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眼里无沙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167655
  • 本日访问数: 520
  • 昨日访问数: 586
  • 本周访问数: 5935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过 瘾

(2016-08-31 21:32:34)

 

 

只要亮开嗓门喊一声“农泽武”,不管他是在人群中,还是单独一个人,他都会向前挪出一小步,好像要让别人看清他的面孔,或者要让别人记住他。然后,他用右手在裤子上麻利地来回拭擦一下,目视前方,“叭”地朝来人敬了个礼,用哄亮地声音回答:“到”。

 这种场景,一般人见怪不怪地会报以哑然一笑。当然,如果看到一个人接连反复这个动作,相信大家都会怀疑“这人有毛病,非官非兵的敬什么礼”。不管来人怎么想,也不管来人怎么说,农泽武都不会在乎。

 据村里老人说,年轻的农泽武勤劳能干,上百斤重的东西,一搭上他的肩膀就像过家家一样走得快步如箭。如今,别看他已是不惑之年,仅干活这一项,年轻人在他跟前不敢狂言;可要是说农泽武没有毛病,牵牛犁地砍柴挑水,他的腰板却像训练有素般挺得笔直:农泽武这戏演给谁看?

 以前的农泽武就不是这副样子。高中毕业后,他就去了省城。村里老人在回忆中隐约发现,好像19岁……对。19岁那一年,农泽武回过一趟村里,随后又出去了。几天后,农泽武再次在村里出现时,他逢人便是先敬个礼,然后再问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村里人至今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后来的事情,就更加滑稽了:农泽武结婚生了儿子小农。每次见到小农,他都会殷勤地重复那个动作,并教小农练习。据说,父子俩偶尔也会比赛,哪怕是在地里干活在家吃饭,他们从不分场合,主要是比赛看谁的动作规范到位。每次,小农都拿到“奖品”:农泽武毫无保留地把敬礼的心得体会,言传身教给他。

 村里一些好奇的孩子,纷纷跑来围观效仿,这就引起村民的不满。农泽武究竟是拔错了哪根弦吃错了哪碗药,要是村里的孩子跟着他瞎闹起来,个个逢人都要敬礼,这岂不是乱套了吗?

后来的一次聚餐中,有村民借酒疯学农泽武朝众人敬礼。一旁的几个村民跟着调侃说,“你这姿势才叫国家标准。多做一点吧,没有人说你是个有毛病的人”。

 话刚说完,村民都把目光转向农泽武。

许是压抑太久,农泽武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的机会。只见他把碗里的酒喝了个底朝天,然后怒目圆瞪地朝着众人咆哮般吼道:“笑怎么笑……”停顿片刻,农泽武突然压低声音改变语调说,“这也没有什么伤风败俗,也没有哪条法律法规规定,不允许公民这么做。”

这话很在理,在座的人听后面面相觑。就连刚才凑热闹的村民,不知何时开溜了。毕竟,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村村民,为了打破疆局,农泽武又昂起脖子喝了一碗酒,然后从喉咙深处慢慢地吐出那两个字……

大家看不出来,这个动作有什么好过瘾,怕是农泽武他习惯成精了吧?说归说,村民见无法说服农泽武,只能回家管教自家的孩子,叫他们“不要学农泽武那个怪模样,最好给我离小农远一点。一个老不正经的,一个神经不正常的”。

 从那以后,农泽武一家人像患了瘟疫一般被孤立。村里有红白喜事时,都没有人愿意跟他们同桌吃饭;路上,村民见到他们便远远地躲过一边去。好像跟农泽武一家人交往,自己也是“有毛病的人”。自从懂事之后,小农从村民的眼神中看出异常,便跑回家叫农泽武“改改吧,反正又不亏什么”。农泽武的老婆,听说也曾经因此闹过离婚。反正,农泽武每次都答应了。可没过多久,只要有人喊名字,他都会不折不扣地重复那个动作……

农泽武一家人也就因此打起了冷战,彼此间很少说话。

 那一天,农泽武洗漱干净后,风风光光地上了一趟街。很快,农泽武又回来了。那天夜里,他家一直没有黑灯。他的弟弟农泽龙,接二连三地在两家之间来回跑,嘴里还不停地叨念着小农的名字。农泽武又怎么啦?

 小农高中毕业后也去了省城打工,很快当上小包工头。口袋有钱了,听说小子不负众望,没有沾染嫖赌等恶习。电话还没有打通,农泽龙就火燎火急地对着话筒嚷嚷起来,“表现自己的机会到啦。侄仔,快回来吧,这是叔第一次求你”。

电话那头,小农反问农泽龙“不会是给我找对象了吧?”

“不。不。不,你的婚姻你作主。”农泽龙这副弹簧之舌,挠得也挺到位。

“要不然,我爸爸为什么让你来打这个电话?”

“确实不是,我给你打包票……

 “可我还年轻……”

一旁的农泽武,听得眉头紧蹙。看样子,小农对自己的前程早有安排。这样做,会不会违背了他的意愿?农泽武就是担心这一点,就不敢给小农打电话。他怕事与愿违,那样就会加深恶化父子情。有些时候,心事说了反而更让人烦心。

 小农猜不透,叔叔为什么突然喊他回来?

 最终,农泽龙下通碟说:“两天内不回来,就等于你眼里没有我这个叔,以后就别喊我‘叔’了”。农泽龙认为,他必须要下“狠招”,这样他才不会让哥哥感到失望。

 小农一头雾水地跑回村里。在村头的海报前,他贮立良久。

 儿子回来了,农泽武的心里甭提有多兴奋,可他开不了这个口,他怕因此气跑他。饭桌前,农泽武只顾耷拉着头抽闷烟。一旁的小农见状,主动给倒了一碗酒敬送到跟前说,“爸,我想好了,明天我就去报名当兵。”

“你……”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农泽武万万没有想到,儿子这么快就下定决心。他从座位上慢慢站起来,双手瑟瑟的抖索着,从小农手中接到那碗酒,面朝天空一饮而尽……

过关斩将,小农很快在众应征者中脱颖而出。

 那天,武装部的领导将一束大红花戴到小农胸前。一旁的农泽武走上前去,“叭”地给来人敬了个礼。这可把武装部的领导给吓了一大跳:这个十指沾泥的中年男子,敬礼的姿势竟然这么娴熟老练。难道,难道他也是一名退伍老兵?

 一旁的农泽龙连忙解释说,“那是我哥农泽武,小农的爸爸。”

 农泽武这才对着众人,道出深埋心中的秘密。

 19岁那一年,农泽武怀着报效祖国的心愿去报名当兵,结果因脚板太平体检不过关。为此,他哭了几天几夜。当不了兵,他却把武装部领导敬礼的动作,熟记在心。从那以后,农泽武始终以军人为榜样来严格要求自己,目的就是想通过潜移默化来感染小农,从小培养他向往军营。长大了,好让小农帮助他实现这个梦寐以求的心愿……

 “敬礼,我不是纯粹想过个瘾那么简单”。

此时的农泽武,就像酒鬼喝得叮咛大醉后,把沉淀心底的压抑淋漓尽致地呕吐出来。那种感觉,如释重负般爽快。这些年来,农泽武面对各种猜疑、误会与冷嘲热讽,他一直克制自己保持冷静。在沉默中,他终于迎来了扬眉吐气的这一天。抹掉泪水,农泽武朝着天空大声呼喊:“我们家,我们家终于有人当兵啦……”

 那声音,像锣鼓声一样回荡在苍宇下。围观的,路过的,熟悉的和陌生的人,都主动上前握手向农泽武道贺。

“爸爸,过去我对不起您;将来,我绝不会让您失望……”

掌声中,小农举起右手,庄严地向爸爸农泽武敬了个军礼。

阅读 (2591) 评论 (3)
评论(3)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