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诗意安居者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56411
  • 本日访问数: 247
  • 昨日访问数: 43
  • 本周访问数: 67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侠士的风度

(2013-06-25 17:31:54)

侠士的风度

                  ——读《余杰精品集》

                                陈洪健

挑灯秉读,“北大怪才”余杰的作品散发着一股侠气柔情的书生卷气。这些当年被锁在抽屉的文字,犹如迸发的火山,在沉寂中走向读者。如果鲁迅拔出来的是“匕首”,余杰拔出的却是:“剑气”。

读余杰,我们仿佛看到苍茫的大地上,一位偊偊前行,穿着短衣,或骑着马儿,佩着长剑的侠客。“北大”一向不缺少独立的学者,胡适、王力、冯友兰、俞平伯、朱光潜等等无以统计。少年不狂何时能狂?余杰的成长,除了得益于从小的家庭教育,与少年时的奋发勤读伏案之外,还与进入“北大”倡导的人文治学的独立环境分不开。

 自老英雄出少年,余杰的横空出世,离不开中国日益包容与开放的社会,作为一个拥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国度,生生不息,给后来的优秀者提供丰厚的传承与开创性。余杰是做一个敢于对皇帝说没有穿衣服的那一位孩子,还是一位侠士呢?在他的作品里,余杰说的话,也不见得正确,众所周知,正确有些时候没有标准,往往带有自己的主观性。我喜欢余杰说话的方式、语气,他敢于说出众人不敢说的话,敢于直面社会的软肋。众多的读者,喜欢读余杰的著作,大概是他分析和批判的对象由表及里,像高明的医生寻找到症状的所在,并让人有爱恨的同感。

余杰有其局限性,但是他能从狭窄中走向平等、自由度的批判,表现出一个青年学者担当社会的勇气与良知。纵观世界文明,文人素来是从主流的“他者”中获得进步的群体。文如其人,一个文化人的气质决定其文风的气质,余杰知识渊博,中西学贯,对中国古代文化思想史、文学史、近代现代史、中国教育、伦理,世界历史、政治、经济、文学、法律以及社会的现象进行剖析与批判。自由与平等,是他剖析人事的基理,也就是要用以平等的观点看待受众的对象,并提出对症下药的良方,或褒扬,或批判,或同情,或愤慨,或嘲讽,表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直书社会“知行合一”的社会观。

鲁迅曾批评中国的民众喜欢当看客,“挟尸要价”,再次暴露出国民的劣根性,一方面痛失亲友的家属在与捞尸方谈捞尸费,另一方面围观的人群却在看热闹,舞台的主角成了少数的一方,将生活演绎成为一场生活秀。余杰的舞台是一个人的舞台,即有魏晋名士的遗风,有敢于请命的“少年奇幻漂流”式的激流勇气,他是独行侠,注定一路看热闹,在孤独中呐喊前行!

 余杰是在众人的期待中,说出众人心里话的文化独立者。他承载着中华五千年来文化的能量,但他身上没有背负沉重的文化枷锁,而是将其演变成一双翅膀,时而在大地上行走,时而在空时中翱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施以手术解剖,寻找文明的病源。

余杰以“中西文化”联袂对现代某些病态的文化现象进行批判,体现了他作为学者“全球化”的观点。作为学者,需要张力,纵横交错,从市井之蛙中走出来。余杰的诉求定位于全球化的文化问题,群体在一个国度孕育的文化沃土中,针对产生的社会现象、文明陋习,寻找根源,进而批判不合理的根基,维护人性的尊严,让个体生命的价值得到平等的对待。

余杰以中华文化为根基,西方文化为观照物,这种以格知观物的现实批判观,本身就是侠士的风度,照亮了人类前进的黑暗与光明。大凡物不鸣者,多以自鸣,或悲切或高吭,读余杰的作品,让读者获得人生的安慰。

何谓人生?在漫漫的长路中,我们多以聆听的态度接受别人的思想,走自己的路。中华民族二千多年的历史推进,文人以虚无的精神食粮,作出了独特的贡献。文人对社会的贡献,在物化的今天已成为一种微式,人沦为物的奴隶,人性错乱复杂,人面对复制的现代化感到茫然,无法找到家园的归宿感。

文人解决不了现实的问题,余杰如此。文化的力量是潜移默化的,这无形的力量,“其大无大,其小无内”。余杰的思想,是勇士的精神,让弱者看到梦想,他替弱者说出了他们的话话权,对丧失天理的人事进行无情的揭露批判,有一股清风明月在时空上落地!

2013-5-27于南宁

 

阅读 (1124)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诗意安居者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