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陈纸的时空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58396
  • 本日访问数: 75
  • 昨日访问数: 102
  • 本周访问数: 408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大板一区放慢时光

(2015-12-18 15:40:49)

在大板一区放慢时光
◎陈纸
 
】·
 
  大板一区,即古城路4号。据有的老南宁人说,“大板”指的是“飞机场”,机场的跑道不都是一大块水泥板吗?因此叫“大板”;也有人说,指的是“大板房”,准确与否,姑妄听之,但大板一区的主体是一条长约百米的走道,却是事实。走道两旁,大树参天,绿荫如盖,也是事实。大树掩映下,有居民楼,有单位办公楼。楼不高,一两层,三四层,最高也是五六层,不事张扬。上世纪90年代之前,南宁大多如此,因此才有“半城绿树半城楼”之景。
  南宁市志办2007年12月公开的资料,讲到南宁城池的变迁,简明归纳为南宁最早的古城为晋城,一说在邕江南岸平南村雷庙(白沙)一带,于东晋向北岸凌铁村迁移建新城;另一说在邕江北岸凌铁村一带建城,位于邕溪水和邕江汇合的三角嘴上。晋城遗址在今植物路广西军区大院及凌铁村一带,方圆不足半里。唐朝晋城扩建;开元二年(714年),以土垒筑而成的城垣范围在今河堤路至凌铁村,转过市体育场,再沿桃源路尾绕过古城路和纬武路。
  民国元年(1912年)10月,广西省会从桂林迁至南宁。1923年,南宁城区范围东起葛麻岭、军校(邕宁机场东侧,今星湖路大板一、二区一带),南至津头村,西止平西村(今自治区体育馆一带),北到大王坟、金牛桥。至1938年,南宁城区面积达4.5平方公里。
  民国18年(1929年),南宁修建邕宁机场,机场位于古城路的大板一区、星湖路的大板二区一带,(注:大板一区正门在古城路,市民习惯叫“古城路大板区”;与之相连的大板二区正门在星湖路,市民习惯称“星湖路大板二区)跑道为土质,能降落小型飞机。
  1938年1月8日上午8时20分,朝阳刚掠过南宁这座城市的树梢,一阵凄厉的空袭警报划破了长空。“敌机14架,分两批,由钦州湾起飞……有入侵南宁企图……”南宁防空指挥值班室接到北海防空情报站报告。停驻在邕宁机场的5架驱逐机立即冲上天空,迎候来犯之敌。9时50分左右,日军第一批共7架带浮舟的“九五”式水上飞机飞临南宁上空,顿时,飞机马达声、机关炮声和轰炸声交织在一起。双方激战约半个小时,日机不敢恋战,落荒而逃。
  1938年1月8日、9日两天,双方进行了4场空战,日军出动战机6批共46架(次),中国空军起飞4次共17架(次)。最后,日机坠毁3架、被击伤3架;中国飞机被击毁1架、伤3架。中国空军以弱胜强,打出了威风。南宁解放后,邕宁机场改称南宁机场。1958年,南宁机场迁建至吴圩镇,1962年11月投入使用,改名为南宁吴圩国际机场。
  后来,经过几十年发展,古城路4号大板一区慢慢建成了广西区直属机关办公区及住宅小区。今天的大板一区成了占地面积75亩、原住户达1000多户、共有26栋住房的老社区。
风云流散,数声叹息。历史流淌,见证传奇。时代的过往,一个小区,一座院子,洞穿的是历史的时空,心灵的遗存。
 
】·
 
  熟悉南宁的人,把古城路喻为一杯绿茶。炮火散尽,古城路隐匿在这座城市安静的凉爽处,“巡索还无最堪忆”,懂这二三十年历史的人,他的目光,一定会从民族文物苑到翰海书苑,再到星湖电影院,一路上,闻着淡淡的茶香与文气而来。
  折到古城路4号,他如果停下脚步,一定会被大门外各色、整齐的招牌震住,那些招牌是一家家单位,也是隐匿其中的高人,不言自威;那些招牌,就是一页页纸张,每张纸上都写满了文字,汇成一本本杂志、一张张报纸、一条条新闻,冲出南宁,覆盖广西,走向全国。
  古城路4号的大板一区也是深藏不露的,她的文化内涵并非一朝一夕能领悟通透。金色年华杂志社、广西少年报社、女性天地杂志社、海外星云杂志社、劳动者报社、中国青年报广西记者站、中国新闻社广西分社、华声晨报社……满腹风雨云烟,不动声色,在临风开卷时,让身处其中之人,浑然置身文化潮涌,于时间褶皱里,品读才华与格调。
  居民楼是退后的,或者是进入里面的。居于前面,或者前排的,是那些杂志社、报社与记者站。站在那些杂志社、报社与记者站后面的单位,个个响当当、亮堂堂:共青团广西区委、广西区妇联、广西区总工会、广西海外交流协会……这样集中办公,现在看来,有点不可思议,即使在当时,也不多见。特别是,集中了如此多家在全国有影响力报刊及记者站的小区,在南宁,也不多见。
  茶淡飘香,文脉流芳。平时,在这座小院里行走的某个人,或许就是某家报社的主编、某位专栏作家,又或许是某位满揣文学梦想的送稿人。政界人物且不论,单说新闻界与文化界的吧,从这个小区里走出的,有石才夫、邢浩峰、庞革平、罗昌爱、孙蓓、黎松峭、陈凯、王维娜、莫江霖、叶茅……络绎不绝,优雅脚步,阅览韵致无数。
  大板一区就是大板一区,古城路也并不太古老。但在那里生活或工作过的人,都会品出其中的淡淡悠悠和宠辱不惊。
  “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古城路4号——大板一区的斯文印象,印在你我的心中。
 
】·  
 
  小青年局促不安上了二楼,见到了他通过无数次信的编辑老师。跟他想象的一样,他的手脚不知如何安放。
这是1991年9月的一天,在初秋宽广的蓝天下,小区里的两排大树只剩下青梢梢,好像还有鸟在叶子间叽叽喳喳地叫着,像一阵被风吹乱的碎叶子。一股淡淡的煤球燃烧的味儿,若有若无地萦绕在鼻间。这位来自江西省井冈山脚下农村的、21岁的土气小青年,怔怔地看着左边一幢陈旧的、三层高的小楼房,感觉其墙体上斑驳的浅黄色,像洇开的普洱茶水。
  那个小青年就是我。当我登上金色年华杂志社二楼时,人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此,我在这个小区一待就是9年。9年里,从最初连头都不敢抬,发展到有了自己无话不谈的同事与朋友;9年里,从一个爬格子的文学爱好者,成长为一个有了作协会员证的“作家”;9年里,自考取得大专文凭买房结婚有了儿子;9年里,见证了隐身于楼房之间的饭堂从喧嚣走向消亡;9年里,一楼的保姆介绍所里,小姑娘们一茬接着一茬地从乡下赶来,被城里人领到他们家里;9年里,与我编辑部相邻的婚姻介绍所,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让我内心萌动,觉得爱情也不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即……
  若干年之后,小区里某家杂志社的某位编辑,成了我现在单位的领导。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专门去了大板一区。凉风习习,叶片在微风中簌簌摇曳,有的飘落在脚下,轻轻地呻吟。灯光稀薄,那条直直的走道,迷离而陌生。小区变得狭窄逼仄了,头顶皆为拆迁的宣传横幅,仿佛伸手可及;很多报社杂志社的招牌不见了,金色年华杂志社大楼一楼的发廊主人从妙龄女郎换成了一名无所事事、30多岁的男人;以前我们聚在朋友家看电视的地方,现在成了一家酒吧;那个曾由一位丁香般女孩守着的报刊亭,现在成了一家卖零食的准商铺了;那个由海外星云杂志社、女性天地杂志社和劳动者报社等单位围成的天井样的深阔院子,探着一张空洞的大口,吞吐着七八个打羽毛球的人。
  对一个喜欢的地方,俨然爱恋某个人,爱上了,就放不下。从内心,我无比感激大板一区,感激这个小区里的每一个人,每一棵树。在那里9年的每个日子,仿如一根根火柴棒,每个瞬间的明灭,都照亮着一个农村孩子一步步融入城市的好奇与激情。那里是我另一条人生道路的入口,也是我文学之路的航标。
  时光停滞。此刻,站在有点寂寥的大板一区,看着眼前这一切,我有种淡淡的失落与孤独。我的眼神在小区里留恋地扫视了一遍,突然希望站在古城路街灯下的儿子,也进小区来看看。只是,他能否知晓小区的过往岁月?他能否猜到小区的依稀明天?
阅读 (8012) 评论 (2)
陈纸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2)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