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杨柳芳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660540
  • 本日访问数: 15
  • 昨日访问数: 24
  • 本周访问数: 39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那天早晨

(2012-10-21 15:13:56)
标签:

杨柳芳

小小说

  
  那天早晨
  刊《金山》2012年10期
  文/杨柳芳

  除了天气偶尔会有些变化外,何里的早晨几乎都是一样的。
  何里住三楼,李鱼住四楼。
  每天早晨七点十分,李鱼就会在卧室里跳绳,绳子甩在地板上发出“嗒嗒嗒”的响声,这些频繁而有节奏的声音传到三楼的天花板上,何里就按时起床了。
  何里匆忙地刷牙、洗脸、上厕所、刮胡子,待这些工作完成后,李鱼就会带着飞飞按时敲开他的门。
  飞飞是何里和李鱼的儿子,刚上一年级,长得精瘦,一双眼睛黑溜溜地,喜欢盯着人看,却不爱说话。每天早晨,飞飞像只羔羊一样被李鱼拉至三楼,见了何里,飞飞便轻轻地眨一下眼,何里便笑。何里喜欢摸着飞飞的小脑袋说,飞飞昨晚做了什么梦?飞飞总是摇摇头,再看看李鱼时,他又会把摇头变成点头。
  何里和李鱼偶尔会在送飞飞上学的路上说一些话,但更多的时候两人是缄默的,三个人坐在车里各想着各的事。
  在说话前,李鱼总会看一眼开着车的何里,然后咳咳两声说,晚上我加班,你接飞飞。何里就点点头。李鱼继而回头又说,飞飞,下午爸爸接你。飞飞便也点点头。
  何里觉得这样的早晨像一潭死水。何里在这潭死水里挣扎,而李鱼却在游泳。何里常想,李鱼或许就是一条鱼吧,据说鱼是天底下最温柔的动物,连报复人的手段也是温柔的。就像如今李鱼对他一样。
  何里和章甜甜的私情李鱼或许早就知道了,可她从不闹,也没说要离。她只是在某天早晨很平静地对何里说,以后我们分开住吧,飞飞和我住。
  何里没有理由不同意,待三楼那套房子的租期一到,他便黯然地搬了下去。搬进去后,何里就极度地后悔当年的买房计划,当初他不该听李鱼的话,非得上下层各买一套,如今看来,他似乎觉得这是李鱼计谋,也或许李鱼从嫁给他的那一刻起,对他的忠诚度就没信任过。
  李鱼越平静,何里的内心就越翻腾。待晚上去接飞飞的时候,何里就忍不住问飞飞。何里说,飞飞,你妈妈最近有没有带陌生的叔叔回家?飞飞用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何里,先摇摇头又点点头。何里急了,一把抱起飞飞说,飞飞要说实话,爸爸带你去吃肯德鸡。听到肯德鸡,飞飞的脸漾起一层笑花,飞飞拍起手说,好!好!何里又问,那妈妈到底有没有带陌生的叔叔回家?飞飞仍然点点头再摇摇头。何里的肯德鸡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那天早晨,天气很好,好得让何里没有等到李鱼的跳绳声,自己就先起床了。何里漫不经心地完成了该完成的工作后,就站在阳台看远处那一抹朝红。何里想,或许今天该和李鱼好好谈谈,家庭嘛,哪个没有个波折的?正想着,敲门声响了。何里快步走过去,门刚打开,李鱼“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甩了过来,何里要说什么,李鱼又“啪啪”两声甩过来,把站在旁边的飞飞吓得直往后躲。何里说,你打吧,把心里的气全发出来。李鱼没有手软,她继续“啪啪啪”地往何里脸上甩,直至李鱼恨恨地挤出一句话来,真不要脸,自己在外面玩,居然还怀疑到我头上来了!
  李鱼的话刚说完,躲在后面的飞飞突然拔腿跑起来,楼道顿时响起“咚咚咚”的响声,李鱼和何里几乎同时喊,飞飞,上哪去……
  李鱼追出去,何里摔上门也追出去。飞飞没有停止脚步,他头也不回地往前冲,冲至小区门口,冲过马路……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嘎——”地一声刹下来,继而又听到“嘭——嘭——”两声巨响,三车追尾了!飞飞站在马路中央抱着头叫。李鱼和何里傻眼了,李鱼把飞飞抱起来,轻轻地抚摸他的头,李鱼说,飞飞不怕,爸爸做了坏事,我在批评他。何里又说,飞飞不怕,爸爸做了坏事,在接受妈妈的惩罚。
  飞飞终于“哇”地哭了,边哭边说,爸爸和妈妈没有离婚,河里还有鲤鱼,爸爸还有妈妈!
  李鱼红了眼,何里鼻子酸绉绉的了,他俩相互看一眼,李鱼就说,明儿,我们让爸爸搬回来住。飞飞一听,坚定地点点头,又点点头。
  三个车主骂骂咧咧地朝他们走来了,李鱼想,唉,真是个失败的早晨。何里却想,一潭死水终于被晒干了。想着,他“啵”地在飞飞脸上亲了一口。而后笑脸迎向车主。
  

阅读 (1230) 评论 (1)
文章引用自:杨柳芳,原创,金山,2012.10
yanglfang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