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南宁三江口 神仙也来游 合江古城镇 文化耀五洲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615841
  • 本日访问数: 239
  • 昨日访问数: 487
  • 本周访问数: 72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邕江碧浪有情缘

(2012-10-19 08:45:32)

邕江碧浪有情缘

    张 波

入夏,南宁的夜晚总是给人一种闷热的感觉。这种时候,即便开了空调机,身体依然会感到不大舒服。最理想的办法是到邕江岸边去走一走,吹一吹江风,感受一下轻轻拍岸的波涛,然后自由自在地展开想象,或者步履艰难地追忆以往,让思想像脱缰的野马无拘无束地奔驰。

今夜,当我追忆以往的脚步刚刚迈开的时候,便被远处传来的朗诵声吸引住了。这是一位姑娘的声音,朗诵的是一首旧体诗。微风将美妙之音送来,有如天籁,特别动人。诗曰:

  邕江添雨涨,绿绕万家春。

  四野重烟晓,两堤叠浪新。

  波涵天上下,光影日浮沉。

  极望天无际,乘槎好问津。

这是清朝诗人刘神清的诗作《邕江春泛》。

顷刻间,我的思绪便沿着刘神清其人展开了。

刘神清,南宁市郊心圩(如今已划入市区)人,清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9年)举人,曾任河池学正。刘神清的家乡是出歌手的地方,四乡八里十分出名,那里的青年男女个个会唱山歌,走到哪里,唱到哪里,见到什么就唱什么,张口就来。当地的青年男女无论是农闲还是农忙,只要一高兴,开口就唱。传说当年狄青与侬智高血战获胜之后,留有不少兵士中的能工巧匠帮助南宁人重建家园。后来这些留下来的人员大都在当地成了家。大抵留在心圩一带的宋兵都善于唱山歌,故而心圩的后人大都是天生的歌手。

刘神清不是文弱书生,而是既读诗书又在田间劳作的年轻人。因此他会唱山歌,又能吟诗作对。他在会考高中之前,时常和乡亲们一道于清晨入城区挑粪,很多时候都是一边挑粪上路,一边放声歌唱。农闲时他会独自进城,有时在街市溜达,有时乘船过渡,细心地体验闹市的嘈杂,仔细地玩味渡船击浪的神韵,有时也到青秀山和圣岭等地去登高探微,寻找做诗的灵感。

每年春夏之交,农田里的禾苗耘过三遍之后,农家总会有十天半月的闲暇。这时候当家人会上山打柴割草,年轻人则会相聚唱山歌。

刘神清总会在这时候进入市区,去寻找名胜古迹,然后登临怀古之诗。今年的春夏之交天气特别好,阳光明媚,惠风和畅。

一早,刘神清便步入南宁城,沿街走了一圈之后,来到邕江岸边。只见宽阔的江面上轻纱似的薄雾浮动,大小船只破浪往来,一片繁忙景象。初升的阳光把江岸映照得嫩红嫩红的,面前的镇江门仿佛在雾气中浮动。

刘神清望了一眼薄雾中的江面,胸中禁不住诗兴大发。他一边寻觅佳句,一边踱步,不觉到了水边。一艘小船无声地划到岸边,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薄雾中抛来:“相公,是过渡吧?”刘神清的思路被打断了,正要埋怨,便听见问话声如此甜润,顿时停住了,竟有点支吾起来。

划船的是一位船家姑娘,在清晨的阳光中显得楚楚动人。刘神清一提长衫,提腿就想往小船跨去。那划船姑娘却朗声笑起来,挡住他说:“且慢。要乘小妹轻舟过河,有一个规矩必须遵守。”刘神清笑道:“什么规矩?请细细道来。”船家妹子说:“凡乘舟渡江者,必须为小妹做一件事。这位仁兄举止文雅,必是知书识礼之人,能否帮小妹解答一个难题?”刘神清一笑:“什么难题?愿听其详。”

船家妹子说:“先朝诗家张佳胤有一首题为《阅视南宁城》的七言诗,诗曰:

  炎郊春望白云浮,指顾提封一瞬收。

  睥睨青依千嶂出,楼台声绕二江流。

  当时铜柱留遗事,此日旌旗岂漫游。

  敢告边关司牧者,西南轻重本邕州。

小妹读不懂,既是阅视南宁城,南宁只有眼前这一条江,何来楼台声绕二江流之句呢?”

刘神清轻轻一笑。老实说,历朝历代史书他并不十分精通,但起码都认真读过,能说得出个寅卯来。刘神清说:“诗家张佳胤写此诗的时候,不是站在这里,而是站在上游左右江汇合的三江口宋村合江镇镇江楼,故有楼台声绕二江流之句。想必船家没到过三江口吧?”船家妹子朗声一笑,道:“不瞒你说,我屋就在三江口宋村。既然诗家是站在合江镇吟诗,为何只写二江流?如果不是镇江楼,又如何声绕二江流呢?我家阿爷曾讲,旧时宋村有人为种大櫶木做镇江楼的柱子,都成老姑婆啦,所以镇江楼的楼字,是由木、宋和女个三字组成的。”刘神清半天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船家说得有理。今日与船家一谈,真有胜读十年书之感。”船家妹子笑道:“相公不必如此谦虚,我是粗野之人,哪敢对诗家胡乱指点?但愿相公日后常来坐我的船,对小妹多加指教。”

刘神清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只觉得手握双桨站在面前的船家小妹光彩照人,有如下凡的仙女一般,直到船家妹子再次催他上船才回过神来。

刘神清与船家妹子往后的故事如何进展,因没有史料记载,不敢妄言。直到刘神清高中和出任做官之后,才有故事传出,说是刘神清赶考前特意赶到镇江门边的江岸与那位家住宋村的船家妹会面。船家妹划船破浪而来,将刘神清划到江心,才问他为何而来。刘神清说明日离家赶考,昨夜彻夜难眠,写了一首诗,想听听船家妹妹有何高见。于是便朗声吟起来:

  邕江添雨涨,绿绕万家春。

  四野重烟绕,两堤叠浪新。

  波涵天上下,光影日浮沉。

  极望天无际,乘槎好问津。

吟罢,转身问道:“如何?”

船家妹子莞尔一笑,说:“小妹对诗词只是略只一二,哪敢班门弄斧?说句心里话,这确实是一首好诗。”刘神清闻赞,笑逐颜开,道:“小妹如此夸奖,神清着实诚惶诚恐,真是……”刘神清的话尚未说完,船家妹子便打断他的话说:“但仔细想来,短短八句诗,你却用了两个绕字,你不觉得欠妥吗?小妹对作诗实在不懂,只是觉得两个绕字说的都是一个形象、一个动作,给人一种作者才力不足之感。你说对不对?”刘神清一听,脸顿时红了起来,恨不得此处有个可钻的地洞,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好,半晌才说:“刘某才疏学浅,愿听姑娘指点迷津。”船家妹子一笑,说:“指点实不敢当。你我都是熟人了,何必客气!小妹以为,将‘四野重烟绕’的‘绕’字改成‘晓’字便妥。这样一来既避开了用字的重复,又交代了时辰,你看如何?”刘神清一听,连连称妙,不断作揖道谢。

此日,两人乘小船在邕江游览。小妹轻轻地划着桨,刘神清不时吟诗作对,直到红日西偏,直达上游三江口。

刘神清最终是否与船家小妹成亲?或者那宋家姑娘又成为一个老姑婆呢?诗书没有记载。也许是刘神清的级别不够,史学家不感兴趣,或者是期间发生了什么变故,不便写成文字。难道,作为后人,我们知道上述这许多,还不满足么?

如今,当年镇江门码头边,邕江大桥跨江而过,老渡口已不复存在了,但是,江浪可以冲走悠悠岁月,却冲不走那段动人的爱情故事。那终年不止的拍岸涛声,每时每刻都在向到这里来游览的人们慢声诉说,情意绵绵。

阅读 (902) 评论 (0)
2659949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