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南宁三江口 神仙也来游 合江古城镇 文化耀五洲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615857
  • 本日访问数: 255
  • 昨日访问数: 487
  • 本周访问数: 742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奇风异俗见精神

(2012-03-17 19:57:25)

奇风异俗见精神

    宋多河

在南宁乃至整个广西,过年时摆甘蔗的风俗是必不可少的:连根带叶成条成双的摆在家里显眼的地方;就连祖宗牌位前祭桌贡盘上,也少不了十节八节甘蔗;那些甘蔗,从初一到十五,只当摆祭,是不拿来吃的……摆桔子,做年糕,贡鲮鱼,贡生菜等等过年习俗,人们可以从谐音去解释和想象,而摆甘蔗,很多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因些,有人称之为奇风。还有,在福建沿海一带,“脱草鞋”是游子(华侨)归来,光宗耀祖,亲人接为之风洗尘之意,属于喜事。而在南宁三江口的“脱草鞋”,相当于丧事中“脱孝”,真让人感到一头雾水,叹为异俗。南宁市首届签约作家的衔头,对我来说是终身的荣誉也是终身的动力,因此,我将父老师长言传的有关这两个奇风异俗的鲜为人知的历史和传说形成文字,以此来宣扬南宁精神。

十一世纪的北宋仁宗年间,贪暴横行,邕州所辖广源州的首领侬智高率兵起义;交趾(今越南)李朝为讨好赵宋皇朝,“发兵捕之,不克”,与以侬智高为首的岭南各族为敌;侬智高不得不在邕州建大南国,称仁惠皇帝,挥军东下,围广州城57日。维而,大宋皇朝派狄青率孙沔、余靖等部“平乱”。

交趾李朝又企图利用矛盾,“借兵”“会剿”。狄青拒绝了,坚持作为中国内政,单独攻打侬智高。

狄青“上元三鼓夺昆仑”,侬智高在邕州城西郊的三江口最后一战战败,率众“经合江镇远走(云南)大理”,一度退到交趾等地。交趾李朝又对侬智高拉扰,提出“借兵”助他“复国”,但侬智高看透他们的本质和用心,也拒绝了,只身回国,“不知所终”。故而,广西、云南和贵州以及东南亚的壮族、傣族和侬族的语言同属壮泰语系,广西、云南和贵州的很多人奉侬智高为英雄先祖,而越南、柬埔寨、泰国和缅甸等国的不少人则尊称侬智高为开国始祖。而狄青成为保护国家和人民的神灵。

狄青平定岭南后不久,宋仁宗派福建晋江人苏缄(字宣甫)任邕州知州。到任后,苏缄体恤民困,办事廉明公正,使经过战争的邕州人民恢复生产和获得社会的安定。

传说某年春节临近,苏缄的下属见苏缄有离城“下乡视察”之色,连忙布置各地作好迎接准备。

宋仁宗景佑二年(公元1035年)邕州州城所辖之境已经设置有昆仑关、金城驿、归仁铺和合江镇等关隘、驿、铺。大年初一,苏缄“视察”的偏偏是合江镇(现三江口宋村)附近现在已经说不清具体地点的一家 “蔗园人”。

苏缄视察的这家蔗园人家门口,并没有“热烈欢迎”之类的标语,更不用说按“上级”的布置去张灯结彩了。当地官员正在头痛的时候,苏缄已经步入了蔗园人的厅堂。闲话间,有官员怪这家蔗园人大年初一连祭品也没摆。家主扫望了望四周,厅堂里除了祭桌上一只贡盘上放着十节八节甘蔗和桌边靠墙的地方摆立的连根带叶成的两条甘蔗,确实和平时没有什么特别。众人正在尴尬,蔗园人家的顽童突然脱口而说:“甘蔗就是祭品呀!”

蔗园人讲的是“蔗园话”。蔗园话,也叫平话。“我们”讲成“我队”或“云队”,乃“兄弟”的变音;“我队”、“你队”和“渠队”其实是“我等”、“汝等”和“渠等”的变音;“以前”讲“旧时”、“厨房”讲“灶边”、“厕所”讲“灰寮”、“谢谢”讲“多承”、“什么”讲“哪门”、“故事”讲“古仔”……小孩子打架,一方逃跑另一方喊“走者谓之输”、“吃早餐”讲“吃朝 (ke jiu)”、“吃中餐”讲“吃安 (ke an)”、“吃晚餐”讲“吃夜(ke ya) ”……蔗园话很有古代汉语文言文的味道。

苏缄感到奇怪:“甘蔗做祭品?哪门意思?”

顽童答道:“旧时老打仗,老百姓苦。如今是苦尽甘蔗(至)。”

蔗园人家的顽童当时把甘蔗(zhe)讲成甘至(zhi),和苏缄等官员所讲的“邕州官话”话音基本相同。众人不由连连称好。

来了兴头,苏缄手指桌边靠墙的地方摆立的连根带叶成的两条甘蔗,问:“家里摆放连根带叶成的甘蔗,也有意思的么?”

顽童答:“有呀!从头到尾,一年四季都有志(蔗)气!”

……

苏缄大为夸奖,随从官员大加渲染,因此,摆甘蔗以赞颂祖宗和激励儿孙有志气,从此便成为邕州的过年习俗。

蔗园人和蔗园话的来源,主要与战争、屯戍有关。不同地点屯戍的官兵与当地人交往,不同的官兵的语言(古代汉语)与驻地的“土著”语言便“杂交”出略有差异而可分几种的南宁平话(蔗园话)。扬美平话就是其中之一,现在,扬美平话中,甘蔗,仍然是讲甘蔗(zhe)。

宋朝熙宁五年(1072年),交趾李朝自称“大越国”,熙宁八年(1075年)十一月,调集8万重兵,分水、陆两路大举进攻广西,合围邕州城。

邕州城被包围后,苏缄挑选了一批勇敢的士兵,驾船出城迎战,杀死交趾军,还率领士兵用“神臂弓”杀伤很多交趾军。邕城外四周的民众,不断袭扰敌人,致使敌军猛烈进攻邕城二十多天,直至除夕仍未得逞,且伤亡惨重。邕州孤城坚守了42天,城内粮尽泉涸,军民吸沤麻水来解渴,多病下痢,因饥渴伤病丧失战斗力,但却没有一个人投降。

交趾军得到廉州内奸徐百祥所献“囊土薄城”之计,便再次进攻,士兵一手执(藤)盾牌,一手把一袋袋泥土堆到城下,很快堆高数丈,沿土堆登上城墙。邕州城于熙宁九年(1076年)正月十二日被攻破。城溃时,苏缄父子与家人及通判唐子正仍率领受伤的士兵拼死抵抗,但已寡不敌众,各人身负重伤。苏缄决心“吾义不死贼手”,遂率家人回到住所(今金狮巷,兴宁路西二里),燃起事前挖好并堆满燃烧物的大坑,全家36人纵入火中自焚,壮烈殉国。

交趾军入城后强迫百姓归顺交趾,可是百姓宁死不屈,没有一人甘心降敌,于是交趾军大怒,将城里的人每100个绑成一串,绑了580串,共58000人,全部赶到邕江里淹死,然后将城烧毁而去。

宋神宗皇帝听到苏缄战死的消息后很惋惜,诏“恤岭南死事家属,立殉难将士墓”,于正月二十五日追赠奉苏缄为国军节度使,谥“忠勇”,封赏其家。其字苏子元被任命为西头供奉官(武职)阁门袄候,接着又授子元为殿中丞,通州通判。次子子明及子正、孙广渊、直温与缄同死,皆褒赠。

邕州人民为纪念苏缄,在其全家殉难处附近建城隍庙,尊苏缄为邕城城隍,并于庙的后殿即殉难处建“苏忠勇公成仁祠”,设苏缄画像及墓碑,供后人敬仰及凭吊。

传说宋神宗追赠奉苏缄为国军节度使,谥“忠勇”时,钦差大人来到邕城,听闻邕州军民抗敌的壮烈和苏缄与合江镇附近的蔗园人家孩童对话的趣话,广告朝野,代代相传,摆甘蔗,便成了甘蔗产区的过年习俗之一。古南宁的志气美名,因此而传扬。

大宋熙宁九年二月初二,宋神宗命狄青的部将郭逵为安南招讨使,带兵反击交趾。

据史料记载,那次交趾李朝入侵,共杀死钦州、廉州和邕州三州兵民10万人,掳走妇女8万余人。南宁三江口的父老代代传言,大量骆越人因此而流散左右江流域乃至现在的云南贵州和东盟各地,而能重回南宁三江口一带的家园者,十不有一。

按照传统的习俗,一般情况下,丧事有报丧、造坟和脱孝等等诸多规矩。其中,老人死后外甥要到舅舅家去报丧,“脱孝”一般“七七”时在自己家里做。但是,当“郭大人”带兵赶来邕州之时,正是劫后余生者重回家园之日。此时,大多数人连自己的亲人都难以见到,哪里还有什么规矩可讲?据说,当年郭大人下令把报丧和脱孝一起办,把丧事当作喜事办,于是,南宁三江口的民众纷纷化悲痛为力量,积极参加到反侵略的队伍中去,是年七月终于将交趾兵逐出国境,十二月大败交趾军于富良江(红河),迫使交趾李朝写下降书,结束战争。

由此而起,本是丧事中的脱孝,南宁三江口的人们都当成“脱草鞋”的喜事来办。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动力,和平与发展是人类最强烈的要求。南宁民族和睦,人民团结,蒸蒸日上,正是古邕州志气的传承!从这两则奇风异俗可见,南宁人是有精神的!

阅读 (7437) 评论 (0)
2659949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