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陈纸的时空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231733
  • 本日访问数: 73
  • 昨日访问数: 118
  • 本周访问数: 619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仅在身上下功夫是不够的

(2014-03-20 12:56:16)

◎读书笔记之十一◎
仅在身上下功夫是不够的
——读毕飞宇的小说《推拿》
◎陈纸 
  
  前两天晚上,在小区,见前面三个人,每个人把一只手搭在对方的肩上。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拿着手机在高声地对谁说着话,走近一听,那个人的话语雄壮之极:“他妈的你在哪里?还不开车过来接我们?”再走近一看,那个打手机的人脸面朝天——但决不是为了表达趾高气扬之意,因为其他两个人也是这样。
  我的心动了一下:他们是盲人。我就想起小区附近的那家盲人按摩院。每次我经过那里,我都不由自主地投上几眼目光,我看见他们有时安静地坐在那里,有时与顾客谈笑风生。也有几次,朋友说带我去那里按摩,当然,他们不忘高尚地补充一句:是那种正规的,盲人按摩。好像这个社会上,除了盲人,其他人都不“正规”似的。
  曾有朋友问我:你会找盲人推拿按摩吗?我的回答很坚决:不会。但我理解他们,我想,他们也有与我们一样的世界——甚至可以肯定地说:他们的世界比我们更复杂、更需要融入和认同。
  6年前,毕飞宇的长篇小说《推拿》让我对盲人有了更深的认识,他们的善和忍,爱和恨、冤和屈,以及软和硬,让我生发出很多感慨、感悟和感动。
  毕飞宇的《推拿》写得非常认真。这里的“认真”不光是指批写作态度的“认真”。这样的“认真”我相信中国作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有的。毕飞宇的认真是对盲人生活常识和推拿知识的认真把握,这让小说有了一种不可置疑的、无懈可击的生活质感和可信度。
  我喜欢这个小说的结构,尽管这种结构我在很多长篇小说中读到过,但很少有像《推拿》这样做得天衣无缝、浑然天成。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毕飞宇找到了这个结构,使这个小说成功了一半。我特别喜欢小说中的“王大夫”、“小孔”、“金嫣”。我喜欢作家对这些盲人心灵世界的把握、描述和形容。让我觉得,毕飞宇真是一个高明的、健康的“盲人”,此书获得茅盾文学奖,我觉得实至名归。
  如果要说到不足,我首先觉得小说构筑的“世界”还稍微小了一些,如果像小说前面写王大夫与小孔从深圳到南京那样——我的意思是,多有一些社会的内容,让人物从顾客身上离开一段时间,或更多地走向社会,人物可能会相对更饱满一些,小说的容量可能会更大一些。只可惜,小说写到南京后,这部分内容便再也很少涉及。写到王大夫和小孔对家庭关系的处理上,稍显粗糙和轻率,让人觉得单调而不大可信;其实,这几年的盲人与改革开放初的盲人,他们的生存际境有很大不同,主要是社会的环境造成的。
  其次,小说中大量的“说明”、“补充”、“惴测”性的文字也或多或少地冲淡了小说的审美情趣、减少了想像空间。当然,这可能与作家怕读者不了解盲人的世界,而急于想把向读者证明自己是很“明白”盲人这么这样做有关。
  这又可以回到作家的“认真”上来。作家真的对盲人的世界太了解了,这种了解让作家在掌握一个这样的题材时,显得是多么的游刃有余——不过,这恰恰成了一柄双刃剑。读者需要不是一本《盲人手册》,或是《盲人生活百科》,而是一部有思想天空和想像世界的文学作品。
  当然,但这仍不影响《推拿》是一部好小说。顺便再说一下,此后,《推拿》改编成了31集电视剧和话剧,最近,电影《推拿》还在柏林电影节上捧得了银熊奖,但说真的,我还是喜欢小说《推拿》。 
(《推拿》 毕飞宇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8年9月第1版)
阅读 (1434) 评论 (2)
陈纸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2)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