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陈纸的时空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265496
  • 本日访问数: 136
  • 昨日访问数: 434
  • 本周访问数: 570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只去过一次的地方(4图)

(2014-01-18 12:49:33)

只去过一次的地方
◎陈纸
 
   平日不喜出门,外出旅游更不常有。名胜古迹,人满为患,多是失望。习惯的方式是,邀一两哥们,专往临城的、被大众所忽略的地方走,一天两天,往往惊喜不断。很多地方,往往仅此一次,却流连忘返。在武鸣,比如仙湖水库,比如马头镇,再比如纳天山庄。
 
仙湖:山上的水库与美食
 
   南宁市区有“仙葫”,武鸣县区有“仙湖”。乍听这两个名字,我没有刻意地去问是哪两个字,只觉得有一样的美丽想像。
  起初,我是奔着一位年轻的、姓“潘”的书法家去的,听说他在那里任职。他在一个那么充满“仙”气的地方任职,注定他的书法不会俗气。
  后来才知,那里的“潘”是主姓,辖区有几个“潘”姓的村庄与百色几个“潘”姓的村庄结为寻根问祖的友好村庄。再后来,我与潘文志在武鸣县城见了面,并且,当面求得了他的墨宝。再后来,去仙湖,就不是慕名去寻人,而是单纯去看那里的水库了。
  于是,照例还是有了几许向往与期待,便“寻”着那地方去了。先是坐韦武康兄的轿车去,坐到半路,方知,卢大任兄刚好陪同陆坚主席也正在路上赶,奔的是同一个地方——仙湖。前方的仙湖便又多了很多热闹与温馨。
  只记得,一路上,都是甘蔗与稻田,这样的风景是值得轿车一路肆意穿梭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样板路在没有对开的车来时,当然是畅快的,这样的速度,往往让呼吸也畅快。
  掠过甘蔗与稻田,便是上山,山是那种高不高、陡不陡的山,我们好像并没问题,但陆坚主席带的一位年老的亲属却头晕呕吐了。所幸已看到大坝了,离水库不远了。
  到了山顶,我以为车会直接开到大坝上去,但没有,而是停在一块平整的地方。人凑齐了,大家不紧不慢地往大坝上走。
  阳光并不猛,但温度很高。韦武康与卢大任好像都早有准备,戴着草帽。
  风也并不大,这很奇怪,好像与我小时候上家乡水库大坝的记忆有所不同,甚至有些沉闷,没有想像中的那种心旷神怡。当然,眼界还是很辽阔的,目之所及,一片水域,好像还在远处拐了一个弯,到底迂向哪里,很想去看看,但知道转过路去,没有一两个钟头是到不了的,便打消了这个狂妄的念头。 
  水域中间还有个岛,岛一动不动,像被太阳晒得昏昏欲睡的样子,让看的人也打不起精神。
  再将目光投到近岸,水面清澈,水蓝深邃。这可能都要归功于两旁的山峦叠嶂和茂密的森林植被吧,是他们给予了仙湖源源不断的清泉。
  此时,自然就想起,如果载一条船,徐徐前行,进入水域,荡于水面,定有清凉扑面,可能还有坝上看不到的别样景致,收进眼里。       
  听说,这水库动工兴建于1958年8月,1960年6月建成。想想,有半个多世纪的年纪呀,难怪这般持重;又听说,这水库集雨面积达342平方公里,能灌溉农田18.91万亩,想想大雨倾盆的日子,他敞开胸怀,全盘接收的气度;庄稼干旱难耐之时,他放闸泄水的松弛,而此时,两样都不沾,难怪他无精打采了。 
  又听说,仙湖水库以放养鲢鳙为主,曾经出水过四五十斤重的青鱼,更有两广钓友喜爱的白鲮和孟加拉。于是,又平添几分幻想:还是邀身边的这几位文朋诗友,下次带着鱼竿来,爆竿连连的鲢鳙,一定会令我们口齿垂涎......
  好在高潮总在郁结积聚中,膨胀到顶点而释放,惊喜在中餐时爆发。上得山顶,上有山庄,不但有乓乓球可以运动休闲,而且,还有美食恭候我们。
  记忆最深的是鱼生,配料都是当地的野菜,连油都是当地的山茶油。想着这鱼就是仙湖水库的鲢鳙,便心无芥蒂,放心地吃了起来。
 
马头:追寻古骆越文化的遗址
 
  文友说了几次:到我的家乡去玩玩吧。
  他的家在马头镇。终于觅得一个机会,2013年4月24日,听说是马头镇一年一度的“四月四”骆越文化旅游节,有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该文友开车来接,于是,高兴前往。
  想像中,或许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节日吧,可能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杀一只鸡,喜庆一下了事。——在我的家乡,这样的日子很多: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过小年......这些年,连同这些节的气氛,都已像久放编炮后弥漫的烟雾,已愈来愈淡了。
  想不到,猜错了。车还未进马头镇,文友就一路嘀咕:“快点开进去,要不然,路上全堵住了。”车刚开到镇上,文友又嘀咕:“下午的时候,车怎么开得出去?”那种心理,像如今在南宁市中心开车一样,听得在车里的我,心都七上八下的。
  好在他是本镇人,所有的路都装在他心里,车绕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来到山下的路边,有指挥交通的人不让他前行了,连连说:“不能再开到里面去了,只能停在这里!”那种口气,比开车的人还焦虑。文友不听他的话,直往里闯。好在他的家离停车的地方不远,只几步路,就到了。
  这里的家,也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家”,他的家早已安在了武鸣县城。这里的家,现在只有他的哥与嫂。所以,他一去,就有点做客的意思了,加上又邀请到了我们几个朋友去,再加上是在节日里,所以,主人分外热情,赶紧端出壮家特有的五色糯米饭,要我们吃个够。
  我是毫不客气,因为之前听文友说:等会儿吃中餐估计会很晚。所以,未雨绸缪,先吃一些东西垫垫肚子再说。我吃了一两碗香香的五色糯米饭后,被拉着去逛圩镇。
  中午10点的样子,太阳很大,明晃晃的,罩在头顶,不到四五分钟,就开始冒汗了。大家在摊上寻草帽,我是坚决不要这类东西的,以前,在乡下种田时,我母亲就叫我戴草帽或斗笠一类的东西,我坚决不戴,至今,我也找不到具体的原因。
  圩镇上全是人,好像随时随地,在人群中插一根竹子,就能立得住,比我在广西任何一座圩镇上看到的人都多。
  我们直奔这次活动的“主场”——骆越文化广场去。其实,这也是马头镇的中心区域,那里的人更多,密密麻麻,低着头,只看路,冷不防,撞到个人,抬头一看,竟是来自南宁的熟人。于是,便分外小心,怕再遇到熟人,如果不打招呼,会误认为无理。
  骆越文化广场上搭了一个舞台,猜不出是在表演什么节目,只见两个演员,一男一女,穿着少数民族服装,在唱着听不懂的歌,唱着唱着,一位小伙子,拿着一张类似壮锦的布,深情款款地看着对面的姑娘。
  骆越文化广场边上,取一旁小河的流水之势,巧妙地建了一个游泳池,游泳池里飘着一只大大的草鱼,雪白的肚子在提醒着人们:现在天气太热,连我都顶不住,大家就别下来游泳了。      游泳池边鸡飞狗跳,笑声连连。原来,正在进行紧张热烈的“壮族回娘家”比赛。只见,一对男女,扮成回娘家的“新婚夫妇”,好不容易徒手抓到鸡和鱼,却在过独木桥时一不留神,双双翻进了水里。
  马头镇为什么要在“四月四”举办骆越文化旅游节呢?传说,这里有著名的元龙坡商周墓葬群、敢猪岩商代岩洞葬遗址、勉岭商代遗址、安等秧战国墓葬群和骆越古鲁城遗址等众多的古骆越文化遗址。马头镇筹集了三十多万元,设计和建设了这个骆越文化广场,是广西村一级单位建设的第一个骆越文化广场,听说,就是为了传承这里最浓郁的古骆越文化遗产。
  我们参观了古骆越文化遗产图片陈列处,然后,被当地的另一位文友领着,往镇后的山上走。我向来对这类文化遗址很感兴趣,他也似乎兴味盎然,一边带路,一边为我们讲他上山看到的一切,这让我有很多期待。
  空气似乎凝住了,没有一丝流动;太阳也一动不动,炙烤着周围的一切。先是灌木丛,接着,净是松树。松针与松球铺满地,无人俯拾。山路越来越陡,越来越野,我们个个喘着粗气。
  周围一片寂静,连一只虫儿的声音也没有。因为,之前他说是带我们去看什么墓葬群,我便一路上都不由自主地、轻轻地屏住呼吸,此时,胸腔很沉闷,心里只一个劲地默念:应该快到了吧?应该快到了吧?
   不知道算不算山顶,有了一丝风。他说:“到了,就这里,脚下的这一块平地,就是当年的墓葬群。”我这才注意脚下,果然,是一块难得的平地。只可惜,我没有看见想像中的墓葬群。他扒开一片蒿草,又说:“你们看,这些微微凹陷下去的土势,像不像一座座掏挖空的墓葬?”
  我走近一看,跺了两下地,想:不大像,但确实又有点像。
  走下山,我一路还在想:我得去搜索更多的材料,来了解马头镇的历史与沿革,甚至来一次更详细的采访,以确定那里是不是真的有墓葬群。
  但终究没有付诸行动,因为,突然接到南宁的一个通知,说下午有个会,得马上回去。在文友的送别下,车子在水泄不通的路上,左冲右突,缓慢蛇行,在镇上爬行了近半个小时,才“突出重围”,往武鸣县城狂奔。
 
纳天:与自然“嫁接”的度假山庄
 
  几次经过“花花大世界”,总见路旁有个牌子,有点歪歪扭扭地样子,写着几个字:“纳天度假山庄”。终于有一次机会去,在那里参加武鸣县作家们的一次聚会。
  一路上才知,纳天度假山庄是在甘圩镇境内,记得是有水库的,那天的文朋诗友将桌子搭在一个凉棚下,凉棚的下方就是水库,只可惜,不见多少水,只见得全是“岸”,岸是湿湿的泥土,还未来得及被晒干,长着一层薄薄的绿草,像翩翩少年的嘴唇边,长着的一层绒毛,令人顿生爱怜。岸之连接处,是一片片森林,在森林的这一边,遥想那一边:森林里有什么呢?
  这就像当时大家在讨论的话题:文学到底是什么呢?好像,我们离文学既远又近;仿佛,早就紧紧地抓在手里,又仿佛压根就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不存在于我们手上,只存在于心里,飘浮不定。   
  那天,我的眼光也是游离不定的,还想着,刚才放轿车的地方,那么郁郁葱葱的一片,再往前走一点,又会是什么呢?有鲜花盛开吗?还是光秃秃一片?偶尔收回思绪,听大家一定要我再谈一次文学,想起刚才的想法,禁不住犹豫了一下,接着,还是像相信了什么,下定决心,放开嗓音,再一次聊起了文学来。
  在武鸣,每一次都离不开谈文学,这些文朋诗友,聚在一起,他们都相信文学。正因为相信文学,所以,他们都很热衷于从事文学创作。他们相信,以文学的名义相聚,是快乐而充实的。——尽管这支队伍里大多数人平时从事的是与文学“无关”的工作,但他们的业余时间,很多都被文学占据。
  “纳天山庄”——在此时此地,谈论文学,似乎有一种天然的契运。空气清新、林间安静、景幽茶香,在这“世外桃源”之地,因了一份文学情愫,让有文学情缘之人,在心之深处,独藏着“第二世界”,痛苦并快乐地活着。我也因了这次文学之约,可以暂时远离都市,暂别避开繁华,归隐到这拙朴无言的大自然里来。
  不知不觉,谈兴正酣,一场雨偷偷的来了,各种各样的叶子,便“拍拍”地鼓起掌来。只三四分钟,周围便雾霭一片,所有的树叶与青草,都蒙上了一层白白的水气。有的,随风潜入,越过小栏杆,飘进我们坐着的地方来。我们笑着避着,与它逗着乐,话题也被它打断,只好就着室内转转。  
  听说,景区总面积有一千五百多亩,其中,水面一千两百多亩,岸上面积三百多亩。这三百多亩的地中,又有一百亩茶园、一百亩果园,周边还有一年四季、品种各异的无公害蔬菜示范区。而且,由于这里处于特殊山区,气候迥然湿润,便生产一种叫“纳天”的茶,这种茶有“青茶香满地,天下我为先”之称——口气大得惊人,莫非刚才喝得就是它?
  听送我去的文友说:这山庄于1997年就投资建设了,现已建成了集酒店、餐钦、商务会议、野外拓展、烧烤、钓鱼、球类运动、水上运动、采茶、品茶等项目为一体的生态旅游休闲景区。只是,没有时间认真逛个遍。
雨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就停了,西天竟亮出一片绯红来。湿润的阳光正好,大家连忙站好,照了一张合影,便匆匆赶到县城去吃饭了。
  这又是一个只去过一次的地方。因为“一次”,便多了“下一次”的念想与向往。
  轿车奔跑在稻田的夹道上,我突然问自己:如果下一次来,还会不会有如此的新鲜感与欢喜心呢?
  我不能为自己作出肯定的回答。  
阅读 (2640) 评论 (2)
陈纸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2)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