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云巢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58226
  • 本日访问数: 11
  • 昨日访问数: 23
  • 本周访问数: 3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对南宁的爱与忧

(2012-03-01 14:36:00)

 

我对南宁的爱与忧

文:左加

 

(转发左大师和我同期发表于《现代装饰的》文章,一个设计师眼中的城市印象。我一直左大师的执着、清高和努力是同行与后辈学习的好榜样。)

 

 

 

我对南宁的爱与牢骚

 

90年代中期一个炎热的夏天,我来到南宁。从一个边给人用图板画效果图边在工地上学杂役的小厮开始,开始接触这一行。从默默无闻与挨饿开始,渐渐地,有了些作品与虚名,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

当有一天,我听到甫上初中的儿子用夹着南普的汉语同他的同学讨论假日的行程时,才忽然意识到,15年就这样过去了,而我,已然是一个地道的南宁人了。

 

人对一个城市的感情,常与他的工作及人际有关,我亦不例外。南宁是我学业与事业的起点,在这里有我的第一个作品,学会了做人与做事的道理;挣得了此生的第一桶金,拿过第一个与设计有关的小奖项;第一次为了方案同人面红耳赤地争执;第一次,为手下员工的年终红包而心急如焚……太多太多的回忆,只怕已不仅仅是第二个故乡如此简单的词汇能形容。

 

但,越是同我熟稔的朋友就越常能听到我对这个城市诸多的牢骚:凌乱不堪的城市规划;张冠李戴的楼盘外观;画蛇添足的高楼霓虹;氛围诡异却被市民热捧的素食餐厅;品味糟糕但价格昂贵的家具市场……其实,对这些处女座完美主义的认真与激愤,我自己也常无可奈何。 

 

我是一个念旧的人。直到现在,每日开着车上下班,走在四车道宽敞的竹溪大道上,我仍不免会想起旧时骑着吱吱叫的老自行车在这个城市的巷子穿行过户的情境。记得分明的一次,华灯初上的浅夜,我一个人骑到青山顶,正好看到山下的灯火。那时候还没有现在如许多的霓虹,还能看见漫天的星星,山下每一束光便是一户人家的窗口,在诉说着属于这一家人自己的故事。而世上人家的喜乐就仿佛都在那其中了。天地如许安静,我忽然便懂得了什么是慈悲与温情。

是的,南宁曾是这样一个温情的城市,它的尺度曾如许地小,有山有水,半城绿树半城楼,仿佛走几步就可到郊外去透一口气。就连旧时中山路上摆粉摊的老南宁生意人亦有一种厚厚的淳朴,亲切而包容,像老的时光机器里闪着幽光的零件。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味的呢?我不知道。也许是朝阳七岔口开始修建时,也许是南宁的房价开始飞涨的时候,或者是我换了第一部POLO车的时候,或者更早,从那辆28式的老自行车在解放路被人莫名偷走便开始了。

 



 

失忆的城市和我们

 

在一次小型的内部座谈,讲到现今混乱无序的楼市建筑,我出示了几张图片,皆是近年南宁楼盘开发糟糕的外立面设计。当时坐下便有人说:左加老师,你在抨击的,是我们的小康生活呀。
是的,这确实是我们的小康生活,我不禁苦笑。

 

毋庸置疑,南宁近年的发展很快——未免太快了些。很多人在津津于城市的高楼越建越高,材质越用越亮堂,城市越来越光鲜,越来越像一个所谓的大都会的时候,很少会有人注意到,我们的南宁城正在失去一些关于美好的记忆,它过度的物化和都市人心灵的恐慌,由于缺乏对城市风貌的系统思考与计划,整个城市气质散乱,正日渐成为一个难看的地方,且越来越丑。随着地产业的不断升温,我们的高楼越来越多。又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这繁华的背后,多数只是建筑师与开发商的各自表演罢,盲目且粗糙。

近年不断兴起的所谓的城市亮化工程,更是加剧了其中的破坏。现代人乐于为城市涂脂抹粉,看似华丽,繁星满天,其结果却大多光怪陆离,徒徒浪费能源罢了。

 

一个城市及其建筑本该传递予人的崇高感、庇护感和归属感,它已荡然无存,更不论能良性引导城市人的精神状态了。

 

 

 

在另一方面,每日汲汲的营生让我们无心去关照内心贫乏的精神追求,糟糕的城市景象和媒体宣传更是抹杀了我们对美的原有的感受。我们的城市生活缺乏弥足高尚的文化活动,城中的文化设施诸如博物馆、音乐厅等已然沦为摆设,人们对周身事物缺乏一种对品质、可持续性的考虑。我们的生活其实苟且而粗糙。

 

我三年前去东京考察,在那一周内,当地和设计有关的、出自名家手笔的展览便多达五六个,不同的设计理念与作品很轻易地便与公众见面,进行交流。这是一种市场教育,也是接受公众反馈的途径。东京的国际化交流氛围如此浓厚丝毫不逊于欧美国际大都会,这是我所企望却无法企及的。

 

我常觉得忧虑(但愿这又仅是我处女座完美主义的杞人忧天),害怕我们对美的意识已处于一种无序且混乱的状态。我们的审美薄弱、麻木,在多元、混沌的信息面前,无所适从,已渐渐迷失。

 

可怕的不是一个丑陋的城市,而是不识丑陋还仍沾沾自得的我们。

 

 

一个令人忧心的话题

 

台湾建筑师登琨艳著有一本书,叫《失忆的城市》,讲述的是他对台北建设的种种忧虑与批判。台北在我们一贯的理解中是个美丽的小岛,而在作者眼中它只是一座难看的城,不能向人炫耀的都市建筑,毫无个性的建筑景观。

其实,不讳地说,国内的大部分城市,又何尝没有如此的隐忧。

 

俗语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亦可以说,一方城市养一方人。而讽刺的是,一方山水却难养一方城市。普天下山水有区别,物华有二致,可我们的城市却是如此惊人的雷同!

 

是我们缺少设计师么?似乎也不尽然。或恰相反,举目四顾,我们现在的城市显然存在着设计过度的现象——一个公共建筑,它的功能会去迁就其纪念碑般的外形,一套房子,其好用性是要服从于视觉。大部分从事设计行业的人都不免有着旺盛的设计欲望,认为新的、夺人耳目的设计就是好的,甚至建筑设计以压倒周围建筑物的设计为目的,而大众也会由此而喜欢闪亮的环境和物品。这种偏离了基本任务的设计使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浮夸和浮躁的产品和空间,甚至由此亦产生了对奢侈的巨大误读——似乎高品质的生活必须以大量的财富作为基础。

 

可以说,在如许快速以致盲目的发展中,我们的城市在过于野蛮地,生长着。

 

我总爱用生长这个词,来形容我周身的空间,我们的环境。我相信,它们如人一样有生命,有呼吸,是带着精神的载体。城市的自然特色、功能模式、建筑风格、人文风俗到生活形态等等,都是其生长的土壤。如何找到切入点并找出行之有效的解决之道,是建筑师在考虑城市建筑时,首要解决的问题。

更何况,一个城市的美与丑,很可能与建筑师的职业素养关系不大,更多的时候,却是由城市决策人的修为及品味决定的。这是城市的悲哀,亦是一个时代的悲哀。

 

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的政府在进步,民众的意识亦在渐渐觉醒,民间组织基金在努力——不讳地说,我亦正同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在筹备着这样的一个基金会,以生活美学为传播主题,期望能启发人们内心对美的热爱及善意倾注到生活的点滴中来,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社会良性秩序的建设,从美化自身开始,去美化我们周身的环境。——我是如此迷信于环境对人的影响,几近乎固执。

 

 

我心中的纯净及美好

 

最后,我想以两件小物事来结束这一篇小文。

 

我见过最让我震惊的一座建筑,在桂林的城郊,事实上,它只是一个砖窑。我在一条荒疏的二级公路边发现了它,并流连了许久,完全震慑在它完美的韵律感及光影中。几乎不用刻意去取景,随意的一个角度都是一张极好的照片。它没有任何设计师的参与,却又设计得如此浑然天成天衣无缝,一切只遵循功能的指引,纯净得叫人心生肃穆。

 

 

 

另一件,亦是来自广西的乡间。

我的同事假期出游,从山旮旯的苗寨带回几只当地苗民手制的粽子。那粽子由细条的粽叶编织而成,像一个小小的荷包,朴实无华,却注满巧思。我们一群自诩设计师的人,围着这几个棕子,喟叹了久久,新奇且自愧。

你瞧,我们的民族并不缺少美。

 

 

 

我把这几个棕子拍成了照片,且不住四处积极献宝,让不同的人去看到它,赞赏它,胜过宣扬自己的设计。这原是山里人最庸常的物件,因隐藏在其中对生活的认真与爱意,而与众不同。

我想说的是,这是最自然的生活美学,是我心中对纯净及美好的最佳表达,也是我们和我们的城市都需要的美丽。

阅读 (891) 评论 (5)
评论(5)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