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流浪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0904
  • 本日访问数: 38
  • 昨日访问数: 82
  • 本周访问数: 25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人一城一界

(2015-12-02 21:01:48)

 

         6 点起床,赶8点:45分的飞机,2 个小时后落地,转机场大巴到汽车客运站,一路问询又到了火车站, 买了唯一能到达你城市的火车票,身着单薄的衣服,在寒风拖着一个大旅行箱去了宾馆,5个小时的钟点房,再7 乘个小时列车,凌晨3点才能到达你所在的城市。

        那年,我第一次历经无数次的倒车,交通工具从大巴、飞机、火车、的士; 从北海、南宁、武汉、合肥,辗转几个省市,大约1985千米才到达你的城市。由于很少坐火车,当半夜车厢里乘客的呼吸沉入海底,我仍硬撑着疲倦不堪的躯体不敢入睡,坐在硬座的椅上看窗外,数着偶尔擦肩而过的列车,打量车窗外民居的点点灯光,心却比在那一些灯光都透亮。

      我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来这座城市,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勇气,如此长途跋涉、 舟车劳顿、风尘仆仆的前往这座城市。我不是什么弱女子,工作后,我四处漂,总以为走走停停看看这些纷乱世界就可以真正地满足自己内心的愿望,直到有一天,我走在人潮汹涌的街头,突然忘记自己在哪里?在哪座城市?我这是要去哪里?自己有多久没有回过家?多久没有见过爸妈?瞬间顿悟,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喜欢趴在窗上彻夜看风景的女子,更不是老期盼在下一座城市能遇到童话的孩子。于是,辞职、收拾行囊,回家,做一个温顺的孩子,守在父母的跟前,领着微薄的薪水,过着朝八晚六的日子。八年了,人生真如同白驹过隙,一蹉跎,便两鬓苍苍。加上世事无常常,且隔万重山水,哪时,即便我机会有时间,恐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这一些年,我们偶尔聊Q、微信和电话,你总问我的打算,我总笑而不语。很多时候,我常常问自己:“当年的梦想、承诺都去了哪里?有时,我也反问:“你还认得那个朝气蓬勃、四处闯荡、明眸善睐、顾盼生辉的女子吗?此时全世界都在沉睡,唯有我一人醒着。没有人对话,没有人应答,所有的过往都在脑里栩栩如生般回放上演。这样子的我,该如何回答你的问询呢?

       而现在的我,满面尘灰,黯淡无光,每天都是很忙,却没有丝毫的成就感,只是把自己当成陀螺不停的旋转,要完成的事情很多很多:目标、欲望、任务、工作、生活、事业、家庭、人情世故等等等,我再也不是那个半面不忘的、识途老马的孩子。我有脸盲症,我是路痴。有时,在灯火迷蒙的晚上,我手握方向盘,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开。身边,车来车往,我趴在回忆的缝隙中寻找方向,内心漫漶无边。

       这个季节,你那里该是寒风凛冽、冰天雪地,而我这里秋风习习、艳阳高照;晚上,你喝酒、看电视,而我听音乐、看书写字;你有安逸稳定的生活,我却要努力打拼;你下班可以无所事事事,而我24小时电话不能离手,随时随地处理各种事宜……所以,忙碌是目前自己唯一的界面和常态,你所说的打算、远行……我真的无法做到。

       时光荏苒,眨眼带走很多年,每年到这个季节,我都会在内心深处肆虐地想起那山、那水、那街、那人、那事、那城市、那回忆……

 

阅读 (2416) 评论 (0)
鳞片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