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彩云之南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603694
  • 本日访问数: 54
  • 昨日访问数: 197
  • 本周访问数: 131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一场老上海风花雪月的流金故事(转载5)

(2016-06-22 11:05:31)
[连载标题]一场老上海风花雪月的流金故事(转载5)2016-06-22 11:06:05阅读:412

 下面写一下张幼仪吧。

  是的,张幼仪并不穷。她的财富,当然比不上前面所说的李国秦。但是比起她的前夫徐志摩,张幼仪后来可是有钱多了。

  张幼仪的这些钱,并不是徐志摩给的。他们在欧洲共同生活的那短时间 ,张幼仪在徐志摩的心中,地位和一个伺候他的女佣差不多。徐志摩不过给她一点生活费。后来徐为了追林徽因,和张幼仪闹离婚。张不肯离,徐志摩就丢下张幼仪不知去向。别说生活费,大着肚子的张幼仪连徐志摩的人都找不到了。

  张幼仪可以被称为有钱人家的女人,是在和徐志摩离婚以后。

 浅尝上海,你只需要看看外滩就够了;深读上海,你必须走一走华山路。

  这句话说的不错。

  这条路的两旁,婆娑的树影里,掩映着不少漂亮的小洋房。这些房子的主人当年都是非富
  即贵,上海乃至中国的历史上,都有过他们的身影。

 华山路上的范园里那十几栋小洋房,里面住的不是当时的大银行家,就是当时的大实业家。

  当时的上海人,要是听到对方说:“家住范园”。那立刻就知对方身份非同一般。

  而范园650号那栋洋房里,住的就是张幼仪。

 徐志摩说张幼仪是个土包子,再加上张幼仪和徐志摩又是包办婚姻,而且张幼仪不像林徽因这样会写诗作画,平素也很少和搞文学艺术的人交往,所以很少有人八卦她。

  一说起张幼仪,大家也就都按照徐志摩的说法,认为她老土,认为包办的婚姻都是同样的,张幼仪没有灵魂没有思想,是个就知道三从四德的旧式女人。

 但真实的张幼仪,并不是这样的。

  徐志摩似乎很喜欢善于交际的女人。陆小曼当年是北京是社交场里的红人,“南唐北陆”嘛。陆小曼结婚前,外交部举办舞会的时候,如果陆不去,那是要“几乎阖座不欢的。”不过她身为有夫之妇,却和徐志摩传绯闻,虽然最后徐陆两人结婚了,但在当时的社会,陆的名声不可能不受影响。

  陆小曼和徐志摩婚后,家里依然是人来人往。但是这些来往者的档次,和林徽因与梁思成结婚后所组织的沙龙,那是不大一样了。

  林徽因家的沙龙,是不少曾经去过的文人墨客们写过的。像教授金岳霖等,每每在林那里聚会。“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林徽因作为女主人,在徐志摩心中,当然和“土”字毫不沾边。


  那么,张幼仪是否就是羞手羞脚的老式妇女呢?

  张幼仪和徐志摩离婚后的经历,后面再详细说。只说她住在范园的时候,并不是天天守着儿子念书识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事实上,在张幼仪的家里,也是各种聚会不断的。那么,来参加这个聚会的,都是什么人呢?

 如果说林徽因的客厅,是一道文化风景;那么张幼仪的客厅,则常常可见当时的政经人物。

  比如,周恩来也曾是张幼仪家的座上宾。

  1946年,周恩来正在上海做统战工作,曾应邀去做客。当时招呼宾客的女主人,就是张幼仪。

  至于蒋介石的忠心幕僚之一,曾当过国民党外交部长,行政院长等职位的张群,到了上海,张幼仪会去接站。
张幼仪与徐志摩,就像那句话:昨天的我,你爱理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

  徐志摩第一次看见张幼仪的照片,就说她是乡下土包子。后来张幼仪和徐志摩同在欧洲的时候,徐志摩也是非常瞧不上张幼仪的。

  回忆和徐志摩同在欧洲的时光,张幼仪说:“我没办法把任何想法告诉徐志摩。我愿意改变,我可以读书求学,想办法变成饱学之士,可是他根本不和我说话。”“我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的时候,情况总是‘你懂什么?’‘你能说什么?’”

 离婚后的张幼仪,用一件件非常具体的事情,告诉了徐志摩:她究竟懂什么。

 徐志摩和陆小曼婚后的争执,一个重要的起因就是钱。

徐志摩觉得陆小曼花钱太多。

  就拿住来说吧,他们到上海,开始租的是法租界的花园别墅,后来搬到福熙路四明新村,租了一所上海老式石库门洋房。

  郁达夫夫人王映霞回忆说:"……陆小曼租了一幢,每月租金银洋一百元左右,我们是寒伧人家,这个数目可以维持我们大半月的开支了。……陆小曼派头不小,出入有私人汽车。那时,我们出门经常坐黄包车,有时步行,她家里用人众多,有司机,有厨师,有男仆,还有几个贴身丫头。”

徐志摩当时在几所大学里教书。陆小曼作为一个教授夫人,住一栋石库门洋房,出入汽车,家里还有好几个佣人,的确是奢侈了。

  一般来说,教授也就是住在一个新式弄堂或公寓就可以了。住洋房,是上海滩真正有钱的人才会住的。教授可以确保一家人衣食无忧,但距离富豪那还是有距离的。

  但问题是,和徐志摩离了婚的张幼仪,住的可是洋房啊。不仅是洋房,还是花园洋房。不仅是花园洋房,还是上海滩上顶级的花园洋房啊。

 张幼仪所住的范园, 其实是一个别墅小区,总共占地75亩土地。小区这十几栋房子,除了房前屋后都有绿地以外.还有—个25亩的大花园。而石库门洋房,很多都是马路边一开门,走不了几步就会迈进房子的。范园的房子,是豪宅中的豪宅了。

  而且张幼仪出入也不是黄包车或走路,她也是坐私家车的。 她的住所里不仅 有专门停汽车的车库,更有高大的落地大玻璃窗,可以观赏花园的景致。除了日常起居,还有专供娱乐的麻将室和乒乓球房。

  而且张幼仪经常在家中招待政界和商界人士,这种宴席怎可能是张自己下厨做出来呢?所以张幼仪的厨子佣人,只会比陆小曼用的更多。

和嫁给徐志摩的陆小曼比起来,与徐志摩离了婚的张幼仪住着更豪的宅,雇着更多的佣人,过着更气派的生活。

  而且,没有人说张幼仪花钱如流水,说张幼仪生活奢侈。

  因为所有这些,张幼仪都支付得起。

 说实话,徐志摩为金钱的事情和陆小曼争吵,倒也不是存心要苛待自己的老婆。

  徐志摩是真的没钱,供养陆小曼住洋房坐私家车的生活。他确实是时常欠债,因为钱的事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徐志摩曾轻蔑的对张幼仪说:你懂什么?

  张幼仪用事实告诉他:起码,张幼仪比徐志摩知道怎么谋生活,也知道怎么用钱和管钱。
其实对于自己赚钱理财的能力,徐志摩自己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我将来决不会怎样赚钱的,即使有机会我也不来,因为我认定奢侈的生活不是高尚的生活。”

  但问题是,陆小曼并不是嫁给徐志摩之后才开始这么花钱的。陆小曼原来是王赓的老婆,而王赓是美国西点军校的毕业生,做过陆军少将,做过交通部护路军副司令……陆小曼和王赓结婚的时候,过的就是徐志摩所谓的“奢侈但不高尚的生活”。

 陆小曼为什么要住洋房,坐私家车,雇一堆佣人?原因很简单:她就是这么长大的。

  陆小曼能成为“名媛”,不仅是因为她长得漂亮,也因为她娘家的实力。

  程乃姗说过:“称为'名件' 绝对讲究阶级讲究出身。她们既有血统纯真的族谱,更有全面的后天中西文化调理:她们都持有著名女子学校的文凭,家庭的名师中既有前朝的遗老遗少举人学士,也有举止优雅的英国或俄国没落贵族的夫人;她们讲英文,又读诗词;学跳舞钢琴,又习京昆山水画;她们动可以飞车骑马打网球玩女子棒球甚至开飞机……,静可以舞文弄墨弹琴练瑜伽……"

陆小曼住洋房,一个月租金要一百多块。在一般人看来,这笔花销确实不小。

  当年“南唐北陆”,和陆小曼齐名的唐瑛去舞会跳场舞,脚上的一双鞋就要一百五十块钱呢。如果按照这个标准,陆小曼过的日子不仅不能算奢侈,而简直要算寒素了。

  娶名媛,也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养得起啊!徐志摩给有夫之妇“陆小曼”一封封的写情书,关心着陆小曼“这时候你睡熟了没有?你的呼吸调匀了没有?你的灵魂暂时平安了没有?你知不知道你的爱正在含着两眼热泪,在这深夜里和你说话,想你,疼你,安慰你,爱你?”。

  情书写的是不错。但不知徐志摩是否想过:如果陆小曼和王赓离婚后嫁给自己,能保证陆的生活水准不会下降吗?

看过一些描写徐志摩陆小曼的剧,里面的陆小曼大都是浓妆艳抹的。

  比如《人间四月天》里的陆小曼。

 王映霞曾和丈夫郁达夫一同拜访陆小曼,她是这么描述自己所见到的陆小曼的:

  她梳着前刘海,这在当年是一种流行的时髦发型,穿着一袭银色的丝绸旗袍。

  陆小曼自己说她不喜欢花花绿绿的衣服,那太俗气了。她喜欢穿淡色的服装。有一次,她穿蓝色旗袍得到志摩的称赞,他说朴素美有胜于香艳美。

  在回家的途中,王映霞对郁达夫说,她确实是一代佳人,我对她的印象可以用“娇小玲珑”四个字概括。

 何灵琰是陆小曼的干女儿。回忆起陆小曼,何灵琰说:

  她是一张瓜子脸,秀秀气气的五官中,以一双眼睛最美,并不大,但是笑起来弯弯的,一口清脆的北平话略带一点南方话的温柔。

  她从不刻意修饰,更不搔首弄姿。平日安居衣饰固然淡雅,但是出门也是十分随便。她的头发没有用火剪烫得乱七八糟,只是短短的直直的,像女学生一样,随意梳在耳后。

  陆小曼不能算是一个用功读书的人。不过她的画是不错的,而且也写过小说的。

有些电视剧,一上来就把三个人脸谱化:

  张幼仪嘛,安于封建理教的家庭妇女。只知道三从四德,跟不上时代,当然更跟不上徐志摩的脚步。

  陆小曼嘛,庸俗不堪的交际花。只知道花钱,跳舞,害的徐志摩挣钱挣得很辛苦。

  林徽因呢,内心纯洁的才女。尽管圈子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徐志摩在追她,但是她一直都认为徐志摩是很好的大哥哥,她和他是纯纯的友谊。

 据说男人的口味,一辈子基本是不变的。甭管找了多少女人,喜欢的类型都是一个路数的。

  张幼仪就不说了,这是父母包办的。但是陆小曼和林徽因一样,都是徐志摩主动追求的。

  不过看看某些和徐志摩有关的民国剧,你会觉得这个据说是不对的。因为剧里的林徽因和陆小曼,完全是两类人啊。

林徽因是搞建筑的,她会画大家都知道。上一张林徽因的画。

下面再上一张陆小曼的画。陆小曼是建国后首批上海中国画院的画师。她的画,现在价格不低。

梁思成和林徽因从美国回来后,先后进入东北大学任教。

  1930年,因为肺病,林徽因回北京修养。徐志摩和她恢复了联系。林徽因受徐志摩的影响,开始写诗。上面这首诗,发表于193110月。

  19319月,梁思成离开了东北大学,进入北京营造学社。

  193111月,徐志摩为了赶回北京听林徽因的建筑学讲座,坐飞机失事。

陆小曼留下来的诗不多。不过刘海粟说:“她的古文基础很好,写旧体的诗句,颇有明清诗的特色。”

  下面这首《清明回硤石扫墓有感》,是陆小曼在徐志摩去世后,为徐扫墓归来后写的。

  肠断人琴感未消,此心久已寄云桥。

  年来更识荒寒味,写到湖山总寂寥。

陆小曼这个人,性格里任性的成分, 绝对是有的。但她毕竟是一个“名媛”啊,如果真的和舞厅里的交际花一样,怎么对得起她从小所受的教育?

  徐志摩不管怎样,艺术修养是有的,审美品位还是有的。陆小曼如果真是某些剧中那么俗不可耐,徐志摩怎会看上她?
郁达夫说陆小曼“忠厚柔艳”。这个词真是……

  陆小曼的容貌,当得起一个“艳”字。她的性格,和张幼仪的忍耐顽强如何能比?所以可谓是“柔”的。

  至于忠厚嘛,一般“忠厚”两字的后面,都会跟着“老实”两字。郁达夫说陆小曼“忠厚”,难道是说陆小曼没什么心计?

 徐志摩曾经说过,他要向传统挑战,成为中国第一个离婚的男人。

  徐志摩与张幼仪的离婚这件事,也的确在当时的中国社会中引起极大波澜。他们被称为中国第一对以“西方形式”离婚的人,为民国的离婚风潮开了先例。

  但是,第一个“西式离婚”的男人,和第一个“西式离婚”的女人,所面临的社会反应和待遇是完全不同的。

徐志摩呢,是反封建反礼教,走到哪儿都是风云人物,走哪儿都有人表示钦佩他敢于向传统挑战,不做传统习俗的奴隶。

  而张幼仪呢,怀着孕就被通知离婚,然后徐就消失了。等到张幼仪在异国他乡,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医院生下孩子,徐要求张签字离婚。张幼仪希望能征求一下父母意见,徐志摩立刻拒绝,因为“林徽因就要回国了,我非现在离婚不可。”

  当张幼仪回国后,有一次坐火车,刚好坐在两个谈论她的女人对面。一个说:“张幼仪一定长得很丑,而且思想非常落伍。”另一个附和道:“要不然徐志摩干嘛离开她?”

即使在今天,不也有人歧视离婚妇女吗?更不要提几十年前,男尊女卑如此强烈的旧中国了

  女人离婚,在那时的很多人看来就是“被休”,是没脸见人的。

  张幼仪的侄孙女张邦梅,在哈佛大学研读《中国史概论》时,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对自己极好的姑婆张幼仪竟然是徐志摩的原配夫人。而在那之前,尽管他们张家人总是定期聚会,却从没人谈起此事。因为在张家人心目中,张幼仪是离婚女人的事情,是一件最好不提的家门不幸。

  可以想像,那时候的张幼仪,面临的是多大的压力。

 张幼仪离婚后的生活,她的哥哥以及她曾经的婆家,对她是有帮助的。她确实不是孓然一生赤手空拳,从一文不名开始就能当行长开了公司的。

  张幼仪的故事不是传奇,但是可以告诉我们:即使你抓了一手烂牌,只要对自己不抛弃不放弃,你就有机会把这副牌打出彩。
上面写了,作为第一个所谓“西式离婚”的男人,是很出风头的。但是作为女人,社会压力是相当大的。因为即使是女人,很多人也不认为认为张幼仪反封建,而认为她长得丑,思想落后,所以男人才不要她。

  除了社会压力,张幼仪还面临这经济上的压力。那个时候女人基本不工作的,张幼仪一旦离婚,谁给她钱吃饭就是个问题。

张幼仪在离婚协议上签完字后,徐志摩欢天喜地地向张幼仪道了谢,并提出要去看看刚出生的孩子。

  张幼仪回忆徐志摩贴着医院育婴房的玻璃窗外,对着孩子看了半天。

  然后,徐志摩走了。

  张幼仪说:“他始终没问我要怎么养这个孩子,我一个女人在异国他乡怎么生存。”

张幼仪在范园住的那栋洋房,原本是她二哥的。

  我们可以说,张幼仪运气好,她哥哥待她不错。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设身处地的想想:假如你丈夫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小姑子,失业没有收入不说,还带着孩子,然后离婚了没地方去。于是天天住在你家里,吃穿用度全部由你丈夫管,而且看样子还得管一辈子了。你对这个小姑子,做何感想呢?

 张幼仪的哥哥,对张固然不错。但另一方面,张幼仪待人处事肯定也是周到稳妥,让人愿意帮她一把的吧?

  虽说是亲哥亲嫂子,难道就会无条件的喜欢一个刁钻无赖的小姑子? 就会把自己家的豪宅给小姑子无偿使用不说,附带还得管给小姑子提供私家车以及雇各种佣人?
 这个房子到底谁出的钱,或者是谁主要出的钱,估计现在也无从考证了。毕竟是一家人,估计也不会立个字据,写下书面文字的。

首先,这房子主要是张家的人在用。

  不但是张幼仪的住处,也是张家人团聚的地方,更是张幼仪两个哥哥举办各种私人聚会的社交场所。

  张氏兄弟在军政界人脉关系很广,经常会有一些朋友来造访,张氏兄弟总喜欢把客人领到“范园”来款待,用张幼仪的话来说,就是“他们爱来我家胜过上馆子。”

  张家兄弟之所以在这栋房子里这么轻松自在,就在于这是妹妹的产业吧?

如果张幼仪的住处,是徐志摩父亲出钱买下送给自己大孙子的。那这房子就是徐家的了。

  张家又不是没有房子,家族聚会为什么要阖家跑到徐家的宅子里呢?

  此外,张幼仪这栋房子里,除了张幼仪和她儿子,还住着张幼仪的妹妹和弟弟呢。也就是说,除了张幼仪的儿子是徐家孙子之外,其他住的都姓张。

  如果这是徐家的房子,张家的人会一个个心安理得的出出进进,家族聚会也是这里,招待客人也是这里吗?

当然,也许徐家就是有钱,就是愿意买一栋房子给儿媳妇。

  那lz也得佩服张幼仪善于处理婆家关系。这都离婚了,原来的公公婆婆还给送豪宅,私车仆佣一应俱全。而自己亲生独养儿子徐志摩却一分不给 只能在外花钱租个石窟门房子。

 所谓传奇,都是在现实中发生概率极低极低的事情。

  张幼仪的故事,lz觉得说不上传奇。

  她只是告诉我们,如何打好手中的牌。
  
张幼仪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顺。

  徐志摩不喜欢她。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徐和仆人说话都不理她。

  如果说徐志摩是封建婚姻的受害者,那么张幼仪更是。她本来好好的在学校念书,结果家里非让她嫁给徐志摩。徐志摩对婚姻不满,走了。而张幼仪没处可去,只能在深宅大院里待着。

  大宅门里规矩多。刚进门的小媳妇,那是最底层。就说其中一条:媳妇不能比家中老人早睡,不能比家中 老人晚起。

  张幼仪的公公是生意人。生意人应酬多,十二点回家都算早的。张幼仪因此不到半夜睡不了觉。可张幼仪的婆婆睡得早,天一黑就上床了,然后早上天刚亮就起床。那么张幼仪每天四五点钟就得起床。

能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能在处于弱势时尽量维护自己的利益,这难道不是一种能干吗?

  徐志摩是独养儿子,却闹到徐父断绝徐志摩的经济供给。这里有陆小曼的原因,也有徐父担心儿子不能管钱,怕儿子败家的原因。

  张幼仪离了婚,但是原先的公婆还愿意掏钱给她做生意,而且最终获得了前夫家的所有财产。即使是今天,有几个女人能做到呢?三从四德的女人多了,最后儿子被婆家抢走,自己流落在外悲悲惨惨的女人,解放前不要太多!光靠传统守旧,有几个女人能像张幼仪这样?

  如果张幼仪和徐志摩的位置调换一下,张幼仪做到的事情,徐志摩做得到吗?

  张幼仪抓到的牌并不好,她从来就没有得到过丈夫的欢心。但她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把手里的每张牌都打得恰到好处。这一点,难道不能算是本事吗?

 哎,楼主,你的格局,怎么说,还是难免有现代人的一股小家子气。
  张仅有的两张好牌,一是娘家给力,徐家想抢儿子?那也要看看横跨政商两界的张家愿意不愿意!
  二是生了徐家唯一的男孙。徐志摩娶了陆小曼,以后不再有孩子了!钱是给徐家大孙子的,张幼仪代为掌管而已!你看看要是没有这个大孙子,徐家会不会把产业交给张?!这跟张是不是会做人,基本没啥必然关系!
  是个女人,有张这样的两张牌,只要不太笨,都会过的不错的。
  放到现在也一样的,亲!

 

 一千个人心里,就有一千个哈梅雷特。

  对于张幼仪,每个人都会有她自己的看法。这个很正常。

  这里,是lz对她的看法。

嫁入徐家之后,徐志摩不喜欢她。这一点,张幼仪心里应该也是很难过的。这种婚姻状态,肯定不是她婚前所梦想的。

  她的应对是努力做一个好媳妇,起码是公婆眼中的好媳妇。谨言慎行,生儿育女。因为婚姻毕竟是两个家族的事情。她做媳妇做得无可挑剔,有了公婆的支持,她认为徐志摩即使不回心转意,至少也能让她在徐家少奶奶的位置上坐下去。

没想到徐志摩根本不理这一套,坚决要和张幼仪离婚

  虽然婚姻是两个家族的事情,但徐志摩是独生子,从小受的宠爱可想而知。徐志摩不在意什么家族不家族的,他要“美、爱与自由”。至于家族等等,那是还派不到位置的。所以张幼仪所有为了维持婚姻所做的努力,至此全部失效。

  张幼仪还是失婚了。

徐志摩和张幼仪在欧洲离婚之后,并没有对张幼仪的生活给予任何安排。

  摆在张幼仪面前的一条路,就是回国。

  张幼仪结婚时才十五岁,放在今天还在上初中。婚后就待在徐家大门不出二门不买,规规矩矩的做孝顺小媳妇,一直是脱离外界社会的。好容易来了欧洲,没几天就和徐志摩离婚了。人生地不熟,而且语言也不通。

  看起来,回国回到自己娘家,是相对轻松的路。

但是一旦回国,也许张幼仪就真的是一个封建婚姻牺牲品了。

  张幼仪的父母,不可能养她一辈子。在那个以女子离婚为家门耻辱的旧中国,张幼仪再嫁的话,会有一个更好的婚姻吗?

张幼仪的选择是:留在欧洲读书。

  其实她一直都想读书,但是父母重男轻女,就连在国内读书的机会,都是张幼仪努力争取来的。如今嫁了人又“被休”,原本就丢人不说,还要在欧洲读书。那得花多少钱!

  显然,娘家是不会同意的。

好在,张幼仪在欧洲生了一个儿子。

  徐志摩曾让张幼仪去打胎,但是张幼仪没有听他的。徐志摩突然从家里消失后,张幼仪就在她当时也在欧洲的哥哥的帮助下,把这个孩子生了下来。

  然后写信给徐志摩的父母,告知他们:徐家又有第二个孙子了。而且,张幼仪不打算回国,她打算带着这个徐家的孙子在欧洲生活。

 应该说,张幼仪对自己在国外读书的资金来源,肯定是有过考虑的。

  那时候的观点嘛,是娶妻娶德,娶妾娶色。也就是说正房基本上是为家族而娶得,家里长辈满意,同辈和睦,小辈敬爱,那这个正房就算合格。

  从这个角度,张幼仪是合格的。徐志摩和张离婚,在徐的父母看来是有愧于张幼仪的。

 

阅读 (409) 评论 (0)
相思湖冰心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