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伊岭居士博客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分类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20159
  • 本日访问数: 12
  • 昨日访问数: 6
  • 本周访问数: 18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高峰山坳,那刘爷的故事(连载七)

(2016-03-03 21:00:13)
      1967年,7月一天,自刘爷带我到南宁找父亲后,因读书及不久随父母到南宁居住,我就没有到高峰山坳了。 
      在随后的十几年,我常从南宁搭车经南武旧公路回老家伊岭,但因工作忙之故,都没在高峰山坳停留。不过,从老家人口中知道,刘爷身体还是很硬朗,只是刘嫂长得太肥胖,走路已较困难。老家的人,有的常到高峰山坳找草药,我没时间看望刘爷刘和胖嫂,只好托村人给两老送点礼物。 
        一天,我从南宁回武鸣,车经高峰山坳时,看见刘爷孤零一人站在粉店门口。刘爷身体已不如前,头发已全斑白,背已显出驼态。上个世纪80年代末,由于高峰山坳太陡险,过路司机如不遇到紧急事,已鲜有在此停留。另外,寻年代交通已相对发达,此路步行之人已很少,加上刘爷年岁已很大之故,粉店早已不开张。 
         1994年,“南武二级公路”(即,现在改修为:南武城市大道)正修建,为庆新路修建,怀旧老路,报社想写篇有关原“南武旧公路”方面的文章,这个任务落在我身上。我想:刘爷在该路最险山坳居住几十年,对此路的兴衰最了解,其无疑就是最好的采访对象。一天,我从南宁驱车到高峰山坳见到:山坳四周,云雾缭绕,青松依旧翠绿;刘爷粉店,却柴门紧掩,以前粉店兴旺情境,浮现在眼前 。“当年莺歌燕舞处;今日惟有鹧鸪飞”!伤感之情,顿涌起心头。 
        刘爷不在家,但其年岁已高,不会出远门,我估计他可能只是在山谷附近转转罢了。不出所料,不一会儿刘爷果然回来了。刘爷见到我,双手紧握住不放,说知道我很忙,没空到山坳,感谢我托人送礼物给他。刘爷还说,十几年来,他很想念我。刘爷已年近九旬,头发已全白,但声音还是很洪亮,双眼还是炯炯有神,他说在山野居住,空气就是好。从刘爷口中知道,“胖嫂”已过世多年,其独女早已外嫁,不时会抽空回来看他。 那天,刘爷给我讲述许多有关“南武旧公路”的故事:从解放前讲起,直至此路近年的情况,内容可谓十分的丰富。后来,我据刘爷所述,在《南宁日报》发表一篇《广西第一路,八十年风雨历程》。此文发表后,引起许多老市民的怀旧之情,文章还获得了奖。
       几年后,为写当年武鸣人民抗击日本鬼子的英勇事迹、为纪念“高峰之战”中壮烈献身的国军、为寻找当年国军烈士的遗骨,我曾带区内外多家媒体到高峰山坳采访刘爷,并撰写发表《日本鬼子对武鸣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等几篇文章。这些文章发表后,都获得了奖,这些都有刘爷这老人的功劳! 
      去年,初春一天,我又上高峰山坳。高峰岭顶,松涛无风自鸣,正值鸟语花香时,可刘爷已仙逝作古。当年,刘爷开的粉店,因久无人居住,已日渐破败。站在小粉店前,仿佛还能看到刘爷高大的身影,听到其洪亮的笑声;仿佛还能见到憨厚的胖嫂,因胖而迈着“寸步”蹒跚而行。然而,这些只陡留在记忆中了(续完)!
阅读 (1146) 评论 (1)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