穷,却喜爱她的山清水秀。当年在家乡修地球因贫穷而向往城市,离开家乡是想到山外闯世界,不甘心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终于有了离开家乡的那一天,那种心情既兴奋又依依不舍,想到能离开贫穷的农村进城了是兴奋的,要离开养育自己二十年的这方水土又是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离开家乡几十年了,时常对她魂牵梦绕。                在喧嚣的城里拼搏了几十年,摩天林立的高楼何处是我家?属于我的仅仅是贫民窟简陋的区区几十平方米而已;川流不息的高级小车与我有何相关?我只有帮阔人们吸尽宝马吐出的汽车废气的义务。为了谋生,每天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在车水马龙的街道穿梭。下班了,攥着手中的几张毛票,和小商贩磨破了嘴皮,拎着一把农药浸染化肥喂大的青菜回到了蜗居。虽说我是机关小职员,在别人眼里仍然是进城早一点的农民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厌倦了城市的喧嚣,向往着回到那山清水秀宁静的家乡。虽然家乡仍然不富裕,但温饱已经不成问题。在水泥森林住久了实在厌倦,回到那桃花盛开的村庄常使我魂牵梦绕。 今年清明节,趁着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