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花香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59702
  • 本日访问数: 13
  • 昨日访问数: 28
  • 本周访问数: 13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到哪里找那么好的闺蜜,陪你一起慢慢变老

(2015-12-04 11:54:27)
标签:

友情

闺蜜

 

老徐是我最长情的一个闺蜜。

 

我们相识在幼儿园,一起玩滑滑梯,一起玩翘翘板。

 

我说,我讨厌那个凶巴巴的白老师,老喜欢骂人。她很赞成的点头附合:我也讨厌!

 

然后一起讨厌那个凶巴巴的白老师。

 

夏天下大雨的时候,又一起趴在窗口齐声的喊:老天爷,不要下大雨,猴子玛蝼送给你!

 

我问:老徐,老天爷为什么喜欢猴子不喜欢小免呢?

 

她说:不知道啊,要是我比较喜欢小狗。老林,你喜欢小免?

 

当时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小,理所当然的把自己当大人。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老天爷喜欢猴子,但我们仍喊得兴高采烈,喊到最后,雨果然停了。我们满心欢喜,雨可是我们喊停的啊。

 

有了这么多的一起,我们的友情自此开始,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上小学了,我们惊奇的发现,老徐和老林在一个班。

 

80年代大家都清贫,我们穿的蓝布裤子屁股后边常常会补上两个一圈圈的电视机,大家都很低调,不显摆。

 

老徐就很有个性,每逢春暖花开,天气还微凉,她总是第一个穿上漂亮裙子,花蝴蝶一样的招摇,得瑟得很,像个高傲的公主。高调的行为一致引起女生的反感,仿若她犯了错,齐齐对她冷眼相看。

 

她不管不顾,第二年依旧,风头照出。

 

有个性的老徐当上了文艺委员。

 

这简直是件没有天理的事。她一不会跳舞,二来唱歌五音不全还跑调,没一点音乐细胞。她唱歌的调子很奇特,又哑又暗不说,还总比别人的低半调。

 

   音乐课考试,老师一边听她唱,一边皱眉,反反复复了好几遍才让她过关。

 

   长大后我有幸有在KTV里听她唱了首田震的《执著》,嗓音低沉怪异,听得人心尖一颤一颤的,半天透不过气,难受得紧,和如今小众追捧的左小祖咒有得一拼。

 

我觉得她之所以能当上文艺委员完全是因为显摆了花裙子的缘故。

 

有个性的老徐很笨。

 

最不耐烦和她玩扑克牌。她手上只抓五张,其余的摆了身后一地,出次牌要扭过身,在一堆零乱的牌里翻半天才撬出一张。

 

我瞪她:你干嘛不把牌都抓手上?

 

她很无辜:我抓不住啊。

 

大家轮番上去教,结果齐齐败下阵。她笨得可以,手上牌只要超过6张,就会扑愣愣的直往下掉,怎么也拿不住,怎么教也不会。

 

和她玩牌会被急死。

 

我有回看中了她的收集的一张翁美玲布干胶,俏黄蓉在那上面美目流转,巧笑嫣然,美得不行。好多同学都求而不得。

 

我随意找了张郭靖和黄蓉的合影和她换:你看,这张多漂亮啊,我用了三张黄蓉和别人换的,我们玩得这么好,我只要你一张就好了。

 

她信以为真,不仅换,还傻乐,觉得我人真的好(鄙视下当年不厚道的我)。

 

有个性的老徐真的很笨。

 

学校组织看电影,她和另一闺蜜芝麻位置挨一块。我很不幸和曹老大比邻。曹老大在班上就一恶霸,满脸横肉,爱欺人,属人见人躲,狗见狗闪的那类小痞。

 

当时我和芝麻吵了一架,傲娇的芝麻几天没理我,持续冷战。笨老徐有心让我们和好,抢了我的票,主动坐在凶神恶煞的曹老大旁。

 

我急了,让她起身,她也不说话,像定海神针一样巍然不动。对于当时的孩子,这简直就是舍生取义的大情谊。我一感动,克制不住哭得稀里哗啦。

 

哭声把老师招惹了来。老师以为她在强霸我的位,批了她一轮,偏偏我哭得一抽一抽的,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上来。她也不解不辩,任老师批,气色如常,大义凛然,打死不挪位。

 

她如此忠肝义胆,我和芝麻不和好都对不住她。

 

上中学了,我们惊喜的发现,老徐和老林还在一个班。

 

有段时间她疏远了我,像只刺猬把自己裹起来,喜欢嘲讽,难以接近。对男同学都是张牙舞爪恶狠狠的,会毫不留情的把圆规往惹了她的男同学身上扎,由此得了个绰号:母老虎。

 

只有我知道,她的心是柔软的,从来不曾变过。她外表的强悍只为了悍卫那颗敏感的心。

 

因着她的冷漠,我还暗自神伤了很久。后来又莫名其妙的和好,每天都亲密无间的一起放学,嘻嘻哈哈,谈笑风生,一起疯狂的看小说到半夜,一起迷上漫画,上课的时候一起打瞌睡。

 

最美好的青春,是和她一起度过。

 

之后,我去了一小城读书,她去了柳州。

 

在学校里闲来无事,我学会了织毛衣,想起的第一个人是她。

 

第一次织出来的东西难免丑陋,看她发来的相片,那件宽宽大大错漏百出、针脚歪扭的白色毛衣穿在身,整个人都臃肿了,像只熊一样圆鼓鼓而笨拙,她仍然欢喜骄傲得不行:温暖牌毛衣啊,我宿舍的姑娘们都羡慕死了我有个会织毛衣的发小。

 

她高考前的那夜,我在教室里折了一宿的纸鹤,到天亮的时候折了三百只,加上之前折的,共一千只,跑到邮局很虔诚的寄给她。

 

那年柳洲大水,把她们的宿舍全泡了,假期和她一起去柳州玩,却看见那一千只纸鹤装在篮里,护得好好的,她笑得云淡风轻:当时衣服和书都没顾得抢救,先把这救出来了。

 

我工作的第二年的五一,她在南昌,大三。我攒够了车票,坐了二十个小时的火车千山万水的去看她,去之前自己先雀跃了几天,好似去见一个分别已久相思成灾的恋人。

 

至今忘不了她看见我的表情。她大大咧咧的嚼着牛肉串,哼着小曲,看到突然出现的我,眼瞪得那个圆,终于让人看出她那是双眼皮了,嘴巴半天没合上,我嫌弃的看着她,满嘴的肉,也不怕噎着!

 

曾经做了件事情伤了她,她却只说了句:你呀你。。。。

 

再无指责。她善良得即便气愤,也从不说过份的话。

 

我自己觉得愧疚,在绝望的时候来到她家门口,由于鄙视自己伤了她却来寻安慰,最终没有勇气进去,却在拐角的楼梯偷偷坐了许久,仿佛只要靠近她,我便有了种寄托,那样的绝望便可以减轻,不再噬骨蚀心。她的存在,对于我,好似《飘》里梅兰对于思嘉,只是,思嘉直到最后才真正意识到梅兰一直是自己的慰藉和力量,才明白她对于自己的不可或缺。而我,一直知道她的重要。

 

在这个世上,有这样的几个闺蜜,你看着她,她看着你,牵着手,一起慢慢长大,慢慢成熟,慢慢变老。岁月沉淀下来的友情,是种幸福,不可替代,爱情也不能。她们,一直是我面对艰难和挫折时的勇气和信心的倚仗。

 

爱情难得的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一生一世,友情难得的是高山流水,情深义重,此生此世。

我没有找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男人共此一生。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是我的闺蜜。

 

终有一天,我们会头发花白,牙齿掉光,老态龙钟,即便我患上老年痴呆,神智不清,我仍希望能清醒的记着你们,戳根拐棍,颤颤颠颠握着你们的手,老泪纵横,感慨万分,道一声:

 

谢谢这一生,有你们,陪我一起慢慢变老!

阅读 (2953)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夜合花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