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陈纸的时空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66357
  • 本日访问数: 127
  • 昨日访问数: 210
  • 本周访问数: 85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元宵夜里爆“辣条”

(2017-02-13 15:12:34)

元宵夜里爆“辣条”
■陈纸

  我不知道,古人为何要落愁牵绊在元宵节抖落那抹情忧?小时候,在乡村,没有高挂的灯笼在春风里微笑,也没有汤圆应着鞭炮翻腾滚烫,元宵节于我快乐的日子里,是一个过年的句号,前半月的喜悦,将在这一天,随着爆竹的鸣响、盛开、飘落,最后凋零成狼藉的碎屑,渐行渐远……元宵节一过,年就算过完了,自由与快乐烟消云散,要去学校,要下田干活,要吃青菜萝卜,一切都将变得平淡而不情愿,平静而又寡欢。
  元宵夜,父母总爱说:“三十夜的岁火,十五日的灯。”意思是:大年三十要烧好守岁火;正月十五夜要多点亮灯。于是,母亲就在睡房的床头桌及大厅的饭桌上点上煤油灯,让灯亮到天明。人也要熬到12点后才能上床睡觉。
  零点一到,父母就从门后抱出一堆枝条来,放在大厅中央,将门打开,然后,抱出一堆稻草,点燃稻草,将枝条放在点燃的稻草上燃烧。
  枝条被村里人俗称为“辣条”,是白天去村前林子里砍的。冬春之交,仍是万物萧索,林子里,大多数植物的叶子都掉光了,只有竹子与“辣条树”的树叶尚在。“辣条树”是一种类似南方的大叶榕树,这个季节里,它的叶子比竹叶还青葱,且宽阔。由于“辣条”稀少,附近两三个村里的人,都到那里去砍,所以,父母总要在早上就去抢几枝回来。“辣条”放在熊熊的火上一烧,叶子卷曲着,虽然不能点燃,却能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呈现火红、劲爆、热烈的气氛。
  父母一听到这种声响,脸上也炸开了花,连连喃喃:“爆吧爆吧,爆得多子多福,来年风调雨顺!”有时,他们还拉我一起爆“辣条”,我觉得很好玩,也跟着父母喊“多子多福,风调雨顺”,他们就笑了起来。
  我们这些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村里人,都有元宵夜爆“辣条”的经历,通过爆“辣条”祈求多子多福、风调雨顺的习俗,在我们那一带自古有之,并且流传至今。
  现在,我到了广西,来了南宁,特别当了十几年记者,走访了很多地方,知道在春节前后,很多地方都有祈求风调雨顺的节日与习俗,如南宁江南区“舞春牛”、隆安县农具节祭稻神、武鸣区的傩戏、西乡塘区陈东村一带的“大酬雷戏”、兴宁区与宾阳县交界的“关公磨刀节”......等等,其实,这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其内涵早已融入到人们生产、生活各方面,转化成了不可或缺的日常,形成关照心灵、顺应天道的生动图景。
  凡间落尘,思灵古地,竞逐随节,恍惚间,我竟有近20年没有体验元宵夜爆“辣条”了。城里的烟花再绚烂,没有亲人在身边,它也会孤寂吧?每年清明回故乡,看着村前那片林子越缩越小,仿佛一个手掌就可捏住,哪里还找得到半根“辣条树”的影子?走在村里,随便问一个孩童:元宵夜跟爸妈爆“辣条”吗?他们是一脸的惘然。
  我们习惯于赋予一种习俗一定的寓意,伴随着一种心绪,成全一种祝福。元宵又至,“辣条”劈啪,像我扑棱扑棱的心跳。我知道:这又是一个心花摇曳的时刻。画心为牢、心甘情愿、不由自主,期盼着、痴念着、祈祷着……风调雨顺,多子多福……楼下小区里年前被“立春”唤醒的景观树,在悄悄地抽枝发芽,一切都看上去是那么充满生机和希望,我想,新一年的生活应该是这样吧。

阅读 (320) 评论 (2)
陈纸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2)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