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花香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55887
  • 本日访问数: 6
  • 昨日访问数: 62
  • 本周访问数: 68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兵荒马乱的一九九七

(2015-10-14 09:25:03)

一九九七,香港回归,举国欢庆。

 

一九九七,一代伟人邓小平与世长辞。

 

一九九七,戴安娜香消玉殒,灰姑娘童话的结局以悲剧落幕。

 

一九九七,我毕业了,开始步入社会。

 

毕业聚会的那晚,我摇摇晃晃端着酒,逮着谁都豪爽痛饮一杯,连平日不熟的男同学都不放过,然后还絮絮叨叨的和人家废话一箩筐。当然,自己说了什么是一点不记得,因为我后来醉得不醒人事,完全不清楚大家是如何把我扛回去的。

 

当天的相片晒出来,几乎张张有我,但每张都醉眼惺松,老妈看到第一张相片时还奇怪:怎么你像是在睡觉?看了张张都是如此状态之后怒道:原来你是醉成的这个德性,一个女孩子喝成这样,丢不丢脸啊!

 

后来一男同学给我写信还提道:你那天完全像是变了个人,平日看你斯斯文文的,都不知道原来你的真实性情是这样!我都不知道他这是在赞我个性热烈还是在贬我太豪放。

 

我终于长大,可以去社会闯荡了,能不激动吗?

 

 

(一)

那个时候还包分配。

 

我去报到的时候,局里人事处的姚阿姨很和霭:小姑娘,我们这有4个单位,你想去哪?我很果断的指着XX公司:去这个!

 

和我一起进公司的还有个漂亮姑娘,叫阿冰,她也来报到,我们在人事处一见如故,我和她说这公司好啊,她就跟着我屁股后边一起进来了。

 

公司当年在热闹的西关大街上,裕丰商场的斜对面,全市最繁华的地段。公司破破烂烂的,针对的客户还是农民,在一堆卖潮衣的商铺中显得很是奇怪,这得益于我们公司七几年成立时就扎根在此了,我们进去的时机不对,属于它的辉煌年代已过。

 

公司有很多阿姨,一进去就打探我们靠什么关系进来,上面认识谁罩着。我和阿冰两人愤愤:进这么个破烂公司还得靠关系?阿冰很有雄心壮志:我迟早要走的。这话无意间传到了公司经理那,她被叫去训了一通,大意就是要滚就趁早,别让公司栽培了你才走,到时要走扒你层皮!

 

阿冰是个美人,皮肤白,大眼睛,眉儿弯弯,也喜欢打扮,时髦得很,是个很水灵的姑娘,她的字既飘逸又有风骨,漂亮得不行,不像我写得跟鸡爪似的。她也很会说话,擅长交际,八面玲珑。

 

和她一起逛夜市,我在地摊上刚挑拣了两分钟,一扭头,就看见她和旁边的一个小伙子聊得热火朝天,像认识了十几年的老友。后来那小伙子拼命的追求她,对她百般的好,看得我眼热。

 

我有时受不了她在我面前秀恩爱,羡慕妒忌恨的说:有人宠着你真好啊。她一笑:我对他也好啊!她说她对每一场恋爱的人都是真心的。

 

她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对他很好,会煮饭煲汤给他。不喜欢的时候也很绝决,经常玩失踪。 

 

曾有个男朋友对她很痴心,我只见过他一面,为了找她都找到我家门口来,我有面盲症,完全不记得他了,还大大咧咧的对人家说:请问你找谁?我不认识你啊!把人家尴尬得满脸通红,半天说不出话。

 

后来,我看见报纸上他为了找她而登的寻人启事。

 

她终究辞了职。

 

她个性尖锐,一些思想守旧的阿姨看不惯她新潮作派,有个管她的阿姨逮着个小事非要追究她,要扣她半年奖金,她气不过,也受不了朝九晚五的约束,还是扭头走人了。

 

后来好长时间没见过她,再见的时候她信了佛,留着极短的板寸头,让我疑心她是不是差点出家当了尼姑。她吃素,着布衣布鞋,清心寡欲的模样,就差嘴里没念叨阿弥陀佛。

 

我们一群人聚在一块,大块吃肉,把酒言欢,她坐在一旁冷眼看着,突然冒一句:你们都是魔鬼!我们面面相觑,感觉一群乌鸦从眼前掠过,只能讪笑着打哈哈: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在她鄙夷悲悯的目光下,我们好像都是十恶不赦的罪人。那顿饭我是吃得坐立不安诚惶诚恐啊,肉都嚼不出滋味了。这丫,变化也太大了!

 

意料不到的是,才半年光景,她又变回来了,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玩的玩,该曝粗口的照骂。我靠,一想到我那顿饭吃得无比憋屈,轮到我想骂娘。

 

好些年没见到她了。

 

当年初见时,如果我没有遇见她,没有和她说那句话,她的命运会不会就此不同?

 

命运曾经让我们聚在一起,我们像姐妹一样天天形影不离。只是到了路口,终究是你向左,我朝右。

 

自此,你有你的世界。而我,已成了你的路人。

 

(二)

那个训阿冰的公司经理是个渣经理,很没素质。有回他让我去文印店打印份文件,我第一次弄,没有经验,拿回来他看了大发雷霆,恶狠狠的将文件往地上一扔:你怎么做事的?把字打得这么大这么满,你让领导往哪儿签字!当时年轻,还没被人训过,委屈得眼泪直飙。

 

彼时我负责收银,我所处的部门性质类似承包。渣经理让我把收的钱交他,部门经理也让我上交。

 

然后,我把钱给了部门经理。

 

渣经理气得火冒三丈,这次足足训了我一小时,意思是我转正得他签字,当心我到时转不了正,让我想想该听谁的。

 

我这时已经有免疫力,没把他的话放心上。公司又不是他开的,我转正还不由他来决定。部门经理刘哥是个帅哥,人品又好,对我都是和颜煦色的,我当然要交给他!

 

 

我们部门除了我,都是帅哥。

 

李哥当年意气风发,开辆很酷的摩托,笑起来有些许像张国荣,感觉还有点孩子气。

 

我以为他只有二十四五岁,他一本正经:我女儿都六岁了。

 

我又以为他开玩笑,说,吹吧,你要真有个六岁女儿我认你做干爹。

 

结果某天,我瞪大了眼,他真的把女儿带来了。

 

真的6岁。

 

我心虚,生怕他让我喊干爹。

 

他人好,没提干爹的事,我想他也不愿认我这么大的干女儿,否则回家说不定得让他的醋夫人拿刀追杀。

 

 

有天我和他都一起参加考试。

 

我起床晚了,睡眼惺松赶去,到了赶紧噔噔噔往楼上冲,突然发觉恁不对劲,低头一瞧,差点晕倒。

 

我脚上穿着的皮鞋,一只黑色,一只棕色,并且其一厚低跟,另一细高跟,而我这个二货,一路上竟然都没发觉。

 

时值冬天,但我仍很勇敢的把鞋脱下来,放进包,赤着脚,旁若无人走进教室。

 

我宁愿让人惊异到底,也不愿让人笑到死。

 

李哥确实一脸诧异:怎不穿鞋?

 

我镇定回答:鞋跟断了。

 

他真的很好心:断了也可以穿啊,天气这么冷,小心冻着。

 

我没理他。

 

但见他人好,考试时举着卷子让他抄,举得太高,太明目张胆,老师看不过眼差点没收。

 

李哥人太好了,太热心了,考完试,他屁颠屁颠的跟在我这个赤脚大仙身后:哎,我知道附近哪有补鞋的,我送你去!

 

我在心里咬牙切齿:靠,没看见我难堪着吗?没眼色吗?咋这么不解风情?

 

但我面上还得保持微笑,谢谢!不用,真的不用!

 

他不罢休:你这样怎么回家?不难受吗?还是去补一下吧。

 

我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有个地洞,不是我钻进去,而是把这个好心的啰里巴嗦的男人扔进去。

 

 

(三)

那时行业个还好,我们针对的是零售。旺季的时候我从早收到晚写单收钱没停过,忙得是鸡飞狗跳的,有时中午就边啃个面包边开单,内急都小跑着去。

 

我们的客户都是农民,从各乡镇来的,有时来得比我还早,8点没到就在门口候着了。

 

他们没有排队的概念,人多的时候一窝蜂的涌上来。你在公园里喂过鱼吗?那景象跟抢食的鱼是一模一样的,我的桌子好几次被挤得歪了地。公园里是一群鱼嘴张着,我面前是一堆拽着钱的手,齐齐往我面上戳来。我简直没法收,收了这个那个喊:我先来的!然后吵起来,叫骂声连片。

 

我开始还好声好气:请大家排队好吗?

 

个个眼巴巴看着我,但没人挪。

 

我大声说:大家排队好吗?

 

状况依旧。那堆手仍固执的伸在我面前不肯撤。

 

我怒火中烧,黑了脸,丢下笔,蹭的站起来,啪啪啪的把桌子拍的震天响,恶狠狠的吼:你们再不排队我就一个都不收了!都给我排队去!什么时候排好了我再收钱!

 

人果然都欺软怕硬,我一变身母夜叉,这些人就乖乖排队去了。

 

隔了一会队又乱了,一群人又围上来,我无奈,只得又拍案而齐,变母夜叉,凶恶的吼上几句。

 

我妈有次逛西关街,顺便偷偷看了下我上班,结果看到我吼人的样子吓着了,回到家她小心翼翼的问: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凶了?

 

我真个委屈啊,你以为我想凶啊,谁不愿做个安静的淑女,可是不凶能hold得住吗?不凶还没法干活了!

 

 

有好些农民的钱是藏脚板底的,还有藏袜子的,有藏贴身衣兜的,但有个别农民藏钱的地方你简直想像不到。

 

轮到他交钱时,当着我的面,把手伸进裤裆,掏啊掏的,我大惊失色,以为他是露体狂,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耍流氓,正暗自思量要不要发动群众扭了他?结果,他掏呀掏,从档里掏出一把钱递给我。

 

命根子很重要,钱也很重要,俩放一块最安全了,小偷手再长也伸不到裤档里来不是?我接过来,还闻着一股特有的骚味,我赶紧憋气,飞快的把钱丢抽屉里。后来再看见掏裤档的就很淡定的看着,不再大惊小怪的。可是,当年我没要求点特殊工种补贴真是亏大了,银行的柜员可是有的。

 

 

(四)

我收钱的时候发生了件特糗的事。

 

连续一个多月天天鸡飞狗急跳之后,人渐渐少了。

 

有天,我接过一位大叔的钱之后,我,我,我。。。。。我手里拽着那五张钱,低着头,睡着了!

 

他们都以为我在检验那几张钱的真伪,候了好一会,才发现我是睡着了,那大叔啧啧称奇:你是多少天没睡觉了?这样都能睡着!

 

数钱数到睡着的(并且只是五张),恐怕我是天下第一人。我也佩服自己,那么嘈杂的环境,居然可以想睡就睡。

 

可惜,那些钱不是我的,否刚,我一定会见钱眼开,两眼发光,神情亢奋,绝对不瞌睡!

 

 

下班关门后还得点钱。经常得数一个多小时才能把那堆钱点清,等点完银行早关门了。我拿个黑塑料袋把钱统统往里一装,随手丢在我破自行车前面的车篮里,然后哐当哐当的踩回家。

 

五六万块钱在当年可以买二房的商品房,当时也没心没肺,不知轻重,每天都把足足买套房子的钱丢在车篮悠哉的骑回家。现在想想,老天挺保佑我的,我这么粗心大意的人,没让小偷偷去和歹徒抢去算好命了。

 

听我妈说,菜市里有人买了肉放车篮里,扭个头回来,肉都不见了。想想还心惊,要不见的是我那堆钱,我只有跳楼的份。

 

 

有天收了十几万,当时都是十元五元之类的散钱用得多,垒起来一大堆。我嫌重,又多,不好丢车篮,就放在了我收钱桌子抽屉里,放了满满两抽屉。那桌子又旧又破,不知道哪个年代留下来的,面上还破个大洞,有人随便用张纸壳把它钉补上。

 

晚上单位就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守夜。

 

没把钱带回家看着,自己不安心。问我姐:我把十几万丢单位抽屉了,没关系吧?

 

我姐不是个善良的人,她一白眼:我怎么知道有没有事?谁让你这么胆大,要被贼偷了你自己哭去。

 

弄得我一夜想着那堆钱没睡好。

 

老天还是保佑我的,第二天,那钱好好的还在。之后我没再把钱丢过单位,还是自己丢车篮能看见的心安。

 

 

西关街的贼其实甚多。我这一年个人就被偷了两次。

 

一次是大清早刚开门,街上还没几个人影,我把包放门口,搬了张桌子进去,门卫老头就在几米远处坐着,结果不到一分钟出来,包没了影。老头指了个方向,我追上去,已不见贼踪。

 

那时刚开始有BP机,我好不容易有一个,没用到一个月,就这样被贼顺走了。我一气之下不肯再买。然后,我有个发小三番五次的找不着我,实在受不了了,一边痛骂我一边自己狠心掏钱送了我一个。

 

再有一次更霉。

 

那天补发工资,加起来有两个多月的钱。七百多啊,变土豪了心里一得意,就晃荡到了鞋城,想买双漂亮鞋。琳琅满目的鞋看得我眼花缭乱,等我一双双欣赏过,包还在,钱包没了。

 

都说盗亦有道。这贼特没品,你偷我个穷小姑娘也就算了,好歹留点路费啊,一毛钱都没给我留,我交不出保管自行车的一毛钱多丢人啊,那看管的大妈以为我舍不得一毛钱,硬是不相信我身无分文,气愤的给了我一堆鄙视的白眼才放我拿车。

 

更恶劣的后果是我还负债。因为我得向老妈上交伙食费,老妈养大我不容易,没脸白吃。但又不敢把这事告诉她,否则我要听上几个月的紧箍咒,为了耳根清静我只好借钱。

 

自此对贼是痛恨万分,恨不得见一次踹一次。也心生警惕,没再被偷过。

 

但还是被贼惦记过。有回我正吃着冰淇淋,直接就扔他身上了,他低着头,也没吭气,灰溜溜走开。

 

有回是上公车,我咬牙切齿怒火中烧的回过头冲那贼大喝:你再敢动我的包试试,信不信我两巴掌扇过去!那贼惊得扭头就窜,车也不上了。

 

那时的贼没那么凶恶,还知道点羞耻。现在碰上不敢如此英勇了。现在的贼穷凶极恶,大多带着刀子,还拉帮结派,不给他偷还是你的错,捅你没商量。

 

 

(五)

当年西关大街繁华无比,人群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对面商铺的人喜欢放歌听,有一家放得震天响,整条街都听得到。

 

我每天都享受免费听歌。

 

有段时间天天听首温柔的歌,但歌词不怎么温柔,老在反反复复:但愿那海风再起,只为那兰花的手,掐死你的温柔,掐死你的温柔。。。。。

 

听多了我很纳闷:温柔不好吗?为什么要掐死?词作者好不正常。

 

后来才知道是邓丽君的《恰似你的温柔》,是我不正常听成了掐死。

 

那音乐放得震天响的人听歌口味也很独特,百花齐放,上首还是柔情似水的《恰似你的温柔》,下首曲风突变新疆欢快民歌:阿拉木汗什么样 身段不肥也不瘦,她的媚毛像弯月,她的腰身像棉柳,她的小嘴很多情啊, 眼睛让你看不够。。。。再下首就听见任贤齐撕心裂肺:我让你依靠,让你靠,没什么大不了。。。。。。

 

 

隔壁有个卖衣服的小伙子,年纪比我还小,但已在社会上混了好几年,油嘴滑舌,油腔滑调的。他嘻皮笑脸:大家都叫我铁嘴哥。

 

他每天的工作是站在一张高凳上,挥舞着件衣服吆喝:来一来,看一看啊,拾闷壹件!拾闷壹件!

 

闲时我们也会聊几句,多数是听他吹牛,吹他的泡妞史,吹他的牛B过往。

 

有天我不记得我为什么抽风了,总之就是心情低落,坐在门口忍不住偷偷垂泪,他走过来,油嘴滑舌的他不声不响,只是往我的手上塞了个萍果。

 

我不爱吃萍果。

 

可是这么多年,看到萍果,我会想起他,想起他笑嘻嘻的,痦痦的说:叫我铁嘴哥好了。

 

想起他曾经给流泪的我手里塞了个萍果,什么也没说,却让我心生感激。

 

这个瞬间,他也许早忘了,我却永远记得。

 

有时,一个善意的小小举动,对于自己来说也许微不足道,对于别人,却像是太阳。

 

给过你温暖的人,即便只是不经意,即便只是一点点,却足已温暖你对他的回忆。

 

 

(六)

玲姐是我干儿子的妈,个子不高,喜欢染一头黄发,也喜欢笑,成天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挺开朗的一个人。公司当年在门口的位置租了床铺这么大点的地给玲姐,我们就此相识,她守着那巴掌大的地吆喝着卖十元一件的衣裳,黄金地段人潮熙熙,生意越做越火,后来她在裕丰商场有了两个铺面,卖了了几年靓妹装就买了房。每回见着我们,她总是满面春风,对我们公司念念不忘,感恩戴德:你们公司是我的福地啊,想当年,我是揣着全部家当3000元在你们那白手起家的。。。。

 

十一放假,对于玲姐正是生意大好财源广进之时,她急需人手,我孤身一人没男朋友可陪,也没钱逍遥去旅游,闲着没事,索性给她打短工,一天十块。

 

第一天,她也学隔壁,搬来个高凳让我站上去吆喝。我本不是豪迈之人,刚出社会脸皮薄,拉不下脸,旁边是在江湖上混了好几年的铁嘴哥,可我不是钢牙妹呀。我站上高凳,一览众人头,慌慌张张一边挥舞着手上的衣服一边扭扭捏捏的喊:拾闷壹件!拾闷壹件!

 

对面商场音乐依然震天,任贤齐反反复复的在伤心唱: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人潮熙熙攘攘如过江之鲫,人声鼎沸,我微弱的声音转眼淹没在大片的嘈杂喧嚣中。

 

玲姐在下边急的跺脚叉柳腰:你倒是喊大声点啊,跟个蚊子哼哼似的谁听得到!我猜她当时肯定很后悔请了我。

 

我不想让她后悔请了我,憋足气,扯了嗓子用我不标准的白话拼命的吼:拾闷壹件!拾闷壹件!喊了几天之后朋友见面奇怪的问: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大嗓门,像要吵架似的。我翻翻白眼,心想,让你们去吼几天试试,再淑女的人都会变泼妇。我后来唱K总能吼得中气十足震耳欲聋纯粹得益于此。

 

玲姐老公是个渣男,当年她生下儿子后老公就和一个小三私奔了,之后连离婚都没露面,她一个人养着儿子。

 

她儿子那时上幼儿园,放学来我们公司,在那麻包袋上上窜下跳的,像只猴子,嘴里还念叨他们流行的童谣:报告司令官,你的老婆在台湾,没有裤子穿。。。。

 

我听得好笑,想起小学时我邻居那个姓欧阳的兄弟,因为射雕的热播可倒了霉,总有调皮的孩子在后边起哄:欧阳公子,花花肠子,见了女人,脱下裤子。。。。十几年过去了,这童谣怎么还和裤子有关。

 

我打趣他:为什么没有裤子穿?他看着我,可能觉得我像白痴:这都不懂,穷呗!

 

我一向喜欢小孩,逗他:我认你做干儿子吧,叫我干妈。他很猾头:除非你请我吃麦当劳。当年麦当劳多贵啊,我就那点工资,自己都不舍得吃,还带着这小屁孩胡吃海喝的搓了顿,他吃得兴高采烈,我吃得肉痛。一顿麦当劳下来,20岁的我开玩笑的认了个干儿子。

 

他活蹦乱跳的挺招人喜欢。有天他指着渣经理像鸟巢一样的乱蓬蓬的头发问:你妈妈怎么这么懒,都不给你梳头的?我在一旁想像着这个邋里邋遢40多岁中年男人的妈妈给他梳头的样子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完全不顾渣经理的黑脸。

 

玲姐见他精力太旺,跳个不停,就送他去学武术,他也热爱,坚持学下来。后来进了区体工大队,玲姐很得意:当年全广西最后才留下两个啊!

 

前两年见到玲姐,她翻手机里儿子的相片给我看,已经是个十七岁的帅小伙了,和个漂亮姑娘脑袋挨在一块笑得欢。玲姐笑:这他女朋友,虽说不想他这么早恋爱,但他现在大了,也不好说太多,随他了。

 

     我有些感慨,一晃十几年过去,当年的小屁孩都成了国家栋梁,比赛得过不少奖,常出国去交流表演,反正挣的钱是比我们都多了。

 

玲姐至今未嫁。曾经勾搭过一个老外,不记得是新西兰还是哪的了。当年还给我们看过相片,一个白人中年大叔,长得挺帅,鼻子高挺,眼神深邃,就是有些肚腩。

 

老外很浪漫,漂洋过海,飞了半个地球来看她,一见面就送了大棒漂亮的玫瑰。也有诚意,愿意带她和儿子回他的国家,承诺一定会对他们好,在那边也会想法子继续给她儿子学习武术。

 

  她终究是没答应嫁。老外回国上飞机之前抱着她哭得稀里哗啦的,眼泪流个不停,弄得像生死离别一样,惹得众人纷纷侧目。玲姐尴尬得手足无措,中国人感情内敛,她没想到老外感情这么热情奔放,和我们说起的时候还悻悻的:老外的感情真是和我们不一样,太外向太奔放了,一个大男人,说哭就哭,眼泪真的是一滴滴的往下流,舍不得也不至于哭成那样啊。我瞧着也想哭,可是又哭不出来,早知道就准备点眼药水了,就他一人哭,显得我好薄情。

 

后来,她还勾搭了个桂林的小伙子,听说比她小挺多岁,再后来,呃,我就不知道了。

 

有些人,不一定是你的知心好友,但她曾经,从你的世界路过,看到过她笑,了解过她的伤痛,看到过她的坚强成长,而她,见证过你的青春年华,你的回忆有她的一抹色彩,这已然是种缘分,足够。

 

 

公司撤出西关大街已经很多年了。

 

那里如今成了漂亮辉煌的大商场。

 

我立在街边看着,想起一九九七的这些过往,不觉有些恍忽。周边依然喧嚣,人潮依然汹涌。

 

西关街繁华依旧。

 

落寞的,只是我的心。

阅读 (3511) 评论 (0)
夜合花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