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南宁三江口 神仙也来游 合江古城镇 文化耀五洲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222293
  • 本日访问数: 306
  • 昨日访问数: 460
  • 本周访问数: 266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爱南宁三江口

(2017-05-23 10:18:48)

我爱南宁三江口

宋多河

地名是一个地方最精炼最朴实又最深入人心的历史代言,也是最独特的旅游策划资源和灵感依托,挖掘解读地名信息,将会让旅游策划更接地气,更有文化,也更有生命。南宁市列入第二批广西历史文化名村和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村庄中,有一个令人莫名其妙的名字:“三江坡”。其实,南宁市市区西部左江和右江汇合成邕江之处,叫做“南宁三江口”,人们习惯简称“三江口”为“三江”或者“江口”,“南宁三江口”有时泛指南宁三江口周边地区,有时专指左右江汇合河畔上的村庄。村落位于左江和右江汇合河畔的“三江坡”,是南宁市江南区江西镇同江村民委员会三江村民小组的简称,那里古称合江宋村、合江镇宋村,俗称三江口宋村。我是当地村民,特别热爱家乡,有幸亲历那里的调查研究、奔走呼吁和保护发展项目实施等过程,感触良多。南宁市政协的文史学习委员会常海军副主任约我写《广西传统村落保护纪实》三江坡部分,我谨以此文,与有意于传统村落保护、历史文化名村(街区)打造和旅游景区开发的同志,以及热爱南宁三江口的人们,共勉。

了解、发现和破解

1980年秋,三江口宋村的官方名称是邕宁县江西公社同江大队三江生产队,我是邕宁县江西中学初一年级的学生。那时候人们大都使用俗称而不讲新创不久的生产队的名字。在一次中午理发的时候,一位安平凌村的理发师问我:“有人说你们宋村姓宋本来不姓宋,姓朱,是皇姑坟的守坟人,怕受大清朝灭族,在朱字的右上角加上一撇改过来的。有这么回事么?”当时我还是个儿童,对家乡的历史和现状知之甚少,既感到耻辱又不知如何回答,很难过。知耻而后勇。从此我热衷于对家乡的种种寻根问底,1986年中学毕业后,爱好文学的我一边查阅文史资料一边搜集歌谣传说,进入新世纪之后,已经是作家协会会员的我更加热爱家乡,曾无数次带领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回家乡调查研究或者接待来我家乡调查研究的各方面专家学者,所以对南宁三江口有充分的了解、发现和破解。

三江口宋村不是姓朱改姓宋,而是缘于首先来这里开庄辟产的宋氏家族——

明朝洪武元年,原籍山东青州府冀阳县(高苑县白马苑)的宋伯满“官任广西”,“致仕”前后与胞兄宋伯华和宋伯萱及众子侄在南宁城和扬美古镇共铺生理,志好堪舆,欲求胜地肇啟后人,尋至合江之陽,見山環水繞,虎踞龍蟠,堪稱勝境,焉是攜妻帶子,蔔築於茲。后来,宋伯华的后裔迁居陈村(现南宁清川桥北陈东村),宋伯萱的子孙落籍尧头(现南宁中兴桥北水悦龙湾对面),宋伯满的后裔从当初卜筑开基之处(现皇坟岭南的牛粪巢)转移到大鼓岭东面的左江边建设村落,宋氏家族二世祖云馀、云敬、云渊、云溢的裔孙按左江流向分为四巷,前有羊圈牛栏,后是祠堂学馆和戏楼。明朝初期,左右江汇合河畔的宋村与马村和大滩村一带为“南宁府宣化县西乡二图马黄宋户”,宋村、大滩和金陵村一带又曾经是“南宁府宣化县西乡二图宋黄林户”。父老传言:嘉靖年间,经历思田之乱,南宁“浮屠绝壁经残燹,井灶沿村见废墟”,两广巡抚王守仁指示“燹余破屋须先葺,雨后荒畲莫废耕”,把左右江汇合河畔“左到乌江冲右到大王冲”的地盘划给宋氏家族,种下大榕树以作为宋村“村胆”,宋村因此获得“执照”。其时,官府兴建南宁三江口的庙堂,要在庙门口安置狮子和麒麟,还要在庙里彩绘“麒麟送子”,主持人不知“麒麟送子”的“子”的形象,找宋氏家族的老者询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也不知算不算是回答,宋家老者反反复复:“送(宋)子、送(宋)子……”“宋子!”主持人似乎恍然大悟,叫宋氏家族的儿童出来,命画匠以宋家少儿为模特,刻画“麒麟送子”的“子”的形象。由此而起,宋氏家族以舞麒麟为乐趣,以能在家宅、巷闸和祠堂门口安置有“麒麟宋子”的门礅和石雕为荣耀。这就是左江、右江和邕江流域流传甚广的掌故——“麒麟宋子”。

王守仁死后谥文成,其心学为世人广为推崇,而其为宋村所植的大榕树则繁枝茂叶,郁郁葱葱。就在王守仁死后不知多少年的某一天,王守仁的门生欧阳瑜到三江口寻找先师足迹,遂与宋村子弟吟咏、分赋、联句。于宋伯满当年卜筑处与王文成公手植榕间,欧阳瑜有句“仁者无敌”,宋村子弟久思未对,却有一顽童脱口而出“宋村不败”,由此起始,先人感念王守仁等历代贤臣德政化民的恩德,建庙供奉北帝真武,祀马援马伏波、武曲星狄青、忠勇公苏缄、文成公王守仁等,是为上庙“大圣观”也……总之,发展到明朝崇祯年间,就如徐霞客在《粤西游日记》中记载:(大鼓湾)其东有村曰宋村聚落颇盛200312月南宁市博物馆在皇姑坟(兴陵)陵基北面发现一座明代万历年间的陈氏家族的坟墓,墓志铭背面刻着“吉人卜兆  合江宋村  真龙正穴  万代昌荣”四行十六个大字,说明在徐霞客来南宁旅行之前已有“宋村”之名,是宋村名见经传和三江口宋村宋氏家族不是姓朱改姓宋的考古实证。

明末清初,南明永历朝廷以南宁为“都”,在三江口立行宫建兴陵(皇姑坟)。宋氏家族“永历时则有宋文官居参将宋日职任都司”,跟随南明朝廷上贵州云南出缅甸,不知所终(传说部分人就是如今缅甸果敢人的祖先),宋氏家族第十世祖,头房任“明朝皇陵司主事”的子贤公(有维英公维星公两子)、二房的子钦公子鸾公、三房的大之公大易公、四房的日璋公日元公等人遗传至今“四房八支十六杈”。也就是这一时期前后,先是蔡氏家族“迨夫清初伯始祖山明与弟林明因慕陶公贾富寄迹江湖行商重货舟至西省新宁州店肆因下游吾乡承粮开垦罢商贾而务农业”,与王、林和陆三个家族居于宋村村西大鼓岭脚和宋家旧祠堂背一带;同时劳氏家族和黄氏家族在宋村原来的羊圈牛栏地定居;接着,始祖梁霜喜嘉靖年间迁居扬美留庆巷三世祖“进泰公始迁往三江口上右江岸之大岭下居住五代见宋村好阳居因又迁至宋村”的梁氏家族座南向北居于宋村村前东南;最后南宁曾氏华淑公裔孙三兄弟来到右江边大岭脚下开垦后迁来坐西向东居于宋村村尾。所以宋村造村至今,先后有宋、王、林、陆、蔡、梁、劳、黄、曾共九个世居家族居住,到了乾隆道光年间,宋村发展成为近千人口的大村,地盘“左到乌江冲右到大王冲”和“上到岛冲下到白沙塘”。

《邕宁县志》、《南宁府志》和《广西通志》等史料记载明朝时宋村宋真人“曾驾一龙,顷刻取生椒为鱼脍,书符咒,能逐疫激电。道家之灵宝忏书,相传皆其创笔。”坟墓碑文和族谱记载,清初时宋村宋氏家族至少有三房的登秋公是师公,乾隆道光年间则多出有法甫称号的“道士”等做赶鬼除病、造屋择日、超度亡灵等民俗宗教人员。其时,宋村始祖卜筑之处嘉庆年间“左旗右鼓”,风水正旺,宋家在此重建“出牙”、“花脊”和“镬耳”的两进两廊宗祠,题词“经遗世训 两元啟后”等,村里“大圣”“那廊”上下两庙,又称“北帝”与“大王”,香火绕绕,供果不绝,乡人喜撰《合江八景》:“怀古悠悠山口冲,左右双龙汇成邕;哥潭夕照波鳞鳞,镇江晨晓雾重重;七星伴月圆六岸,金猫积翠尽葱茏;十五铜鼓盈盈月,那廊晚钟夜夜风。”宋氏家族头房中桂公(第14世祖,“儒业礼伯生”)、朝藩公、宋鳌公和宋衡公等人“祖孙三代兄弟叔侄兴庠栽桃李”, 厅堂华丽,屋脊雕飾人物、飞禽图案,故有“花脊屋72号男丁女口同拜年”的美谈,三房第14世祖至少有27兄弟,其中永清公等人的子孙“跨巷”在明朝时家族的羊圈牛栏地和旧祠堂北面置地建房,永贤公迁居右江归德州,永茂公二子五孙三代齐眉四世同堂……真是师道兴隆,文化昌盛。

父老传言,清朝时期宋村大的劫难有三次,其中清朝咸丰年间,也即大约宋氏家族第十六、十七和十八世祖时期,土匪头“大船底”率部围攻宋村七天七夜后请“上三村”无赖以救援为名混入村中里应外合攻破宋村。该劫仅是宋氏家族就损失八十“打手”,余下村民逃离家园,回村时发现村中房屋被毁无数,就连石磨都被劫走,堂前茅草已齐胸,位于村落外面的宋氏宗祠更是难逃劫难。遭此劫难,宋村元气大伤,宋氏家族留在村中继续谋生者不足三十户:宋氏家族二房亮华公亮金公亮超公、三房敏坚公有金公有华和四房树珠公树均公逢和公逢举公等人或者其后裔迁往百色平马泗城府和右江那莫等地;原居大鼓岭脚的陆元清叔侄和宋氏家族二房怀仲公怀俊公(第17世祖)等人买下宋氏家族三房建梅公建鹏公建猷公建光公建燕公建琨公荒弃屋宅园地居住而损丁绝口,陆氏家族不得不迁出宋村,由三房带隆公(第19世祖)赎回“陆屋”;宋氏宗祠后来移建于原址东北约三十米处……宋氏家族原来四房各支分别排字辈,从第十九代起统一排字辈为“隆万年多福庆千古吉祥敦伦宜富贵继岁保安康”,至“千”字辈是25代,如今最老字辈第19代,最幼字辈第25代,我就是三江口宋村开村始祖宋伯满的第20代孙之一。梁氏家族从定居扬美古镇的梁霜喜公至今最幼字辈达21代,从定居宋村的第8世祖“云”字辈起,“旺有支”和“应顶支”至最幼字辈的第21代(“君字辈),都是14代。劳氏、黄氏和曾氏等等家族,其宋村开基祖至今最幼字辈,是15代左右。

从明朝以来,众多宋氏家族的贤惠女子嫁作他人妇,相夫教子,勤俭持家,造就了平凤杜氏家族、宋村的蔡氏家族、宋村梁氏家族的体祥屋等家族或者支系的兴旺。其中:宋村蔡氏家族祖婆为宋屋贤惠女子,如今在宋村村中有两百多人口;宋村梁氏家族的梁体祥娶宋屋贤惠女子为妻至今只是六七代,人口一百多,当教师的就有三十多人。大约十代前有宋屋贤惠女子嫁与南宁江南岸淡村刘姓人家为妻,其夫妻和儿孙之墓葬在宋村的“金猫头”。如今这支刘姓人家共有三百多人,拜山扫墓之时常常讲起宋村先人耕读传家、诗书继世和积德行善的故事,崇敬之情溢于言表。宋村的近邻,平凤有由宋村迁去的曾氏家族和蔡氏家族,右江北岸那莫宋屋和葫芦蔡屋来自宋村。最近百年,宋江年任贵州省社会科学院院长,梁兆枢为国民党高级将领;宋氏家族二房定乾公二十曾孙十九迁居都市,三房培隆公“做道头”七子十八孙延续右江那莫宋屋,四房宰善公三十四玄孙跻跻一堂……可见宋村人丁兴旺,人才辈出。

宋村自古就是鱼米之乡,除了水稻,种植蔬菜也很出名。宋村种植的大蒜、香葱、芫荽(香菜)、京白菜和玉介菜已闻名于世500多年。发源地和主产地是宋村的“三江口香葱”,现在种遍左右江和邕江沿岸各乡镇,远销“北、上、广”等大城市,甚至空运到荷兰等国,深受欢迎。除了一般农耕渔猎之外,古时候宋村主要副业是等档做渔花、蒸酒磨豆腐和起屋做坭水。传说在宋村获得“执照”之前的弘治年间,南宁府的官员就曾用三江口的河鱼做成的鱼生和宋家米酒大宴宾客。正如谚语所言:“第一富,水浸布;第二富,蒸酒磨豆腐。”水浸布,即是“等档花”。“等档”得到“花”(鱼苗),要挑去卖,近者走龙州百色,远者去安南云贵。因渔猎和经商(包括“做鱼花”)而迁居左江、右江和邕江流域以及云南贵州等地的宋村人难以数计,再加上现在宋村还有近十户人家继承祖传蒸酒和磨豆腐技艺,三江口方圆十多公里的明清古屋很多出自宋村的能工巧匠之手,可想而知历来宋村村民创造多少财富,会聚几多文明。

我的家乡遇到衰落的危险,同时也是统筹城乡综合改革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大好机遇——

民国时期,宋村和上游的平凤两个自然村,官方曾经叫做金陵乡三民村,上世纪50年代初叫做邕宁县十三区联江乡,上世纪70年代人民公社大集体时期,宗族斗争观念严重的当权者忌畏“三民主义”,取“三江”为生产队之名。这便是“三江坡”替代“宋村”之始。那时走集体化道路,集体有积累,社员们也普遍富裕了起来,宋村的名堂更加响亮:因为周边各个生产队每工分红只是几毛钱,扬美大队的不少生产队甚至是八分一毛的,三江生产队农林牧副渔业大发展,每工分红竟然达到一块多,姑娘寡妇们纷纷以能够嫁到宋村为荣。到了80年代初,三江生产队分成七个小生产队,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是从那时开始,部分子弟“学而优则市(进城)”,基层组织(村公所,村委会)行政化倾向明显,基层干部素质普遍不高,对各种资源的整合能力和社会化服务的提供能力又较弱,社会化管理服务水平更低,有超过1000户籍人口4000多亩土地的三江坡,集体土地所有权和建设用地使用权难以得到有效体现,集体积累亏空严重,就连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建设的雕塑着闪闪红星的办公楼都逐渐破败崩塌,其他水渠道路等公共基础设施难得建设,村民普遍感到在农村单打独斗没有出路,纷纷外出谋生,大量土地和房屋被丢荒和闲置,如今占地40000㎡的宋村古村落,将近200座老宅一般只是偶尔红白喜事使用;“新村”大约15030000的楼房,杂乱无章的侵占和包围兴陵陵园,平时不到500人居住;第四生产队社员劳祚保一家五口人三四个劳动力长年在外打工,家里几十块承包地、自留地和园地等大约共五亩的土地,只有一块租得出去,每年租金500元,勉强够开支渡船费和卫生费……

2005年南宁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江南区和西乡塘区以左江和邕江中心航道为行政区划分界线,处于南宁三江口区域左江北岸的三江坡也就“插花”到西乡塘区范围内。也就是说,三江坡的行政区划属于西乡塘区,在西乡塘区的行政区划图上,不属于《江南区江西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10-2020年)》的范围,社会治安由西乡塘区方面负责,但还是村委会位于左江南岸的江西镇同江村委会的下属村民小组——三江村民小组,户籍、基层组织和社会保障等主要社会事务仍然由江南区方面管理,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特别是建设用地指标无法突破,出入周边乡镇村庄的道路难以规划建设,遇到台风洪水等较大的自然灾害就被困在半岛上。再加上党员干部以权谋私、贪污腐败和违法霸占集体土地甚至于国有水面等越演越烈,“多如牛毛”的一个个投资商和投机者来考察了解之后闻风而逃,三江坡面临着衰落危险啦。

我家乡的现状确实不如人意。但是,正值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广西深入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奋力打造“美丽广西”乡村建设升级版,南宁市大力营造“三大生态”,加快实现“两个建成”之际,对卓识远见的有志之士而言,南宁三江口遇到衰落的危险未必不是开创事业的大好机遇

 

民俗民风和考古发现证明我的家乡是秦汉甚至于更早以前的骆越水城合江城和唐宋时期南疆军事重镇合江镇的所在地,发展前景广阔——

左江南下一千里,中有交州堕鸢水。

右江西绕特磨来,鳄鱼夜吼声如雷。

两江合流抱邕管,莫冬气候三春暖;

家家榕树青不凋,桃李乱开野花满……

逐水而居是自古至今人类争取生存与发展一直遵循的基本规则。元朝诗人陈孚的诗句常常让人不由得想象明朝以前左右江汇合河畔的景象。

从地图上看,南宁三江口左右江汇合河畔的宋村、平凤和大滩三个自然村的地盘,形如一个半岛。这个半岛上,乌江冲和大王冲两条溪流连通左江和右江,把宋村和平凤两个自然村又分成为一个半岛,这一区域地势大部分在75米至81米高程之间,六七平方公里范围内有“廊冲”、“赖廊冲”、“滩底冲”、“乌江冲”、“大王冲”、“山口冲”、“滥冲”、和“痴湾冲”等等溪流,这些溪流及其旁边,多年来是荒沟、池塘和稻田。如今,在这片土地上的三江坡,不但有宋村开村以来的王文成公手植榕、宋村明清古村落和皇姑坟(兴陵)等名胜古迹,而且非物质文化遗产十分丰富:既有儿歌、山歌、行船歌和扫楼歌等口头文学,又有美丽动人的故事传说;既有红白喜事和节日喜庆活动的节目,又有各种精美的建筑装饰、用具装饰和服饰图案。事实上,南宁三江口自古人与自然协调、平衡发展,人与人之间和谐、融洽相处,自从600多年前宋伯满携妻带子开辟三江口宋村以来,宋氏家族以及后来来此定居或者曾经定居的其他家族的历代先人与周边原住民互通婚姻,水乳交融,从此成为具有骆越文化遗传基因的平话人。

在南宁三江口人的思想深处,世间的人都是姆伯(白马娘娘)后花园的一枝花,人死后仍然回到她的后花园里去,大家信仰的道教深得骆越宗教的遗传,宋村村民居于主位供奉的南雄太后白馬三姑聖帝娘娘至德之神位祖事顯應倉尊大王感應倉尊二王之神位就是骆越祖神神祗。“酬神祭祖”——酬谢神灵,祭祀祖先;“奉田接龙”——珍爱资源,保护环境;“搭桥求花”——追求婚姻,着重繁衍;“添粮补寿”——敬老尊贤,增添幸福;“砸一儆百”——打击狂妄,倡导温柔;“文艺武功”——学文从艺,习武练功;“哭丧怀旧”——悲痛损失,怀念恩情;“连情默契”——连结感情,形成默契。我的家乡承载的这南宁三江口八大民俗风情,作为民间风俗代表,反映了南宁的人文风情和传统美德;正月“三江汇聚·财源如水”庙会、二月“左右逢源·舞龙赐福”社节、三月祭祀祖神庙会、四月八射水狂欢节、五月端阳竞渡节、六月那芒丰收节等传统特色节日和节庆活动,传承着“那”(稻作)、“傩”(原始宗教)、“疍”(鱼水,江河)和“蔗(本土与外来融洽)”等古老的骆越文化。再加上二十年来那城建筑遗址、那合贝丘和建筑遗址、镇江楼遗址、窑窝古窑群遗址、那廊宫及周边大石铲遗址、小鼓岭汉墓和火楼岭烽火台等的考古发现,证明我的家乡在唐宋时期是南疆军事重镇合江镇,在秦汉甚至于更早以前是骆越水城合江城,发展前景广阔:正如考古权威专家郑超雄研究员提醒,如果考古证据能证实南宁三江口那城建筑遗址是汉代领方县的城址,南宁的建城历史就要往前推400年,即建城历史是2100年,而不是现在所说的1700年,意义非同凡响;几千年来,创造和传承骆越文化的人们曾以南宁三江口为中心居住然后向外迁徙,现在南宁三江口一带的居民多是平话人和壮族人,科学研究得出大部分平话人在遗传结构上是来自南方少数民族和被汉族在语言文化、自身认同感上同化了的广西原住居民的结论,因此东盟各国与南宁三江口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如果规划建设“骆越水城”项目,那么不但有利于促进中国与东南亚国家文化交流,形成文化认同,而且能够证明包括那(“那”、“罗”和“螺”同音)城、那合、那廊等遗址在内的合江城是骆越水城甚至骆越古都,比越南河内的古螺城遗址文化底蕴更加丰厚……通过挖掘、包装和确立骆越文化是中国根生文化的地位,打消个别国家的不良企图,从而维护国家文化及领土安全。

奔走呼吁

南宁三江口地处城乡结合部,左右江汇合成邕江处方圆两三四公里范围内有宋村、平凤、大滩、那莫、皇宫、那樟、鸡龙山、那左和那卢等九个自然村,方圆十公里范围内则包括到“美丽南方”、扬美古镇、下楞壶天岛、金陵宁村清水泉和金陵新镇区等地我的家乡土地肥沃,特产丰富,既有悠久的历史和淳朴的民风,又有丰富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且郁江老口航运枢纽工程201612月竣工,左江、右江和邕江河面开阔,沿岸总体景色更加优美,应该作为与周边区域密切相关甚至是连成一体的景区来开发。但是,生态文化资源和生态平衡是规划建设景区的主要依据;对景区文化基因和文化遗传密码的破解是策划景区的主要基石;先发现后策划,先策划后规划,先创意后设计是建设景区的主要理念。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社会的发展,那里的生态资源逐渐被毁坏、蚕食,很多文物古迹还没有发现或已被湮没,一些历史文化、民俗文化未能得到系统挖掘、包装和弘扬,保护与利用也面临着诸多实际问题与困难宋村“隔山隔水”,出入周边村庄的道路尤其行走艰难,更是难得各级领导和大腕们“大驾光临”,所谓的了解、发现和破解主要依靠热爱南宁三江口的文化人。著名作家张贤亮说过:“知识分子最知道爱国。”热爱家乡也是一样。因此,进入本世纪以来,我以“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来激励自己,通过报纸、书刊和网络发表一系列宣传介绍南宁三江口的文章,同时,我还通过网络提建议和师友提提案议案的形式,不断呼吁社会各界重视南宁三江口的历史和现实意义,热爱南宁三江口。其中:2011122日,我通过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给南宁市委书记陈武留言,提出《将三江口宋村打造成历史文化名村的建议》(政协十届一次会议第10.1.114号提案),自治区党委常委、市委书记陈武同志高度重视,转请市规划局、市文化新闻出版局对此进行了认真调查研究,“三江口宋村基本具备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村的条件,下一步将由南宁市文化部门组织相关的专业人员进行搜集、整理、保护相关文物”,“对于理顺权属关系、建立管理机构、保护和开发利用等具体问题,市相关部门正在进行深入调查;市政协正在作为提案进行办理。”涉及到我家乡保护与利用的《加强传统村落和历史文化名村保护与利用的建议》和呼吁由南宁市甚至于广西的层面来推进的《关于规划建设南宁三江口骆越水城的建议》,得到几十位政协委员响应,在2017年南宁市“两会”上联名提出提案20177月开始,南宁市规划管理局通过“政府采购”南宁市三江口周边区域战略发展规划》

目前我国各地稍微大型的景区已经极少存在全额财政资金投入或者企业独家用自有资金投资建设的模式,而主要依靠筹集社会资金进行投资建设。任何一个景区的成功开发,都是各种资本和资源的有机有效整合。善于通过资本和资源联合运作来得到包括政府资源在内的更多的资源,是保障景区能够高效运行和可持续发展的有效手段。正如曾经担任南宁市郊区区长和南宁大明山管委会主任的罗世敏先生所讲:“南宁三江口能否开发成功,取决于五大因素:一是要有一个既符合南宁三江口的地理特征又符合当今时代需要的项目策划定位;二是要有有实力有眼光有魄力且热爱南宁三江口的投资商的投资;三是南宁三江口的名人头人引领老百姓们看到前景后既为这代人又为子孙后代着想而热情欢迎并真心地支持投资商;四是各级政府从规划到政策多方面的大力支持;五是要有一个组织推进南宁三江口项目的强有力的团队。缺一不可啊!”我和罗世敏等人结合新常态和当地民情民意,反复研究在农村地区开发中如何调动政府、投资商、当地集体和群众的积极性,准备了《邕西三江口生态旅游区策划创意报告书》,也拟出一套整合资源组建龙头企业充分利用“互联网+旅游”的优势的开发方案,期望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实现“南宁三江口,神仙也来游;合江古城镇,文化耀五洲”。

我的时空博客已经有近十年时间,总点击量超过两百万,一般每天的点击量是三四百,而在1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每天的点击量常常超过一千。我红豆社区中的《对南宁三江口宋村保护和开发的建议》,在2016年最后一个季度里,浏览量就超过两万。我是南宁三江口文化的守望者之一,令我欣慰的是:南宁市正在逐步形成上下努力、解放思想、主动担当、善于作为、强力整合资源、用智慧策划旅游发展的局面,最近有三家企业向江南区旅游局分别提出建设“原乡·半岛假日小镇”、“三江口文旅古镇”、“大扬美·赛妙万娱国际度假小镇”等方案,到南宁甚至于广西有关部门活动以得到南宁三江口开发权的机构更多20177月,南宁市规划管理局开始以政府采购的方式征集《南宁市三江口周边区域战略发展规划》。

敢为人先

自从明朝初期宋氏家族在大鼓岭东建设村落以来,宋村古村落巷巷通达左江边,历经500多年沧桑,到了上世纪50年代初,“联江乡宋村”共有六个家族,“上七巷下三闸”,匾额楹联曾题“近仁向安”、“正大遗风”、“至仁至慈”、“钟毓贤华”、“馀庆流芳”和“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正当道路不拾遗 大为公共沐春风”、“仁义门风福济济 慈善家乘乐融融”、“钟灵毓秀源流远 贤达华章荟萃多”等,可谓文明。到了2015年,宋村古村落中明清风格的老屋青砖黛瓦、飞檐翘壁,透出古朴的气息,特别有名的是“儒礼堂”、“合隆第”、“亮鸿屋”、“齐眉居”、“辉烘屋”、“宰善屋”、“上曾屋”、“体祥屋”和“大庭前”等。其中我家祖宅齐眉居处于古村落的中心位置,是宋氏家族“四房八支十六杈”中第三房两支中的大之公的后裔的祖居,因大之公的玄孙永茂公(第14世祖)和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我祖父宋万松我父亲和我兄弟等人三代夫妇齐眉四世同堂,曾有“雀屏中选呈鸑鷟 鴻案相莊焕琼琚”、“夫乐有妇妇乐有夫夫妇齐眉双双老子喜生孙孙喜生子子孙满目叠叠兴”、“传说并非福如东海不准寿比南山对 故事而是寿比南山必定福如东海题”、“做大文章休客气 遇真豪杰且低头”、“虚心竹有低头叶 傲骨梅无仰面花”和“若不撇开终是苦各自捺住即成名”等楹联以及名流政要曾经敬题“齐眉居”、“探花廊”和“寿考维祺 以介景福”的匾额而得名。民国时期的织布机、清朝时期抢花炮获奖的镜屏、宋氏宗祠碑记和宋氏宗祠香炉、30多个明清两朝的房屋石础,甚至于新石器时代的大石铲型巨型砺石……齐眉居保存的古老物件不但很多,而且我父亲宋祥年是列入第六批南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的《宋家米酒酿造技艺》的传承人之一,我这齐眉居的“头房长子”及弟弟姐妹们均夫妇齐眉,我的子侄外甥正进入和即将进入婚育年龄,很可能重复三代夫妇齐眉四世同堂的福寿佳话;我堂叔宋钦年是中央民族大学的硕士毕业生,在广西财经学院工作,也是一位文化人。可见,齐眉居文化底蕴特别丰厚,我对齐眉居充满荣耀感,我热爱我的家族我的家乡。

2015年年中,南宁市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南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梁肇佐和江南区文体局局长周艳、主任科员农肖晟等人找到我,说是每个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村庄将获得中央财政300万元和各级财政资金支持,为了通过传统建筑保护利用示范性项目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实施,以点带面做好三江坡旅游开发工作,促进各级专项财政资金的早日落实,请我做家族成员思想工作并作为决定人,免费出租齐眉居给政府“逐步增加齐眉居维修和装饰的资金投入,努力将三江坡民俗展示馆提升为更高层次的民俗文化和历史文化展示馆”。当时,江南区政府给文体局做三江坡民俗馆的财政资金指标有限,其中房屋修缮的资金是不能超过10万元。齐眉居占地将近500平方单层建筑面积将近400平方,不足十万元根本修缮不了什么,别说招投标,就是不用投标也没有哪个有资质的公司愿意承接这单工程进场施工。因此项目很难开展。还好,我对家乡特别有荣耀感,认为很有必要通过传统建筑保护利用示范性项目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实施,促进家乡的保护与发展,也和村中很多掌握传统建筑建造技艺的能工巧匠很熟,所以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与文体局签订协议,约定“如因三江坡传统民居开发导致齐眉居比其他面积与齐眉居相当的传统民居所得利益(指投入维修资金和房屋租赁所得)明显偏低时,有权要求缩短三江坡民俗馆在齐眉居的使用期限或者要求支付房屋租金”,亲自组织当地工匠对房屋进行修缮。

我是金钱的贫农,修缮房屋之艰难可想而知。中途没钱买材料,房屋修缮停工了好长一段时间,民俗馆没办法进场布展,梁肇佐知道情况后主动借给我一万块钱,布展才能进行。至这篇约稿交稿时我只收到8万元齐眉居修缮的工程款,没钱还债,愧疚难当,生不如死。值得庆幸的是,至20166月初,我举债垫资几十万元开展较大工程量,把齐眉居的部分房屋修缮得古香古色,财政资金投入20多万元,初步建成“三江坡民俗馆”,齐眉居成了到三江坡调查研究和旅游观光的人们的首选之处。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须努力

   

南宁是广西首府,但由于保护与利用的工作机制和领导体制不完善,保护与利用的调查研究和策划规划相对欠缺,以及相关职能部门协调不够、工作信息不对称和联动效果较差等原因,传统村落保护和历史文化名村打造远远落后于全国其他地区,江南区的村庄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而得上级财政资金保护,就如“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故事自然多些。

2016年下半年,广西主要领导中国旅游报上撰文《着力打造特色旅游名县 推动全域旅游创新发展》指出:“坚持规划先行。遵循旅游发展的客观规律,加强谋篇布局,力求做到高水平规划、高标准建设、高品位发展。”虽然早在20123月陈武和周红波等广西和南宁市领导就要求南宁市城乡规划管理局组织编制《南宁市三江口周边区域概念性总体规划》作为指导三江口周边区域保护和建设的依据,但是至今《南宁市三江口周边区域概念性总体规划》和《南宁市三江口周边区域(核心区)控制性详细规划》没有出台,同江村三江坡(宋村)的整体综合保护改造规划设计方案没有落实,传统村落保护项目难免美中不足,各级财政资金共809万元的“2015年度三江坡传统村落保护项目”便是例子。

初步建成三江坡民俗馆前后,三江坡传统村落保护项目正在采取政府采购的方式进行招投标,招标公告中,设计费用占工程总费用的百分之二点零三(包括评审费);建设规模为修复古建筑60座,修复镇江楼1处,建设消防管道、消防栓等消防设施16处,修复石板桥2800米,修复9条巷道1900米,修复闸门16个,修复皇陵2处,路灯修复120盏,道路硬化1.5公里,修建池塘护石,铺设污水管道1200米;建设工期为120日历天。那时候,西乡塘区石埠街道办事处老口村那告坡的古民居保护工程的设计方案经当地名人头人和南宁市专家学者评审之后全由当地工匠按照传统工艺来施工,南宁晚报等媒体曾因此做过报道。我是江湖散仙,官方的评审很难参加,梁肇佐就不同了,他曾经担任过南宁市博物馆馆长,是在职的南宁文化界名人,那告坡古民居保护工程的评委之一,多次深入南宁三江口调查研究,曾专门征询我对三江坡传统村落保护的意见。所以,我们知道三江坡传统村落保护项目的设计和施工曾经多次流标,也一直留意召开设计方案评审会的消息。然而,20169月底我们才知道8月份设计单位中标9月份施工单位中标了,中标单位做出的三江坡传统村落保护项目设计方案中,主要以被标为“文物”的三江坡民俗馆为中心,修缮周围20多户40多座闲置多年的民房门窗和院落甚至屋内地面墙壁,被标为“文物”的齐眉居没有列入设计施工内容,更不用说石板桥、道路硬化和闸门等公共基础设施以及镇江楼和皇陵等文物古迹啦。

全国各地传统村落保护的专项资金,普遍主要用在公共基础设施、传统建筑保护利用示范项目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项目(包括村落历史文化、农耕文化的挖掘、整理、展示等项目)。就是经济文化发达的浙江省,松阳县“拯救老屋行动”也严格经过修缮申报、现场审核、方案定稿、概算定稿、合同签订、开工修缮和竣工验收等程序。广西传统村落保护发展遵循统筹规划、分步实施的原则,按照环境综合整治-历史建筑和历史环境要素保护修缮-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文化内涵充实-综合开发利用的层级依次实施,2016年第一至第三批89个中国传统村落要普遍完成村庄环境综合整治,修葺道路围墙,整治污水垃圾,清理杂草碎砖,围合空地断墙,实现传统村落人居环境大幅改善。我对三江坡传统村落保护项目设计方案提出质疑,江南区住建局的负责人解释说,这个设计方案经过广西某几位专家评审,具体工程的工程量以住建局下达的工程量清单为准,既然有错漏,改或补过来就是了。后来,江南区住建局很快指示设计单位做出三江坡民俗馆的设计方案和预算,把除了文体局筹集的财政资金之外的齐眉居维修的全部费用列入设计施工内容,要求包工头维修齐眉居尚未开展的工程量部分。然而,连故宫的房屋都大多是包工头挂靠有资质的单位来承包修缮的,何况传统村落保护项目?做工程的最担心工程完工后迟迟没得到验收拿不到工程款。江南区“公共资源交易”的工程完工之后一两年没有得到验收结算的并不是少数,南宁至扶绥二级公路江南区段通车已经几年时间了还有人网上留言给区委书记催要结算当初垫资建设的工程款。当时江南区住建局也有领导认为齐眉居的保护利用问题应该由城区政府来决定,所以包工头以相关手续尚未完备为由,迟迟没有开工续修齐眉居,江南区住建局不得不向江南区人民政府提交《关于安排同江村三江坡村民宋多河祖宅(三江坡民俗展示馆)修缮资金的请示》。

2017年春节前夕,为落实当地工匠的工资和偿还所欠的材料钱,我上蹿下跳,甚至差点宁夏银川马永平那样走上绝路。期间及之后,人们纷纷说政府对不起我对不起齐眉居对不起三江口,也有些人要合作利用齐眉居来做民宿什么的,但我从没有放弃过配合政府有关部门将三江坡民俗展示馆提升为更高层次的民俗文化和历史文化展示馆的努力。因为我觉得没有文化支撑的发展只能使“物质财富犹如沙上之塔”,难以健康、持续,传统村落发展的文化支撑更应该做的是唤醒、保护、强化、发挥其自身固有的丰富而优秀的文化灵魂和内容,将保留在日常生活中的文化精髓精心萃取出来,在新的层次上还原到日常生活中,既达到传统文化保护的目标,又为村落的发展提供新的途径,我更加深知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政府有关部门共同关爱的文化展示基地就象太阳一样,能够给区域带来光明,吸引投资商来区域投资,2015年度三江坡传统村落保护项目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保护与发展南宁三江口,“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可不是么?全球化冲击下,我国民族与民间的节日、民俗、戏曲、音乐、舞蹈、美术、曲艺、杂技、口头文学、传统知识、甚至传统农耕等也随之消逝……文化的消逝随时都在进行着,有些东西是掌握在年纪比较大的长者,随着这些人的逝去,文化即消逝。“干部就要有担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不能干一年、两年、三年还是涛声依旧,每年都是重复昨天的故事。" 在保护传统村落和打造历史文化名村方面,有关部门有关干部是如何作为和担当的?2017316日,外来的施工队还在进行2015年度三江坡传统村落保护项目施工,他们主要修缮古村落中大约三分之一闲置多年的老宅,那些老宅产权分散,修缮后也不适宜居住(原来设计方案中预算总共40多万的包括50多个检查井在内的雨水和污水管网因某领导说取消就取消了),村民们并不管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味道如何,而竟然有三江坡上百名村民自发到右江北岸修筑只有约400米却迟迟才列入“江南区2017年扶贫办扶贫道路建设项目”的道路,群众械斗和官民冲突一触即发,江西镇人民政府副镇长谢克政不得不签下保证书以解民愤。522日和74日,广西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委员会专家宋献生、梁志敏以及广西住建厅、国土厅、文化厅等领导组成传统村落保护调研组以及南宁市人大主任束华和副主任周如斯等人率领的三级人大代表传统村落立法保护调研组到三江坡调研时,要求做足“古”和“水”的文章,突出“古文化”的特色,高起点、高标准、严要求地做好规划,搞好南宁三江口周边的路网建设,以传统村落保护为契机,充分开发三江坡的旅游业。然而,没有人为宋村左江和右江渡口那两棵大树投资保命,“两违"越演越烈,在核心保护区和控制建设区內没有办理合法手续的新建房屋面积数千平方,有消息说江南区文体局还打算投资近百万将近十亩原为稻田的“陵塘"建设成为文体活动场所和停车场。劳民伤财,渎职,犯罪啊!

    事实如何?读者可以寻访;未来怎样?大家拭目以待吧!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阅读 (663)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宋多河原创
2659949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