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伊岭居士博客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分类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9601
  • 本日访问数: 11
  • 昨日访问数: 16
  • 本周访问数: 80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高峰山坳,那刘爷的故事》(连载五)

(2015-12-29 17:44:42)
《高峰山坳,那刘爷的故事》(四)中,已讲到1967年,南宁正闹“武斗”,老家也因“乱”所至,而死了人。那时,尽管南宁“武斗”,但村人尚有胆大者,为了生计,偷偷翻越高峰,到南宁做小贩。那些人回村后,常讲述城里“武斗”而“死人”之事。 那年,我父亲不知何因,几个月没从南宁回老家。对此,家人对他很“担忧”。我想到南宁找父亲,但想到南宁闹“武斗”,便胆怯了。有一天,我又想到住在高峰山坳上的刘爷,心想高峰离南宁更近,父亲和刘爷有交往,且刘爷常到南宁买东西,他可能会听到有关我父亲的消息吧? 刘爷,在当地人眼中是个胆大者:在“抗日”时,“高峰之战”后,他曾为打“鬼子”而捐躯的国军壮士捡过遗骨;解放前,不惧流窜兵匪,敢一人在高峰山顶公路边“扎根”谋生;不知多次,有时深更半夜了,敢独自下到公路旁边的深渊,抢救那些事故后遇难的司机、、、、、、刘爷,在我心中是个英雄。 有一天,我又瞒了家人上高峰山坳,但因怕“武斗”不敢从公路走,只能走山里的小路,花了几个小时才到高峰山坳刘爷粉店,想打听有关南宁和父亲的“消息”。刘爷和胖嫂见我后,显得很惊讶。刘爷知道我上山目的后,在陡峭的高峰岭顶,他望山脚下不远处那盘马弯弓的公路深思。刘爷对我说,他因开粉店这个原因,故几天就要到南宁买不要肉票的猪头肉,但几个月来因南宁很“乱”,他进城也很少了;有一次,刘爷刚去到南宁望州岭就被“造反派”抓了,被关了两天。后来,好在有个“造反派”小头目,他常走旧南武公路,且多次在刘爷粉店吃过粉,不然刘爷就惨! 刘爷还对我讲了许多惊人的事:当年,南宁因闹“武斗”,故旧南武公路很不“平静”,夜晚常有一些人在公路“出没”。有一晚深夜,刘爷和胖嫂已关门睡了,但被几个“流浪者”敲门,这些人进屋后,有个戴眼镜像读书的人说,他们从南宁过来,已几天没吃东西。刘爷看这些人不像坏人,便煮东西给他们吃。刘爷说,他是老“江湖”了,什么是好人和坏人,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几个人,半夜流落到高峰山坳,定有他们的难处。刘爷还讲,有几次夜晚,曾有坏人进过门,但他从没卖过这些人的怅。刘爷说,他身高18米,年青时炼过功夫,解放前公路上土匪更多,但他都不怕,还能在高峰岭顶立足,故更不惧怕这些小“毛贼”了。据刘爷所述,这些“毛贼”进屋后,见到身材高大,声若洪钟的刘爷,且见到其面前摆放着刀斧、棍棒,都知难而退了。刘爷还讲,这条公路数高峰山坳最陡,从武鸣往南宁方向的车辆,到山坳顶后时速只有像人走路般快,故那时一些流窜坏人趁“混”,常想在此处扒车偷货。刘爷说,每逢此事发生时,除非他不在,只要他在坏人就不能得逞。当年,听刘爷讲述这些事时,我对他佩服得不得了。 当天,刘爷除讲这些外,也向我透露了有关我父亲的消息。他说,从南宁老乡嘴中知道,我父亲日子过得不太“平静”了,在南宁街头也见到许多 “造反派” 攻击我父亲的大字报了。刘爷见我非常紧张后,安慰说我父亲单位属中央直属单位,“造反派”胆子再大,量他们也不能乱来。 当晚,我回到伊岭老家后,不敢对家人透露上高峰坳之事;怕祖父及家人担心,更不敢透露父亲之事。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心想过几天后,定会重上高峰,定会求刘爷带我到南宁找父亲。后来,过了约十天后,我重上高峰,刘爷经不起我磨、求,冒险用单车驮我到南宁。我和刘爷到南宁后:如何惊险地躲过“造反派”武斗;几经曲折,如何到了市东葛路我父亲单位(待续)。
阅读 (1578)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