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飞一般的乐人城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3723
  • 本日访问数: 19
  • 昨日访问数: 59
  • 本周访问数: 55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城·观】回家路

(2013-01-31 23:36:17)
标签:

回家

春节

先讲两个故事。

近日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只叫“霍莉”的家猫成为网络新宠,它与家人在外地度假时失踪,两个月独自跋涉近322公里返回家中,令家人高兴不已。它是如何找到回家路的?究竟是靠记忆还是生物指南针?这问题也成了专家和网友热议的焦点。

第二个故事其实算是一个广告,临近春节,某汽车品牌的“让爱回家”系列广告又在电视屏幕上提醒着在外工作的人们,又到回家的时间了。电视里一对年迈的老人,安静的做饭菜,因为听力不好,总是开关窗户,听听是不是自己儿子回家的声音。老人身影漠漠,在那一天还一丝不苟的梳理平整满头白发,画外音说道:回家,是给父母最好的礼物。画面温情又煽情,令我不禁拿起手机拨通家里的电话,聆听那熟悉的声音。

约翰丹佛的歌《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乡村路带我回家》唱到:乡村小路,带我回家,我所有的回忆都围绕著她———矿工的女人们,无缘见到蓝色的河啊。漆黑的天空,烟尘布满,隐隐尝一口月光酒,泪水竟夺眶。清晨时分,我听到她的呼唤。广播节目提醒我家还很远,在开车的路上,我有一种感觉。我早该回到家的怀抱,就在昨日,就在昨日啊。虽然这算是一首环保公益歌曲,却也唱出了很多人归家的心声。

每年的春节期间,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的集体迁移,相当于中国人口整体迁移两次,从铁路、民航、公路、水运到公安、卫生、消防等各中国相关部门均严阵以待。回家,是这个时间段永恒的主题。坐火车、大巴、客船、飞机、摩托车、徒步,只要能回家,即使辗转换行交通工具也在所不惜,纵然道路冰封、河水截道也无惧。

有一年春节坐大巴回家路上,当时走的还是国道,一路可以看到成群结队骑摩托车从广东打工返乡的青年,或独自驮着高高的行囊,或搭坐自己的老婆孩子,一个个裹得严严实实风尘仆仆,三五成队,从大巴身边疾驰而过。他们选择了一种快捷的归乡工具,同时不可避免的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在路过某处山崖时,我看到刚才从身边经过的摩托车队停在路边,一辆摩托冲下山沟,驾车人当场身亡,徒留同乡人用白布掩盖未寒的尸体。不知他的魂灵能否顺利找到归家的路?

说个轻松点的吧,读书的时候,有一年春节坐火车回家。当天是除夕,火车站的站台上兵荒马乱人山人海,恍如乱世。登车的门口挤得水泄不通,无数的乘客急不可待的从绿皮车厢的车窗往里爬,尖叫声、吆喝声、呼朋唤友声、拍打声、非礼声此起彼伏,也不知道挤掉了多少双皮鞋,扯脱了多少个胸罩。我背着行囊好不容易挤上车门口,后边还紧紧贴着4,5个人,我就像一个被奥尼尔拍扁了的三明治,即使缩起双脚都可以悬空挂着。只听见一声尖利的关门口哨声响起,然后就感觉到背后一松,回头一看,我竟然成了最后一名登车的乘客,刚才挂在我身上的那些可怜家伙都被一位面相凶悍的乘警大叔拉下火车,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放了我一马。铁门在我身后“哐当”一声关紧,火车徐徐开动,我背靠火车门,长长的松了口气,总算在除夕夜踏上归家的路途。

家是心之所安(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有亲人死去的地方,才算是家乡。而所谓的乡愁,或许就是希望可以嗅到那股家的味道吧。一铺床,一盏灯,一个旧水杯,一抽屉的旧物,一本少年时的日记,一盒老歌磁带。不管我走出多远的距离,一想到母亲亲手包的粽子,一碗宵夜加荷包蛋的面,都会让我不自觉的舔舔嘴角,回味那熟悉的味道。

所以春节我必须回家,即便回家后要面对父母的唠叨,面对各种“被催”,一想到每年寥寥无几的见面机会,一想到未来我们渐渐减少的相聚时光,父母两鬓渐渐染白,这都是我一定要珍惜的时刻。

林语堂说过,中国人对于快乐的概念是“温暖、饱满、黑暗、甜蜜”——即指吃完一顿丰盛的晚餐,上床去睡觉的情景。一个中国诗人也曾说:“肠满诚好事;余者皆奢侈。”回到自己的家,才能享受到属于我的“温饱黑甜”。

回家,是件幸福的事。
阅读 (985) 评论 (0)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