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思想的力量是无穷的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771147
  • 本日访问数: 34
  • 昨日访问数: 107
  • 本周访问数: 348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医生吐槽18:挂号费和黄牛党

(2016-01-27 12:39:01)

   最近一个“女孩怒斥医院号贩子:300元号炒到4500元”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哭声指责医院保安“不作为”,不管号贩子的猖獗,而自己“排那么长时间的队却挂不到号”:“一个300块钱的号他们朝我要4500(元),老百姓看个病挂个号这么费劲呢,医院挂号的人、票贩子里应外合。”这个视频得到了热传,收获各种吐槽和支持,对于医院那没有保安参与票贩子牟利的声明,群众当然是不满意的,各种评论那才是更精彩的。各种不认同挂号费300块钱,严厉打击黄牛的,提出要院长下课的。当然更弱智和暴戾的就不提了。

 

换谁挂不到号都会恼火,不患贫而患不均嘛,尤其让人不爽的是300元号炒到4500元,直接涨价15倍啊!的确吸引眼球。这黄牛,黑啊!不少人对此认为医院内有人勾结黄牛,有人提出严打黄牛党,似乎只有就可以让医院挂号风气为之一新。

 

不过这样廉价的愤怒和意见只能是然并卵。举两个例子,现在还可以看到很多上世纪20-30年代的美国黑帮片,黑帮如卡朋团伙等走私酒品,开着结实的福特车,拿着标志性的芝加哥打字机(汤姆逊冲锋枪)做尽坏事。在80年代,也有很多倒爷贩卖东西,这些事情,当初都有警察严厉打击,不少黑帮成员被送进监狱,中国甚至投机倒把也是大罪,枪毙的也不少,但是,这些犯罪活动也没有得到消除。但是,大家现在已经看不见如当初那样的黑帮,也没有再有投机倒把被枪毙的人了,那不是政府加大了执法力度他们被消灭了。美国20-30年代的黑帮瓦解,是由于禁酒法被罗斯福总统废除,那些武装贩私酒的黑帮就自然没落了,中国的市场经济深入发展,没有了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并行的价格差,倒爷自己就消失了。如果明白这点,就可以知道,黄牛党,他的产生和消灭,跟打击力度没有直接关系,严厉打击,只是增加他们的工作成本,只要盈利空间还在,就是要枪毙他们,也还是有人会加入,别忘了资本论引述的关于资本的描述,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300块的挂号费,能炒到45001500%的利润,杀头还真吓不住人。

 

    不过就和贩私酒的黑帮和倒爷一样,黄牛党也并非一无是处,他们的存在满足了人民群众的需求,他们用市场经济的价格满足了人民群众的需求,就和黑帮为想喝两口的群众满足了需求,倒爷为群众倒来紧俏物资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黄牛党也靠他们的门路,满足了很多人民群众本来需要或者不需要的就诊要求,他们也许很坏,但是是不得不存在的坏,没有黄牛党,很多人看病的要求将更难以满足,满足的办法将更加不公平!

 

对于中国的医疗,除去愚民自身的感受“看病难,看病贵”,还真是太便宜了。就像这个怒骂黄牛的女子,自己想来就来,挂上号当天就可以用低廉的诊费,在最好的医院看上最好的专家,这样高效优质 医疗,世界上真是少见极了。在许多欧美发达国家,这样的顶级医院不是你想来就来的,更不是你来了就可以马上看的,往往需要由下一级医疗机构的转诊,长时间的预约,以及不菲的诊疗检查费用。觉得中国看病难,其实是超出需要,自己一定要找更大更好的医院,所以造成的看病难。这个女子口音应该是东北吧?一定要来北京看病,住一天130块的租房,每天去挂300块钱的号,还要怪看病难,看病贵。那就是矫情!

 

中国的看病费用不贵,也造成很多问题,如此低廉的诊费,除了逼医院多开药和检查,还让大医院人满为患。在省市的三甲医院,主治号3块,副主任主任4块,比路边买个早餐便宜,当然,水平跟社区医院,甚至县级医院高很多,你会在乎三甲医院的诊疗费比他们高么?而且中国医院还不许拒绝接待病人。所以三甲医院人满为患。任何东西,不是你设低价,甚至免费,就可以让人民群众得以享受的。龙虾鲍鱼,要是跟大白菜一个价钱,让你挑,当然会想买几斤尝尝,当然要是按照中国价格,你是别想在正规的交易场所买到的,它们最有可能在黑市上以接近现在的市场价格出卖,如果打击严厉,还要加点违法成本。加上低价的东西,无论多珍贵,肯定会有滥用,所以这也是中国医师可算最辛苦勤奋的人,支持着如此高效便宜的医疗服务而又不受中国病人待见的原因。

 

 

这就是中国的挂号费黄牛的问题所在,北上广这些中国顶级医院的诊疗资源,是稀缺资源,目前那300块的定价,其实和其市场需求定价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由于定价权不在医院手里,所以,这个挂号费不能反映出其价值以及市场需求。从黄牛党的报价看,除去贩票利润和违法成本,还有着数倍的差价。这值得黄牛党去操作这个生意。跟挂号有关的人,都有动力去炒挂号票。别说现在黄牛被抓只是拘留几天,就是杀头,也只是换一帮更不怕死的来倒。

 

要想消灭炒挂号票的黄牛,要做的实在太复杂,优质的医疗资源总是缺乏的,显然现在中国的医疗服务收费标准太低,使得分级医疗完全不可行,而优质的医疗更被滥用,无节制的病人就医趋向造成了在大医院看病难的局面。如何分配优质的医疗资源给需要的人,是所有抱怨“看病难”的关键。让病人自由地去自己喜欢,或者稍微信任的医院,就是今天这样的局面。

 

也许有人要对政府行政计划分配资源,必须承认,这看上去很美,但是这样必须剥夺病人选择医院的自由,或多或少,而且政府办事的效率,你懂的,而且掌握这样的权力,分配稀缺资源,从来就是以权谋私的,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掌握分配优质医疗资源的人不去靠这个来谋私获利?不过不得不说,没有这个分配机制,单靠市场调节,其中也一样会有太多不公平。

 

要消灭挂号黄牛,也许提高中国医生的医疗服务价格是个不错,而且靠谱的选择,过于低廉的医疗价格必然被病人滥用,那么便宜,不能阻止那些鸡毛蒜皮的小毛病去大医院跟真正需要的病人抢夺优质的医疗资源,更不能使优质医疗的稀缺性在价格上得到体现,只要市场需求和计划价格存在可观的差距,为人民服务的黄牛党,就一定会活跃在各大医院。

阅读 (7566) 评论 (1)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