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陈纸的时空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66328
  • 本日访问数: 98
  • 昨日访问数: 210
  • 本周访问数: 82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海:有一种状态叫“尘埃落定”

(2015-04-01 08:40:10)

北海:有一种状态叫“尘埃落定”
◎陈纸

  “有什么常以崇高思想的喜悦使我心动,一种庄严的意识——意识到融合无间的某种事物存在于落日的余晖、丰盈的海洋、清新的空气、蔚蓝色的天空和人类心灵:一种动力,一种精神,在推动着那一切有思想的事物和思维的对象,通过万物,运作不息。”——我相信英国“湖畔派”诗人华兹华斯是在春天的大海边写下这些句子的。在他的眼里,世界闪烁着蔚蓝的思想和绿色的交响,生命充满如此的活力和健康。
  蔚蓝、绿色——最纯粹、最深远的两种颜色,它们处于所有色彩的制高点,呈现在天空与大地之间,它们到底蕴含着怎样的意义和传奇?
  我一直在寻找答案,直到2007年5月,随百名文艺家,专门去北海采风,在那里,第一次任由那么多那么多泛起的海浪俯拾和拥抱;在那里,有那么多那么多迎迓的草木,任我抚摸和感悟。
    以山水为游,以风物为记,是生命的流淌、保存,是历史的记录、重温,是时代的赞颂和见证。总记得在北海,那次极富诱惑力的考察和深度漂泊,挥洒在蓝绿的世界里……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的这两句诗,已经成为才情丰茂的诗人在春天里借以挥发浓厚含蕴的一种意象。是的,那时,我就站在北海的银滩,太阳如蛋清,冲破灰蒙的迷雾,因为不是太强烈,所以不给人燥热之感。
  想象着“滩长平、沙白细、水温净、浪柔软、无鲨鱼”的“天下第一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是何等的狂乱和喧嚣,当时,火辣的太阳仿佛要把每一个到那里的人心烧焦,似乎每个人都辨不清方向,每条路都找不到目标,连每粒尘土,都在空气中不安地飞跳。
  眼前的银滩,春情日深的水光天色,仿佛刚刚洇开的水墨丹青,一幅意境含蓄而又悠远的国画,充塞耳边的何止是无限荡漾的浪花?弥漫心眼的又何止是辽阔炫美的激昂?
  我还能看到有名的“海之潮”雕塑,是个大大的圆球轮廓,是一颗大大的泛着光晕的夜明珠。幻觉中,想起它缓缓地转动,放射着梦幻迷离的光辉。音乐喷泉的彩色水雾,随着旋律变化时起时落,像仙女手中轻挥的彩虹。
  只是,不再喊是“广西第一城雕”了,的确,它如今已算不上“第一”了,我认为它还不如防城港市西湾跨海大桥桥头的“边陲明珠”雕塑,甚至更不比钦州湾畔与无边的红树林遥遥相望的“孙中山”。
  北海无语。银滩静然。如今的北海不再追逐虚空,追求的是蔚蓝的深邃和平和的结实。
  北海现在冷静地把自己定位为“北部湾(广西)经济区惟一与东盟相邻、并同时拥有机场、海港、铁路和高速公路立体交通的城市”,是中国西部地区惟一沿海开放城市,理应成为中国西南地区和中南部省区最便捷、最重要的核心出海通道之一。
  北海工业园区、北海出口加工区的相继成立和运作,已开始将北海的经济发展理念带入了“以效益为中心,以项目为依托,以招商为纽带,以服务和诚信为保证”的“外向型、集约化、精品化”的特色道路上。
  的确,市场或所谓的“资本”,自有其运作、发展规律,财富不是仅忽悠入伙或抱团直销就能增值的。“泡沫”这个词用得好,过多的人在海面上仰泳,过多的喧嚣、过多的拍打,就产生了泡沫,等到泡沫消除下去,那种状态叫做“尘埃落定”,那才是事物的真相。
  从滨海到北部湾广场,走进一条浓荫蔽日的榕树街,一株株合抱的大榕树,在街道两边,胡须一把眉毛一把地倒垂着,在空中拥抱的弧度,刚好勾勒出街道的半圆上空,榕树将一条绿色长龙降在地上。
    此后,我又有五六次去北海,每次都从画一样的绿色通道中驶进或走出,每次都觉得:蓝绿色的北海,依然很美很美…… (注:此文原题为《蓝绿色的城市》,获北海市委宣传部、北海日报社、北海市文联、北海市作协联合举办的“中国梦”征文二等奖。)

 

 
阅读 (1932) 评论 (0)
陈纸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