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美丽的南方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9355246
  • 本日访问数: 121
  • 昨日访问数: 422
  • 本周访问数: 993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不是后记的后记

(2016-09-03 05:49:23)
[连载标题]不是后记的后记2016-09-03 05:59:10阅读:8794
标签:

不是

后记

    我认识夏丽在我看来相当的偶然,可对于她来说则是一个预谋。我开有一个律师事务所,她是一位来访者,常来所里免费询问一些法律上的问题。渐渐的,就有了一些印象。她不属于特别娇艳那一类的,甚至很少化妆,但眼睛很亮,大大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偶尔,一个身材高大,满脸落腮胡须的男人会与她一同进来。男人戴一幅眼镜,说话的语言更多地与历史和哲学的范畴之内,对于法律鲜有例外。后来,听夏丽讲,男人就是她的丈夫,叫农忠,是一所中学的语文老师。农忠来所里的次数很有限,显然,我这个律师事务所并不符合他的胃口。在这里,他多半是履行自己的义务陪伴夏丽。

    当然,在所里我有六个大书柜,除了一些法律书外,大量收藏有不少的文学书之类。有一天,她突然问我有没有食指的诗集?我摇了摇头。不过,在我自己的藏书中,有一本选集,好像包括这个人。

    “能借给我看看吗?她显得很兴奋,笑了。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她的笑脸,仿佛天幕打开了,哗地一下,那张笑脸给我的印象,就是如此。

    当然,那本诗集借给了她,她也将自己写的几首诗拿给我看。我的一位老友在晚报副刊部任编辑,夏丽的诗给他寄去后,有两首见了报,老友告诉我,还不错,很有潜力。

    我们就这样有了交往。一个周末,夏丽又来了,下班时我拉着她去路边吃烤肉,喝了几瓶啤酒。不知为什么,我感觉在我们之间,会发生点故事的。这从两人的眼神就能看出来,有情还是无情,有意还是无意,毋庸赘言。

    天色已经暗了,我说去事务所那儿再坐一会儿,喝杯茶。她笑了,没吭声。那笑很奇特,有几分狡黠,仿佛窥出了我的意图。那一瞬间,我心里咯噔一下,竟有些慌张。

    就在那天晚上,我们有了肌肤之亲。她睁大了眼睛,静静地看我。那目光实在是太静了,无从揣摩,我身上的汗,就下来了。

    “你不怕农忠知道?我突然问。

    “不怕,是他让我来的。他说,如果你想写诗的话,就必须寻找新的爱情,没有爱情的刺激,是写不了诗的。

    一开始,我是抱着玩的态度,反而一身轻松。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知不觉之间,竟把事务所当成了夜里与她的约会地方。

    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夏丽生日那天,我骗老婆说有招待任务,在邕州宾馆作东,还叫上了一些好友,正式确认她是我的小情妇。她说,这也是农忠的意思。农忠的家境不是很好,父亲早逝,母亲患有糖尿病,需长年注射胰岛素。正因为经济拮据,所以婚后一直没要孩子。

    农忠对我很客气,当然,最为开心的,还是夏丽。一个是丈夫,一个是情人,围绕在她的身边,高谈阔论,频频举杯,这样的经历,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那天夜里我喝了很多酒,如何回到家的已经记不清了。

    过了八月十五不久,一天下午,夏丽拎着皮箱到所里来,说要离婚,离婚前就暂住在所里。我大吃一惊,问她为什么。她说对农忠越来越失望,前途一片渺茫。本来,她觉得农忠阅历广,有学问,对他相当的崇拜。而时间长了,发现他光说不练,眼高手低,从来就没有动过笔。

    农忠比夏丽年长十岁,坚决不肯离婚,说谁要是逼他,只好鱼死网破。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夏丽不能在所里住,我怕老婆知道这一切。万般无奈之下,我在郊区又租了一间房,夏丽搬了过去。我白天在所里上班,晚上去陪她到十二时才能回家,真是苦不堪言。

    到了过年春节元宵后,我跟夏丽说,无论如何,先把婚离了。但她到了此时又缺乏勇气了,不敢回,说只要回去了,就别想再出来。最后,她建议我去跟农忠谈,一切的一切,全靠你了。

    要我亲自出马,去劝受害的一方离婚,这种事情,不说旷古未闻,也够得上荒谬了。思前想后,又没别的办法,而总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就硬着头皮给农忠打电话,约他过来谈。我甚至做好了准备--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只要他同意离婚。

    十天后,在一品茶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农忠对我彬彬有礼,还泡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等着我到来。我尚未开口,农忠笑了,说,“我知道你会来,夏丽不敢面对我,只好把你请出来,说句实在话,你现在不能说我是你们的第三者吧?”

    我看着他,无言以答。

    “我比你更需要她。农忠喝了口茶水,重新坐在了沙发上。当初让她去找你,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我看出来了,她对现状很不满,生活枯燥,没有激情,犹如死水一潭。而你的介入,无疑给她带来了全新的感受,或者说是一种希望。

    “你后悔了?我说。

    “有一点,但我并不死心。我相信我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否则,她为什么不敢面对我?这很说明问题。还有一点,我谈过三次恋爱,夏丽的心里总是不平衡。我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给了她自由,让她去发展,去尝试新的恋情。但我依然爱她,我希望你给我十分钟的时间,与她见上一面。如果她说不爱我了,我马上就走,离婚、办手续,祝你们幸福。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有打的带着农忠就去了郊区。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那真是漫长而痛苦的一刻。最后房门打开,农忠独自一人走出来回去了。接下来不久就发生了《左江红色游》这事儿了。

    后来我才知道,农忠在一场事故后已不能性生活,也没有了生育的能力,所谓的农忠的工作、家庭情况,包括闹离婚都是假的。因此,就有朋友认为我是被他们夫妇给算计了,我却不以为然,爱过了就是爱过了,哪怕流星划过夜空,虽然短暂,但总不能否认它的存在。

    真也好,假也好,在这夜阑人静之际,我还能想起她,有痛苦,也有欢乐。

阅读 (8793)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林叶红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