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风语疯言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442113
  • 本日访问数: 16
  • 昨日访问数: 51
  • 本周访问数: 6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远方 我的卡萨布兰卡 我的撒哈拉……2016年10月摩洛哥之旅(三)

(2017-02-07 07:44:59)

 

    撒哈拉Sahara——我来了!

    离开玫瑰谷,我们驱车前往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撒哈拉Sahara,开始一场世界尽头之旅。

 

 

 

    “撒哈拉”是阿拉伯语的音译,源自当地游牧民族图阿雷格人的语言,原意即为“沙漠”。位于非洲北部到地中海,占非洲面积的四分之一(可以容纳美国全部的领土面积),撒哈拉沙漠将非洲大陆分割成两部分,北非和南部黑非洲,这两部分的气候和文化截然不同。摩洛哥则位于北非的西部、撒哈拉沙漠的北部。

    撒哈拉是世界上阳光最多的地方,也是世界上最大和自然条件最为严酷的沙漠。由于受到信风的影响,很容易出现很多极端的气候,这里的蒸发率是世界上最高的,甚至是几年都不会有降雨,但气温并不是大家想像的全部都是高温地区,在海拔较低的地方气温较高,而海拔高的地方气温则是非常冷的,甚至是会出现冰冻的现象。20161220日靠近阿尔及利亚的撒哈拉下雪了!于是有人说:撒哈拉沙漠都下雪了,还有什么事情你等不到?……

    对于我来说如果要追溯对撒哈拉这个名字的记忆,应该是始于年少时的地理课,再就是不美丽、却灵动如同撒哈拉一般神秘的奇女子三毛了。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三毛

    年少时我几乎收集齐三毛的所有文集:《万水千山走遍》、《梦里花落知多少》、《雨季不再来》、《撒哈拉的故事》、《哭泣的骆驼》、《倾城》、《送你一匹马》、《背影》、《稻草人手记》、《随想》……曾经在校园的宿舍里通宵夜读三毛的书……

    迷恋三毛的文字,是因为她让我产生共鸣、带给我梦想!三毛成全了许多年轻人的梦:每个人也许都有过这样的年纪,茫茫世界处处是未知的旅程,隐藏在平静生活中的心渴望有另一种更自由、更洒脱甚至更疯狂的生活;读她的文字,仿佛感觉跟她一起在走在路上,她笔下的撒哈拉是那样的遥远、神秘、如梦如幻……是年少的我梦想要去的地方,我一直渴望能像三毛一样能将万水千山走遍!

    怀念三毛的文字,也许只是怀念年少时读三毛的心境,怀念当年的青葱岁月,怀念和三毛相关联的旧日时光……对于今天的我来说,三毛的动人之处不在于她走过多少地方,看过多少风景,抑或她与荷西那纯美的爱情,而是在于她拥有一个真正自由、浪漫的灵魂!在现实的世界里,特立独行、自由自主、不被世俗所羁绊,洒脱、执着、任性地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自己想做的事……

    我们的车沿着公路奔驰着,车窗两旁进入眼中的景色由原来崎岖起伏的山野逐渐变成了开阔平坦的荒漠……临近黄昏时分,我们到达了沙漠的边缘小镇——梅尔祖卡(Merzouga)。

    梅尔祖卡(Merzouga)是摩洛哥东南部的一个小镇,距距阿尔及利亚边境约50公里,这里是摩洛哥进撒哈拉沙漠的入口。我们预订的当地柏柏尔人开的Marhaba Camp旅馆,距离Erg Chebbi沙丘只有1公里。来不及修整,我们将车停在旅馆的停车场里,只带上相机、三脚架和必须的随身用品,我把刚换好的人字拖挂在了驼背上,光脚骑上旅馆早就为我们准备好的骆驼,由当地身穿蓝色长袍的(blueman)柏柏尔向导牵领着我们的4人驼队,向沙漠深处的营地进发,开启了我们沙漠探险的征程……

 

 

    高高地坐在垫有厚厚毡子的单峰骆驼上,身体随着骆驼走过沙丘深一脚浅一脚颠簸着,或上下起伏、或左右摇摆地慢慢前行。眼前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金黄色大沙漠,浩瀚无垠,那如大海波浪般的沙丘在夕阳下被染成了金红。当双脚触碰到细腻绵软的沙子那一刻,我恍然如梦——真的已经到达了多年来梦中的撒哈拉?我贪婪地用眼睛看着、相机不停地拍着那令人窒息的大漠日落美景……

 

 

 

 

 

 

 

 

 

 

 

 

 

 

 

 

 

 

    我们参加的是32夜的撒哈拉沙漠之旅。营地住扎在避风的沙丘凹处,几顶帐蓬连着,由细细的竹编围栏围成一圈。到达的时候天色已晚,向导安排我们到四人帐篷放下行李便让我们到公共的大帐篷晚餐了。大帐篷里面早已落坐了先到的客人,有几组欧美人,还有另一组国人。大家彼此友好的打了招呼,边闲聊边各自的见闻边共进晚餐。在大漠深处,我们的晚餐算是挺丰盛的了,有摩洛哥传统食物——大盆的鸡肉塔金、蔬菜沙拉,饭后还有甜点——酸奶拌石榴。吃饱喝足,满足感驱走了一整天的车马劳顿……

   

 

    这时,随着欢乐的、有节奏的鼓点,帐外开始喧闹起来,原来是营地的篝火晚会开始了。营地工作人员——年轻的柏柏尔男孩们在沙漠里弹奏着传统乐器,拍打着非洲手鼓,唱着撒哈拉古老的歌谣……柏柏尔人对节奏是有天赋的,他们的鼓点从来都是随心所至,营地中来自各地的人们,此时不分种族国籍,大家一起唱着、笑着、尖叫闹着,空旷寂寥的沙漠世界只有大家彼此,所以同样的欢乐也不再分彼此……   

    夜深了,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微风吹过,你仿佛可以听到流沙的声音。自古以来撒哈拉这个枯寂的大沙漠,一直固执地拒绝着人们的打扰,风起沙动是它的固有的语言。

 

 

    此时,风带走了薄薄的云层,天空呈现出一种幽远的深蓝,繁星点点缀满了天幕。爬上高高的沙丘,遥望绵延至撒哈拉天际璀璨的星光,能轻而易举地分辨儿时熟识的北斗七星、牛郎织女星……此时给我的感觉是——何似在人间?仿佛穿越到没有人类的科幻影片中的世界,不像生活在我们大家熟悉的地球。在广袤的沙漠之中尽情地体会空虚和寂静……是否,延续了数千年的撒哈拉神话已召唤了我数千年?于是我来了。但我想,今夜之后也许不会再遇见如此绝美的星光和脚下绵软至无限的星星落下的碎粒了……

 

    第二天的黄昏,我们遭遇了沙漠狂兽——沙尘暴!黄昏时分,我们爬上高高的沙丘上等待日落。起初感受到天气起了一点点儿变化——天空泛起了淡淡的昏黄,这时向导跟我们说:沙尘暴要来了,我们回去吧。顺着向导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天际与沙漠间立着一堵浑浊的沙墙,站在远处观望,我们怀着与已无关的心态如同在欣赏一轴沙尘画卷。可后来才知道,我们要赶往回营地,驼队必须要迎着风暴穿越沙墙才能返回。

    驼队迎着沙墙的方向缓慢前行着,风沙越来越大,遮天蔽日,天地苍茫,我毫无方向,完全看不见前路。骆驼显然也受到了影响,走的愈发颠簸。我一手紧紧地抓住驼鞍的扶手,一手拽着随时飞走的头巾在摇摇晃晃的驼背上生怕自己掉下去。风如同中了魔咒一般裹挟着雨点和沙粒向这土面上的一切生物袭来,仿佛要瞬间吞噬眼前的一切!慌乱中的我也能明显感受到狂狷的风夹带着沙雨打在脸上身上的刺疼。此时唯一的感觉就是绝望!行进中我在胡思乱想:我们会不会迷路?我们会不会就此成为撒哈拉永恒的祭品……此刻全身心的企望就是——我要活着!

 

 

 

 

 

 

 

 

 

 

 

 

    撒哈拉的气候真的是具有魔性!一夜醒来,一切的一切就像被按下了删除键,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清晨眼前看到的是风平沙静,没有任何痕迹的沙丘温软宁静,呈现出如丝绸一样光滑的迷人线条……让人疑惑:难道昨晚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

    此时,黎明的朝霞晕染了微亮的天空,独自在沙漠虔诚祈祷的柏柏尔人的蓝,撒哈拉的金黄,远处的沙丘,逆光的单峰驼影,一切美如画卷,浑然天成,浪漫赋有诗意。随着旭日升起,天空渐渐亮起来,将沙丘染成橘红色,再变成橘色和金黄,我不停地按动快门,记录着每种颜色、线条、阴影在连绵沙丘上的变化……

 

    走进古城菲丝(Fes

    离开沙漠,我们的下一站是古城菲丝(Fes)。

   

 

 

        撒哈拉到菲斯差不多有500Km的路程,途径伊夫兰Ifrane)小镇。伊夫兰以一种桃源般的安适姿态恬淡地存在着,欧陆风情的小镇看似与摩洛哥格格不入,却又如此让人神往。这里是滑雪圣地,有“小瑞士”之称,每年的冬天都有大量游客。

 

古城菲丝(Fes)

 

 

 

 

 

 

 

 

 

 

 

 

 

 

 

 

 

 

 

 

 

 

 

 

 

 

 

 

 

 

 

 

 

    据介绍,菲斯(Fès)是摩洛哥四大皇城(四座曾经做过首都的城市)中最古老的一座,始建于公元808年,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曾孙、摩洛哥第一个国王穆莱·伊德里斯创建的。直到1925年,菲斯一直都是摩洛哥的首都,这座城市有两处古老的阿拉伯人聚集区,比较大的一处叫做Fes el Bali。它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世界遗产名录,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步行街之一。说起景点,古城本身就是最大的景点,斯古城还是世界上最容易迷路的城市,若你亲身体会之后就会发现一点都不夸张;还有皮革制品是菲斯最重要的手工艺品之一,皮革染坊也成为当地最著名的参观景点之一。

    布日鲁蓝门(Bab Boujloud )  菲斯古城有着十几公里保存完好的城墙,约20个大小城门。蓝门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不仅是因其位于两条要道的起点,更是得缘于它华丽的装饰。城门向外一侧镶满了紫蓝色的马赛克瓷片,拼饰出充满伊斯兰情调的花纹图案。

 

 

 

 

    皮革染坊  菲斯最著名的景点之一,fes一共有3个皮革染色坊,tanneries是最大最负盛名的。尽管现代技术很发达,fes仍然保持着古老的染色工艺,且这已经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染缸依次排列,工人穿梭其间,场面相当壮观。游客不能下到皮革染坊当中参观,只能从周围店家的天台上观看工人们浸染皮革过程。染坊内五颜六色的染缸依次排列,劳作的工人穿梭其间,相当壮观,当然,味道也特别的难闻,店家会送薄荷叶给客人以掩臭味。

 

 

 

 

 

 

 

 

 

 

 

    梅克内斯(Meknes)是摩洛哥北部古城。东北距非斯53公里。建于十一世纪,十七到十八世纪曾为都城。伊斯兰教圣地;工商业中心。油橄榄、柑橘、葡萄重要集散地。游历了梅克内斯的人,仿佛在时间的长河中周游一番后刚刚苏醒,城中铁匠的娴熟技艺、商贩的机智、木雕艺人的绝活、露天市场的喧闹,这些记忆会令人难忘。

未完,待续

http://bbs.gxsk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833075

阅读 (14890) 评论 (6)
翦翦风儿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6)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