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49143
  • 本日访问数: 15
  • 昨日访问数: 108
  • 本周访问数: 56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满公的阴魂

(2017-06-19 08:05:49)
标签:

满公

阴魂

满公的阴魂

 

我心里明白,在我老家那山洞场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出生的人,就剩下满公了。

满公瘦高苗条,不懂文化,但他心地好,为人诚实和善,心灵手巧,说话轻言细语,一辈子没有与他人生过气斗过嘴。干农活做家务是高手,犁地耙田样样精通。他虽然没有上过厨师学校或经过厨师专业培训,可他勤学好问,能做出一席好菜。但凡团邻四近红白喜事都请他帮忙下厨做菜。满公对我们这些晚辈给予厚爱,教我们耙田犁地,教我们砍竹破篾条,编猪笼、鸡笼等。在我的心目中满公是最亲善的长辈。

年初我回趟老家,在从山洞场出来的路上,遇上往山洞场去的满婆,我问她还在洞场老房子住?我以为你和满公早已搬到甲光坪和八叔住啦。满婆讲:那点嘛,你满公他住不惯龙相坳,他讲那地方原叫甲光坪,过去连鬼都不去的地方。他讲死也要死在洞场。你八叔拿他无法。

满公有满公的想法,山洞场是他出生、生长、成家立业的地方。洞场哪座山,哪块地,哪个坳,都有他的足迹。他这辈子从小到大,从大到老,都没有离开过山洞场十天半月。他还未来到这个世上时,父亲就意外身亡。他是遗腹子,所以大号为孝。他和哥哥俩由母亲和祖母抚养长大成人。有幸的是,他十七岁那年迎来了解放,迈入了社会主义新社会,分到了田地耕牛,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享受新社会带来的新生活。

可是他做梦也沒有想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山洞场北面大山背后半山腰有一条由凤山县城通往天峨县城的扶贫公路经过,并把连鬼都不去的甲光坪一分为二。由于公路横穿甲光坪,慢慢地有人从不通公路的山旮旯搬到公路两边建房居住和开铺经营小商品等,经过十几二十年发展,昔日无人烟,鬼不去的甲光坪则成了一条街。而且还成了西通那贯,东去砦牙东风、东兰金谷和往南丹的公路十字口,这样一来,由现在的龙相坳新地名取代了旧时的甲光坪。

以前的甲光坪有一条小路,南连高湾、大同,北通板吉文里,西往那贯,东往龙相。虽为十字路口,但人来往少,加上前不着村,后不靠屯,一般个把人路经此处自然心跳腿打颤。特别是有段路正好路经坟的拜台边,每当路过此地,使你不禁寒战。如果是阴雨天或者是夜幕降临时途经此段,更为胆战心惊。那像现在成为一个车来人往的小镇。就连满公的小儿子,也就是八叔,毫无顾及满公的意愿在龙相坳建起了一栋新楼房。

八叔也曾几次把满公和满婆接到龙相坳,而满公也多次强行回山洞场老屋,并告诫几位叔叔,我再也不去龙相坳,那怕死也死在山洞场。

今年春节后,满公疾病缠身,生活无法自理,满婆一人也年老多病,实在无法日夜照料满公。八叔白天下地干农活,晚上守护父亲,山洞场龙相坳两头跑。开始还行,时间一久,无法坚持。与兄长们商定后,不得不下决心又一次把满公接回龙相坳。本意方便照顾和打针治疗,使满公病愈康复。然而事与愿违,满公不吃不喝,病情越发加重,最后离世而去。

从此,满公永远永远地离开了山洞场。也永远离开了抚育他的母亲、祖母和哥哥及沒有见过面的父亲。因为,满公去世后,叔叔们把他埋葬在山外还要山外的一个山坡田间,也是满公把原所承包的责任荒山开造成的水田里。

现在,山洞场满公家的老屋空荡荡的,沒有人居住,可屋里不时传出响动声。这也许是满公的阴魂所使,虽然他无法兑现死也要死在山洞场的生前誓言。但他还是喜欢聆听山洞场的鸟语声;喜欢呼吸山洞场那清新的空气;喜欢闲时坐在门前望那一座座青郁郁的高山;喜欢在山洞场寂静夜里传出的蟋蟀阵阵叫声中酣睡,进入梦乡,见到他的母亲、祖母、哥哥和父亲,希望和他们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阅读 (1016) 评论 (1)
文章引用自:原创
贺继孟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