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深南大道放风筝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04805
  • 本日访问数: 58
  • 昨日访问数: 56
  • 本周访问数: 372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过完都安的年,吐槽都安的喝酒风

(2015-02-27 12:48:02)
从都安人嗜酒说起

都安人嗜酒,这是早已名声在外的事。

尤其是最近正逢过年,入夜后随便在街上逮一男的,一测十有八九都会酒精超标。

作为长年漂泊在外的都安人,很多时候也会诧异于自己天生的好酒量,这么多年来广东、安徽、江苏的飘过来,喝醉的次数屈指可数,酒量在外省朋友的圈子里也小有口碑。

可是每次回到都安,我都会自觉地夹起尾巴做人,低调到尘埃里——平日里时不时就会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都安的朋友们发出的各种P酒盛况:不是上百个啤酒瓶堆积满地,就是直接拿脸盆或者提桶对饮,这样的盖世豪气,实在令我闻风丧胆,落荒而逃。

前几天在网易上看到一个《全国酒量排行榜》的帖子,榜上居然没有我广西大都安。这实在不科学啊!于是在分享该链接时不平地说,“我觉得是都安(酒量)天下第一,都安人一晚上能赶场三四场酒局,可以一直喝到天亮。我回到这里,感觉自己就是宇宙里的一颗小小尘埃……”

从我记事以来,喝酒一直是都安夜生活的主旋律。华灯初上之后,都安人出门会友,除了喝酒实在缺乏别的娱乐方式,而喝酒的区别只不过在于你是在烧烤摊、酒吧、KTV、迪吧、大排档、休闲吧里喝罢了。酒逢知己千杯少,陌路新朋酒话多,认识的不认识的,凑在一起总有喝酒的理由。

酒这个东西通常以感情催化剂的形式存在,所以在大多数人的眼里,酒喝得多朋友就交的多。

可是近年来,我却渐渐发现都安酒场上的一些不好和难以苟同的风气。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某次一朋友邀请我去KTV唱歌,起初去的时候只有三五老友,大家玩得挺欢。中途却有人接了别的朋友的电话,说正在这边唱歌,要不要过来坐坐。然后对方还真来了,而且还领了自己的朋友过来。来者是客,不管认不认识,都要一轮酒喝过去,对方再一轮敬回来。

接下来,更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刚过来的人中,又有人接到朋友的电话,也说人在这边,过来喝一杯……如此循环,到最后原本几个人的小聚变成了即便搬来小板凳包厢里也坐不下的闹聚。做东的那位打落牙齿和血吞,来者是客,都要招呼,只能不断的喝酒加酒。而我眼看着这原本好好的老友会,被这么多不速之客冲击得支离破碎,逗留无意义,也便借口告辞。

这种“串场喝酒”是都安酒场上的一大特色,往往是这边喝到一半,那边来个电话就又跑过去,喝了几杯不是返回来,就是又转别的场去了。很多时候我不理解这种吃喝风气盛行的原因和意义在哪里。是觉得到处都有的吃,显得自己朋友多,吃得开?还是盛情难却,分身乏术,只能这样东一杯西一杯的到处串场。可是试问一下,有哪个主人乐意看到自己邀请的客人,酒喝一半就跑去别家?作为客人的你,这样中途逃席或者带不相干的人来赴宴,是不是也太失礼了?

于是在后来,在都安朋友圈里,我变得越来越“不合群”和“难请”了。如果事先没约好,吃喝中途聊到我,突然来电话叫我过去见个面喝两杯的,我一律是婉拒,无论那边是谁。而如是我要约人,必定会提前预约,同时告诉对方都有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风格,没必要因为担心会被朋友在背后吐槽就非得变心从俗。所谓朋友和兄弟,从来都不应该是 “你喝酒到半才想起我,喊我去过去我就要去”,或者是“我去了之后,还要应酬那些甚至连你都不熟识的人”的那种关系。


都安人开始走进茶馆喝茶

自从我开始做山田土,并且跟都安同城小助手合作,在都安进行山田土品牌推广的时候,身边就不断响起朋友们质疑声。

“都安人喝铁观音的多,滇红这种没人喝的。”

“都安人喜欢喝酒,我身边没几个人是喝茶的,你卖酒还差不多。”

“山田土太贵逼格太高,都安人消费能力和审美品位都没到接受它的程度。”

“山田土?为什么取这么土的名字,为什么不直接叫滇红?”

……

很多问题我都无暇去解释,我只知道凡事只有去做才会有成功的机会,不做就是彻底的失败。也许现在大多数的都安人还搞不清楚品牌和品种的概念,也许大多数的都安人都还没养成喝茶的习惯……世界越来越小,都安人也不会一直原地踏步,那些成功者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们不会等到万事俱备才去做某件事,而是洞察了先机,在大多数人还未意识到机会来临的时候就悄然完成了布局。

大年初五的晚上,约见一位老友,他声明不喝酒。

这就难办了,在都安晚上出来小聚,不喝酒能去哪里呢?

去休闲吧、茶吧嘛,这些地方即便不点酒,也极容易碰到那些喝酒的朋友,碰上了不喝人家会吐槽你不给面子。

思前想后,终于想起去年还在江苏的时候,曾经在同城小助手上帮嘉木茶艺馆做过推广,那里倒是个清静的聊天地儿。

于是从家里拿了山田土最好的明前头春,开车去接了朋友过去。

虽然山田土的茶我一直通过同城小助手的关系放在嘉木这里代售,但是这里却无人认识我这个广西总代理,于是这次“微服私访”心里也充满了好奇。

以往各种喝酒的场所混多了,头次来这么清静的地方喝茶,也不知消费规则,先开了个小包间,坐来下慢慢询问茶艺师小妹。

大致就是,如果客人自己带茶的话,只需要付68元的包间费和服务费就行了,包厢里提供茶具和泡茶服务。如果客人需要点小吃佐茶,那就按照菜单上的价格另计。

我拿出山田土的茶,茶艺师小妹一眼认出,说这个茶我们这里也有卖,不过这种纸盒装的都卖光了,只剩一个礼盒了。你这个跟我以前见过的那种有点不一样,你这个盒子上有一个红印章。

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这是山田土最好的明前头春,中低端茶没章的,平时我都舍不得喝,只有招待像这两位一样的贵客的时候才拿出来的。

喝茶跟喝酒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酒是越喝越不知味,越喝越忘乎所以;而喝茶是越喝越回味,越喝越心平气和。酒话越说越没谱,茶话越说越肺腑。
    几个朋友坐在这样一个清静地,看看电视,磕磕瓜子,喝茶叙旧,这比不上去酒吧里一轮接一轮的灌酒好么?

茶馆在都安毕竟还是个稀罕物,跟泡茶的小妹了解行情,得知都安以前也开过几家茶艺馆,但是到最终就只剩下嘉木了。我寻思,嘉木之所以不倒,原因无非两个。一是都安到茶馆喝茶的人再少,也还是有的(例如像我这晚的消费需求),这部分人群就足以支撑起嘉木的经营了;另外嘉木茶艺馆在都安也是做得最好的,所以优胜劣汰生存了下来。

都安人喝茶的人其实不少,大多在自家里喝,来专业的茶馆里喝茶的人很少,这是一个消费习惯的问题。都安人在吃喝上从来不缺钱,酒吧喝酒远比茶馆喝茶消费要高,都安人不也照样趋之若鹜,乐此不疲。就拿今晚我们三人的消费来算笔账吧。一盒20克的山田土明前头春市场售价88元,一盒至少可以泡3次,每次至少可以泡6道,一盒茶至少可以泡18道。这18道茶足够喝一晚上的了,再加上68元的包厢费和服务费,另加50左右的瓜子花生小零食,也就是200出头的样子。一次小聚只花200,何贵之有?

跟泡茶小妹聊茶,叹息说到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喝茶,如果都安这些晚上出来喝酒的人,分流一半过来喝茶,我们的日子就很好过了。她说,也不是这样的,最近一两年那些从外边回来的年轻人喜欢喝茶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就除夕那一天,嘉木的包厢全天都是满座的,来喝茶的都是年纪跟我们差不多的人。

这话真是令人欣慰啊。随着都安经济和文化对外交流的加快,喝茶养生的意识也逐渐在新一代的年轻人心里树立起来,而以茶会友在大城市里也一直是一种更具品位的社交方式。而我不也是在30岁之前不喝茶只喝酒的主么?到如今不仅开始喝茶,而且还做起茶来了。对酒当歌,不醉不归那是青春少年时候的任性和轻狂,到如今心性成熟,才体会到纵酒伤身,喝茶养生的粗浅道理。

人生在世,酒该喝还喝,酒有酒趣,茶有茶味。人生是一个阅历不断丰富的过程,从酒到茶也是一个少年轻狂到渐渐懂得收放的过程。酒逢知己,茶遇故人。偶尔也不妨约上三五老友,到茶馆里一叙,换一种更平和、更健康的方式为友谊干上一杯。

阅读 (2037) 评论 (4)
smily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