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中国龙王潘立远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26167
  • 本日访问数: 223
  • 昨日访问数: 153
  • 本周访问数: 37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家乡:民间文学旗手红波

(2011-12-15 09:54:30)
 
丹心丝缕写人生
 
——记诗人、作家、民间文艺家红波
 
 

 

       红波,原名罗宾,男,壮族,广西马山县人,生于1940年,1964年毕业于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曾任合山县文联主席,南宁地区文联副主席,广西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主任研究员等职。广西七届政协委员,广西九届人大代表。曾获过广西首届铜鼓奖。主要著作有:诗集《热土恋》、《山情水意》,散文诗集《心花集》,叙事诗集《再世情缘》(合著),民族民间文艺论文集《氏族的精神案托》,史论集《八寨农民起义概况》,故事集《瑶山里的传说》等。

 

 

 

 

山和水,

是父亲和母亲,

是兄弟和姐妹。

山是祖先的脊梁,

水是父母的眼泪,

经过一代又一代的流失,

才孕育出我们这一辈

……

 不用笔者多作解释,相信读者都能从这通俗易懂的字里行间领会诗人的意思——无非是作者想借对山水的歌颂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不错,这首诗的题目正是《山和水》,作者正是把自己对祖国河山的爱、对家乡的恋这种感情寄寓于山水间。不禁要问,我国幅员辽阔,锦绣山川无数,自古以来就有数不清的文人墨客以各种体裁文章描绘过,何须尔等再加描述?然而前苏联文坛巨擘契诃夫曾说过:大狗叫,小狗也叫。那么,在社会主义的春天里,在“百鸟啼啭”中,怎能无“我”吟呢?何况诗人是通过这些浅显的文字表达一个文人对祖国的山河、对人民的爱以及对乡土与民族深沉的恋,说出很多人想说的心声。

 这首诗的作者名叫罗宾,笔名“红波”,所谓“红波”,用作者自己的解释是“红河之波涛”,即为“红河之子”。从作者的笔名及其含义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对我们广西的一条独特的河“红水河”深深的爱——也是对祖国的热爱,又仿佛看见作者正如滔滔红河水一样,不畏千难万险冲破种种阻力滚滚向前。

 

他从“红水河”边走来

     1940223日,红波出生于马山县勉圩乡(现为百龙滩镇)大隆村板龙屯一壮族农民家里。离他们家不远两公里处,全国著名的“红水河”就从那里奔腾而过。“红水河”从西边的群山万壑中喷涌而出,“红水河”里的每一朵浪花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作为“红河之波涛”即红河之子的红波,在他的成长过程中自然耳濡目染许多故事。记得小时候,每日放学归来,红波就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上山放牛,当时村里有个老阿公,村人尊称其“九公”,以放牛为生,在他的脑子里就装着数不清的故事。于是,每每上山放牛,红波与小伙伴们总是不约而同地围在“九公”身旁,缠着他讲故事。“九公”喜欢讲故事,而且一讲就是一半天,从那里,红波知道了壮族机智人物老梁(其它地方亦称公颇、老巧、老丁)、特堆、柑罗以及猫教老虎学艺、牛与老虎比武、猴子等许多稀奇古怪的故事。那时候红波常望着“九公”想,从“九公”那干瘪瘪的嘴巴里源源不断地流淌出的故事是多么的美妙动听啊!这些故事常让红波浮想联翩,也就是那时候起,红波对文学特别是民间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深了他对家乡的热爱。

 如果说“九公”是红波文学爱好的启蒙老师,那么他的祖父则是他敢于向文学这块领域进军的原始动力。红波的祖父名字叫罗明文,是个在当地颇有名望的读书人,曾于清朝年间殊获“进士”的匾额,这匾额至今仍藏在红波旧屋的老层楼上。在红波家对面有座挺拔峻峭的观音山,在观音山最险要的地方有个宝岩洞,祖父常指着观音山对幼小的红波说:以前曾有个神仙在宝岩洞里住过,走后在那里留下了许多金银财宝,并叫很多可怕的妖魔鬼怪为他守护。贫穷的村民很想去取那些财宝却又害怕那里的鬼怪,但有几个勇敢的年轻人不畏艰险爬上岩洞里,并最终获得很多宝藏。祖父以一个小孩最容易接受的方式告诉了红波一个最深刻的道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

 美国有位名人说:“‘神童’和‘天才’如果没有适当的环境和不断的努力,就不能成才,甚至堕落为庸人。”红波是在一个具有浓厚文化氛围长大,在环境方面显然已具备。那接下来的就是红波自己付出不断的努力了。

 

 

 

因为爱,所以爱

 红波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以自己手中之笔写自己所闻、所见、所想,把自己小时候所听到的美妙故事变成文字让世人共享。他喜欢写作,最想当个民族作家。而红波的作家梦是从写诗开始的,1958年,全国卷起大炼钢铁的浪潮,那时红波正读高中一年级,他因为较出色的写作能力被推荐为学校兵团的宣传委员,看到人民为建设自己的家园、为使自己国家富强而风雨无阻、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红波时常感动着。有一次,红波看到有位从都安来的老大娘,患了重病仍坚守岗位,在红波心中酝酿已久的感情终于从笔端喷发而出,他写下了一首民歌体叙事诗《大娘为何不住院》并在县文化馆油印的《野战快报》上发表,这让红波高兴万分,他的写作生涯从此开始,并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此后,他的诗歌如《壮家的英雄从北京回来啦》、《致南朝鲜人民》等诗歌陆续见报,仅在大学期间,他就发表了数十篇诗歌,成了小有名气的诗人。

 1960年,红波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成了中文系开设本科以来的第一届学生。大学里如画的风景和良好的学习环境更激起红波的创作热情,他开始向民间文学这块领地进军。他常利用假期到全区各地采访、考察,搜集当地民歌、民谣和民间故事,并写下了不少研究论文,较有独特见解的《对达稳之歌的看法及其他》就是在那时候写下的。他在这篇论文中指出,《壮族文学史》把《达稳之歌》定为叙事长诗是不妥的,它应该是一篇抒情长诗,这个观点后来被专家们认定。

 红波知道写作绝不等于绣花,只要按照原有的模式绣下去,就会描绘出美丽的图案,写作,特别是民间文学的写作需要实地考察、积累生活素材。所以19648月,红波大学毕业时填表自愿到厂矿工作生活。毕业后,他如愿以偿被分配到了合山矿务局工会工作,后又在那里的子弟学校当教师。在与工人及当地居民的频繁接触中,红波更深入地了解了人民的生活,他在那里又收集到了一大堆素材。1979年,他从合山矿山回到了故乡马山,因为他是“红水河之子”,他的一切是属于“红水河”的,他要用自己的智慧建设自己的家乡,为养育他长大成才的乡亲们服务,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红波一直在写诗,无论是祖国的壮丽河山还是家乡勤劳的乡亲们,无论是亲眼所见还是道听途说的故事,只要让红波感动的,都会化作红波笔底诗文。红波出生在新代换旧朝,新中国代替旧社会的年代,如自己的成长一样,他亲眼看见祖国和人民的每一样变化,看见在党的领导下,旧中国是如何从满目疮痍慢慢地走向繁荣昌盛,看见一穷二白的人民是怎样翻身做主人并一步步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他用饱醮感激和深情的笔写道:

我是颗幼弱的小树,

经不起风暴一阵袭击,

是你高傲的身躯挡住雷电,

我才常年四季满身青绿。

 

我是一朵洁白的浮云,

常常被风牵着失去形体,

是你绿色的森林把我招引,

我从此把你缠绕不愿离去。

 

我是一只无家的小鸟,

常常在高空盘旋不知落在哪里,

是你温暖的怀抱让我筑下小窝,

从此我的生活才有了依据。

 

呵!高山,伟哉!

你身上蕴藏着多么巨大的神力;

日月星辰围绕着你不停旋转,

人民在你的脚下纵情歌抒!

 

 确实,党就是一座高山,因为有它遮风挡雨,我们这些小树、浮云、小鸟才能过上安宁的生活。红波用浅显的文字表达了全国人民共同的心声,唱出了亿万人的心曲。红波的诗作之所以能够如此,这与红波诗歌创作的动机及创作原则是分不开的,他说:“诗应该是属于民族的,诗与民族的事业应该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民族在歌唱,诗人的诗应该歌唱;民族在流泪,诗人的诗应该流泪。写诗的人,应该是民族的诗人。”从这一段简洁而朴实的文字我们不难看到红波一颗滚烫的赤子之心,“他热恋着这美丽的大地,当然迸发出来的是歌颂大地母亲的声音。”——蓝鸿恩先生在红波1990年出版的诗集《热土恋》序中这样告诉我们。显然,他是以一个诗人最好的方式——用诗歌来与国家和民族同呼吸共命运。

 

热土恋

 然而,诗歌不是红波对祖国、对人民的爱的唯一表达方式。尽管在诗歌创作这块领域上红波的收获颇多,但还是远不及他在民间文学上的成就,因为他主要还是把心血花在搜集民间文学的事业上,因为他知道那才是祖国最需要的。他常想起自己小时候曾听过的许多精彩的民间故事,想起自己长久以来的梦想。种种经历告诉红波,民间文化遗产的抢救是比写诗更重要,他认为,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在不少方面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比如,现在的小孩的娱乐方式五花八门,或看电视、或打游戏机、或玩变形金钢……再也不会有人如他们小时候一样唯一的娱乐方式是围着“九公”听故事。也正因此,许多优秀、具有很高文化价值的民间故事从此失传。他给我们讲了他亲身经历的两件事:有一次,他在周鹿街碰到卖草药的邓达良老人,老人六十出头,边卖药边讲故事,吸引了一大群人。正忙着搜民间文学材料的红波也忙挤进人群聆听,半天下来,老人先后讲了刘三姐修周鹿桥、南蛇岭传奇、还有柑罗的故事……显然,老人并没有把所知的故事讲完,红波上去问老人一共知道多少故事。老人笑了:“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大概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于是红波与老人约好,他回家准备好录音再去找他。然而当他兴冲冲赶到老人家时,老人却已因病离开人世。还有一次红波也遇上了同样的境遇,他去听当地一位老艺人讲故事,录了十几盒磁带但还没录完,于是决定回家拿好磁带再回来补录,老艺人竟然又溘然离世了。这两件事给红波一生的遗憾,觉得那是民间文学界的损失,同时也使他更别意识到抢救民间文学刻不容缓,作为民间文化人,他必须快马加鞭。

 1980年,中央提出了抢救民间文化遗产的号召,全国各地都开始着手写地方志了,红波见这是个好机会,马上找到县委徐书记提出:马山也应该写县志了。他的提议得到了领导的采纳并委任他为副主编,领导其他人员编写县志。同时他还负责编写《自然环境》、《文化》、《民族》、《人口》、《杂记》等篇,约二十多万字。当时,红波还负责文化馆的文物管理和民间文学搜集任务,后来加上“三大集成”编写工作。繁重的工作使红波不得不夜以继日地工作,他常常和同事们或独自一人背着包、带着照相机跑遍马山的各个角落,采访、记录,收集到一沓沓原始材料,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回到单位编写。十多年的努力,使他不仅出色完成了二十多万字的县志编写任务,还完成了民间文学集成《马山县故事集》、《马山县歌谣集》、《马山县谚语集》和《马山县舞蹈集成》。同时,红波还编印了《马山先贤诗词》、《马山金石散文》、《马山县诗词选》、《人间仙境金伦洞》、《梁山伯与祝英台》、《采茶故事书》、《二十四孝书》、《金伦》等书,合二百万字以上。另外还上送自治区民族古籍办三十多本民间文学与宗教古籍手抄本,所有的作品和资料共达上百万字。另外他还与李肇隆合著了瑶族故事集《瑶山里的传说》,获得了广西首届铜鼓奖。同时出版了叙事诗集《再世情缘》、散文诗集《心花集》等个人专著和史论集《八寨农民起义概况》(合著)。由于他对民间文学的巨大贡献,199310月起,他享受了国务院授予的政府特殊津贴。

 

绿叶对根的情意

 邓小平同志有一句脍炙人口的话:“我是祖国的儿子,我深深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红波从来不认为自己所取得的成绩是只靠自己努力得来的,他把这所有的一切归功于党培养及人民的帮助和支持。党给了他一个努力工作的良好环境,而人民则提供给他丰富的写作材料,是他创作的源泉,所以无论走到哪里他忘不了曾经哺育自己的父老乡亲们。红波觉得,报答乡亲们的最好方式也是作为一个文人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为家乡培养人才,让家乡民间文学的搜集工作后继有人。因此,在红波废寝忘食写作的同时,他还策划各种方式培养家乡的创作苗子。

 红波一直认为,就物质方面来说,马山确实是个比较贫穷的地方,但马山人穷志不穷,他总是用伯乐的眼光寻找着马山各方面特别是文学方面的人才。于是他利用自己业余时间为培养人才作了种种努力。如从1987年他担任马山县文联主席起,每个星期六晚上都推掉一切应酬和放下一切个人私事,在办公室接见作者,他或聆听作者们的所见所闻,或询问作者们的创作体会,有时为作者们分析具体的作品,给他们提出一些写作上的建议和意见。口干了,喝两口自带来的茶水;眼困了,就揉揉两下。只要作者们有兴趣,讨论会就一直开着。通过这样的讨论会,红波既提高了自己的创作水平,又培养了一大批写作新人。

 结合自己的写作经历,红波深知环境和机会对于成才的重要性,他了解到刚涉足文学天地的文学爱好者们,要在高一级的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是很难的事。于是,他决定为文学写作初学者走上文学殿堂铺路搭桥,他亲自创建了《红水河报》并亲任主编,专刊登那些初学写作的文学爱好者的文章。同时为了给初学者们更多的机会,他很少在《红水河报》上发表自己的文章,就连他的一些老同志把文章投到他那里,他都拒绝刊登。在他的心底里,给新人成长和成才机会才是他办刊的主要目的,“江山辈有人才出”是他真诚的愿望。他举办了各类学术讲座,亲自主持和讲解,他还请来广西一些文坛名流如蓝鸿恩、黄勇刹、黄青、梁庭望、苏方学、丘振馨、古笛、兰怀昌、韦一凡、凌永庆、杨长勋等老一辈和青年一代专家学者为新人们作报告和讲座,增长了他们的见识和丰富了他们的创作知识。他常对青年们说:“我的肩膀是你们登天的阶梯,你们应该赶快登上去。”几十年里,红波通过种种努力,马山诞生了如韦汉楼、曹汉军、潘全山等一大批文学奇才,为马山文学后继有人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老了,一切留给后人评论吧。”每每有人向红波提出为红波开个人作品讨论会,红波总是这样谦虚地回答,然后就埋头于一大堆资料中。对于红波来说,工作是最重要的,努力是最重要的,为人民服务是最重要的。“天空不留痕迹,但我已经飞过”,也许在红波的心目中,自己的一切是微不足道的,但他的事迹会留在马山青年学者的心底里,留在广西民间文学史上,也足成为我们这些青年学生们学习的榜样。

 

    [作者简介]  袁欣,女,中文学院983班,广西环江县人。

 

阅读 (928) 评论 (0)
潘立远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