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陈纸的时空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246727
  • 本日访问数: 126
  • 昨日访问数: 215
  • 本周访问数: 1428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2014-02-10 11:13:05)

◎读书笔记之一◎
 
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陈纸
 
  
花两天时间,看完了《搞什么鬼》一书,觉得真是过瘾!很久没看到这么通俗而有趣的书了。《搞什么鬼》是清代袁枚著的《子不语》的精选集注,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研究所的王爰评注。该书皆与怪、力、乱、神有关,在写法上颠覆传统,写出了另类神鬼狐仙传奇,风格清新、故事通俗,幽默而又深富哲理,正如电影《阴阳师》中的安倍晴明曾说:“少了鬼,这世间就不有趣了!”
  袁枚,字子才,号简斋,又号随园老人,著有《随园诗话》、《小仓山房诗文集》等,以前只看过他写的颇有小资韵味的一些小品文,想不到他还写了这样一部阴气森森的鬼怪之书。《搞什么鬼》分“鬼头鬼脑”、“各怀鬼胎”、“人鬼之间”、“生死之恋”、“神鬼传奇”、“地狱群像”、“鬼话连篇”等几辑。读来让人眼前浮现各种各样的鬼,也让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在农村生活时听说的各种各样的鬼故事。如果你不怕,我倒可以为诸位细细道来。这些可都是发生在我周围的亲人身上的事,姑妄听之吧。          
  年底,农村家家都在准备年货,年货的种类无非是爆米花、炒花生、炒薯片之类的。有一年,一天,我们村刘婶正在家炒薯片,薯片放在一个竹筐里,刘婶因为明天要赶着做豆腐,所以想连夜把薯片全炒完。已是深夜,刘婶正有点想打盹,正在烧火的女儿突然嗓音变形,喊着:“妈妈快看!有人偷我们家的薯片!”刘婶转过身,发现一只硕大无比的手,从竹筐旁的窗口里伸出来,那只手轻轻一捞,整个竹筐里的薯片被抓走了。刘婶从没看过这么大的手,知道是饿鬼,便急中生智,操起在锅里烧得通红的锅铲,朝那只手捅去。随着“吱吱吱”的响声,那只手慢慢地化成一股轻烟飘散开了......
我小学二年级的同学、同村的陈友根,小时候极调皮,经常挨爸爸妈妈打骂,有一次,爸爸打他,并且,不许他进家门吃饭。陈友根只好在村里各处流浪。大约在晚上两三点钟时,陈友根逛到一座倒塌的烂房里,准备在那里将就着过一夜,他正要躺下时,突然,看见眼前有个老人向他走来,陈友根定睛一看,那不是他去世了两个月的奶奶吗?陈友根吓得撒腿就跑,不顾一切地擂响了自已的家门,还一边喊:“我看见奶奶了!”“我看见奶奶了!”第二天,他就病倒了,没来上课。      
  我不止一次听我伯说他遇到过鬼,最有意思的一次,是在生产队时,轮到我伯放水,所谓放水,就是在农忙时,要往田里放水插秧。放水通常是要通宵的。一个人闲得无聊时,就特别渴望有个人聊天,他就想寻另外生产队的人聊聊天。嘿,还真别说,前面不远处,真的就有一个人,我伯就追过去,还连连叫他,但那人就是不应声,我伯再追过去。那“人”见我伯追来了,走得更快了,我伯愈加追得快了。我伯追上他,去扯那人的衣袖,但怎么也抓不着。我伯叫他时,他猛地一回头,我伯见那张脸只有轮廊,没有五官,知是遇到鬼了,便举起锄头砸去,那个鬼,头一甩,不见了。   
  我九岁之前跟我爸睡,有一晚,我听得爸一晚都在“呜呜呜”地叫着,我还以为是打呼噜,就没有怎么在意。天亮,我爸长舒了一口气,说:昨晚被鬼压了一个晚上,叫也叫不出来,喊也喊不了。我说,那你不会用脚踢他吗?爸爸说:动弹不得啊。接着,我爸爸说:这是扫帚鬼.就是家里废弃的扫帚,没有把中间绑着的绳子解下来,它就变成鬼来压我们。       
  在《搞什么鬼》一书中,我才知道还有一种"厕鬼"。说起厕鬼,我想起我读初中时的一件事。我的初中是在一个叫潭城的乡镇读的。说是“城”,其实是山脚下的一个小地方,但它是乡政府所在地,乡中学设在那里。初中毕业时,我们班上有一个叫胡蓉的学生考上了卫校,在实习时,分到了乡卫生院。卫生院后山上有一厕所,不管是医生还是病人,都在那里上厕所。有一天晚上,我那同学值夜班,上厕所时,发现厕所的墙壁上有一个黑影飘飘忽忽的。我那同学竟然不怕,邀了另外一名医生,拿来竹竿想赶那鬼走,但那鬼竟然也不怕人,任她们用竹竿怎么赶,就是不走,最后是院长拿来鞭炮才把他吓走。
    我爷活到81岁才去世。他时常对我说,他一生遇到的事太多了,年轻时帮林彪的军队背过子弹,还举着红旗迎来了解放军。爷爷生前还说,他不止一次看见过鬼。他说,遇到鬼千万别怕,也就是说“人没有怕鬼的理。”小时,我问他,那你死了以后会变成鬼来看我吗?爷爷说:不会。我问为什么?他说:我怕吓着我孙子。我爷爷有一次在菜园里浇菜,看见菜园旁一棵树上,蹲着一只毛茸茸类似于猴子的东西。爷爷知道他是一个水鬼,便冲着他说:你不要老是吓我,我不怕。那水鬼仍不走。爷爷大声说:你再不走,我抓你到我家去拉磨去!那水鬼一听,从树上纵身一跳,跳到了树下有池塘里了。
我舅年轻时谈一对象,是仙塘村的,他家住严城村,两村相隔七八里路,舅舅想对象想得厉害,每隔一两天,就爱往对象家跑。有时回来得很晚,回来时要经过一座小山岗。一天晚上,我舅舅回来时,突然迷了路,他面前一下子有了十几条路,他一条一条地走,但不是走到了小江边,就是走到了池塘边,要不就是荆棘丛。我舅舅知道遇到迷路鬼了,干脆不走了,倒在田野里睡到天亮。天亮时,眼前只有一条路。我问他为什么会遇到迷路鬼?他说:那晚我忘了带香烟了,平时走路都是抽烟的,迷路鬼都是怕烟的。
    有一年吧,在桂林参加全国书市,得《市民》杂志社总编的厚爱,得与安排与当时是该社策划的朋友同居一房。我们聊天聊至深夜一两点,入睡前,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撩开窗帘说了一句:怎么这里阴森森的,有一种死气?当晚,我手上正系着一根红绳子,临睡时,我把避邪的红绳子解了下来。梦中,感觉到一种怪怪的死尸味,有个人站在我面前,我大喊:你是谁!结果惊醒了朋友。我把梦中的一切告诉朋友,朋友的一翻话给我很大启示,他说:“其实,有鬼是很正常的,他就像我们周围的每一个人,只要你不对他有恶意,不侵犯他,他就不会侵犯你。”我一听,不再觉得后怕了。

(《搞什么鬼》 袁枚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年1月第1版) 

阅读 (1525) 评论 (3)
陈纸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3)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