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轻扬浅香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鉴于本博文字近日仍有盗转情况,本博主再次声明,原创文字本人版权所有,谢绝转贴。 需要使用者请在留言本留言,并与本人商榷支付稿酬后才可使用。非同意转贴者,本人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和版权费用的权利。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14544
  • 本日访问数: 6
  • 昨日访问数: 194
  • 本周访问数: 237
更多
博文
(2006-12-01 04:24:36)
分类:触感小思

黑洞似的深夜,窗外是未停的暴雨,只有显示器荧屏闪动的光亮。客厅的电视机播着陈旧得泛黄老电影,这些的深夜才让人突然感觉到一些凄清。伸手想找到一些东西却忽然感觉已经摸索不到边际,才惊讶的发现原来真的丢失了很多东西。我的手划过灵魂的边际,却再也找不到我的些许记忆,我曾经的情感记忆只有在刹那如结束的音乐突然间响起,我才惊觉,我丢了你。

有些人,有些事,回首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都已面目淡没,时间像只橡皮擦,擦掉很多记忆,擦掉曾经以为永不会忘记的很多事情,擦掉你在我脑海里曾经清晰的眉目,是啊,似乎已经模糊真的再也记不起。

年纪再轻些的时候,也曾经啼哭着抹着未干的眼泪问你,我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我怎么能够没有你,我不能没有你。当这个时候再想到那时梨花带雨的自己,不由得轻声抬笑,已经不用再解释。原来以为在绵长的阴雨背后找不到阳光的缝隙,可现在才发现没有谁可以让一切停止,曾经以为不会增长的都在延续,曾经以为早已停止的还是在继续,抬起头,才终于发现,一切早已 ...

分类:视言乐语

 

外面雪花纷扬,场内人声鼎沸。

 

许多人都等着我领奖,因为我和我的舞伴获得了冠军。

舞场里许多人都在为我喝彩,可我的视线却逐渐模糊,我身旁站着的是谁,为什么不是你。

我就像失忆了一样,我真的好像忘掉了自己的记忆,我一直以为我是在跟你跳舞,我一直以为。

 

混乱中,我好像看到你的脸,为什么不见了。

我懵懂地追了出去,可是雪花漫天,这单薄的舞衣,怎能抵御门外的寒冷。

舞伴来拉我回场,我看着他陌生的脸,才发觉我是带着与你跳舞的 ...

分类:蝶眼看事
一直不是很喜欢那些选秀节目,当很多人为李宇春疯狂,为尚雯婕欢呼的时候,我都是处于一种漠无所知的情境下。 在同龄人之中,我不是一个追随潮流的人,在我很平淡的外表看来,为人所评说的不入时潮,也许真的有据可依,可于此,只是习惯性地淡然一笑。 在那么多纷纷扰扰的娱乐新闻漫天飞扬中,在那么多电视节目层出不穷的时阶,上海卫视举办的《舞林大会》竟然就在我一次电视遥控随意错按中,吸引了我的眼球。 被一件事物吸引必定是有原因存在的,最初的不过是一份好奇心,好奇那些已经站在演艺巅峰上的明星们如何将自己的身份以草根为起点面对残酷的竞赛。 关注的最初,也看到了这个节目一些负面效应,比如某些明星的娇揉造作,还有某明星退出引发了一场是与非的辩论。当争论的声音逐渐停息的时候,很多明星的敬业精神在观众的眼中就凝具出了这样的一场比赛精髓所在,并在星光闪烁的舞台上绽放了其独有的光彩。 在这个百家争鸣的时代,媒介做为最好的传导工具对社会舆论的发展产生着深远的影响,但也让我们看到了事情正面与负面的效应。我们从媒介得知社会上方方面面新闻的发生,也在每一条我们阅知的新闻背后保有自己的观点。易中天先生说,在这个百家可以演义的时代 ...
(2006-11-24 08:09:31)
分类:蝶眼看事
  刚看到的一句话,忽然觉得很适合现时网络上炒得火火热热的张钰小姐。   很少见到像她这样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女子。懒得再多言不过是因为看到一句“这是一场狗咬狗的闹剧”,实在认同。但,一件事情闹出来,闹火了,那底下的蜂蝶就趁势而动,臆测、评论、梦游等方式就层出不穷,安静不得,中国人的特性。   愿这样一件事不要成为某些好色之徒的意淫手卷,然后又恨不得打出“我是君子”的牌子表明自己是一个谦谦君子。叫出来的是君子否,抑或做出来的是君子么,不得而知,但别不入流,也别太下流就是。   赠君此句,与君共勉。望请笑讷。  
(2006-11-19 00:51:33)
分类:蝶眼看事

PS:我希望自己保持优雅,又想像愤青一样路见不平,就开腔杀戮,但,实在是太难了。

 

张钰小姐那件涉及娱乐圈性交易的新闻爆棚而出来的时候,引起社会上广泛地关注,并从娱乐新闻转变成为社会新闻的时候,我终于对于舆论的交流速度之快,流传速度之广瞠目结舌。

这种事件就犹如我们张小姐跟那“失身”的导演,玩了一场不公平的游戏,最后人家张小姐不干了。

你说你要送个皇冠给我的,你怎么给我个套了个铁圈,我不干。谁叫你不把皇冠送给我的,你不给我,我就把送给你吃血燕窝的过程告诉大家。

 说实在的,做为女人,我也看不起张钰那种用性交易换取角色的女人。但是,人家认为这是公平交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做为观众,本也就无言以对。

但这事儿为啥闹大呢,不就是因为这事 ...

(2006-11-17 03:01:01)
分类:蝶眼看事
今晚,朋友考我一问题,她说,我考考你智商够不够高。那么,来吧。   现实和梦之间究竟有多远?   我傻啊,回了一大篇,长长一大段,愣没人家高明。不就一闭眼,一睁眼嘛。   这是笑话,可是笑话中透着真实。   你看看现在突然就火得不行的明星,怎么就红起来,大红大紫了。难道,不就是一睁眼,一闭眼间么?曾经以为自己平凡得不行的人,怎么一睁眼,就拥有了与梦想同样的高度呢?   那是笑话,可那是也是嘲讽。   平庸无名的人,在生活里碌碌无为地奔忙,有梦,却早已被现实染上灰尘,被尘世淡化,被平凡磨灭。梦,是那么地遥不可及,是那么地无边无际,仿佛触手可及,却又远在天边。   有了现实是否能拥有自己曾经的梦呢?我曾经这样以为。可是梦,于我而言,是纯洁的,是高尚的,是不染灰尘的。在自己拥有了现实的一切后,会否被欲望掩盖,会否被忙碌冲淡,却遗忘了那刻于生命里曾经追寻过的梦呢?   哎,还是做梦。              
(2006-11-17 02:20:37)
分类:蝶眼看事
 对于已经过去的记者节,央视在昨日是播出了一个有关于记者节的特殊节目。里面讲到一个记者对于一次矿井事故的调查。   那个矿难死者的家属不仅见不到死者的残骸,甚至连遗物都被其他当时在旁的人都抢跑了,让人感觉到特别悲惨。   对于矿井事故频发、而矿井老板逃逸的新闻,我想对于公众来说,已经早有耳闻。我现在想说的是,凭借一次挖矿就赚得盆满砵盈的某些暴发户而言,不过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人家工人辛辛苦苦地为你金钱装满你口袋而工作,你却不顾及他人的生命安危,不是魔鬼是什么。   这样就让我想起了我朋友认识的一个做矿的老板,四川成都一个农村里出来的痞子无赖,居然就依靠贩卖铁矿而几年内身家发起过千万。那次见到这个所谓矿工老板,矮小肥短的身材,一脸的齷鹺,一个脑满肠肥的样子。可惜的是,拥有再多钱也不过是一个小学文化的半文盲,真是四个暴发户里才一个贵族的标准。   但是,世道就是这么不公平。   不过,我还是相信,有多大头戴多大帽子这一理论,但我奇怪的是为啥那没有那么大的头为啥也能戴那么大帽子呢?只能用那种,就这种素质的人,要能赚钱,能赚得也有限来安慰自己。   就像 ...
(2006-11-17 01:03:02)
分类:蝶眼看事

如果现在的娱乐媒介大多只是纯属“愚乐”的话,那么这些媒介的身后必定跟随着大群“愚乐”的群众。

 

市场供求关系讲的是,供求供求,谓之有供,必定有求。在广大民众对娱乐新闻这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必不可少的时候,那些娱乐媒体便挖空了心思没事找事儿瞎作文章。

 

娱乐之所以愚乐,在我看来,不过是一群傻了巴几的傻瓜蛋因为无聊而无事生非。当然娱乐的背后,必定有人得,有人失。但现在的传媒中,报纸、期刊、电视媒体、网络媒介中充斥着“走光”、“偷情”等字眼,我不知道是对民众审美的一种愚弄与挑战,还是一种引领娱乐低俗化的没事找抽。

 

我承认,娱乐新闻也是我喜欢浏览的一种新闻类型。当然,做为女人,大多喜欢娱乐也是一种不可避免的常态。但今天看到的一条 ...

(2006-11-14 00:31:18)
分类:蝶眼看事
放眼2006已经接近尾声,但为何就在这个处于尾声的阶段,一条爆炸性新闻破天而出:齐达内出轨了!   连经常传媒上塑造出来的这个好父亲、好丈夫的形象,都可以如塑像轰然倒塌,那么还有什么不能够破灭?   这条新闻爆炸出来的时候,人们是否忍不住要问,连齐达内都出轨了,我该怎么办呢?这新一轮的讨论即使产生。   这个事件的产生本来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地方,问题是,人家齐达内是球星,是名人,是公认的好丈夫、好父亲。完了,这事儿大了。   出轨不过是暴露了人的劣根性,本没有什么值得宣扬的地方。可为什么,人家名人一出轨,就好像是被钉上了十字架。   本来,这种出轨的事儿换到平常人家,指不定今天不出,明天就出的。可为啥这种事就没像人家齐达内一出轨就闹得沸沸扬扬,我咋觉得那传媒就盯着人家,生怕两只眼不够,愣着派了N只眼瞅着呢。人家传媒就等着你出轨的一天啊,你要不出轨,人家还得眼巴巴望着你怎么还没出轨呢。你不出轨,我这头版头条可就空着呢。哎,你说我向主编怎么个交代法啊,反正就那么回事儿。   你看,连齐达内都出轨了,你怎么还没出轨呢?
(2006-11-09 18:13:39)
分类:蝶眼看事
昨天去博客名人燕素衣的蝴蝶窝去溜了一圈,看到她那篇有关盗版的文章。 一时激灵,便跑去百度了一下,竟然发现我去年写的一些文章也赫然被抄袭。 收到这样的消息,是郁闷至极的,对于我这样不愿拿字换钱的写字的人。   写字,很久以来便是乐趣。 因为是乐趣,便不愿这种单纯的快乐附加上太多的东西。 也许是害怕,害怕当这种单纯的快乐不再单纯的时候,我便再也写不出好的文字。 我知道有很多人读过我的文字,此中的除了时空网友以外,还有我的一些亲友、同学。 不是没有人劝过,不是没有人说过,可我执意地不愿拿字换钱,同样也像我坚持写字那样地坚决。   2005年2月到8月,正是我长期坐家的那段日子,让我有时间去处于一种无病呻吟的状态,写出了很多文字。也正是这段日子写出来的文字,让我面对了这种被抄袭的郁闷。 可是,当被抄袭的消息被我看到的时候。那种惊讶与气愤,是一时很难平息的。 因为当自己耗费了心血写出的文字被抄袭,不仅仅整篇抄了,还改了篇名,冠了其他作者的名,就像自己哺育出来的孩子,居然被冠上他人的名,一样让人接受。 有时问自己,是宁愿被蒙在鼓里,还是愿一探明晰。 但不知道这种立场的东西,在网络这样的空间里,如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