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健康自然的人生

正文 字体大小:

蒙公子(原创科幻武侠小说)(第四章)

(2017-03-21 20:49:48)

   青云山山腰有个岩洞,直通离青云山3里开外一处泉眼,泉水从1米多高的小山崖洞口流出,落在底下一条小溪里。洞口周围长满小树和杂草,唯有出水口露出来,没人探究过洞口有多大,只是从表面看,出水口也就碗口般大小,其实却有1人之高。

   朱断桥从道长的床底下到地道,他举着油灯,顺着地道向下走,一直走到一个大岩洞里,朱断桥喘了口气,他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他打量着这个岩洞,只见岩洞足有一个晒谷场大,头顶都是向下凸起的乱石头,脚下却是一块大平地,只是有一条浅浅的小溪流从洞内高处流出。他转了一圈大岩洞,里面有一条路是顺着水流向下走的出口,在一处石壁上竟有一个厨柜大小的洞,里面放着一盏油灯和一只打火石。他佩服道长师傅的师傅有远见,留下这么个逃生之处。他知道现在活下来的人,只有道长、蒙旺奎和朱断桥3人知道,本来只有道长一人知道,无奈道长经常出游,为了道观安全,只好告诉轮流看守道观的蒙、朱二人,并告戒两位弟子,为了保密,不到万不得已,不许下地道,因此,蒙、朱二人从来没下去过。

   朱断桥估摸离天黑还有一断时间,便找了一处干燥大石头,熄灭灯,斜躺着闭眼休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站了起来,点亮油灯,顺着小溪流弯弯曲曲向下走,走到洞口处,这也是个房屋大小的岩洞,他向洞外瞅了瞅,外面灰蒙蒙的,天还没完全黑,但雨下的很大。

   朱断桥在洞里等到了天黑,外面漆黑一片,除了雨声,没别的声音。他熄灭灯,敏捷地从洞口跳了下来,很快趟过溪水,向他要去的地方窜去。他熟悉这里的环境,只要出了洞口,就是闭着眼睛,他也能踩着结实的地方走出去,尽管周围沼泽地很多。

   官军营地,灯火昏暗,一间帐蓬里,黄友谅的副首领黄间和温军堂的将军宁元志在饮酒作乐,酒过三巡,宁元志说:“刘群这小子艳福不浅,娶了那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看得我心直痒!”黄间明白他的意思,忙说:“可惜大哥有令,不可辱刘群妻子。”宁元志说:“我知道,眼馋而已。”一转念,宁元志又说:“不过他那个丫环的容貌也是百里挑一啊!你大哥没说不能动她的丫环吧?”

   黄间眼睛一亮说:“这个倒没有,你如果有兴趣,不如让她过来陪陪我们兄弟?不过,只怕她主子不愿意。”

   宁元志说:“这个好办!”随后,他叫黄间附耳过来,两人嘀咕了一阵。

   宁元志叫卫兵过来,“你去监禁刘群老婆的帐蓬,跟守卫说,我要审问丫环,然后把丫环带到这里来!”

   很快,卫兵押着丫环进入帐蓬,宁元志告诫卫兵:“你出去,把门关上,没我同意,任何人不许进入。”

   黄间打量着丫环蒋桂琼:长着一张白里透红瓜子脸,一双乖巧的大眼睛,樱桃小嘴,穿着绿罗裙、白长裤,虽不如主人水蛇一般身材美艳娇贵,但健康匀称的身形也不俗。

   黄间心中燃起一种莫名欲火,他走上前抓着蒋桂琼的小手,一边轻轻抚摸,一边说:“妹子,我们都是义军出身,只要你按照我们说的要求去做和说,我们一定不会亏待你!”

   没做过俘虏的蒋桂琼,脚在发抖,不知所措。

   宁元志过来,一把推开黄间:“走开,她是老子的犯人,我先审!”

   黄间只好松开手,没趣地回到座位。

   宁元志接着说:“我审犯人有个规矩,要让犯人坐在我腿上,我抱着犯人,这样,我就能感觉犯人是不是说谎!”

   蒋桂琼听了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宁元志不由分说,一把抱过蒋桂琼,让她坐在腿上,然后问:“你是不是跟刘贼一伙的?”

   蒋桂琼颤抖地说:“不、不是!”

   宁元志淫笑着说:“我摸摸你的胸口,看你是不是说谎?”不由分说,他一只手解开蒋桂琼胸衣带子,就往里摸。

   蒋桂琼下意识地拦住宁元志要往里伸的手:“不要,我没说谎!”两人正僵持着。

   突然,一个黑影一闪,宁元志和黄间都好象中了定身法,手、脚和全身的动作都固定在了那一刻。

   蒋桂琼急忙挣脱出来,站起来一看那个黑影,失身叫道:“朱大哥!”

   朱断桥说:“快把衣服穿好!我有话问你。”

   蒋桂琼顾不得羞耻,谎谎张张把胸衣带系好,不等朱断桥开口,立即上前抓住朱断桥,说:“朱大哥快去救夫人,夫人被关在牢账里。”

   朱断桥说:“好!等一下你带路。”

   朱断桥把门口一个被打晕的士兵拖进来,然后自己换上士兵的衣服。

   一个士兵押着蒋桂琼向关押蒙可儿的牢账走去,看守牢账的士兵问:“审完了?”

   押蒋桂琼的士兵说:“还没有,大人叫丫环带蒙夫人一起过去再审。”

   说完话,带蒋桂琼来的士兵叫蒋桂琼:“你进去带夫人出来。

    蒋桂琼一进帐蓬,带蒋桂琼来的士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倒守卫的两个士兵,随后他将两个士兵拖进帐蓬,蒙夫人定晴一看,进来的是假扮士兵的朱大哥,忙叫道:“朱大哥,谢谢你来救我!

    朱断桥说:“闲话少说,你们俩个快点换上两个士兵的衣服,我在外面等你们。”朱断桥一边说,一边三下五除二脱下两位士兵的衣服,丢给蒙可儿和蒋桂琼,然后转身走到门口外面站岗。

    此时,天空飘下毛毛细雨,深夜阴湿而寒冷,除了前方山下围山的人依然在警惕地监视山上的举动,大营里的巡夜人都躲到帐蓬里烤火、取暖。蒙可儿和蒋桂琼换上士兵衣服走出账蓬,三个人摸到马厩,看马的马夫早已睡死,朱断桥为保险起见,还是把睡着的看马人点了穴道。

   一会儿,营地大门口,一个士兵赶着一辆装着两个箩筐的马车向门口走来,赶车的士兵丢了一个烧鸡给守卫,喊道:“兄弟,给前方的弟兄送点吃的,劳驾开一下门。”守卫接过烧鸡:“好咧!”打开门,放马车出了营地。

   马车远离营地后,马夫把箩筐上的布掀开,蒙可儿和蒋桂琼从箩筐中爬出来,蒙可儿对马夫说:“朱大哥,我父母还没出来,麻烦你把我父母也救出来。”扮马夫的朱断桥说:“我先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回头再想办法救两位老人家。”

   蒙可儿和蒋桂琼忐忑不安地坐在马车上,马车走了半个时辰,来到一条河边,朱断桥下了马车,从河边草丛里拖出一条小船,然后转身对马车上两个女人说:“你们两人下来,上这条船,我把你们送到对岸安全的地方,再回头去救老人。”两个女人上了船,朱断桥把船摇到对岸,三个人上了岸,只见山边有一个茅草窝棚,朱断桥把两个女人安置在窝棚里,然后,他上船划回了对岸。

   朱断桥赶着空马车回到营地,他想故计重施,他刚把两位老人救出关押的帐蓬,突然,大营灯火通明,四下一片叫喊声:“抓贼人!别让贼人跑了。”朱断桥和二老被官军团团围住。

阅读 (926) 评论 (0)
喃仔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45051
  • 本日访问数: 26
  • 昨日访问数: 46
  • 本周访问数: 250
更多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