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有料、有趣、有情怀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451275
  • 本日访问数: 21
  • 昨日访问数: 140
  • 本周访问数: 21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号之恋

(2016-03-18 14:42:06)

她奔跑过胡同口,他背着小号冲出来,她果然撞到了他的肩膀上,两人踉跄倒地,她手里的花瓶早已抛出数米远,哐当破碎。他首先爬起,再伸手把她拉起,她看到他的眼神,像极约翰列侬,却面无表情,撂下冰冷一句“对不起”,人早已飞驰而去。她怔怔地站立,她的计谋得逞了,时间差在0.58秒之间。


第二天傍晚,她的花格子窗户被什么东西敲得笃笃响,她跑到窗前一看,是他,正把一个花瓶用竹竿挂住,送到她的窗前,用眼神示意这是赔她的。她微笑,把花瓶解下,正想跟他说话,却只见半截竹竿很快收回,窗门随即关闭,他根本没有跟她交谈的欲望。


但这并不阻碍她每天临近入夜的时候,伏在窗棂上,聆听他低沉的小号,时而轻柔酥麻,时而肝肠寸断,仿佛能提前把明月吹出,无情占有别人的屋瓦,占据梦中人的心窝。她突然明白,芝芝为什么会对这个男人如此倾心痴情了。


 

“你帮我照看一下阿造,不要让他出什么事,合适的时候再帮我劝一下他,我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他生气、记恨……” 三个月前,她答应远方好友芝芝的央求,住到了这个叫阿造的男人对面,想办法接近他,照看他的一举一动,然后每天晚上发一封关于他的Email给芝芝。猎奇、窥探、监视、间谍……她暗笑自己在暂时的赋闲之余会跟这些字眼挂上钩。


“不怕我爱上她?” 她笑问芝芝。


“那是我和阿造的福气!”芝芝的认真的眼神让人看了心疼。


她在他对面楼租了房子,他们之间只隔着一米来宽的胡同,说话声音稍微大一点,都得清清楚楚。


她告诉芝芝:阿造好像没有她想象中的消沉、颓废,他白天按时上班,晚上背着小号去跑夜场,周末就在窗前练习新曲,小号的声音一如她说的让人心醉,只是黏着有厚厚的灰。还有,偶尔,他会带女的上楼,不说话,直接滚到地板上做爱,窗户都来不及掩上,地板咚咚响,交织着女人的呻吟传出窗外……她在“确定”发送Email之前,总翘起指头,定格一瞬后,把最后一段删除。

 

傍晚,她照例在窗口浇花,他的小号又响起,忧伤的情绪让人无法呼吸,她写了张纸条,揉成团,砸到他的身上,纸条上说他的小号太陈旧,连屋顶的花猫都受不了逃掉了,让他趁早换支轻快欢畅的!他垂拎着小号,嘴角歪斜着似笑非笑,用手在窗口狠狠地划了三个单词:Don`t Bother Me!然后,猛地扯下窗帘,屋里隐约见他的黑影木然矗立,一直到月亮和花猫再悄悄爬上屋顶。一阵低幽的小号声隐隐传到她耳边,像一只迷路的幼狼,又像一个丢了心爱礼物的孩子的哭泣,她有些心慌,原来在那张冷静的外表下,掩饰的仍是一个脆弱的灵魂。


一连好几天,他都没出门,窗户紧掩,她尝试用竹竿敲打他的窗户,没有任何响应。她觉得出了什么事,急急忙忙找了对面房东,进到他的房间,眼前的情景让她大叫:阿造醉卧倒地,空酒瓶横七竖八堆满屋,呕吐的污秽物到处都有,几头趴在上面的大黑鼠见到人来才开始落荒而逃。她的胸口突然一阵闷疼,后来,她问过好多次自己,为什么刹那间心会闷疼,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她把自己当成芝芝了。


她知道芝芝和阿造的那段恋情,曾甘甜得令人艳羡,但眼看就要结硕果的时候,老天又用粗暴的大手活生生地拆了他们,犹似把整个人拆成两瓣。而故事中的男主角又无一例外地自暴自弃……她眼睛濡润,泪滴滚圆,却不是为了眼前这个醉如烂泥的男人。


 

她给他放欢快的小号曲,给他读新闻,给他讲笑话,用笔记本电脑给他放电影,刺激他的大脑,恢复他的意识,直到第七天,他终于睁开眼,恢复了知觉,他看到朵娅膝盖上叠了一沓书信——那是芝芝写给他的,而他从来不曾拆阅的信件,朵娅问他是否要听听,她可以念给他听。他一把抓过所有信件,扔进了痰盂。他开口说了七天以来的第一句话,“我要回去”。


当他们走过河边的廊桥,阿造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朵娅说:“谢谢。”随即疾步往前走,一边大声说,自从离开那个芝芝,他醉死过好几次,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


确切地说,是芝芝让他离开的,因为在她父亲固执地坚持下,她选择了一个生意人的儿子,不是他。而在出嫁的前夕,她居然为报答他,要把初夜给他,阿造两眼喷火,发泄地抱着她狂咬,把她推倒在墙角,然后含着委屈和痛恨,骂了一句“小女人”,甩袖而去,只在转身一瞬,瞥见芝芝眼角的两颗硕大的泪珠,直溜溜地滑落,滴穿了他本就不完整的心。


 

每个季节都有它的色彩,秋天无疑是最浓郁最斑斓的,厚重饱和,开阔润泽,而现在的阿造,就似这秋色一抹。


一袭华尔兹般的黄昏雨跳跃过后,透出微凉的气息,而阿造却给朵娅端上热水暖过的黄酒,随兴吟了一句:秋蝉逼天凉,人情煨酒暖。他学的是工程,爱的是小号,却有才子的灵气。朵娅又多明白一层,为什么多愁善感的芝芝会把这样的男人爱得彻骨。


朵娅熟稔阿造与芝芝悲情故事的每一个章节,而阿造只认为上天又赋予了他新爱的福音,朵娅无疑就是他新的启程。他借用柏拉图的话说,上帝用刀子把本是整体的人割成两半,分成两个人,结果世界就变成了只有男人和女人,每个人都在寻找另外该有的剩下的那半个身躯,在东奔西走中度过人生,有些人找到了,又丢掉了;有些人丢掉了,然后又找到了。朵娅用手支着下巴,若即若离地听阿造“死后重生”的感言。


阿造拿出一叠工程图表,纸的背后,是五线谱:“这是我新写的曲子,崭新亮丽,你肯定喜欢,我吹给你听。”他举起铜号,指头飞动,悠扬的曲调果然与前不同,仿佛秋树的枯黄间被疾风掀起一角净练如洗的蓝天。看着朵娅疑惑的眼神,他笑了几下,说,不要惊讶,只是因为,我觉我又可以重新开始了,真的。朵娅看着屋顶泛着雨后光亮的瓦楞,她突然有些轻松,今晚可以给芝芝一封宽慰至极的Email了。

 

阿造果然如这天色般明亮渐次开朗,他辞去了夜场的工作,开始专注于自己的专业,甚至熬夜加班,为公司设计工程图表。而在傍晚时分,照例在窗口吹小号,声音透亮明快,给晚归的流云飞鸟行平添一丝无忧情调。他也常邀请朵娅去他的小屋,朵娅发现,屋里的什物每次都整理得干干净净,桌布换了新的,还特意地摆上了一只和朵娅桌面上一抹一样的花瓶。他给她泡上花茶之后,就兴致勃勃地开讲好玩的事,但多属于当天发生的,高兴起来他会拉她起来跳欢快的华尔兹,她初遇他的冷酷早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他也不再让别的女人来过。


那天,阿造又用小号在窗边逗引朵娅,显然过于高亢激越了,惹怒了楼下的邻居,被人砸了好几只烂番茄,阿造和小号的身上都鲜红鲜红的,负伤一样。朵娅银铃般的笑声回旋在胡同上空,阿造用手做了个手势,随后两人相视一笑,就各自跑下楼来,跑到青石板的街道上。


“娅,做我女朋友吧,现在就答应我!”


“为什么?”阿造的请求她虽然并不感到意外,但面红耳赤,仍然心跳加速。


“那个我死心塌地爱过的人,我终于可以把她消化掉了,她彻底,消失了。”


“一点点影子都没有了吗?”


“是的,现在我的世界只有你。”


阿造扔下小号,用有力的臂膀揽住朵娅,朵娅没有回避,头顺势歪靠在阿造的胸膛,倾听那同样激烈跳动的心音,她轻轻晃动脑袋,用长发在阿造胸前摩挲。她把自己当成芝芝,感受芝芝当年的甜蜜与幸福。阿造脸上异彩绽放,这天是国庆,烟花灿烂。


芝芝,我的好姐妹,你可看到了?凌晨2点半,她打开电脑给芝芝写Email,告诉芝芝,她为她实现了愿望——他爱上她了。芝芝却没有给她回信,好几天过去了。

 

“那天天很冷,雪下得大,大家都睡得很死,小偷摸进我们的宿舍,拎了两部手提电脑就跑,被起夜的男生发现,于是叫喊起来,我第一个醒来,拿起小号就猛吹起冲锋号,整栋楼的男生都被吵醒了,小偷也在大家的围攻下束手就擒,我还被评为‘最佳号手’,从此以后,学校有什么庆典,都邀我去助兴。”阿造也许已经不记得,正是这个笑话让芝芝笑了好半天,然后喜欢上了他和他的号子。每一次的相会,她都让他吹一曲,她说她能从他的号子里听到西班牙的血气,意大利的固执,还有美国的嬉皮,她说她最向往的是法国,因为她的生母就在那里,她希望在她有生之年,能见到她,并亲口问一问,她离开父亲的原因。然后,她总问阿造能否帮她实现这个梦想,能!阿造总是不假思索地满口应承,而芝芝也总是心满意足地看着阿造甜甜地发笑。而现在听典故的人是朵娅,她也笑了起来,只是显然没有当年芝芝笑得开怀。


天色再次逼近黄昏,冬天的寒夜就要来临,阿造呼吸突然急促,放下手里的茶杯,猛地捧起朵娅的脸,凝视那双他似曾相识的眼神,然后亲吻她微翘的红唇,继而拥着朵娅滚倒在铺了地毯的地板上,朵娅缓缓闭上眼,任由阿造的手掌在自己发烫的胸膛游走……


窗外突然下起大雪来,纷纷扬扬,却又无声无息,每一瓣雪花的飘落都伴随他们每一次翻转,每一次翻转,朵娅都用略带喘息的声音告诉阿造她所知道的故事。


故事很简短,不足3分钟,阿造像机器人般兀自站起,矗立在雪花不断飘落的窗前,屋顶的花猫倏悠一下跳进对面的窗口,然后缩到角落里。朵娅给他披上厚厚的大衣,两人默默无语站了一会,阿造突然声嘶力竭地大吼一声,随即冲出小屋,跑进了冰天雪地里。朵娅没有跟着去,只雕塑般站立着,默默地守了一夜的大雪。


 

当年芝芝的父亲不同意她和阿造结婚,坚持要她嫁生意人的儿子,说是自己的重病要花很多的钱,其实是希望芝芝嫁入殷实人家,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因为打小,她就跟在他一起混,吃过不少苦,他觉得对不起女儿,不愿意她再受半点委屈,而他的病,他知道,十个亿也治不好,也就在芝芝含泪嫁给富二代的一个月后,便撒手人寰了。芝芝哭得死去活来,从此抑郁不振,却又牵念担忧着阿造的好歹,富二代自然不满,天天寻花问柳,居然还带女人回家过夜。芝芝提议离婚,富二代先把她打得半死,然后再冷禁了她大半年,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就在国庆节的那天晚上,失魂落魄的芝芝从阳台上坠楼,人被抢救过来,却失去了双腿…… “我的人生到了尽头,却还是一片空白。”这是芝芝给朵娅最后一封Email里说的话。


天空纷纷扬扬飘散雪花,身上利落的线条表现得简洁大方,没有一丝赘余,花朵在绽放流泻,青石板上的雪已经很厚,阿造没有再回来。她知道他去了哪里。


小号孤零零地挂在墙上,余音犹在它的身体里萦绕,那回肠的曲调,血红的夕阳,镀了它一身金黄,斑点锈迹,贮藏的是一些不为陌生人所知的秘密。


后来,阿造发愤图强,在商界大有作为,积蓄了一笔巨资,毅然娶了芝芝,打算用余生来陪伴芝芝,带她周游她从小就梦想去的地方,首站就是法国。朵娅为芝芝和阿造编了一个完美的结尾。

阅读 (1487) 评论 (0)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