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竹本定虫

正文 字体大小:

熏风掠荷影,花叶问渠清

(2014-06-09 10:38:53)

 

 

    熏风自南来,掠过荷塘上,碧波翻滚,粉影摇曳,水波粼粼,荡漾出一片碎影。水葡萄树的果子成熟了,偶尔掉落下来,啪地一声响,惊起在荷塘边跳跃的小麻雀,扑棱一下窜入盛开了一两朵花儿的朱瑾丛中。还有那纷纷的花瓣雨,淡黄色,随淡淡清香洒落肩头,仰头看去不见偶鸣的知了,只听树叶的沙沙。毕业季里的某天正午,我就这样坐在西大一教的东边,背对着那间我进校考试时呆了两个白天的1-101教室,静静地看着荷塘,看着那条通向彼岸的桥,看着17舍,看着法学院……

    一丝惆怅就这么升上心头。我们入学的时候只带来身份证和入学通知书,我们离别时却奔忙于各种行政表格各种临时通知各种在校园内东奔西跑。这些行政性的事务,是冲淡通过论文答辩的欢喜与留恋大学时光的最佳稀释剂吧,如果还有更强的稀释剂,或许只剩下每次见到学工处的老师都能听到他们关心而关切地询问找工作的情况了。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在学工处的老师不断啰嗦中,好多同学已经解决了就业问题,给学工处统计的就业率拔高做出了贡献。

    有没有同学想过解决了工作问题之后一直坚持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去努力成为自己曾经想成为的人呢?

    在商品经济时代,社会与家庭赶着毕业的我们去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给我们留下的或许只有一个每次面对现实都无能为力都深深隐藏的梦想。走上工作岗位若干月、若干年后,这些梦想还有多少是可以实现的就不得而知了,奔忙于恋爱、婚姻、家庭、工作和生活,我们常常要扮演自己不想扮演的角色,常常花费大量的时间在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上,常常到某天,某个借着“中国梦”的风潮要求我们回忆、思考、呼唤和实现自己的梦想时,那个毕业季里为了生活而埋藏起的梦想,是否依旧拥有让我们舍弃一切去追逐去实现的吸引力?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毕业季里的那个中午,坐在一教旁边的荷塘边上,看着摇曳的荷梗带起的水波撞在岸边又返回去,我想到了王家卫《一代宗师》里这句话。

    如果为生活奔波劳碌的同时,我们对最初的梦想念念不忘,会有回响吗?

 

    “徒弟想找个好师傅固然难,师傅想找个好徒弟,更难!”《叶问:终极一战》里,黄秋生和曾志伟打完架后边搽药酒边聊天,就说了这样一句话。在荷塘边上的那个正午,因为想起《一代宗师》,顺带想起与叶问相关的这部电影。

    与其说是叶问收下李小龙这个徒弟,教出一位功夫影视巨星,影响了截拳道这一后起的搏击流派,不如说是李小龙的成功成就了叶问,引起世人对咏春的关注。在常人的眼里师傅很重要,但我导师曾引用李泽厚的话告诉我们,最不重要的是老师。是老师成就了学生,还是学生成就了老师?

    本科入学之初,应该有好多同学因为没有能被更好的学校录取而心有不甘吧?甚至在某些专业绝大部分同学是调剂的时候,这班级的氛围一定更不太好。研究生入学还有可选的余地,然而如果仅因为一些专业容易考,仅因为要拿一个研究生的学位,就这样呆上几年的我们是否离最初的梦想更遥远?当若干年后已无力追逐最初的梦想,无法从事那份愿意为之付出毕生的事业时,剩下的只有遗憾。除了为换取生活资料不得不从事的工作,或者叫职业,生命的光辉必定逐渐暗淡于梦想泯灭的遗憾中,然后,生命一如没有在学生时代沾染过广西大学荷风瓣雨的其他人一样,渐渐消逝了那一缕本应留下的大学痕迹——甚至自己的老师也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一个用文字符号代替的名字……这是做学生的失败,更是做老师的失败!

    只是如果学生毕业后困顿于物质生活奔波,没有勇气突破与舍弃,去将职业与愿意为之奉献毕生精力的事业相统一,在做事业中实现自己最初的梦想,做老师的又何来那些最优秀的学生呢?如若只将大学之名声当作未来谋生的资本,这样的老本在知识日新月异不断爆炸的今天又够我们吃多久?

     不管在哪里,也不管是什么年代,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学生,永远比做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困难。

 

                                                                                                                    三

 

        “今日我把名声送给你,往后的路,你是一步一擂台……”《一代宗师》里,宫师傅在与叶问过招后语重心长地说出了一番话。当毕业论文答辩后,答辩主席宣读结果时,我想起了这番话。论文答辩,就是长辈和晚辈之间的高手过招,过招完了,长辈将名声送给学生,希望学生往后能凭一口气,点一盏灯,延续一脉学问。

        毕业了,一步一擂台在于社会上打拼,更在于这种打拼代表的门派——即,我们是在这个地方,这个大学学到的功夫!

      老师最大的成就不在于著作等身,而在于教出最优秀的学生!孔子一生述而不作,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苏格拉底一生周游城邦与人讨论,得柏拉图等弟子记录与传承;列奥·施特劳斯生前几乎没有在美国学术界产生太大影响,而近年来却因其弟子在美国政治的关键部门影响了关键的决策,使他返回古希腊重新思考哲学与政治关系的政治哲学研究被世人关注……这些与叶问和李小龙的关系何其相似!令老师“师德全无”或“师德减半”的是学生。

      名声如同一阵带着热浪的南风,吹过荷叶翻滚哗哗作响的荷塘,荡起一池涟漪。风过去,花叶静,水波平,这阵风曾有过,能留下来的却不是这一阵熏风。

 

                                                                                                           四

 

        娉娉婷婷的荷花穿过荷叶的缝隙,倒影在清波中的样子最是婀娜与妩媚,曾以为如果只有荷花荷叶,没有一池的清波,荷塘的景色必定美丽减半。只是稠密的荷叶荷花,遮挡了叶底清波的灵动。

      荷叶荷花成就了荷塘的面子,唯有水波,成就了荷塘的里子。恰如“人活一世,有的成就了面子,有的成就了里子。”

      熏风掠过荷塘时,花叶低头的那一份妩媚,是抛给清流的一缕眼波,要把最好的一瞬间印在水流里。一池花、叶、波,容下了一池的淤泥,成就了更多美丽。“但凡一个人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人高明,是没有容人之心。”一池淤泥见得荷花好,没有断荷花根茎之心,荷塘才美丽;一池清水见得淤泥肥,不停流动以掩藏,才成就一池荷花;一池荷花不因为淤泥清水不如自己,时常顾盼低头,问问渠流为何如此清澈,渠流掩藏淤泥笑意荡漾,成就一池荷塘景色趋于圆满。

      如果职业与工作换回的物质财富是外在的面子,那么那令我们愿意为之付出一生的梦想才是真正的里子。在灯红酒绿的物质生活中我们及其容易迷失自己,只有在紧紧守住内心那一份梦想,不断追求的过程中,即使付出再多失败再多,我们也会心甘情愿无怨无悔。人的一生如果只有面子没有里子,和花瓶差不多;如果只有里子没有面子,做莲藕也不错;只有既成就了面子又成就了里子,在熏风与清波的倒影中人的一生才是一副完整的图景。

 

      熏风掠荷影,花叶问渠清。

阅读 (1543) 评论 (4)
竹本定虫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4)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494631
  • 本日访问数: 37
  • 昨日访问数: 208
  • 本周访问数: 37
更多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