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眼里无沙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337364
  • 本日访问数: 360
  • 昨日访问数: 532
  • 本周访问数: 892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小小说)我看不见你

(2016-07-07 11:38:48)

我看不见你

   

 

会场四周,彩旗招展。主席台左侧,是骆总专门点名请来的专业锣鼓队,说鼓声荡气回肠,振奋人心,要趁机好好享受一番。此时,锣鼓已经整齐摆放。鼓手个个气宇轩昂,面朝主席台把鼓棒举得老高。只要主持人一声令下,一触即发……

 

这时候,程冰如最害怕手机响最害怕有人找她,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还能拿什么理由来打发人家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场会议中的“东风”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千不该万不该,在别人面前就是不能说顶头上司的短。

 

“昨天,我都跟骆玉静……哟,不,不。是骆总。我已经跟骆总说过具体的活动时间了。”程冰如有些控制不住内心的着急。往往越是这样,她越觉得直接喊领导的名字,才能发泄积蓄在她心中的不满与怨气。只是,她当时没有再三提醒骆总要按时到会。毕竟,人家是领导。说多了,领导会反感你,嫌弃你啰嗦。

 

那时,骆总还在电话里说,“行。好的。我会按时到”。这是骆总惯用的“潜台词”。只要答应别人的事情,她最多就只说这些话。如今,程冰如怕骆总贵人多忘事。到时,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程冰如一个人身上,程冰如可担当不起。

 

领导的台牌,一遍又一遍地检查,然后依序摆放好。期间,程冰如不止一次地用她明澈的双眼,朝台下的人群中扫瞄。她希望在她焦急地等待和寻找过程中,骆总就在这么出其不意的一瞬间,不紧也不慢、不早也不晚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那样子,尽管心里有再多的不爽快,她的脸上也会写满欢欣和喜悦。然后,她就可以走到主席台一侧向主持人示意。只要锣鼓一响,嘉宾就各就各位,活动就开始了,她就算是顺利地完成了领导交给的艰巨任务。

 

如今,骆罗却是出乎意料地迟迟没有出现。

 

  “程冰如……”

 

“在”。程冰如不知道是谁喊她,反正今天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喊她名字的人不止一个,耳朵听得都快长出茧子了。尽管心里憋闷,在别人面前她不但不能说骆总的半个坏话,还要嘻嘻笑着找理由说服和安慰人家,维护骆总的伟大形象。

 

“再打一次看看吧”?

 

对方的意思,就是要程冰如再给骆总打个电话,看看她到哪里了。一大早就出来布置会场,还要联系鼓手迎接嘉宾,程冰如忙得一身臭汗,还被不知趣的宾客训话……这些都不说。越是关键时刻,程冰如越害怕听到骆总的手机炫铃:“今夜,你会不会来……”这歌让她听了有些恶心:怎么老是想着夜生活,就不想想……程冰如没有往下想,因为那是领导的事情,想了也是白想。

 

“打啦”。程冰如没有查看手机。她朝空中回话时,脸庞像猪肝一样涨红。因为除了骆总,她也成了在座宾客聚焦的人员之一。刚才,就还有人当面讨论她,说她做事毛毛草草,连自己的领导都通知不到位……个中滋味,程冰如只能往心里咽。

 

程冰如没有说谎话。就在这一个多小时里,她除了拨打骆总的电话,还给发过短信,同时到QQ和微信里留言,结果都石沉入海——有去无回。该做的,她都做到位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难道骆总……”领导的事情,程冰如不敢有太多的想象。

 

其实,程冰如还可以到微信或QQ群里,公开“逼”骆总就范。这样的下场,程冰如很清楚。骆总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有事时打电话或QQ找你,你哪怕脱裤子蹲茅厕正在淋漓尽致地时候,也要接听或回复骆总,容不得半点怠慢。骆总的事,那才是天大的大事。

 

 程冰如也想打电话,却怕骆总真的接听了。然后,骆总在电话不紧不慢、冷不丁地来一句,“我都来了,还催什么……”程冰如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回答骆总这些突如其来的带有责备成份的询问。

 

“哎,也只能等了”。就在程冰如决定调整心态的时候,手机响了。

 

“我就在……对。对。对。”

 

骆总已经进入会场的进出口。尽管……她还是没有令人失望地赶来了,程冰如内心的兴奋,压垮过刚才的焦急和埋怨。甚至在通话中,她那原本绑紧了的脸庞,也不知什么时候自觉松弛开来,并恢复原本固有的微笑,没有装饰的笑容。

 

“我就在主席台旁”。电话里,程冰如一边说着,一边往进出口方向走去。

 

“我已经来到主席台旁了”。

 

……

 

 两人一边通话,一边寻找对方,像在人群中玩捉迷藏。

 

程冰如觉得,骆总就在一个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等着她去寻找,然后抿嘴笑笑着给她一个问候。程冰如的身影,整天在眼皮底下晃来晃去,甚至连她有多少件衣服,骆总知根知底。如今,骆总好象走晕了头,始终没有看到程冰如。

 

“我穿花格上衣,右手拿有一份报纸在空上晃着……”骆总环顾四周,她认为她今天的装扮,在这个会场人员的装扮中是最耀眼的那一各路,她认为程冰如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她,然后在众人中很有礼貌地迈着步子向她走来……

 

程冰如今天布置会场接待贵宾,根据会议规定是必须穿乳白色的连衣裙。这副装扮,在场的人员中没有几个,骆总事前也已经知道这些。程如冰认为,哪怕她找不到骆总,骆总肯定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很快就辨认出她来。

 

“你在哪里?”

 

“我在往进出口来接你。”

 

“你到哪里了?”

 

“我就……”

 

 一问一答中,程冰如的后脑勺不偏也不斜地打中了另一个人的后脑勺。烈日后,双眼冒着金星。一阵天旋地转过后,程冰如紧蹙眉头,转过身来刚想臭骂对方,却见那人责备“怎么就不小心一点……”那人话还没说完,看了程冰如一眼马上改变口吻叫了一声,“小程,快拿演讲稿给我”,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小程”?程冰如觉得眼前的骆总判若两人,竟然以姐姐的语气来跟她说话,这让她感到有些受宠若惊。她甚至怀疑,骆总这是在试探她的忍耐底线。她强忍住泪水,从喉咙深处轻轻地吐出一声,“骆总,对、对不起……我、我没有看见你。”

 

程冰如想抢在骆罗总还没有发怒之前,先入为主。这样一来,如果骆总想数落她,于情于理都开不了这个口。简洁的解释,程如冰觉得自己此时是多么的苍白无力。人群中,没能准确无误地找到自己的领导,说得好听一点就是觉悟不高,说重一点就是不尊重领导,这是无法将功补过的事实。

 

没料到,骆总今天却是特别开恩,她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说程冰如的半句不是。这就让程冰如更加感到局促不安。她担心当她诚心要忘记这件事的时候,这件事却偏偏找上门来扰乱她平静的生活,那叫“秋后算账”,程冰如实在伤不起。

 

骆总接过演讲稿后,从背包里掏出一块口香糖递给程冰如说,“任何时候,确实应该相互配合才能办好事情。要说那句话的人,是我。是我,导致你忙得分不清自己。吃掉它吧。你心中所有的苦涩,我会慢慢让它变成为过去……”

 

会场上,传来主持人的声音。

阅读 (1502) 评论 (1)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