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南宁三江口 神仙也来游 合江古城镇 文化耀五洲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615149
  • 本日访问数: 34
  • 昨日访问数: 484
  • 本周访问数: 3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凤凰涅磐正当时

(2011-12-09 10:36:11)

凤凰涅磐正当时

宋多河

我的启蒙老师宋淳隆曾经讲过《双龙汇邕——凤凰合抱》的传说。那个南宁又称凤凰城的由来故事,说的是玉皇大帝的金童玉女,一个是东海龙王的儿子凤,一个是南海龙王的女儿凰,化作右江和左江奔向大海,到南宁三江口时,合抱在一起,成为中国第四大河流的最大支流——邕江。时候,我和小学的同学们是不知道这故事的寓意的,就是到了三十多年的现在,记得那个故事的我的小学同学也已经不多了。我是记得那个故事,是因为在我成了毛头小子,回到乡下搜集民间传说的时候,宋淳隆老师的兄长宋汶隆老人,多次在月夜里重复他弟弟说过的那个故事。

正是从那时起,我知道,这是凤凰涅磐的一个版本:凤凰是幸福的使者,每百年就要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痛苦和恩怨情仇,投身熊熊烈火,其羽更丰,其音更清,其神更髓,获得永生。

当年宋汶隆老人和我说了很多历史典故和他个人的观点,但是,宋汶隆老人是“种稻的”,不象他的弟弟宋老师那样有“米薄”,我“看得上就是好钢,看不上就当废铁”,结果多次去问宋淳隆老师“中心问题”:凤凰什么时候会涅磐?

宋老师总是笑而不答。

此事一直萦绕着我。

二十多年后的2012年元旦,也就是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宣告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100周年的特殊的日子里,我站在宽大的中国地图前,首先端详起邕江。

起于左右江,在合江镇宋村汇合的邕江,到桂平县与黔江汇合,谓之郁江。“郁”在汉语八大方言之一的粤语(白话)中不念“Yu”,而是念“Vet”。越南的“越”也不念“Yue”,而念“Vet”。把这几个字的读音做个仔细的比较,就可以知道它们蕴涵着众多历史秘密。难怪唐代的《旧唐书》把左右江和邕(郁)江称为“古骆越水也”。

1982年在直线离合江镇宋村不过5公里的老口村老口街西北约1.5公里的邕江北岸龙颈贝丘遗址,发现新石器时代的人骨等遗物和石磨棒、碳化稻。1997年,邕宁县顶蛳山遗址的发掘,取得丰硕成果,说明700012000年前生活于邕江等江河岸边的先民主要依靠捕捞螺、蚌、鱼、虾等水产资源,原始农业尚处于初始阶段。

我们可以想象,远古时期的南宁,森林茂盛,雨水充沛,每当一两百年一遇的洪水暴涨时,先民们就往青秀山、五象岭、圣岭、银岭和罗秀山等高处逃,每当一千两年一遇的洪水来临时,先民们来到西大明山和大明山的台地上落脚。一次又一次,洪水退后,先民们又返回“古骆越水”沿岸,在坛洛平原、江西盘地、苏吴平原和南宁盘地等等地方,不断把野生稻驯化成水稻。于是,“古骆越水”流域有了令世人仰慕的骆越文化:稻作文化、龙母文化、青铜文化、花山岩壁画文化……

据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从商代到汉汉元景六年(公元前111年),古骆越水流域曾有个骆越国,这个骆越古国,联合另外一个古国——西瓯国,在强大的秦始皇军队南下征服岭南时,打败秦军,杀死秦军大将屠淮,使秦军“伏尸流血几十万”。

1974年,武鸣县马头镇发现了商代晚期的铜卣。2011年农历四月初八,一位在南宁三江口一带捞河砂的人给我看在河中捞到的古董的相片,很多精美的青铜器我叫不上名字,但我知道其中有2500多年前的“编钟”。3000多年前商代和2500多年前周朝的贵重器物怎么出现大明山山脚下和南宁三江口的河里呢?有四种解释:一是商王和周王奖励或送给骆越国的国礼;二是骆越国从商代和周朝的战俘中缴获;三是商代和周朝的贵族、将军南下时带来的;四是这些贵重器物本来就是古骆越的能工巧匠们制造的。不管是哪一种解释,都说明古骆越人与中原人有着密切交往。

民间传说和史料记载往往可以互相印证。

唐代后期段成式有在岭南仕宦的经历,其《酉阳杂俎》续集卷一《支诺皋上》记录了一个在邕州的传说,称南人相传,秦汉前有洞主吴氏,土人呼为“吴洞”,其女名叶限,“少惠,善淘金”。西南大海中有岛,“岛中有国名陀汗,兵强。王数十岛,水界数千里”。其后陀汗王“以叶限为上妇”。故事结尾,段成式记“成式旧家人李士元所说。士元本邕州洞中人,多记得南中怪事”。这个故事透露了邕州溪洞地区的黄金生产有相当久远的历史,并且同东南亚地区有一定的联系。宋代周去非《岭外代答》卷七“生金”条记载:“邕州溪峒及安南境,皆有金坑,其所产多于诸郡……”这些资料,让我明白了为什么3000多年前商代和2500多年前周朝的贵重器物出现大明山山脚下和南宁三江口的河里!那,都是拿龙的麟片和凤凰的羽毛来打造的啊!

时下左右江尾和邕江头不足百公里的河面上每天都有两三百艘捞砂船在作业,“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已经建成,“中国—东盟博览会”已经在南宁成功举办八届,这些,就是历史在轮回啊!

我端详起右江。

发源于云贵高原的一条河流流经百色,就成右江。右江在隆安县与发源于大明山的武鸣河汇合而进入南宁市市区。1963年,在右江边的隆安县境内的乔贤镇发现了中国最大的大石铲文化遗址——大龙潭遗址。经过国家文物局进行碳十四年代测定结果为4600年左右,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表明新石器时代的南宁进入了稻作时期。而19897月,南宁市文物部门在右江两岸的5处岭坡(分别是坛洛小崩山、那龙虎头岭、那龙岜贡山、那龙上林村、坛洛新闸村)上发现一批打制石器散布点,采集到共94件以砾石为原料,采用单向锺击法打制而成的石器,表明早在一万多年前南宁三江口就有人类繁衍生息,从此开启南宁的历史。

我端详起左江。

左江发源于越南北部。越南北部的红河流域也是骆越人生活的重要区域,有东山遗址、螺城、雄王庙等众多的骆越文化遗存。红河流域和“古骆越水”流域的交通以左江为纽带。从龙州溯平而河可达越南的谅山市,溯水口河可达越南的高平市,并以此进入红河流域走向东南亚。从龙州左江下行,船可达右江上武鸣河到大明山脚,更可通邕江。左江沿岸有众多位于左江与其重要支流的交汇处的骆越城寨,如龙州县上金乡明江河口的临尘古城和凭祥市平而河的雍鸡关等等,其中,宁明花山岩壁画文化闻名世界

左江千回百转,在崇左市的扶绥进入南宁境内。1981年在扬美村左江边那孟埠出土新石器时代双肩宽角大石铲,经鉴定为70008000年前新石器时期的遗物;1990年,在扶绥与南宁交界处附近的南宁市郊区江西乡同良岜皮村左江东岸台地上,发现了鱼鹰滩贝丘遗址,考古人员在此采集到年代为新石器时代的兽骨和打制石器;200364日,南宁市永新区江西镇同宁村驮这坡村民刘定乡、何耀彬在离村西南约1公里的大坟岭西侧发现一面铜鼓,鼓高56厘米,鼓面及鼓足直径均93厘米,鼓面饰4只三足蛙,一正一反,两两相对,鼓面中心太阳纹十一芒,三弦分晕,纹饰有羽人纹、如意纹、雷纹等,扁耳两对……

我的思绪集中到了南宁三江口,下意识地移步来到南宁三江口的航拍图前,目光聚焦在古称合江镇宋村俗称三江口宋村的我的家乡。

古代运输着重水路,南宁地控三江,是南疆一大重镇,邕州三江口,上可通龙州、百色,下直达南宁、梧州、广州,历来是官兵商贾必争之地。

从记事时起,我常常听村中的老人讲到左右江汇合河畔前哨那座20世纪30年代初还可以见到的镇江楼,有的还背诵得出清朝道光年间邑庠生宋衡的题咏:“合江镇又镇江楼,迎风淋雨越春秋,巧悬四柱坚如岱,妙压万重稳似钩;绣水环楼飘玉带,青山随阁伴春游。壮哉波涵光景远,宁镇三江冠邕州。”老人们说,镇江楼有三四层楼那么高,楼顶四周矮墙上有射口和燎望口,面向邕江的一方中间镶嵌有一块青石匾,从邕江逆流而上可以看到“镇江楼”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而背对邕江的一方,约四尺长二尺宽的石匾则书“合江镇”。 由于兵燹战乱,合江镇镇江楼多次被毁多次重建,20世纪30年代初,官府为了建大同圩和老口圩,竟然拆毁合江镇镇江楼。如今,在老口旧圩江边和大同圩江边,还可以见到一条条青石板石条。镇江楼和合江镇这两块楼匾,曾在大同旧圩见到,下落如何,不得而知。合江镇镇江楼遗址,则是一片残砖碎瓦。

200910月底,南宁市文物普查队在三江口宋村普查时在合江镇古码头遗址发现少量汉代绳纹板瓦筒瓦碎片顺着线索调查普查队发现在东南离左右江汇合成邕江处约500米米的右江南岸人们称为“那城”的耕地上散落着许多汉代绳纹瓦残片一块较高的台地南面耕地断面上可看到30100厘米的文化层

整个“那城”东西长约75南北宽约67中部被近代耕地破坏分成南低北高的两级台地地表散落许多板瓦筒瓦残片瓦片均外饰中细绳纹泥质火候较高颜色有灰红和青灰色台地北面和东面右江环绕西面南面有一条宽约30米的沟壑环绕疑似古时护城河现已变为水稻田

那城遗址是南宁市市区内首次发现的一处保存较好的汉代遗址对研究汉代广西地区政治经济状况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填补了南宁市区内汉代遗址考古领域的空白专家称,那城遗址是以军事城堡还是以郡县治所的形式存在,要结合史料和对遗址发掘来确定。

而早在198812月,宋村三队在小鼓岭岭顶平整土地建晒谷场时就挖得部分青铜器、玉器和陶器。文物专家调查得知,器物出土时依次排列,坑中的填土为黄褐色,与周围的土色有明显区别,器物分布在长约2.5、宽约1.5范围内,调查收集到的器物均已残破,可辨认的器形有:铜剑1件,长约65厘米,圆首呈喇叭形,扁茎1穿;铜鼎1件,盘口、扁圆腹、口沿外附索形环耳1对,外壁残留烟垢;残铜片1块,残玉片3块,两面饰云纹和乳钉纹;夹沙陶片4块,为灰褐绳纹陶。根据鉴定,这些器物为墓葬中的随葬品,其年代属西汉时期。据专家们推测,类似墓葬宋村一定还有不少。

近年来在宋村附近河道采砂,不断有高级青铜器和玉器出水,如戈、钺、桶、钟、剑和玉龙、玉人等,这些文物多带有骆越文化特征的纹饰,多为骆越古国的标志性文物。据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考证,那城建筑遗址出土的纹陶板瓦是汉代甚至于汉代之前骆越古国王族宫室所使用的大型瓦。“小鼓岭汉墓”位于小鼓岭岭顶。小鼓岭北面紧接着的山岭,人称本岭,东面有皇坟岭(右沙手)西面有长岗岭(左沙手)环抱,前面和西北的右江岸边是近千亩良田,被堪舆玄学者称为“莲叶盖乌龟”的风水宝地。本岭北部,地下多是河边砂石堆栈而成,与其南部和小鼓岭基本相同的土质有明显区别,十分令人生奇。而最令我惊奇的是宋村中的“那廊宫”及其遗址。

那廊宫,又叫那廊大王庙,在距离左江和右江交汇处500米的左右江汇合的河畔,那城汉代建筑遗址的南面约150米人称“廊沿”的地方。相传宋村开村之初,某年发大水,村民在名叫“廊沿”的较高处避灾,发现水边有具神像,将其推出前面的“廊”中,推了几次神像就是漂回原处,民众大奇,遂在“廊沿”较高处建庙奉之。

宋村及周边的百姓有一个观念:凡是世间的人,都是姆六甲后花园的一枝花,人死后仍然回到姆六甲的后花园里去。因此,小孩出生后,要请“花婆”就屋——请道士或巫婆到野外摘一把野花,扎在小孩母亲的床头墙上,每月初一、十五烧香跪拜;小孩生病,需“查花根”——花枝枯了,得淋水培土;有虫,要除虫;有草,要除草。几百年来,四面八方的朝拜者几乎每年都云集宋村那廊宫,举行“搭桥求花”、“奉田(船)接龙”和“砸(牛卵)蛋教子”等等民俗宗教活动。1958年大炼钢铁,那廊宫被拆毁。2003年农历三月,宋村及周边村民(特别是船民)重建那廊宫,次年农历四月初八那廊宫庙会,有爱情渴望或繁衍祈求的朝拜者达数千人。

自少我就觉得那廊宫很神秘,而当2011年农历四月初八我参加那廊宫庙会,得知近年来有大石铲等历史遗物在那廊宫旁边出土,而且村中的叔伯兄弟把那些遗物交到我手中时,我恍然大悟。

在中国历史上,整个广大的江南之地,即所谓“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在秦汉以前都是百越族的居住地。汉朝初期,百越族形成几个较强盛而明显的部分,即“东瓯”(东海)、“闽越”、“南越”、“西瓯”、以及“雒越”(骆越)。学术界公认的古骆越人活动的时代大致是从商代至东汉时期。这一时期,骆越人建立了骆越古国,骆越古国有骆王﹑骆侯,诸县自名为“骆将”,铜印青绶。骆越古国的范围北起广西红水河流域,西起云贵高原东南部,东到广东省西南部,南至海南岛和越南的红河流域,中心所在地就是现在的南宁三江口。

那廊宫地基和两旁的畲地高程(黄海基面,以大坑口为准,减去落差,下同)在78米左右。北宋庆历二年(1042年)的洪水,水位80.20米,千年一遇。那时,那廊宫地基和两旁的畲地就被淹没。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谢寿球会长在那廊宫发现旁边有两三千年前火烧过的石块。宋村及周边村民主要信奉的道教深得骆越宗教的遗传,村民居于主位供奉的“南雄太后白馬三姑聖帝娘娘至德之神位”和“祖事顯應倉尊大王感應倉尊二王之神位”是骆越人供奉的祖神神祗。因此,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称:那城遗址是骆越古城要寨;小鼓岭出土过铜鼓、铜剑等文物的墓葬为骆越贵族墓葬;那廊宫曾是远古时期某些部落的“宫殿”,因几千年来的几场特大洪水而一层层的埋藏于地下,从骆越古国某朝代起成为骆越人的宗教神庙。

早在一万年以前的新石器时代,生活在古骆越水流域的古骆越人就发明了水稻种植技术。这个群体称“稻田”为“那”,把“那”的形状、性质、归属命名村落、地名。历经上万年的发展,在左右江和邕江流域,以南宁三江口为中心,保留许多冠以“那”的地名,形成了“那文化”圈。宋村地理位置和地形地势特殊,周边有“那张”、“那莫”、“那廊”“那卢”和“那左”等村名,除了那廊宫旁边,宋村还有多处也出土过大石铲等原始耕作工具,宋村村里也有“那练”、“那甲”和“那俊”等众多“那”地名。郦道元《水经注》卷三七叶榆河条引《交州外域记》说:“交趾(泛指岭南)未立郡县之时,土地有雒田,其田随潮水上下,民垦食其田,因名雒民。”“雒”与“骆”、“洛”、“楞”、“廊”通。那廊宫前面是高程76米左右的数十亩稻田,名“廊田”。 2001年的洪水,水位77.42米,把“廊田”和本岭前面和西北的右江岸边近千亩良田(高程77米左右)淹没。远古时期,雨水丰足,水涨水落,这些地方自然容易变成冲积平原,适合耕作,成为最古老的“雒田”之一。20世纪70年代,在宋村右江北岸的“长渌”和“监牢渌”挖取“煤坭”来做肥料时发现大量的动物(可能包括人类)的骨骼。因此,有专家称:南宁三江口是稻作文化的中心和发源地之一,其中心的宋村,开村至今虽然大约只有600年历史,但是,不仅可能是骆越古国的王城、王陵和宗教神庙所在地,而且很早就有了稻作村落,完全可以说——万年古村是宋村!

双龙汇邕凤凰合抱的古骆越水,不知道承载了多少历史;以南宁三江口为中心的骆越古地,不知道创造了几多文明!

这是南宁人民的母亲河!

这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研究南宁三江口历史文化二十多载,过了不惑之年,我对家乡可以说是“不惑”了,因此总结出“酬神祭祖”、“奉田(船)接龙”、“搭桥求花”、“添粮补寿”、“砸(牛卵)蛋教子”、“文艺武功”、“哭丧怀旧”和“连情默契”共八大民俗风情。

中国有个成语“杀一儆百”:处死一个人,借以警戒许多人。出处《汉书·尹翁归传》:“其有所取也,以一警百,吏民皆服,恐惧改行自新。”

成语故事一:公元949年,后汉叛将李守贞率军进攻河西,行动前,他叫人假扮卖酒商贩,以小利引诱河西郭威部众畅饮,然后乘其酒醉,偷袭河西军营。郭威得知后,立即下令:河西除犒赏、设宴外,一律不准私自饮酒,违者当斩。一次,郭威最亲近的将领李审违犯规定喝了酒,他派人将李审找来怒斥一顿后,立即拖出斩首。河西官兵从此再不敢随便喝酒。

成语故事二:西汉时期,河东太守田延年巡视霍光的家乡平阳发现市场吏尹翁归是个难得的人才,于是奏请皇上任命他为东海太守。东海是一个强盗横行的地方,尹翁归决定采取杀一儆百的办法,处决豪强许仲孙,于是东海变得安定起来。

南宁三江口一带,不是“杀一儆百”,而是“砸一儆百”。这缘于一个传说——

远古的时候,氏族部落的女王发现自己长大的儿子变得很嚣张,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手下的巫师对她说:部族最壮的那头小公牛长大了,现在不听驯,不好好耕田,总抢着和众多母牛性交。女王很爱那小公牛,怕骟了它,“犁头不入三寸地,让妹禾苗怎样生”,所以砸公牛的卵蛋,让它性功能不那么强烈,以此来教育儿子,儆示众人。

后来,氏族部落的女王“得道成仙”,就是南宁三江口一带人们供奉的居于主位的“南雄太后白馬三姑聖帝娘娘”。

由此可见,南宁三江口,骆越古地,骆越后裔,多么和谐,多么人性化!

很多南宁三江口人一样,我曾经自问:“我是谁?”“我是古骆越人的后裔!”不论你族谱上记载你的祖先来自何方,不管你讲的是壮话还是平话,也不看你身份证上写的是壮族还是汉族,这应该是众多人共同的回答。

民族是依据文化而划分的。如果说到血缘,那么,600多年前祖先从山东省青州府而来、祖祖辈辈讲扬美平话、身份证上注明是汉族的我,母亲出生在那廊村,祖母出生在胡村,原来都是讲壮话的女儿,应该怎么个解释?更何况,最近专家经检测发现,平话人在遗传结构上更靠近南方原住民族,而与汉族距离甚远。

南宁平话人有句俗话说:“大哥是野仔”。可是,讲壮话的人,有多少人的祖先不曾经通过山歌把讲平话的姑娘“撩”去?南宁三江口的民众,应该为自己是古骆越人的后裔而得意、自豪!

诚然,在多民族的格局下,骆越古地的民族互动也有冲突的一面,但是,这在历史上是短暂的。

我的家乡三江口宋村,注定要见证和演绎历史和未来。汉朝马援马伏波平定岭南后在左右江汇合河畔前哨立高大铜柱铭刻征战者丰功伟绩,铜柱崩塌后,重建合江镇关隘,主建筑镇江楼里供奉的是道教传说中马援马伏波的先师真武大帝,楼里有真武踏龟蛇图像。宋村西北的山口一带,是宋朝时的古战场。1052年,侬智高在邕州建立大南国,称仁惠皇帝。1053年,北宋名将狄青天巧夺昆仑关,大战侬智高于归仁铺,侬智高兵败,弃邕城,退居三江口,狄青乘胜追击,侬智高“经合江镇远走大理”。 因此,“合江八景”有“山口怀古”诗云:“九转丹散费苦心,谁道仁惠杳无寻?群山胜迹知新旧,江水长流贯古今。当年山口曾布阵,如今铜鼓地下陈;左右两江合流水,安南云贵是云人。”

“左右两江合流水,安南云贵是云人!”这,不就是《双龙汇邕——凤凰合抱》的寓意吗?猛然间,我发现,“种稻”的宋汶隆老人当年对我说过的历史典故和他个人的观点,很有历史和现实意义,同时我也明白了有“米薄”的宋淳隆老师为什么对我的“中心问题”总是笑而不答。

我记得宋汶隆老人曾说过“三江口民国六圩镇”:南宁三江口,以左江、右江和邕江三江交汇处为中心,方圆七八公里,左江边有扬美和下楞,右江边有金陵和东南,邕江边有老口和大同,总共六个圩镇。据宋汶隆老人所说,孙中山与梁植堂和梁烈亚父子交往甚密,镇南关起义前曾多次到过南宁三江口,十分注重南宁三江口的战略地位,因此辛亥革命胜利后提出以三江口为中心,连结南宁盘地和坛洛平原,将南宁建设成为特大城市的“三江口六圩镇扩大南宁城”方略,孙中山之后的广西国民党当局,曾请美国的规划专家来规划,因此有“三江口民国六圩镇”的实践。

如此“大单”的说法,20世纪80年代末我这个毛头小子自然不会相信。只是,后来我在梁烈亚《镇南关起义回忆录》等史料看到一些记载,隐隐约约感到孙中山曾经关注过南宁三江口,因为我同时听说,当重庆作为“陪都”的时候,南宁的军政要员,曾经在坛洛平原西面的西大明山办公,因此中日双方多在南宁三江口一带“排兵对阵”;而新中国成立前后,很多广西国民党的军队,是经左右江出境的。就是在平日里,我常听到老人们说:为商者“上不交扬美下不交亭子”,下楞“洞平深”民国时建过飞机场,胡志明曾在金陵旧圩落脚,皇姑坟的“拜庭”是拆去建东南圩的,官府拆毁合江镇镇江楼去建大同圩和老口圩……再后来,我知道:韦纯束曾在老口圩进行革命活动;新中国成立之初田汉和李可染等当代文化名人曾在大同圩邻近的麻子畲村参加“土改”……由此可见,“三江口六圩镇扩大南宁城”之说并非空穴来风!

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弹指一挥间!

此时,面对左江、右江和邕江,面对家乡一处处历史文化遗址,难道我们只能默默的端详着,回忆着,思索着?

我记得很清楚:南宁市江南区江西镇安平凌村小学大门口的门楣上有民国期间书写的“策进大同”四个大字。我同时知道:现在的江南区江西镇,民国时期为大同乡和同兴乡,现在江西镇的行政村中“同”字开头的就占一半!而在我想到宋汶隆老人所说“共产党是快共产,国民党是慢共产”的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洪亮的声音:“共产党人是孙中山革命事业最忠实的继承者!”猛然间,我明白了——

策进大同,是孙中山的追求,也是共产党人的理想!国民党当局有“三江口六圩镇扩大南宁城”的梦想,共产党人更有效保护与充分开发南宁三江口这个“中国水城”的“心脏”,使之成为广西甚至于中国—东盟的一个精品景观,成为社会各界认识南宁、了解南宁、欣赏南宁的亮丽窗口的行动!

可不是么?你看——

包括左江、右江和邕江在内的“西江亿吨黄金水道”工程正在热火朝天的建设;“三江口风情园”名列《南宁森林城市总体规划》将新建十五个生态主题园的其中;总投资近55亿的位于宋村下游约五公里的郁江老口枢纽工程2011324日开工建设;投资约22亿的324国道石埠路至南百高速公路坛洛收费站段共22公里的城市一级主干道工程被列为南宁市2011年第三批新开工城建项目;由政协南宁市委员会人口资源环境与城乡建设委员会提出的“关于规划建设三江口风景名胜区的建议”和“将三江口宋村打造成历史文化名村的建议”被列为重点提案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作出《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南宁市江南区在扬美村获得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基础上,正在整合邻近的胡村、那廊、那左、那卢、鸡龙山、大同圩和麻子畲等邕江和左江南岸的村庄(即民国时期的大同乡的范围),将扬美古镇打造成历史文化名镇;南宁市西乡塘区正在加紧规划建设以南宁三江口为中心的包括兴贤新城(皇宫新城)、金陵新城(东南圩)和坛洛新城(下楞)在内的邕江和左江北岸“环三江经济圈”;投资30亿元占地3000亩的生态旅游度假休闲中心落户金陵圩……

凤凰涅磐正当时啊!

阅读 (361) 评论 (0)
2659949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