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于小尘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181889
  • 本日访问数: 60
  • 昨日访问数: 120
  • 本周访问数: 180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怨灵409

(2016-10-25 18:13:40)

  从长沙回来一个月了,今天终于可以完整地记录,以纪念我的住过的蓝羽409,以及那一次恐怖的经历。

                    ----题记。

 

9月的长沙远郊。

十分老旧却被装饰一新的蓝羽宾馆就坐落在芙蓉区远大路的路边上,尽管这条路是在长沙远郊,稍显破落和萧索,宾馆周围小吃店林立,卖水果的、卖小商品的吆喝声不绝于耳,也算热闹繁华,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家宾馆让人感觉与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却说不出个中缘由。

太阳火辣辣地炙烤着大地,来长沙参加某个商业培训的苏亚和玲子没有选择地被安排在蓝羽宾馆入住。

宾馆不大,但是在走廊上拐了半天才找到409房间,这个房间就在宾馆的最后,要拐一个120度的弯才能看到。一踏进409房间的门,苏亚就感觉浑身不自在,尽管墙纸是新的,铺着地毯,家具也是老旧的红木,说不清楚这里是奢华掩饰不住萧索破落,还是破落中夹杂着一丝奢华,不管怎样,房间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对,但就是让苏亚感觉脊背冷飕飕的难受。

玲子倒还好,到房间就打开行李,把一大包化妆品拿出来开始卸妆,准备洗澡休息。

这一天很累,再加之前一晚睡眠不好,苏亚和玲子都早早睡下,只是,一天的舟车劳顿并没有让苏亚很快入睡,换了环境,换了床,对苏亚的睡眠来说,简直是天敌,每到一个新环境,苏亚总是一下子无法适应,这种不适应首先就表现在睡眠上,所以,每次出差,第一个晚上苏亚都是无眠的。玲子的呼噜声和窗外的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此起彼伏,让原本就神经衰弱的苏亚更加无法入睡,直到凌晨五点左右,苏亚终于疲惫地进入了梦乡。

玲子的惊叫声把苏亚从睡梦中惊醒,苏亚睁开眼睛的一刹那,看见门口一张没有嘴巴、眼睛是两个深黑的大窟窿的脸,一闪即逝。

苏亚浑身战栗了一下,回头看到一脸愤怒的玲子,玲子说,一个小偷试图打开房间的门,只是门上的金属链条让小偷折腾了半天也没打开,最终在玲子的尖叫声中逃遁了。看到玲子不停地咒骂着小偷,苏亚没敢告诉玲子,她看到的不是小偷,而是一张恐怖的鬼脸……

第二天,原本想换个房间,无奈宾馆已经住满,更何况,整个宾馆住的都是一起开会参加培训的人,因此苏亚也没再坚持,她侥幸地想,也许是自己真的是眼花看错了,人家原本就是个开错房门的人。

尽管苏亚不停地安慰自己,但夜幕降临,花灯初上,苏亚却迟迟不愿回到房间,她让玲子自己先回房间休息,自己则去了楼下朋友的房间聊天,直到快凌晨一点,苏亚才不情愿地回到409,玲子在房间里开着音乐,声音很大,苏亚敲了半天门,玲子才缓缓地开了门,在门打开的 一瞬间,苏亚看到的又是一张惨白的鬼脸,她吓得惊叫一声连连后退,定睛一看,却是敷着面膜的玲子。苏亚惊魂未定地被玲子拉回房间。

那种潜伏在苏亚内心深处的恐惧此刻显得更加浓重了。她不停的和玲子说话,而玲子,依然在担心的昨天小偷的问题,苏亚不敢说出她的恐惧,至少有玲子的镇定可以让自己稍微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一旦玲子也开始恐惧,两个人的恐惧加在一起,恐惧会变本加厉地袭击着这个房间。

夜深了,玲子慢慢睡去,满身倦意席卷了苏亚,眼皮沉重得无法支撑,苏亚灵动的思维逐渐地失去了意识。只是,感觉刚刚闭上眼睛,苏亚便被吱吱呀呀的声音吵醒,她借着窗外朦胧的的街灯,看到一个红衣小女孩从衣柜里出来,正在向她的床飘来,苏亚使劲的往被子里缩,红衣小女孩伸出长长的手臂,把一个白色的项圈带在苏亚脖子上,然后使劲地掐住了她的脖子,苏亚挣扎着想动,却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压住,一动也动不了,这时小女孩子距离苏亚的脸越来越近,突然又不见了。

正当苏亚松了一口气坐起来之时,小女孩忽然出现在苏亚背后,再次伸出长长的布满裂纹的手臂,使劲地掐住了苏亚的脖子,小小的身子蜷缩在苏亚背上,掐住苏亚脖子的双手越发用力了,这让她无法呼吸和发声,背后像缀满了铅,她始终看不清小女孩的脸,只感觉被长长的头发遮盖着,苏亚感觉身上的冰寒愈发冷凝。

苏亚侧眼看到玲子起身去洗手间,她还回头看看苏亚,无奈玲子却看不到掐着她脖子的小女孩,也看不到苏亚此刻的危急,在进入洗手间的一刹那,玲子还朝苏亚诡异的一笑。苏亚想喊,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想跑出去,却怎么都动不了,那个红衣小女孩,像一座山一样压在苏亚背上,无论怎样的挣扎,都是徒劳。

玲子去洗手间回来,打开了灯,却见苏亚满身大汗,脸色惨白地坐在床上,苏亚这时也不见了小女孩,可以从床上坐了起了。苏亚和玲子说了刚刚发生的一切,玲子说苏亚做噩梦了。苏亚环视周遭的一切,没有红衣小女孩,没有白色项圈,苏亚使劲地揉了揉脑袋,感觉自己真的是做噩梦了。

玲子给苏亚倒了一杯水,两人聊了一会,玲子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苏亚关了灯,却怎么都睡不着,刚才的一切那么真实,明明就不是梦,苏亚再次开灯,用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脖子,发现脖子有红红的被嘞过的痕迹,她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玲子,玲子”苏亚喊了两声,玲子睡得很沉,根本听不见自己的召唤,苏亚只好关灯,并期待着自己能早点睡着。

这时,那个红衣小女孩,又从衣柜后面飘了出来,看着苏亚呜呜地哭着,边哭边飘到苏亚的脚边,然后停住了,苏亚刚要把头蒙进被子,却感觉小女孩子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脚使劲地往下拖。苏亚想喊,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只好两手死死地抓住床单,双脚不停地蹬着,只是,她所做的一切都无济于事,苏亚的身体被一点点地拖下去,还有小女孩子边拖边轻轻地哭泣声。

  苏亚的指甲断了,床单被扯得乱七八糟,双腿挣扎的又酸又痛,苏亚的身体慢慢地向下移动……最终,她的身体哐唧一声,被小女孩子拖掉了地上,然后小女孩使劲地把苏亚往衣柜里拖。

   听到响声,玲子一下子醒却,打开了灯,发现苏亚脑袋已经进到衣柜里……

苏亚这时终于发出一声嘶哑的尖叫。

房间一片明亮,苏亚靠在衣柜上脸色惨白,气喘吁吁,断裂的指甲生生地疼着,床单乱七八糟地皱在一起,一半拖在地上,一半搭在床头。

苏亚感觉自己的双腿,酸疼而沉重。

  “这不是梦”苏亚笃定地说。眼里满是没有褪去的恐惧,声音也有些许的颤抖。

“是我昨天说小偷把你吓的,你精神太紧张了所以才做噩梦,导致梦游了”。玲子对苏亚说,她始终都认为这一切都是苏亚的噩梦。

玲子帮苏亚把床铺好,安抚着躺下,看了看表,凌晨435分。

“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再睡一会吧,明天还有培训。”玲子说。

苏亚无奈,甚至有些恼怒。随她去吧,苏亚愤愤地想着,便重新躺回床上,无论怎样地困倦,她都不允许再闭上眼睛,不睡觉,噩梦就不会来。

   突然,衣柜里发出小女孩子轻轻的哭泣声,苏亚心一横,大着胆子,悄悄走近了那个发着暗淡光亮的红木衣柜,里面的哭声隐隐约约,断断续续。苏亚试探地,慢慢地用双手紧紧抓住衣柜的把手,停顿了片刻,然后使劲打开。里面挂着是自己的衣服,那个小女孩,两个胳膊穿在苏亚衣服的两个袖子里,手里还拿着一个布娃娃,披着长长头发的小脑袋,从衣服的领子中间露出来,眼睛像两个红红的玻璃球,满脸血肉模糊,舌头长长地垂下来,嘴角还有血往下流……

苏亚尖叫一声,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脊背发凉,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再一看,却发现衣柜里除了自己的衣服,什么都没有,她使劲揉了揉眼睛,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正当苏亚惊恐和诧异之时,红衣小女孩,背过苏亚的视线,悄悄地飘到衣柜的后面,消失不见……

   苏亚慌乱地回到床上,这时,天已蒙蒙亮,409房间恢复了往日平静,苏亚躺在床上,眼皮很重,但依然不敢睡,她转身想叫醒玲子。

 刚转过身,嘴里还在喊着“玲子”,却发现睡在玲子床上的,不是玲子,而是那个红衣小女孩。但在这时,玲子却从那个小女孩子的身体里慢慢爬起来,直接向去洗手间走去……

   当玲子从洗手间出来,她已经洗漱完毕,苏亚已经穿好衣服。一切都恢复了原样,好像这一切从未发生过。

  只是苏亚,她感觉自己好累,尤其是双腿,又酸又疼,好像跑了十公里一样难受,腿依然在微微发抖,后背也一直凉飕飕的。

   苏亚确定自己此刻清醒,玲子此刻也是清醒的,苏亚把夜里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对玲子说了一遍,玲子居然对夜里的事一无所知,因此她笃定苏亚是做了一夜噩梦。

  而苏亚,很确定那不是噩梦,就是自己最真实的经历。早餐时和一起开会的朋友说了这事,都说苏亚精神太紧张,所以才噩梦不断。苏亚不再辩解,也不再和任何人说起这事。

     中午午休时间,苏亚一个人跑回409,费了好大劲,把衣柜挪开,却发现衣柜后面的墙壁,有一些已经风干了的血迹,有血迹的墙面已经些许塌陷,随着衣柜的挪开,墙面终于哗啦一下全塌了,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苏亚试探性地清理一下,里面露出一个穿着红衣,带着白项圈的小女孩子的尸体,旁边还放着一个布娃娃……

    三个月前,附近的村子,有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子无声无息的失踪了。

    与此同时,一个网上通缉犯在长沙落网,交代了自己身上的背负的三起命案。其中一起,就是在蓝羽宾馆409房间,奸杀一名12岁的小女孩的事。事后,他连夜把小女孩的尸体,砌在衣柜后面的墙里……

   核心提示:住酒店,千万别住在最后一间,最后一间,不但阴气重,阴灵聚集,而且还是犯罪分子喜欢住的一间,因为那里几乎没人路过,便于实施犯罪……

阅读 (821) 评论 (0)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