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敬锋倾诉——敬锋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95679
  • 本日访问数: 186
  • 昨日访问数: 439
  • 本周访问数: 267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品读余秋雨的文化散文

(2015-09-10 12:56:32)

我是在1996年第一次读到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到现在近20年的时间陆续读过余秋雨的《行者无疆》、《山居笔记》、《千年一叹》、《何谓文化》、《摩挲大地》、《寻觅中华》、《极端之美》等作品。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余秋雨的“文化散文”由不了解到理解,到认同,到赞许。


余秋雨,著名的文化史学者、散文家、作家、评论家,从事散文、艺术评论的写作。他的散文被人们称为“文化散文”。什么是“文化散文”?散文我们都知道是指以文字为创作、审美对象的文学艺术体裁,是文学中的一种体裁形式。散文素有“美文”之称,它除了有精神的见解、优美的意境外,还有清新隽永、质朴无华的文采。


“文化散文”是在20世纪8090年代出现,由一批从事人文学科或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写作,在取材和行文上表现出鲜明的文化意识和理性思考色彩,风格上大多较为节制,有着深厚的人文情怀和终极追问的散文,又称“学者散文”或“散文创作上的‘理性干预’”,这类散文创作将科学研究的“理”与文学创作的“情”结合起来,既充满思考的智性,又不乏文化关怀和个人感受。


不同的人对“文化”有不同的定义、理解与体现,历史、宗教、文字、语言、地域、音乐、文学、绘画、雕塑、戏剧、电影等都可以称之为“文化”,而山水、建筑、风俗、礼仪、服饰、摄影、收藏、旅游等等也是“文化”,“文化”无处不在,因此“文化”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余秋雨文化散文中处处体现着“文化”的元素,这种元素构成了余秋雨独特的文化散文,也淋漓尽致的展现了作者深邃的思想、渊博的学识与深厚的文字功底。


我截取余秋雨文化散文中关于旅途文化、昆曲文化、语言文化等“文化”元素进行解读。

 

旅途文化——是余秋雨文化散文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化苦旅》、《山居笔记》、《千年一叹》、《行者无疆》等散文集是余秋雨根据旅程中的所思所感而写的,每一篇散文都记录着旅程中遇到的自然、风景与人,以及思想。


《寻常威尼斯》收录在散文集《文化苦旅》中,余秋雨的文字简洁,没有过多修饰语言,开篇简单的一句“对威尼斯我还没有资格称为老朋友,但见面时早就不惊不咋,剩下的也只是平静打量,寻常话语。”——道出对威尼斯的熟悉与认识。


通过对“寻常威尼斯”的描写,勾画出这座城市独有的风情,展现着人们在这座城市多彩的生活,余秋雨并没有拘泥于对城市简单的诉说,在展现威尼斯的时候更加入了对历史的思考,对现实的考量,虽然写的是“寻常威尼斯”却深藏着不寻常的思想与思考。


散文集《文化苦旅》中有篇散文叫《江南小镇》,里面的文字朴实无华却让人看后感慨万千。“我到过的江南小镇很多,闭眼就能想见,穿镇而过的狭窄河道,一座座雕刻精致的石桥,傍河而筑的民居,民居楼板底下就是水,石阶的埠头从楼板下一级级伸出来,女人正在埠头上浣洗,而离她们只有几尺远的乌篷船上正升起一缕白白的炊烟,炊烟穿过桥洞飘到对岸,对岸河边有又低又宽的石栏,可坐可躺,几位老人满脸宁静地坐在那里看着过往船只。”——读者随着作者的文字游走在江南小镇,那河水、那石桥、那乌蓬船、那炊烟……竟然如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


余秋雨将旅途文化融入散文中,写自然风光同时也在写城市的人文历史,旅途文化是余秋雨文化散文的重要组成部分。

 

昆曲文化——对文化的解读构成了余秋雨文化散文独有的艺术气息。


余秋雨的文化散文涉猎了众多的文化元素,其中音乐文化更是被一次次的提起,比如散文集《极端之美》中对昆曲的解读。昆曲,是中国最古老的剧种,也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中的珍品。余秋雨将昆曲的美付诸于笔下,由浅到深的论述着“百戏之祖”——昆曲。


余秋雨的另一本散文集《笛声何处》也写到了昆曲,“所唱的曲子多为昆曲剧目中的段落,可见当时吴地全民对于昆曲剧目的熟悉程度。所谓全民,按张岱的记载包括‘土著流寓、士夫眷属、女乐声伎、曲中名伎戏婆、民间  少   妇  好女、崽子娈童,及游冶恶少、清客帮闲、奚僮走空之辈’, 他们不仅是昆曲演唱的欣赏者,而且也是昆曲演唱的投入者”,——就在这样的字里行间,我们仿佛听到了昆曲的曲词典雅、行腔婉转,仿佛看到了糅合了唱念做打、舞蹈及武术等细腻表演,原来文字也可以将昆曲描写的如此真切。


在《笛声何处》中余秋雨提出昆曲是“美学格局的多方渗透”的艺术形式,“昆曲艺术在社会接受上的广度和深度、内在文化素质上的高度以及在理性上的自觉自明程度几个方面论定了它在中国戏曲史诸范型中无可匹敌的至高地位。在昆曲艺术衰落之后,这一切并不仅仅作为一种远年往事留在人们的记忆里,它们转化成一种含而不露的美学格局和美学风范,对后代的各种戏曲进行了多方面的渗透”。昆曲有着 “高度诗化的风范。昆曲艺术不仅文词是充分诗化的,而且音乐唱腔和舞蹈”。


余秋雨对众多文化的解读构成了其文化散文独有的艺术气息。

 

语言文化——余秋雨文化散文的重要基础。


余秋雨的文化散文之所以吸引人,其中重要一点作者的深厚语言文字功底。余秋雨文化散文的语言文化用四字总结就是——“雅俗共赏”,不管读者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能读懂看懂,他将理性的思辨和普世的审美相结合,语言上的抒情化、形象化使读者想象空间拓展,平淡却不失味道。


在散文集《山居笔记》的《乡关何处》一文中写到“看来崔颢是在黄昏时分登上黄鹤楼的,孤零零一个人,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被遗弃感。被谁遗弃?不是被什么人,而是被时间和空间。在时间上,古人飘然远去不再回来,空留白云千载;在空间上,眼下虽有晴川沙洲、茂树芳草,而我的家乡在哪里呢?”——简单的语言使读之人深深体会到离乡背井的无奈与思乡的痛楚。


“那位沈老先生有点仙风道骨,那么大年纪还每天爬山,有时居然亲自提一小篮子家栽时鲜水果,到半山小屋来送给我,让我既惊讶又感动。我问他为什么不在读书室里交给我而要亲自送来,他说这是‘礼数’”。余秋雨在《长者》一文中如此写到,这篇文章收录在散文集《霜冷长河》中。不多的字,朴实的语言,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却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形象,语言的魅力震撼人心。


余秋雨的文化散文处处体现着独具特色的语言文化,这构成了余秋雨文化散文的重要基础。

 

品读余秋雨的文化散文,我们可以看出写作文化散文需要作者要有一定的综合素养,文化散文中“文化”元素的运用更需要作者有深厚的生活和写作功力。


生活素养——写作文化散文的基础。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没有生活的写作只会产生空话、套话、假话文章,尤其是写作文化散文更需要作者有丰富的生活阅历、人生经历。


余秋雨在散文集《文化苦旅》有一篇文章《老屋窗口》,这篇文章朴实无华却深藏着对往事的怀念,字里行间有着浓浓的情感表达。开篇作者说“年冬天,母亲告诉我,家乡的老屋无论如何必须卖掉了。全家兄弟姐妹中,我是最反对卖屋的一个,为着一种说不清的理由”,然后整篇文章就在这样的基调下开始了回忆与思考。


生活是什么?每个人答案都不同,对于作者来说生活就是写作的基础。文化散文也是在生活的本真基础上经过艺术再加工的产品,因此文化散文也需要作者有丰富的生活阅历。生活素养是建立在作者生活阅历积累上的,它是作者对生活的观察、了解、感受、体验、感悟。比如,写欢笑,就要采集生活片段中不同人的不同时期的欢笑,由笑的表面写出笑的原因,也许这种笑是笑中带泪,也许这种笑是笑中有甜,如何写出这些笑就要靠写作者的生活经历,如此才能写出最真实最真切最真挚的笑。


作者的丰富生活阅历是写作文化散文的基础,也是写作文化散文的基石,就如建楼房的地基,地基深而牢固楼房才有安全保障。


知识素养——写作文化散文的能力。


一篇优秀的文化散文需要作者有良好的知识基础,包括语言、文学、文字、艺术、绘画、音乐、审美、历史、政治、地理、哲学等等方面的知识。


“西方宗教在教义上的完整性和普及性,引出了宗教改革者和反对者们在理性上的完整性和普及性;而中国宗教,不管从顺向还是逆向都激发不了这样的思维习惯。绿绿的西湖水,把来到岸边的各种思想都款款地摇碎,溶成一气,把各色信徒都陶冶成了游客。它波光一闪,嫣然一笑,科学理性精神很难在它身边保持坚挺。也许,我们这个民族,太多的是从西湖出发的游客,太少的是鲁迅笔下的那种过客。过客衣衫破碎,脚下淌血,如此急急地赶路,也在寻找一个生命的湖泊吧?但他如果真走到了西湖边上,定会被万干悠闲的游客看成是乞丐。”——这是余秋雨的散文集《文化苦旅》中《西湖梦》的文字。作者写的是西湖却更多的融入对历史的反思,将东西方文化糅合在一起,两相对比折射着历史的轨迹。


余秋雨在其散文集《极端之美》中对书法、昆曲、普洱茶进行了深入的解读,阅读这本散文集我们从中可看出作者的知识结构十分丰富,对文字把控灵活,对语言千锤百炼,对书法、昆曲、普洱茶的熟悉、了解和评说更可看出作者的深厚知识基础,如此才写出这样优美的文化散文。


作者的知识基础与储备是写作文化散文的能力,就如建楼房,有了地基只是基础,最重要的还会有能盖房的各种能工巧匠。


思想素养——写作文化散文的灵魂。


散文讲究“形散神聚”,即散文题材广泛、写法多样、结构自由、不拘一格,但其中心思想集中,并且贯穿全文。文化散文也是如此,一条主线、多层次表达。


写作文化散文需要作者有成熟、客观的自然观、社会观、人生观、价值观、历史观,具备深厚的思想文化内涵,如此才能写出深刻、理性、客观的文化散文。


余秋雨在散文集《行者无疆》有一篇散文《生命的理由》,其中有这么一段话“看了这表情,我们立即肃静,心想平常那种见人过于亲热或过于狂躁的狗都是上不了等级的,它们只在热闹处装疯撒欢罢了,哪里来得了冰岛,哪里值得人们这么长距离地去遛在生命存活的边缘地带,动物与人的关系已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朋友。既然连植物的痕迹都很难找到,那么能够活下来的一切大多有一种无须言说的默契。雪原间跌宕不已的那条漫长曲线,正是在描画生命的理由。”。整篇文章围绕着“残酷的自然环境中生命努力着生长”这一主题,作者将看到任何景物都赋予其生命,告诉我们生命存在于任何环境下,努力生长、向前生命才有意义。


文化散文写的是文化更是思想,作者的思想构成文化散文的灵魂,就如建楼房,要确定楼房是用于商场、住宅还是办公,如此楼房或者文章才有用武之地。

 

李白在《行路难》中写到“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余秋雨正是这样的作家,名利只是浮云作品才是留存的财富。


品读余秋雨的文化散文,对我是一次学习与锻炼。文化散文的写作需要生活阅历、知识储备、思想火花等素养,这些都是我需要逐步提高的。

 

 

作者:郭敬锋

写于:201458

改于:201598

 

阅读 (1336)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