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有料、有趣、有情怀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460440
  • 本日访问数: 54
  • 昨日访问数: 42
  • 本周访问数: 20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用一坨肉唤醒我沉沦的青春

(2016-07-08 14:31:20)

每天能叫醒我的,不是闹钟, 是肉!

杨颠裸露着烟熏牙,眯缝着眼睛软软地说,烟熏黄牙的细缝里还安插着一两片肉屑。

看他猥琐又自得的样子,我既震惊又羡慕。震惊的是,我窥视到了肉食者内心深处那一股狂热的洪流,无人能挡!羡慕的是,人若患上个嗜好,哪怕是爱肉肉,也居然能爱出如此境界!

 

杨颠像祥林嫂一样不止一次跟我说起他爱肉的起源:

那时他刚毕业,收入寒碜,住五环以外,不敢太买肉吃,承蒙一个老前辈,常请他家里喝茶,茶喝多了,肚子寡,情不自禁老想肉,老前辈深谙人性,赶忙着娇妻到菜市斫上斤把五花肉回来,切成大四方块,扔进砂锅,拌上姜葱酒,还有腌制的大头菜,不放油,不放盐,一锅炖。在烟火缭绕中,砂锅咕嘟咕嘟的声响异常诱人,杨颠坦言,每每此刻,他总分不清这声音是他肚子的还是砂锅的。


 “起锅的那一刹,我差点晕倒,不是饿的,是薰的!”一锅香薰至极的肉,让杨颠终生难忘,也鞭策着他一天天狂奔在追梦逐肉的五环路上,挽救着他那一点点沉沦的青春。


我非常能理解杨颠的嗜好和追求,起得比鸡还早,只为多挣些肉钱,只为早日能享受充满肉香肉欲的美好生活,而不至于像祖辈那样,躬身锄地,汗滴下土,一年到头,只见猪跑,不见猪毛,还要受莫老爷黄世仁一干人等的欺凌压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其实,我真心感谢老板,感谢他给了我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机会,江湖快意,莫过于此。”杨颠扬言,如果我是老板,我会将“东坡肉”作为公司的logo,文化的totem全员的slogan,每天朝它膜拜,齐喊:有肉、有肉要有肉!

 

我倒是很认真地建议他开一家美食店,就开在三岔路口上,立一块五米见方的牌匾,牌匾上就只一字:肉!

 

提到东坡肉,就情不自禁想起一段非常惨痛不堪的历史,我也差点因此而沉沦。

 

那天约上了暗恋已久的一个女孩一起吃饭,顺便把杨颠捎上做灯泡(杨颠那张灯泡似的脸,看着着实让人放心)。我特意为女孩点上一道东坡肉,女孩的底细,我早了如指掌。

 

趁东坡肉还冒着丝丝白烟,我对女孩耳语,吃吧,特意为你点的。

 

转脸看菜盘,却见杨颠埋头飞筷,三下两下,十肉已有五肉阵亡杨口,我冷汗连连,赶忙伸长筷子要为女孩抢下一两个活口,无奈到手的只剩残肉一粒。

 

女孩抡圆了眼看着这一切,我半身麻木:完了,要河东狮吼了。

 

不料,女孩却扑哧一笑,拍起小手说好好玩耶,好喜欢这样吃肉的男生!

我登时气血攻心,头晕目眩。


女孩的一句话,至少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一是杨颠,从此凡有女孩的饭局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二是那女孩,从此我将她从我弱小的心灵永远擦除。

 

这件事也让我获得两个惨痛的教训,并觉得有责任告诉正在情场里打混的所有朋友:

一、不要让一个貌似灯泡的人去做你的灯泡。

二、不要让一个天真的女孩去看一个傻逼吃肉!

 

其实我一直很想问杨颠,你这么做,你有考虑过东坡的感受么?

 

因恨生爱,从此爱上东坡肉这条不归路,还因此爱屋及乌,爱上了苏东坡先生,在东坡的肉和词之间,来回消磨那段痛苦的青春。

 

所以东坡肉,还真的不仅仅是一块肉,而是一段颇具教育意义的多角情变史:那肥的,是我对女孩浓得化不开的爱,那瘦的,是女孩天真无瑕的表白,那红亮的,是杨颠垂涎三尺的嘴脸,那酥香的,是我夜里自欺欺人的美梦……


苏东坡也有吃不起东坡肉的时候,想起当年他被流放到儋州,无以为肉,只好捉地鼠、蝙蝠、蛤蟆吃的窘境,我都不太有胃口吃肉:如果爱民如子的清官都吃不上肉,那些贪官污吏餐餐吃肉还整天糟践人民,简直就是对肉玷污!

 

同理可证,如果一个连肉都没能让心爱的人吃上的人,那他还有什么资格天天吃肉还满嘴猪油地说爱你爱你?这样的逻辑思考,伴我度过了一段漫长而黑暗的成长期。

 

多年后跟杨颠再次对酌,喝得七八分醉意,我忽然兴起给他讲“东坡肉”的来历,说东坡当年为保城护民,带领大家修堤筑坝,防御洪水,老百姓感激不尽,成帮结队送他肉吃,他却不受,放在门口,又怕馊了浪费造孽,只好添了些黄酒泡着,保鲜,然后闷煮了,再分给大家一起吃,大家吃得红光满面,齿颊漏油。

 

说到这,我故意顿了顿,狠狠地瞪着杨颠说,知道么,“东坡肉”,是分给大家一起吃的(“一起吃”用了五个等级的加强音)!杨颠明白我意思,居然脸红了,红得像这盘里边残存的东坡肉。

 

后来,我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就是一边大口大口地啖东坡肉,一边大声大声地读东坡先生的词。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说实话,当一个人沉浸在糯软香郁的美味中,他决然是不会觉得人生如梦的,人生如肉,还差不多,不是你吃我的,就是我吃你的。

 

话虽如此,但每每想起当年被杨颠风卷残云地吞噬的那一锅东坡肉,以及女孩那扑哧的一声,至今,仍让我我胸口火辣生疼。


扫扫此兽,兽自入怀

 

阅读 (2881) 评论 (1)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