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蔓德拉草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73873
  • 本日访问数: 30
  • 昨日访问数: 68
  • 本周访问数: 145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越南香艳之旅(最美好的一天1月16日美奈)

(2017-04-03 16:53:03)
[连载标题]越南香艳之旅(最美好的一天1月16日美奈)2017-04-03 17:04:53阅读:334

我一早起来,还在洗漱,已经感到太阳已悄悄从窗边露出小脸。

我洗漱完毕,跑出去到度假村的,太阳又调皮地躲到云里了。

我从房间出来,先是看到蜷在阶梯下水管旁的小猫。沿着门前小道往海边走,可以看到房子旁椰树下的陶瓷动物,这是一个特别有情致的地方。

往海边走去,因为缺少阳光,海的颜色还是灰灰的和我们的北海差不多,颜值不是特别高。海上依稀可以看到,越南渔民划着圆圆的洗澡盆一样的小渔船。

这样的渔船,让我感到非常疑惑。中国的船多是梭型的,这运用了流体力学的知识,梭型的船遇到的水流阻力比较小,相比,圆形的船遇到的阻力就比较大了,而且行进方向难以控制。我一直想不明白,越南人的船为什么要那么萌萌哒。

从海边走回来,我和没洗漱就比我先出门的S哥不期而遇。于是,我们一起去吃早餐。

 

早餐是含在房费立面了,早餐提供的米粉、煎蛋、煎饼都由老板主理。实在太好吃了,堪比五星级自助早餐。可以自制法棒,把番茄片和青菜叶裹进切开的法棒,浇上辣椒酱,就非常好吃了。而煎饼可以浇上果酱吃,也可以裹上鸡蛋作为鸡蛋饼吃。我们试了试了咖啡还有一种绿色的饮料。越南人喝的咖啡通常是二合一的,咖啡加糖,并不加奶。绿色的饮料是椰奶。

 

吃完早餐,我们就开始着手租车的事情了。听说在美奈,摩托车是最适宜的交通工具。

先是在房间等待度假村老板推荐的租车店老板。

这时,AD也已经吃完早餐,我们在房间旁的桌球房打桌球。

租车店老板来了,报了价格,我们没法决断,只好等S哥拿主意。原以为他在厕所,等了十几分钟,S哥从酒店外的道路走进来。租车店老板看到S哥时的神情,似是之前打过照面,且这生意做不了。

S哥带我们到酒店出了门左转的一家旅游中介店铺。这里的价格(在S哥极力砍价之后)非常实惠,可以租摩托车,(150千两辆一天),可以租吉普车(300千一天),就连前往下一站大叻的大巴车票也十分实惠(每人80越南盾)。最后,我们决定先租两辆摩托车。大巴车票稍后再说。ADS哥两个“摩的司机”居然没带驾照,还好我早有准备,把我的驾照抵押在店铺,方可提车。我随手拿了一个景点的示意图,以便认路。

摩托车与汽油是分开计价的。摩托车加一升油,可以到除距离此处35公里白沙丘以外的景点。

刚加上油,AD的车就开始飙起来了。

我很害怕错过通往景点的岔路口,叫AD不要开太快。岂料这家伙竟是匹脱缰的野马,劝也劝不住。

 

期间,摩托车死了几次火。

我们听到一处摩托车维修点。店里的小伙子告诉我们,因为油位太低所以经常会死火,还帮我们调试了一下,并未收取任何费用。我感觉遇到了越南版活雷锋。

摩托车再次发动后,AD更是以摩托车一刹车就死火为由,只加速不刹车了。

 

通往景点的岔路口并无指示牌,地图也不准确,从当地人不会英语,我想求助金发碧眼的背包客。

在一红绿灯路口,我询问了一位白净斯文对我们比较友善的白人背包客。他说他不知道这个景点在哪,但看地图,前面是超市,他去过了,不是那条路,应在此处转弯,大概介于这条路与超市那条路相交的平行海边的路之间吧。

可惜他的猜测是错的,我们绕了一圈并未见红沙丘景点,只能在路边买了两瓶水。

我们沿路可以看到某处偶尔可见的红沙子,远远可见一处红沙丘,但不知如何通往。

转了一圈没找到我们想前往的景点。于是,我们停在渔村旁的一处甘蔗汁的小摊。我点了一杯甘蔗汁,因为我刚才并没有要水。在小摊旁站着几个小学生,其中有个圆脸的小男生,一直微笑着目不转睛地看着我。AD说这个小男孩一定很喜欢我。

AD向当地人询问如何去白沙丘。当地人不太会说英语,只用一点英语和很多手势表示如何去。

我们再次经过那个信号灯路口,S哥叫住我们,刚才当地人做了手在空中抓了两下的姿势,问我们可知道其中的意思。

我原先猜测是不是五岔路口。

可是我们刚才已走过五岔路口,并未发现道路。

S哥说当地人伸手抓两抓的意思是红绿灯。遇到第一个路口右转,遇到第二个路口左转。

我们试着这么走,果然找到了红沙丘。

红沙丘的对面是饭店,招呼我们停车。S哥经过讨价后停在一处饭店对面。

这时又有人出租滑沙板,开价2万越南盾。AD看对方是妹子,心里一软就租了,也不顾S哥在对面打手势,催促我们快走。

我和AD对此也疑惑,一是2万越南盾价格不高,感觉不需要再砍价;另一是S哥既有看法,为何不明说?

我们爬上红沙丘,这时也发现了S哥常常是正确的,拿着滑沙板爬上来,不如上来再租。此处风大,我的帽子常常被刮飞,滑沙板阻力更大,AD差点要放弃他这块滑沙板。

 

站在红沙丘半腰,可看到灰色的公路伴随五彩的民居是一处长长的隔断,公路那头是蓝蓝的海洋,这头是火焰一般的沙丘;一边是水,一边是火;一边是清凉,一边是燥热。

此处有宽阔的沙海,我可以跳跃,可以奔跑,可是这些细微粒的聚合体太易塌陷,触感柔软,无法用力支撑和反弹,我跳不高,也走不快,每每跃起,身体更显沉重。

 

而这时,阳光格外慷慨。太阳的辐射加上沙漠的干燥都成为了行进的阻力。有些人很向往沙漠,感慨造物的神奇,惊呼人在沙漠中浩渺的感觉。但是自从我去过了罗布泊就失去了对沙漠的兴趣,人在其中,与一颗沙粒无异,在酷热和干旱中只能听天由命无法决定生死。在那里,一条沙漠公路和一辆大巴车才是奇迹,它们提高了人的生存能力,工具使人变成了自然的主宰。

 

终于走到红沙丘的丘峰。

AD已经迫不及待地去滑沙了。

两个当地中年妇女自行围过去,告诉他如何抓住滑沙板,把脚如何放在板上,如何用沙子去压低滑板下滑的态势,如何用所坐的位置来平衡这个滑沙板。

S哥在我耳边告诉我,他怀疑那两个中年妇女是要小费的。

 

AD招呼我去和他一起滑沙。

我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其实我也是喜欢坐滑滑梯的童心未泯的人。

中年妇女先在滑沙板的背面用一块橡皮划了之字,然后让我俩坐在上面,双腿交叠,我的双手攀他肩膀。

刚刚坐定,滑沙板突然向前面的坡底俯冲下去。我来不及惊叫,屁股被缓坡上的不平之处冲击了两下,就停在坡底了。

 

AD告诉我,他也猜测坡顶的那两个中年妇女要收小费,我们从坡底爬到另一个坡顶,远离她们自己玩好了。这里是沙丘背风面,坡度很大,爬到坡顶需要耗费好大的力气。

我们来到另一处坡顶,这里有一群“城会玩”。一是借助最高的地势摆拍,二是借助最高处跳跃,这样拍下来的照片,只有陡峭的沙丘和蔚蓝的天空,人就像上升到天空一般。

此处沙丘陡峭,AD滑下时前滚翻了几周才停下来,看得我在坡顶哈哈大笑。AD借机开我玩笑,说:“看来没有你这样的重物如定海神针一样压在滑沙板上是很容易翻跟头的。”

 

我们玩得尽兴之后,往沙丘下面走。

这时,那两个当地的中年妇女果然向我们围过来。她们对我说,她们要各收1万盾小费。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钱。

AD示意她们去问S哥去要,他说S哥才是老板。

S哥当然是不愿意出,他问AD:“这两个人开始帮助你的时候有提过要收小费吗?”AD说没有。于是S哥打定决心不给,他假装听不懂,反问:“你们是要给我1万吗?”

她们见状,发觉我们可能要赖账了,居然开始抢我的袋子。

而这时,AD的衣服被吹走,他去捡了。S哥走在前面没有发觉。

好在我一向把包握得很紧,她们抢不到,开始发狂,还推搡我。

我开始大声呼喊S哥,“S哥,她们……她们抢我的包。”

S哥转过身,很男子汉地说:“你们先走。”

然后,S哥和那两个中年妇女说:“只给1万越盾,你们看行不行,不行就不给了。”

 

我们走到沙丘迎风面靠近公路边缘的时候,发现选择游玩沙丘的时间正合适,如果再晚一些,脚底板都要烤焦了。

S哥批评AD:“刚才,人家欺负小希,你到哪去了?你惹来那两个人,又没保护好小希,这都是你的错。”

AD点头接受。

 

接下来,S哥沿着公路向前走,说去看在前面的风筝冲浪海滩。他说他这次来,最希望的是可以学会风筝冲浪。

从红沙丘下来的我们玩得很尽兴,眼下并无非去不可的景点,很乐意陪他去看看。

我们把摩托车停在路边,往不知名的却空中飘荡着充气风筝的海滩走去。

看到此处热闹的景象,我感到外国人与中国人不同,国人出国都是冲着景点去的,而外国人只要找到一处合适自己游玩的地方即可。这或许就是我第一次向白人问路而不成功的原因,他心中没有景点这个概念,压根不去景点游玩,所以不知道如何指路。

我们向海的方向走,先是看到几个白人坐在树下。他们貌似很友好,对着我微笑。

我的自信心又膨胀起来,心想:难道我的美貌现在白种人也能欣赏啦?

走出去百米,突然觉得头上很重,这才发现自己头上的安全帽,并未取下。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因为我美,所以他们看我。想太多了,原来是因为我戴着安全帽的样子很滑稽才对着我笑。

 

S哥和AD走路从来不是一个节奏的,S哥对风筝冲浪很好奇,因此走得很快,而AD对风筝冲浪无感,因此远远落在后面。既是陪S哥来的,我就紧随S哥走着。

没走出多远,就看到有人在日光浴,想招呼AD开开眼界,可是不见AD踪影。

岸边有一对父子好像在交流风筝冲浪的心得,反正我是听不懂,只是从他们的神情猜想的。

岸上有大型的风筝躺在地上,我们开始很纳闷,为什么风筝不会飞起来呢?走近一看,原来是风筝没有充气,所以老实地躺在海滩上。

还看到有人在岸边教学,教练是个女人。

放眼海上,有的人确实艺高人胆大,乘风破浪,轻盈跃起,冲浪板在手中转了几圈,又回到脚下,然后随风远去。

我一时间感慨“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原以为AD已是绝世容颜,谁知和战斗民族相比,好像少了海上运动释放出的雄性荷尔蒙所表现出的独特魅力。

我看到一处破船只剩骨架,有一比基尼美女倚靠在此处,看样子正在为海上的男朋友喝彩。

再继续往前走,有人在放充气风筝,风向总掌握不好,风筝老往下坠。我害怕影响到人家,就开始往回走,而S哥还像着了魔一般往前探个究竟。

我往回走遇到AD,和他说前方有美女在日光浴,他好奇地伸长脖子问在哪,这时看到S哥已经往回走,我们就离开了风筝冲浪海滩。

 

 

我们往回走,到市场去寻找美食。

市场里,我看到一位老婆婆的面前有一锅酸辣猪脚,勾起我的食欲。我们就坐在低矮的餐桌前,点了酸辣猪脚粉,加了鱼饼肉饼,满满的一碗,价格很实惠。AD说,这是他来越南之后唯一吃饱的一餐。想想也是,AD比我相比是最萌身高差,却每天和我吃一样的饭量。

S哥预留肚子的空间,去买了水果充饥。

 

饭饱之后,我们继续前往仙女溪景点。

又是一番苦苦寻觅。我看到一群欧洲游客,猜想会不会刚从景点出来,于是向前问路。对方又是摇摇头。

此时,我们就在一座桥上,此次貌似仙女溪的下游,可就是找不到仙女溪的入口。我们在此处徘徊许久,最终还是S哥看到铁门上挂着仙女溪英文的小牌子。S哥出国的经验在旅游中的作用真的不容小觑。

 

原来这仙女溪被掩藏在繁茂的树林中。仙女溪居然有门票,售票员收了钱之后,热情地叫我们把鞋存放在此处。看着别人都提着鞋子,我们有点迟疑。但仔细一看,游客有逆水而行,又有顺水返回,看来此处只有一个出口。于是,我们赤脚趟水,逆流而上。

 

之前看攻略,还以为仙女溪是浑浊的黄泥水,其实不然,是红色细软的沙子沉淀在下面,上面流动着浅浅的仅没过脚背的清澈的溪水。刚才去了烈日下的沙丘,现在到此可以乘凉休闲,倒是夏日(当然当时并不是夏季,但是日光只慷慨堪比夏日)避暑的好去处。脚底被水波推动冲刷出好像鳞片一样的纹路的沙面按摩着,据说这便是仙女溪之名的来历,仙女溪的细腻水流与沙面所带来的触感,就像仙女的纤纤玉指为游客做足底按摩一般。当然,这名称意淫太甚。

 

这不,沙面上出现拳头大的石头,接下来有更大的黑色石头拦在路中。这里变得难以前行。

这时,耳畔响起AD的声音:“你帮我把那对老人拍下来,我要发朋友圈。”

我心想,你怎么不拍?我并没有多言,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右前方有一对老人互相搀扶着,在水路走着。走到有石头,路不平的地方,老先生更是紧张身旁的老妇人,搀扶的手更握紧了。

看到他们,心里蓦然涌起莫名的温暖,自发苍苍的两个人竟如此恩爱,正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AD如用此图撩妹,将无往而不利。他如果发了这张图到朋友圈,那就是标准暖男的做法啊。这招妹子最为受用。

“噢”我恍然大悟拿出手机。

当两位老人走近的时候,听他们的对话,好像是一对思密达伉俪。不过,看着爱情能够白头到老所带来的感动是没有国界的。

 

 

我们往前走着。

眼看仙女溪一侧沙丘,可以大致看到白沙丘与红沙丘融合的景象。在崩塌的沙子岩壁上,所刻之字,常是红底白字或是白底红字。山腰有小泉缓缓流出,冲刷着红色沙子流向溪中,将溪水染红。

我一会儿去冲积扇那里踩稀泥,一会儿去在溪边踢水,当走在一处绿荫下终于躲开了暴烈的阳光。这时,S哥一直在我身边,为我拍照。而AD已经消失在前方的弯道了。

 

 

我和S哥往上看,有几个中国妹子正企图从沙丘的陡峭的滑面一侧翻越过来跨过弯道。

S哥害怕上面滑面会移动,着急制止上面的妹子。

我看他紧张,就逗他:“S哥,你怎么一边喊着不要啊不要啊,却招手叫她们下来?”

“我哪有?”

“就是就是,一面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拼命招手是想看清楚上面的美女长啥样吧?”

 

等拐过沙丘阻挡的急弯,再看到AD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副荒野求生的样子了。

他只穿一条大短裤,衣服已经脱下,手上拄着拐杖。

怕我们笑话他,他立即解释。在刚才转弯处被小朋友伏击,衣服被弄湿,所以才是这副样子。

 

 

谈笑着,我们终于走到了仙女溪的源头,此处果然是一处小瀑布,有梯子可以攀登到高处展望。

 

往回走回到S哥劝说妹子们不要犯险下来的河段,AD突发奇想想在滑面上面留言,可能是到此一游或者我爱某某之类的。因此,他试着往上走,发现有路,招呼我们也向上走。我们往上爬,确实没有之前想想的会有垮塌的险境。

AD让我们先走,他在滑面上留字,看不到他写了什么。

沿着滑面旁的小道走上丘峰,这处确实视野开阔,蜿蜒的仙女溪掩映在绿树之间,涉水的人们看起来遥远而渺小。

从丘峰上下来,S哥犹如十几二十岁的青年一般,调皮地走之字形往沙丘迎风面下去,我拿起相机都捕捉不到他跃动的身影。

最后,我们来到仙女溪景区的尽头,就是我们骑摩托车经过的桥下。

 

离开仙女溪,我们回到度假村。

原想从酒店后面的海滩走到五星级酒店的海滩去游泳,但景点游玩回来稍为疲惫,且路途又远。回想一下,我们昨晚已远离五星级酒店密集区域良久,又步行很久,才到度假村。今天若反其道而行,该耗费多少时间,此时已有定论。

稍作休息,我们又乘坐摩托车出来。

出门的时候,AD竟衣服也不穿,甚至连人字拖都不穿就骑上摩托车。

 

想象一下,即使是一位帅哥,光着膀子骑着摩托车,也让人不忍直视吧。

HI!”“HI!”“HI!”AD和路上任何国度的美女都打招呼,脸皮厚得够呛的。

过了一会儿,他不解地对我说:“咦?怎么大家都不理我?”

我哭笑不得,说“我能不能也假装不认识你?”

 

AD不一会儿注意到路上也有一个和他一样打着赤膊露出满背的纹身的光头,比他更气焰更为张狂。

他顿感尴尬被这人驱散了,高兴地说:“看!我老乡!我们都是赤膊乡的。”

我忍不住笑着拍打他的后背。

“为什么人家女孩子穿着比基尼别人都喜欢看,我什么我穿泳裤就没人原意看?同样都是穿泳装,区别咋能那么大呢?这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AD仍不服气地说。

对于他的调皮我只能报以哼哧哧地傻笑。

 

我们来到一家开放式的五星级酒店,停下摩托车。刚要往里走,这时保安突然大叫制止。

我不知道,保安看出那一群走在我们前面的外国人,还是看出我们有异样,反正就是禁止入内了。我们只能退出来,往前继续寻找靠近海滩的入口。

不久,看到有一处小巷,貌似可以通向海滩。

我在路口看到一个流动的果汁摊,货架上有两支芦荟。这时,我的肩膀因为裸露在外一天了,已被晒得火辣辣的。如果将芦荟敷在肩膀或许可以防止晒伤,因为我曾亲见一幼儿不小心将滚烫的开水泼在自己的额头上,因为涂了芦荟,结痂后并未留疤。可惜我并未向管账的S哥开口,就错过了。

 

我们拐进小巷,这里已有一些摩托车停在这里。

眼前是一处波涛翻涌并不澄澈的海面。

我们也在此停车。这时有一国人手拿地图,问我们如何去那些景点。如果他明天中午坐车离开这里,可能游遍这些景点。

AD与他边走边聊。原来这是广东仔,大学生,来此旅游。

两人走了很长一段路,相谈甚欢。若不是我突然问,我们在哪游泳。AD才和广东仔道别。

 

AD把手机等随身物品交予我,往海里一跃。这一幕被我拍了下来。

 

闲来无聊,我拿起AD的手机拍了一张自拍,没想到这张自拍给AD带去了意想不到的烦恼。

 

 

天色渐暗,AD从海里回到沙滩。

他躺在沙滩上,让我把他埋起来。

我忽然灵光一闪,在沙上作画。将他的下半身画上美人鱼的鱼尾,将他的上身画上巧克力块状的胸肌和腹肌。期间有些尴尬瞬间,比如我双腿跪于他身体两侧的动作,更别说我用手在他的身体上抹沙子的瞬间,还好我对他并没起邪念。

 

 

看时间已到归还其中一辆摩托车的时候了,我们离开海滩。

在路上,AD突然加速,嘴里喊道:

“别说话!抱紧我!”

“不抱!不抱!你那么咸湿(刚从海里出来),怎么抱啊?”我说。

“我跟你说,像我那么帅又脸皮厚的人去哪找?你要珍惜我!”

是啊!他的这种厚颜无耻的性格在追求女孩子的过程中显得很可爱!可惜!机智的我已经看穿了这一切。你们说,一个又帅脸皮又厚的男生会没有女生抱他吗?

 

我看AD脚上没有穿鞋,我提出AD在还车时将我放下,还完车就坐S哥的摩托车回度假村,我自己沿路走回去就行了。他还不放心,问我:“你自己走能行吗?不会有危险吧?”

“距离那么近,应该没问题。”

 

回到酒店,ADS哥将身上的海水洗净,然后换上干净衣服,然后我们就去寻找我们的海鲜大餐了。

这次我们三个人同乘一辆摩托车。

AD再次高喊:“别说话,抱紧我!”

S哥错愕:“你说什么?”

AD说:“咦?怎么是你在我身后?”

“你还以为小希在你身后呢?”S哥反问,“难怪会那么说呢!”

我们先是经过两家在公路右侧的海鲜店,我们来到第二家,经过讨价还价,大致了解了龙虾的价格。

因为我提出想吃龙虾,S哥很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S哥决定货比三家。

我提出,白天看到前面公路左侧的饭店门口停了一辆坐满中国游客旅游大巴,一般这样的饭店估计很会赚国人的钱,我们难以拿到实惠。

S哥倒是信心满满。他说:“白天我看到那边有渔民捕捞上来的龙虾,价格比这里实惠,我们再看看还有没有。”

经过白天渔民摆摊的路段,早已人去摊撤。

来到白天接待中国游客的餐厅,一问价格果然比前面两家离谱,特别是龙虾,已经是冰鲜了还买生鲜的价格。

我们到对面摆着几个装海鲜的塑料盆的海鲜摊打探。

发现此处的龙虾也放在冰水里,可是老板却用手托着龙虾,用手指拨弄龙虾腿,将冰冻龙虾装扮得栩栩如生的样子。我虽觉得冰桶和手部动作有些异常,S哥却立马反应这老板绝对是个骗子,因此不发一言,立即退回车边。

我们商量仍回到前面那一家去吃。

S哥迟疑道:“可是回到之前那家,龙虾的价格不会再低了。”

 

于是,S哥选择了第一家。

进去之后第一家果然还有优惠,只是肥胖的老板娘嬉皮笑脸地样子让我觉得有点不舒服。

我们坐在可以凭海远眺的栏杆边的餐桌,远看漆黑的海上渔船星光点点。倘若是白天,这里的风景肯定更好。

龙虾我们点的是芝士焗龙虾。海鱼是清蒸石斑鱼。

龙虾的味道很不错。海鱼的做法不是很地道,而且并没有生鲜石斑鱼的鲜甜味。

我和S哥都觉得海鱼比我们买的时候所说的尽量有差异,但是看到AD吃得很开心,于是就没告诉他。

AD对老板娘的女儿免费加饭称赞有加,再次做起入赘越南的美梦。还说笑脸迎人的老板娘做丈母娘脾气好。最后,我们离开时,摩托车又出了点故障打不着火,这时AD幻想的小舅子又帮调试了一下,更是让AD好感倍增。哎!有的人活在梦里真好!

 

回去的路上,我们看到一家便利店,我们进去买了防晒霜和晒后修复。

回到酒店以后,我洗完澡。我从浴室走去了的时候,衬衣是反穿的,扣子在背后。这样可以露出肩膀和美背——美不美不见得,但确实是晒红了。

我拿晒后修复霜趴在床上。

AD问:“你需要有人帮你涂吗?”

“你说呢?”我妩媚地一笑。

阅读 (332)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6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