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花香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55740
  • 本日访问数: 11
  • 昨日访问数: 28
  • 本周访问数: 10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零星碎片

(2015-08-31 09:56:38)
标签:

青春

记忆

    碎片是关于学生时代的青春记忆。

 

    一块肥肉,引发了这篇文章。

 

    同学群里聊天忆往昔:

 

    老大:大波老是吹他有多能吃,然后故事开始了。。。。。(当年伙食油水不足,大波同学说他能吃下一斤肥肉,于是老大和黄兄跟他打赌。老大立马上街买了斤肥肉,全肥,没一点瘦的,当时物价7元)

 

    老大:那晚拿回来,用电磁炉煮熟就吃,没有酱油,只有盐,下午七点开吃,结果晚上十二点后他直泄到天亮。

 

    黄兄:只记得大波吐口水都是油,弄得我们宿舍地板很多油。

 

    金公子:大波赌肥猪肉大概是入学第5学期,热天。老大来我们宿舍蹿门,大波无意中说这日子太苦了,肚子饿之类的话,说能一餐吃完1斤肥肉,竟引起黄兄和老廖的质疑,说肥猪肉中毒很可怕的,两家伙你一言我一语议论开了,表示怎么厉害也不能一餐吃1斤白板猪肉啊,老大更是不相信,遂决定打赌。赢了猪肉白搭,输了大波请哥几个到外面吃一顿(要有酒的)。第二天(周六)下午,老大真的买了猪肉回来,我们睁大了眼睛,多希望大波吃不完呐,但大波用了不到5分钟搞掂,最后还说能再来半斤!但老大死活不干了。

 

    韦兄:好像不是这样啊,我那天溜达到你们宿舍看到大波捧着剩下的小半饭盆肥肉在那里苦笑摇头还不时打着饱嗝,我看了都替他难受真想帮他吃了(那时我确实有点饿)但超哥不让,我只能看着那肥肉流口水心想超哥为什么不和我赌呢。

 

    黄兄:害得大波一见猪肉就发抖,毕业一回去就做了畜牧站的站长,烧的第一把火就是不准养猪!

 

 

    我看得欢乐,赌块肥肉还有两个版本。也不知谁的记忆出了差错。然后,关于自己,一堆的零星记忆碎片蜂拥而至。

 

    那一年,我们十七八岁,面孔青春,岁月青葱。他们怀惴着激情,还有梦想。而我,怀惴着忧伤。

 

 

    那一年,那个城镇的冬天很冷,冻到脚趾发疼,冷到我觉得夏天遥远无比,远到记不起夏天的模样。三月里,我想着南宁的桃花都应该在春风里笑了,这里依然寒风飕飕。幸而还有阳光,总算还有些明媚,一到课间大家就在走廊懒洋洋的晒太阳,极力涉取那一点温暖。

 

    那一年,因为一句话,因为一个温暖的笑,喜欢上一个人。八月十五,大家都热热闹闹的老乡聚会,我孤身一人没人认,他微笑着向我:大家在外都是朋友,和我们一起玩吧。

 

(一)

    我刚去时,满心的忧伤。上课就望着窗外,瞅着天上飘着的白云发呆,不听课不看书。班主任谢老师是教化学的,和大多为人师表的老师一样正经。段考我化学考了81分,她开始和颜熙色:“你考得不太理想哦”。我漫不经心的无所谓:“我以为会不及格,没看书,考这样不错了”。她循循善诱:“你不能这样,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沉默以对。她有些生气:“你这是在堕落!”我当时很想笑,但忍住了。她算是比较有责任感的老师。

 

    有年举办晚会,每个班出个节目。她让我编个舞蹈。我说,不会,从没跳过。她不听,硬要我编。我赶鸭子上阵胡乱编了个《天竺少女》。歌很好听,又欢快又妩媚,只是被我们手脚扭扭,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的跳了个四不像,毫无印度风情。当时没经费,大家都穷,没钱买舞服,只好穿东拼西凑借来白衣服,白裙子,头披白纱很大无畏的跳了。多年后看相片,本应该很艳丽轻快的舞蹈,我们一个个全身雪白,像着孝服在跳。衣裳惨不忍睹,舞蹈一样惨不忍睹,看得我心里惊悚,相当佩服我当年的无知无畏和厚脸皮。

 

    不正经的有趣老师有一个,是体育老师。是个皮肤晒得小麦色的一个帅哥。印像深刻有节课,太阳火辣,我们站在操场,他给我们讲神力鬼怪的故事(他很信这世上有鬼,给我们讲农村的鬼故事),越说越起劲,说到忘了时间,我们也听得有滋有味,那一节体育课边晒着太阳,边站着听故事上完的。他还算体贴,自己面朝太阳,我们背朝。我们进校第一次语文考试的作文题是《我的老师》,他许是太无聊了,翻我们的卷子看,谁写了他记得清晰,上课念出来:“康老师黑黑的,是个很好玩的老师。。。。”然后很惋惜的叹:“怎么没人夸我帅呢?”全班哄笑。

 

    但我不喜欢他。因为我体育实在差。我拿笔考试的时候从不心慌。但一站在起跑线上就开始不由自主全身发软,心跳加速。我50米跑从小到大没及格过,体育一直全班垫底。投篮三分球的时候,我的球距离栏板至少还有两米距离就会掉下来,他脸黑黑,不客气的吼:中午没吃饭啊?手软脚软的,一点力气没有!我也生气,为了考及格这个三分球,下雨天还练。

 

(二)

    天气太冷,晚自习过后,我们跳绳取暖,蹦得厉害,楼下男生宿舍里便咚咚一片响,尘土还扑扑直落,他们气得不行,但没办法,拿了晒衣棍也咚咚敲着天花板以示抗议,我们在楼上乐不可支,跳得更是起劲。

 

    他们也扰民过。半夜,大家正在梦里,天景在楼下宿舍突然扯一嗓子狼嚎:“冷冷的黑夜火热的心。。。。”惊醒一众人。大概是想起一直在他心里的那个阿莲没睡着觉。尽管,他曾在楼下悲切的烧着她的书信:我在祭奠我的爱情。最终,依然有情人终成眷属,毕业后如愿娶了那个叫莲花的姑娘。

 

    我也曾半夜不睡觉在校园里游荡,一朵一朵去捡那地上雪白的泡桐花。被学校的门卫看见。后来谢老师找了几个同学谈话,询问我是否正常。那门卫话里暗示她,要注意我,我脑子可能有些不正常,半夜不睡觉跑去捡花!把谢老师惊得,差点她也睡不着。果然是不能东施效颦,黛玉还葬花呢,我拾个花没葬都被当有病。

 

    我也只是偶尔不正常下,平日还是很能睡的。上午四节课,我通常要睡上两节。坐在第一排,不好明目张胆趴着,便姿势很标准直挺的坐着睡,手臂也不碰桌子。小妮对我这一点大为惊叹:“我常常在后面看着你,一看,你又在睡觉,总担心你一不小心睡着了摔下来,结果你一次也没摔!”班上曾有个男同学流着口水趴在桌上睡着后连人带桌摔倒,难怪她对我这项瞌睡的技能佩服得不行。

 

    和葵兰说起爱吃煮蛋。她像遇见了知音很高兴:“我也爱吃!”一起去买鸡蛋。我说要二十个吧,一人十个。她说哪吃得完。最后买了十五个。煮了拿到山上去吃。我吃到第七个开始想翻白眼,她淡定的吃完八个后吧唧吧唧嘴说:没过瘾,还想吃!在群里说起这事她很惊奇,全忘了,笑:那么能吃,难怪我现在这么胖。她当年很瘦,标准的小蛮腰。现在胖可不关当年的事,是祖露这个大厨喂胖的。当年我们班野炊,所有的菜都是他一个煮完,堪称大厨。他们是我们班后来唯一开花结果的一对。

 

    学校离街上较远,当时也没公交,出街一趟不易。一次想出街,厚脸皮向高年级的一个学长借自行车,其实刚去,我不识他,他不识我,他挺好心,二话不说借给我。那车也破,前面还带梁。我一跳上去,座垫也晃。我心慌,想跳下来说我不去了,但又拉不下脸。摇摇晃晃骑上街,前边有梁骑不习惯,为避一老太太,下不来,趴了一跤,又狼狈的摇摇晃晃骑回来。下次再不敢找他借,先观察好车再瞄借。

 

    学校校风挺严,明确规定不许谈恋爱。不知应说是凑巧还是不巧,校长有天在教室走廊捡到了一封情信,当即火冒三丈,气急败坏召开大会训斥:你们这些学生,一天到晚都不好好读书,现在倒好,情书都满天飞了,随手都能捡到一张。。。。。后果是一条奇葩的校规出炉:一男一女同时走出校门就算是谈恋爱!

 

    学校对面是大片的山,一到秋天,山花烂漫,野菊花开得漫山遍野,黄灿灿一片,美得悠然。闲时我们也会上山采上一捧摆在宿舍,于是一室清香明媚。有老师带着我们上山认各种植物,还带了网扑蝴蝶,大家满山跑,大呼小叫的追得快乐。那是我觉得唯一有趣又有用的课程,认了不少植物。可惜至今已全然忘记完了,只一样还记得清晰,是种公园里常见的绿化植物,叶子正面绿色,反面暗红,名叫红背桂。山再过去有些坟,我宿舍窗口对着山,偶尔,半夜会梦见有女鬼飘进来。如今,听闻那些山已不复存在,变了楼房。常言道“物是人非”,更多时,是人非,物也非,唯有那轮千年前陪伴了李白畅饮的明月,仍清冷的悬挂夜空,看尽我们人世的悲欢离合。

 

(三)

    我第一个同桌是丽,是个沉默的女孩。开学足有半学期我们坐在一块,但不说话。我不说,是因为我忧伤,不想说,我平日是话多的。她不说,是因为羞涩。她像株含羞草,总是安安静静的立在那儿,你不去触碰,便全没动静,言语间也是细声细气的,没见她主动和男同学搭过话。我还在心里替她暗自担忧:这么害羞的姑娘,以后可怎么恋爱?结果,毕业只一年,她嫁了良人,而我,毕业十年之时还在孤身晃荡,没人要。

 

    假日里的某天,我们几个女孩相约去丽山里的家玩。一路上,我们聊着天,哼着曲,月光皎皎,星光迷离,晚风轻柔,田里稻花正香,蛙声呱呱。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正应了那时那景。走到村里,狗开始叫唤,“柴门闻犬吠,星月夜归人,” 自镇上下车后,我们6点走到晚10点,终是风尘仆仆到了。

 

    夜晚在她家的猪圈里洗澡,圈有两猪,肥头大耳,懒散的趴在地上好奇瞅过来。我边哗哗的往身上泼水,边瞪着它们,它们也不客气的瞪着我,大眼瞪小眼直到洗毕。其实,我还是觉着有些难堪,有点介意在两头猪的面前宽衣解带,但没办法,我更介意自己像猪一样臭。

 

    晨露是个直爽女孩,笑声爽朗,做什么都风风火火,手脚利落,走路飞快,来去像阵风。我相反,做什么都慢条斯里。有回半夜我起来上厕所曾让她受了惊吓,她抱怨的说我走路悄然无声,像个鬼在晃悠。冬天,我和她在相邻的澡间洗澡,一同进去的,就听见她哗啦啦的几声水响后动作麻利的出去了,而我,在边上,衣服还没解完。

 

    她喜欢着曾经同班的一个初中男生,很耐心的为他织爱心牌毛衣。我那时也织。宿舍走廊的灯光昏暗,冬天里寒风呼呼,手冻如冰,我们像织女一样辛劳的织了一晚又一晚,直至半夜。心里有喜欢的人,有念想,有期待,再苦,也满心欣喜。某天织完回到床铺,发觉晾着的棉被忘了收,不好意思半夜带着一身寒气钻进其他同学的被子,裹着冰冷的被捂到天明仍是冰冷一身。这样的热情和无畏,也只有年少时才具备。毕业后我再没见过她,听说,她后来确是嫁了喜欢的那个他。十几年后再听闻她的消息,却唯有唏嘘:她挺能干,赚了钱,买了车,对他一心一意的好。而那个他,却另有新欢。她承受不了,开始崩溃。前两个月向银燕问起她,银燕叹:已好多了,但仍在吃药。见到你们,或许会想不起你们是谁了。

 

    我心下黯然,不自觉想起《挪威的森林》里的玲子。每个人身上都有一根弦,你自己看不到,绷得太紧,砰的就会断掉。我的一个表姐也是如此模样。

 

    我一直以为,像我这样软弱性格的人才容易迷失。却想不到像晨露这样雷厉风行的女孩也会迷失,找不回自己。在微信上看到一句话:真想再变回孩子,因为,破碎的膝盖总比破碎的心容易修补。不禁悲切。用尽了全身力气去爱一个人,换来的却是伤害。如果能再见到,我会告诉她:用爱那个人的力气,来爱自己。也许,破碎的心,再修补,也难以完整,但可以将自己修得强大,将自己的弦,修得坚韧,修到抵得住苦难,抵得住风霜。人生苦短,即便前行不易也得且行且珍惜。莫言书里有句话说得好:“恋别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恋自己不需要,我想怎么爱我自己,就怎么爱我自己。”且让我们先任性的爱自己,将自己珍惜好了,再去爱人,你的世界,再不会混乱。

 

(四)

    某天,早自习来到教室才想起有篇作文要交, 我是完全忘得一干二净。当时正好学了《天山景物记》,于是我模仿此文匆匆忙忙写了篇南宁的人民公园赶在上课前凑了数。待到下次课,老师一上课就开始批评:有些人写作不动脑,就喜欢模仿。。。。我越听,头越低,低到把下巴贴在脖子上不敢抬头,在心里哀叹:这说的便是我了。老师批了一轮后:现在,我念一篇写得好的范文给你们听。。。。我一听,懵了,居然是我的大作。作文发下来,自己从头到尾再看了一遍,一无是处,只有一句还写得像样,是写炮台的:过去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而岁月,却在历史的缝隙中留下了痕迹。

 

    但这位语言老师顶喜欢念我的作文。有回,写篇什么志向之类的文章,我乱写,写朱元璋落魄做和尚时就志向远大,对小伙伴们说:麻雀怎么知道大燕的志向呢?他也照念,然后补充,这句原话应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但他没再点明,其实,这句话不是朱元璋说的,而是陈胜说的。我当时觉得陈胜毕竟失败了,志向虽远但不够丰功伟绩。而老朱儿时做过乞丐,做过和尚,穷困潦倒,最终却皇袍加身,开创了一个朝代,这才是典型的励志范例,于是就编到他身上去。这么狗血,他也照念不误。

 

    以“晨风”的笔名给校刊投了稿,得了一等奖。没去领。大家猜“晨风”到底是谁。有好些人问起,我也没承认。晓芳很干脆的否掉我:她那么消极的人,怎么写出那样积极的文章!我也只是笑。那篇文章具体写了什么我一点也记不起来,只记得最后一句:年轻的日子是美丽的,也是灰暗的,但我将极力把握住美丽的那一段。或许,就是这句让晓芳觉得挺积极向上的,不符合我一向的懒散消极。

 

    这么多年过去,才知道,年轻的日子,有多美丽。那些灰暗,也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牵强的哀伤。回看照片,容颜青春朝气,眼眸纯净明亮的,一个个都那样的鲜活亮丽,笑意盈盈。还有壮志满满的激情,热心热血的情怀,美好热切的梦想,都印记在那个年少的时代。仿佛只是一瞬,二十年的光景便已白驹过隙,沧海桑田。骚动天真的青春,年少风华的美丽,就恍忽的经历了岁月,经历了风霜,小鸟一样飞去,再不回来。

 

    海容曾在课上教唱《救姻缘》,有一句:多少年的风霜改变了模样。如今,模样改变了的我们,是否还记得,同桌的你,和睡在你上铺的兄弟。

 

    苍天可老,海水可干,唯愿同学情谊不变。

 

 

阅读 (1640) 评论 (1)
夜合花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