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习惯在黑暗中舔伤口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20781
  • 本日访问数: 21
  • 昨日访问数: 31
  • 本周访问数: 318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越狱\\当我老了

(2013-06-09 21:47:07)
越狱\当我老了

越狱

    (仅以此文献给若干年后的我自己)

当时钟的秒针嘀嗒嘀嗒响起今天的三千六百下,黑暗中的我默默睁开了双眼。敞开的窗子外没有洒入一丝的月光,睁大了双眼也只能朦朦胧胧看到些许乌云的影子,正是月黑风高之时。

我的嘴角撇动一下,轻轻笑着,悄无声息地开始活动着自己的身体,这是我行动前的最后一次热身。因为黑暗,谁也看不清我的面孔,但无法掩饰的是我的体型,没错,我就是传说中那种无可救药的死胖子,但是如果你因为我那身不断抖动的肥腩而忽视了我,那你一定大错特错。

就像少林寺的无名扫地僧,在他没有虎躯一抖,散发出王八之气以前,你会觉得他跟路人甲没有任何的两样。又像任何从你身旁经过的肥胖大婶,在商场没有把“打折特价”那块牌子挂出来之前,你绝对无法想象,她的轻功丝毫不逊色于折翼前的刘羊羽。

没错了,在欲望面前,每个人都是绝顶高手,不需要打通任督二脉,也不需要服下千年过保质期的人参朱果。

而今晚,为了那熊熊燃烧的欲望,我要做一件大事,一件在我这平淡的人生十年中谁都无法想象的大事。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我轻身而起,感觉浑身的血已经沸腾得快要爆了,动作却愈发地轻缓……也许是因为十年的隐忍,让我更能深切地感受到细节对成败的重要影响。

当然,让我如此谨慎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我生命的宿敌,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此刻正潜伏在我的不远处。

虽然那个人,已经刻意放缓了呼吸,减弱了动作,但是只要互相进入彼此的范围,无须言语都能感受到的那股敌意。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一生注定的敌人,类似杨威利和莱茵哈特、怪盗基德和工藤新一、矮穷挫和高富帅……一条直线内注定无法容纳两块相斥的磁铁。

月黑风高,丝毫阻挡不了我的脚步,哪怕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我也健步如飞,这是一个已将我紧锁了十年的牢笼,但也因为十年的朝夕相处,让我对于身边的一草一木都了若指掌。

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在距离自由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一个声音悄无声息地在我身后响起,带着那熟悉的冷笑:“迈克.斯科菲尔德,你永远没办法逃出我的掌心……

伴随着话语的,是“咔哒”的一声轻响,虽然没有回头,我也知道,这是机簧抖动的声音,身后的那个人,只需要轻轻扣动手指,便可以将我的人生抹杀成一滩腐烂的有机蛋白。

“开枪吧。”我闭上双眼,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呢?”

“哼哼,你虽然已经避开了探照灯,避开了我们的红外线检测,甚至连最先进的高清卫星扫描都没办法侦查到你的行踪,但是……你犯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也正是这个错误最终让你致命……身后的那个人冷冷说着,不无炫耀。

我冥思苦想,逐一回顾自己逃脱的每一个步骤,却始终想不明白自己的错误究竟犯在了哪里……最终只能无奈低头,问道:“能告诉我究竟错在了哪里吗?”

“其实我是震醒的,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了,迈克.斯科菲尔德,你这个越狱高手,最终还是栽在了几率很小的偶然事件上!”身后的那个人冷冷说道。

“不会吧,在我越狱的时候竟然地震了?”我疯狂吐血,伸手指向夜空:“莫非天要亡我?

“当然不是了,”身后的那个人一声叹息:“迈克.斯科菲尔德,你到底多久没减肥了,你怎么会胖成这样……你不知道你脚步重得几乎把隔壁邻居都震醒了……”

我尴尬:“老婆伙食太好了……”

邻居友好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兄弟,半夜三更打算跑出去干嘛?”

“肚子饿了,打算出去吃宵夜……你不知道,不就比标准体重重个百来斤嘛,我家那位把我的卡路里控得死死的,我都有一个月没吃过肉了……你呢?

佳宜肚子饿了,要我出去买宵夜……”

一阵冷风吹过,远处传来“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麦霸狂热嘶吼。

“再见,迈克.斯科菲尔德。”

    “再见,景腾兄。
 
  

当我老了

 

清晨第一道阳光照耀在我脸上的时候,我睁开了双眼。

眼前依旧是沉寂已久的黑暗,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点点光明的影子。这就是我持续到生命终结的每一天吧,我静默,然后轻轻地露出微笑。

失明就像是昨天的事,年轻的人们总是奢侈地糟蹋自己的身体,直到年老才后悔莫及。我也常常在想,如果很多很多年以前,我能在屏幕面前少沉迷一会,现在会不会好过一些呢?

种前事因,结后事果,我不相信冥冥注定,但也知道,人生的每一个选择都会对自己产生各种各样不同的影响,但既然选择已经做出了,便只能微笑承担后果。

房内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我知道她在忙碌。

这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女子,哪怕为我的双眼哭哑了喉咙,最终也还是停不下她忙碌的脚步,每天默默地将家里的一切整理得井井有条。

我看不见,可是我能感觉得到。

当我摸索着在椅子上坐下的时候,她的脚步也停留在了我的身后,一个机械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今天打算做些什么呢?”

几十年前买的二手IPAD,外形大概已经破旧得不成样子了,居然奇迹般地还能使用,装上一个文字阅读软件,便成了我和她之间交流的工具。

“今天几号?”我轻声问道。

818。”她打字的速度一向不快,因此声音也是一顿一顿的,明明和平时的说话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我却能感觉到她言语中的一丝笑意。

我默然,然后轻轻微笑:“我们出去走走吧……”

其实相对于坐轮椅,我更喜欢和她手牵着手缓缓向前踱步,可惜车流太多,人行过急,需要摸索才能前进的我显然已经无法适应这个飞速变化的世界,因此往往是她用轮椅将我推到离家不远的公园,我再缓缓站起,紧紧握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向前。

公园的路面难免有些坑洼,她无法用语言提示我,只好用手指轻轻地在我的手心划圈圈。

我微笑,同样执着她的手,轻轻地在她手心写下了“我爱你”。

她羞涩,尝试着从我的手中挣脱,却被我死死攥着,最终认命地在我的手心回复道“我也爱你”。

步步前行,直至疲倦,我们才找了一张路边的石椅坐下,她塞了东西放到我的口中,是一把口琴。我微笑着轻轻放在嘴边,吹起了一首熟悉的旋律。

看不见东西的好处,大概就是做一件事情能够更加地专注吧,让从来不熟悉乐器的我,也能够在不断地练习之后,能够吹奏几首简单的曲子。

而这首曲子的中文名字,叫做《我心永恒》。

微风吹乱我们苍白的头发,荡漾起眼角的皱纹,谁也没有再言语,只是双手紧握,在这个金婚的日子里。

阅读 (868) 评论 (0)
玩笑不恭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