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眼里无沙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337368
  • 本日访问数: 364
  • 昨日访问数: 532
  • 本周访问数: 89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牵着水牛去犁地

(2016-06-06 12:15:51)
(小小说)牵着水牛去犁地


入春的第一场雨刚停歇,农活便忙开了。小田匆匆回到村里,连门都没进就跑到田头找老田,说有要事商量。老田却有些不乐意,说天大的屁事,打个电话回来不行吗?老田说这话后心里有些犯难:儿子老大不小了。为这事,他没少托过媒婆,结果不是小田说工期紧,就是女方以各种说辞避开。老田心急,却又无计可施。如今,不用请小田就自己回来了,老田倒想趁机把这事问个清楚。

 小田偏不依。他叫停下手中活说:“爸,我们上街吧。”

 这话,老田很不中听。他紧蹙眉头骂道:“不见我忙着插秧吗?你倒好,还有心情去逛街?”小田回敬说,“爸,别误会,我想给您买这个……”小田用双手在跟前比划后,从包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以后您干农活不用那么辛苦了。”

 “依我看,你小子在城里生活这么多年,算是白混了”。老田闷闷不乐地扬起鞭子。只见水牛顺着鞭子指去的方向,迈着沉重的步子在泥土地理拖着犁器,缓慢前行。小田跟在屁股后面央求:“爸,我可是为您着想。”

  “别以为不买插秧机就拖了村里的后腿。你看,老雷家全部机械化了,不用干苦力活毛病却缠上门来,三天两头找大夫抓药;老罗干活省力了,却整天发酒疯;还有人粘染赌博……我累一点都不怕,年前村里组织老年人体检,我的身骨硬朗得很,医生说再做10年苦力活不成问题……”老田回应道。

 小田说不过老田,便堵气折道返回省城了。

 老田扛着犁器,牵着他的水牛依然在田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说实话,老田要是舍得投资买插秧机,舍得掏钱装修房子,如今在田里插秧的,肯定不是他了。村民弄不明白,俩老在家种地、养猪,日子过得挺湿润的。如今,小田在省里当包工头捞到大钱了,老田为什么不创造条件给小田找媳妇?

那天,老田插秧忙得很起劲时,突然下起倾盆大雨,老田和他的水牛被淋得像个落汤鸡。村民担心老田被雨水泡久累垮身体,便给送去雨具。老田不领情。他说“披雨具就能解决问题吗?”诚心帮忙却没讨好趣,村民只好抄原道返回。老田则牵着水牛躲到附近的屋檐下。雨停了,他又牵着水牛继续下地干活。

 老田没日没夜地干活,至少也要10多天才插完几亩田地的秧苗。要是用上插秧机,全村的土地插完秧都要不了这么长的时间……村民茶余饭后爱拿老田来说事,嘲笑老田思想顽固、死板,跟不上时代。

老田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没有必要跟别人说,说出来就不是自己的想法了。

被淋过那场大雨之后不久,老田就真的患病了,而且还上吐下泄,病得不轻。最后,是村民放弃农忙,赶来把老田抬送医。医生说,“再晚一点大脑就会被烧坏,到时别说买插秧机,就连牵牛扛犁都做不了了。”

 村民就叫老田“多歇一歇,以后有需要的地方只要说一声,我们随时把插秧机开进你家的田里去……”村民说的都是掏心话,小田妈觉得也在理,跟着劝说老田“咱就买吧?”老田一听就来气,责骂小田妈妈说“同一个屋檐下,怎么会说这种话?”那吼声,听起来好像老田病好了。从那以后,没有人敢在老田跟前提起买插秧机的事。

 老田病好了,他依然扛着犁器牵着水牛下地干活,早出晚归而且风雨无阻。老田家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淡出村民的记忆。 时隔数年后的一个下午,在城里务工的村民回到村里,跟老田相关的事顿时又炸开了锅:“老田这辈子虽然用不上插秧机,却再也不用牵牛去犁地了。”面对大家的询问,务工回来的村民故弄玄虚说,“那是老田一辈子积攒下来的福气!”

 这话不胫而走。老田感觉被人捉弄了,他拍拍胸膛说,“除非我死了。”

 老田不但没有死,而且田家还要添丁呢。这不是空穴来风。小田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媳妇现在身怀六甲。小田回村里劝说老田俩老,等收割完秋稻就要进城居住,提前适应生活环境,将来好带孙子……老田一听就来劲了,他觉得他固执的赌注赢了:“我们家不用买插秧机不用装修房子,同样也能讨到儿媳妇……”

 村民围着老田,祝贺道喜声不断。老田一一回应过后,似笑非笑的脸庞突然僵硬起来:在村里生活,他不想使用插秧机;到城里生活,他却舍不得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舍不得离开他的水牛和他的犁器。这话,老田只能深埋心底,他不能在这个时候给要当爸爸了的儿子感到为难。

 “那,水牛呢?”最终,老田还是用带有试探的语句问道。老田认为,如果小田在城里给租下几块地,他就可以把水牛牵进城去犁地,那可是一个两全齐美的好办法。小田拉着他的手说,“爸,您和妈妈都年纪大了,是该享受天伦之乐了。”

 “是啰……” 老田说这话时,声音有些颤抖,头埋到了胸前,像一个小孩被责备般感到特别的委屈。那一夜,老田提着一蛊玉米酒,踉跄着走进牛棚里……

 小田回城不久,老田就病倒了。老田接连被转送几家大型医院,老专家检查过后都说患的是疑难杂症,需要长久从心调理。老田躺在床上,减吃少喝,拒见来访,人也就变得日渐消瘦。直到那一天,老田得知儿媳妇生了个胖孙子后,他才招手把小田叫到床边,从枕头下摸出一沓皱巴巴的百元大钞递上来说,“孩子,这是你自力更生得来的钱。爸当年不买插秧机,就想留下来等需要的时候还给你。拿去吧。等满月了,带母子俩回来看看爸。只要有人喊一声‘爷爷’,爸哪怕走了也不会感到遗憾……”老田哽咽着,没有把话说完。

床边的 小田,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他哭着说,“爸,儿子不进城了,儿子要带媳妇和孙子回来跟您俩老一起生活。儿子也要把在城里学到的技术带回来,借政府‘回乡创业的扶持政策’来创业,儿子要带领村民一起改变家乡面貌。爸,您要放开心情,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像城里人一样,过上逍遥的生活。”

 听罢小田的话,老田的双眼顿时发光放亮起来。他抹掉鼻涕后,伸过手来让小田“扶爸起来坐坐”。背靠床沿,老田歇息片刻,抓起拐杖用微弱的声音指着屋外说:“爸想去牛棚里看看了……”

阅读 (2232) 评论 (2)
评论(2)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