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肥都要肥得靓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38036
  • 本日访问数: 103
  • 昨日访问数: 248
  • 本周访问数: 113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红白机

(2014-03-15 22:54:57)
    30多年前,任天堂红白机问世。现在,一家公司为怀旧派的玩家带来了一款铝制版的“红白机”--Analogue Nt。据了解,这款游戏机可运行以前所有的游戏卡带,还能搭配以前的游戏手柄使用。开发商表示,Analogue Nt中的视频和音频信号都是独立分开的,另外它还支持原始RGB、S-Video的信号输出,玩家还能将其连接到现代电视机上使用。遗憾的是,这家公司目前并未公布Analogue Nt的售价及发售时间,玩家起码要等到这个月月底才能得到进一步的信息。——中国新闻网  2014年3月13日

—————————————————————————————————————————————

    前几天和朋友在家谈起小时候玩儿的小霸王,立刻一同展开了愉快的回忆,并同时提出“要是能一起玩儿就好了”的美好愿望。

    这世界上万能的东西不多,其中一个叫做,淘宝。

    于是跑去淘宝搜了一圈,发现还真有老电玩店,卖正版红白机(当然是二手的,这东西上个世纪就停产了),也有那种很便宜的仿制小霸王。看买家评价觉得后者似乎除了便宜没什么优点。于是心花怒放,立即买一台回来。

    顺便买了几张熟悉的游戏卡带,比如魂斗罗1和2,坦克大战,赤色要塞,网球,超级玛丽。

     机器成色很是不错,95成新并不夸张,卖家还很贴心地把输出格式改成了AV的,方便接现在的液晶电视。包裹终于在上礼拜天到了家,我们白天去阿包家玩儿,傍晚回家终于见到了那儿时的红白机。我很想矫情地说“那台小小的,红白相间的机器,一下子把我带回了儿时的欢乐时光。”可惜事实是我们两个数码白痴,倒腾了很久很久才把电视设置好,根本没时间去伤春悲秋追忆往昔。

    然后,立即开始了赤色要塞大战。时隔多年,竟然还一下子打到第四关,还直叹手生了手生了,后来我又加入打了几场坦克大战和魂斗罗。

                          ——————我只是分隔线请勿围观————
    我最初玩儿红白机时还在上小学。

      当年和两个女同学关系很好,一个叫妍,一个叫鹃。鹃的爸爸是粤剧团的。每天下午放学,我和妍就穿过一片吹拉弹唱依依呀呀的筒子楼,最后到达鹃的家。趁着鹃的父母还没下班,好好地玩儿一场冒险岛。冒险岛和超级玛丽是一类的,只能一个人玩儿,挂了就换另一个。印象很深刻的是,那个穿着小围腰的短腿小胖子,会在不同的关卡遇到不同的恐龙,然后骑上去就等于是升级了。有的恐龙会在水里游,有的会喷火,最讨人喜欢的是,它们可以帮你抵一条命。如前所说,我和妍还有鹃是轮番上阵的,一个人玩儿的时候,总有人在旁边指挥,哪里有暗藏机关等等,我是玩儿的最差的,所以只能在一旁玩儿玩儿兔子。

    按说我们玩儿冒险岛,应该玩儿玩儿恐龙才应景。不够鹃家只有兔子,两只大白兔。养在阳台的笼子里,小眼睛红红的,当年觉得可爱,现在只觉得很暴力,就像刚吃了死人肉似的。鹃家的兔子似乎比一般的兔子聪明些——其实我也不知道一般兔子应该是什么智商——因为只要鹃坐在沙发上,一拍大腿,大白兔就会噌地蹦上去。见状我很是眼馋,强烈要求一试。可惜这一招似乎只对鹃有效,可惜我把腿拍得和它眼睛差不多红,兔子也毫不买账。我说鹃你家兔子很蠢哎,她说她是认生,然后看看兔子,指指我,再凶恶地吼一句:跳!兔子似乎有些不情愿,但又迫于主人的淫威,只好勉强跳上我的腿,让我颇有逼良为娼之感。

    在鹃家的时间往往过的很快,我总是和妍说好,要在几点几点前离开,但大多数时候都因为玩儿游戏一拖再拖,直到人家爸妈快要下班才不得不撤退。如果是冬天,往往天色已开始昏暗,我和妍快步地穿过大院,乐器和吟唱的婉转已经变成了电视嘈杂和炒菜锅的嘶鸣,我们把这一切甩在身后,奔向自己的家。妍比我高很多,经常穿着一双黑色的五四风格布鞋,梳着一条长长的大辫子。我往往要拼命走才能跟得上她的脚步。时至今日,每每看到这样的布鞋,还能想起那些匆匆的傍晚,想起那些融化在晚霞中的炒菜声。

    前几年梦到过一次妍。我总是会梦到许久许久不联系的老同学,有些奇怪。梦里的她长大了,还能看出小时候的样子,但我们之间却生分了许多。

    后来,各自上了不同的初中,在那个通讯不甚发达的年代,妍,鹃,还有我,便很自然地失去了联系。

                             ——————我只是分隔线请勿围观————

    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在那个几乎每个同学家里都有小霸王的年代,我的家人不肯给我买一台。

    大抵是怕影响学习玩物丧志吧。

    以至于缺乏训练,在这方面总是比不过同学,所以每当在周末和苗一起玩儿的时候,都是她来指挥我。

    苗是我的初中同学,坐在我前桌,高个子,瘦,大脸,略有些驼背。周末我经常去她家,也经常玩儿红白机。

       苗虽然是女孩,而且颇为早慧——初中就谈了男朋友,叫做涛——但在玩儿游戏方面却颇有些男孩子气,从不屑玩儿些女孩子的游戏比如超级玛丽之流。我们喜欢一起搭档玩儿魂斗罗。她很照顾我,经常大度地我先升级弹药,并且在跳不过壕沟时耐心地等待我浪费掉所有的命,然后跳到下一段再借她一条命——当然是有借无还。在玩儿坦克大战时则显得更为慷慨,每当音乐响起,便会听到苗一声令下:你守住老窝,我上面了。如果你再听到她说:快上来!那一定是上面有奖命的机会让我去吃。苗还教我我很多今天看来很可笑的根本就是扯淡的秘技,比如坦克大战里,只要你躲在绿色的阴影里,敌人就看不到你了!再比如,魂斗罗第二关,如果两个人能够完美地合体,就能够防弹!和朋友打魂斗罗第二关时时我献宝般地说出这条保命秘技,他看我的表情就像看一只从未吃过肉因为人家骗它肉很难吃而一直吃素的狗。

    那时周末似乎总是和苗见面,不是在她家打红白机,就是去溜旱冰。我旱冰溜的还不错,不过苗比我溜得还好些。我们经常手拉着手窜来窜去。有时候苗的男朋友涛也会来——那个时候有个男朋友,IT WAS REALLY A BIG THING!一直以为只是小孩子的家家酒,但苗和涛的关系,一直持续到了大学毕业后的一段时间。我掰着指头算了又算,两只手实在是数不过来他们的关系到底有多少年。

    和苗还有涛初中毕业后再无联系,直到大学时一次同学聚会碰到,才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得知他们仍然是情侣关系,好生羡慕。可惜不久就在QQ上看到他们劳燕分飞的证据——苗的QQ上有了其它男孩的照片。那次同学聚会后不久,我突然收到了苗错发给我的一条消息,本来是发给涛的。内容大致是涛因为什么事情撒谎了她已经忍耐够了如果他总是这样就要分手之类云云。我当时也很蠢,非要蹚这趟浑水,手贱把这一条发给了涛,并且关心地问候一番。涛回复我说,他也受够了,那么多猜疑,还说苗发给我根本就是故意的,为的是让朋友都知道他有错。

    我当时站在大街上,是个初春,寒意料峭。两个人携手走过了最美好年华的人,为什么会到这一步。

    多年后和Z分了手,我才明白,也许,放不开的不是那个人,而是因为对方收下了你珍贵的不会再回来的青春,所以你舍不得离开他。

                             ——————我只是分割线请勿围观————

    家里的红白机买来已经几天。礼拜天晚上过把瘾后,便收在了抽屉里。

    我以为我还会再拿出玩。

    我本来以为自己真的会这样。可是,那抽屉再没有开过。

    就像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老朋友,你记忆里的她,还是那个长辫子小姑娘,你记忆里的你们,还是可以放学一起去玩儿游戏机的好朋友。

    但突然再见的话,却必定会生分许多。

    就像那些一同携手见证过的芳华,一去不返。

阅读 (1447) 评论 (1)
烟蒂末梢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