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可遇而不可求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784299
  • 本日访问数: 772
  • 昨日访问数: 651
  • 本周访问数: 380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你最难的时候是什么

(2017-06-19 21:46:21)

  朋友有业务在佛山。她是在网上找到加工厂,和业务员取得联系,双方沟通好后发图纸,交订金,规定交货时间。她说她相信这个业务员,虽然素昧平生,但找了那么多家商谈,只有这个小伙子能明白她的意思,知道她想要什么东西,能说出个一二三所以然来,所以毫不犹豫交了订金。

  正常情况下这些程序会一气呵成,顺利的话下一步工作会按部就班,不用她这么大老远地亲自出马督办。然而,他们是第一次合作,这个项目又是非常重要。在即将交货的时间她与业务员联系,从南宁到佛山验收货品。

  上周五到达广州。和业务员再次联系时发现货品不能按时交货。业务员和她沟通时候吞吞吐吐,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怎么办?她立即决定去佛山见面。

  我和她去到佛山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货品并非是在佛山加工。至于在哪里,我们不知道。电话一直打了二十多个,强烈要求业务员现身。最后决定我们在佛山祖庙等候业务员来和我们接头。这一等,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我们一再强调必须看到货品,小伙子不得不同意和我们前往加工厂。

  加工厂据说是在广东江门市。我们不知道江门与佛山有多远,上了车再说。谁知这一走,走了两个多小时的高速才找到加工厂,完全按照高德地图的河南话版导航走,累得我们苦不堪言。这个时候我们也才知道业务员并不熟悉这个地方,也并不熟悉这个厂家,他都是在网上和他们联系。这个加工厂,坐落在远离江门市区、远离恩平市区,在一个乡镇的某村的工业区的一个标准厂房里。

  一路上,我们一直埋怨业务员为什么不说实话,如果他告知我们加工厂不在佛山,我们也可以自己到厂家和他汇合,就不会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一整天都在路上奔波,下午五点多才到达江门市的恩平市的某乡镇的某村的某工业区。

  更为严重的是,货品才刚刚加工三分之一,要想当天拿到货品是不可能了,怎么办?好在货品不算多,我们决定叫工厂加班。如果24小时连轴加班,也还能赶上工程的验收。和老板商量,说明这批货物的重要性,无论如何也要赶上周日发出,才能保证整个国家重点项目的顺利验收。

  老板说从没见过像我们这样着急催货的,他口口声声保证今晚加班加点完成,保证明天一早给我们交货,让我们两个长裙飘飘的女子一百个放心。然后在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支走了我们。

  我们说一定要在这里住下,以便监督他们完成。但业务员和厂方一直强调,这附近没有地方住宿,而且我们也看到了工人正在加班加点干活,有几个工人还是广西工人,肯定会给我们干完活的,明天中午我们直接到佛山等交货就行了。想到我们两个早上出门时候也没带随身行李,也没有住在这里的计划,不知道安不安全,只好又跟随业务员回佛山。

  一路暴雨,高速慢行。终于赶在最后一班地铁回到了我的驻地,睡了一个安稳觉。临近中午,准备吃好饭后直接去佛山接货,接到加工厂老板的电话说,货品还没有做完。NND,搞什么鬼名堂,这个人太不厚道了。

  彼时彼刻,时间迫在眉睫,如果今天再不能交货,必将会影响整个大项目24日的竣工验收工作,朋友没有退路了。我们当机立断,一定再到现场亲自督办。与业务员交接的过程颇为艰难,他说了一大堆的困难和理由,但也无法阻挡我们的决定。最后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牒,这件事他脱不了干系,他一定要和我们一起前往加工厂,有点要挟持他的意思了,这个90后的小毛驴。他说开车辛苦,我们就坐城际列车,然后再从江门打车前往那个工厂。因为说实在的,如果他不去我们两个是无法再找到那个厂了。

  又是暴雨如注,从江门到恩平的两个小时路途中貌似注定这个事情的步履维艰。当我们到达加工厂的时候,老板看到我们背着行李,他明白我们是下定决心了。终于在加工厂完成了加工的全部货品,剩下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拉回到佛山剪切、压板成型。晚上七点,老板说没有人送货到佛山,说司机已经太累,佛山到恩平的高速堵车严重,不愿意出车了。叫我们先回去,明天一定送货到佛山。对于已经有了前车之鉴的我们,我们不再相信他的鬼话。

  我们两个央求他今晚无论如何派车派人送货到佛山,叫业务员联系剪切的地方,今晚通宵加班。我们明天早上一定要走人,时不我待。一路上业务员也看到朋友电话遥控指挥后方,马不停蹄安排的准备工。

  老板被我们的架势所镇住,只好安排副总亲自送货。晚上九点多从工业区出发,又是一路的堵塞。业务员押运货物,我和朋友打车回佛山。黑夜茫茫,从镇上到佛山,司机叫价600,我们能说什么呢,两个长裙飘飘的外地人。此为后话。

  吃饭的时候副总说了一句真话,说我们两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人生地不熟,就敢于两个人独闯珠三角。敢情他们是欺负我们是外地人?我笑笑说在我们祖国大地上,我们有什么可怕的。可现在想来不免有些后怕,暴雨、长途、堵车、陌生、重量、加班、男人、事故……要是有一个闪失,家人都不知道我们去了哪里。

  在车上,我和朋友不停地聊天,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内心自问,如果出了什么事故,我们这么拼命,值得吗?我们两个人的身价、一个小业务员的不成熟,孰轻孰重?两个人都着急上火了。

  和朋友一路走来也有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了,在她还没有从体制中跳出来的时候,我一直动员她入党。她的各个方面任何条件都比我好、比我强。因为以她的能力在后来的个人成长过程中完全可以掌控她原来的单位,可她并不这么认为。而我还一直庸俗地认为,在最高行政机关大院里能放下我一张桌子的位置,那我这辈子就算成功了,她不以为然。我们聊到她的创业史,我问朋友这次算是你最难的时候吗?最难的时候是什么?朋友停了停,和我说了这么一段话,我感觉到她内心强烈的触动。

  她说刚刚还想到放弃的时候,感谢我问了这么一个让她惊醒的问题。说实在,这次还不能算是她最难的时候,毕竟她已经作好了进入新领域的心理准备,她这次只是当买门票进场,算是交学费。她说她最难的时候是公司刚刚成立那时,在一次施工中出了事故。她走投无路,等她处理完事故,公司已经很难运转下去了,陷入两难。再一次的最难时刻,是她在某个大项目碰到的困难。她有很多事情都搞不明白,甚至很多的新名词都没有听说过,她就这样阴差阳错误打误撞地进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工程的前期已经投入了她的全部身家,甚至超出了她自己的能力。但她并不知道她即将面临什么,喊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以至在后来所有的工程中,她再也不惧怕任何的艰难险阻,顺利地成为业主“最信得过”的施工方,并且稳稳地成为工程项目离不开的施工方,今天所有的付出都得到回报,真是来之不易。

  昨夜通宵。在佛山某个偌大的工业区内,只有我们在的那一家加工车间通宵达旦的灯火通明,就我们五个人:加工车间憨厚的老板夫妇、不靠谱的小业务员,还有“光芒万丈”的我和“无所不能”的朋友娘!想到这次的分秒必争,恩平的老板和员工被我们镇住了,小业务员被我们震惊了,剪切压模车间的老板夫妇被我们震撼了,我们也被自己的执着感动了!

  是啊,在每一个光鲜的背后,有时候我们自己不妨想一想,在碰到过不去的坎的时候,什么是我们最难的时候,什么是我们最难的事情,怎样度过我们最难的时候……回过头来,所有的“难与不难”不过是人生的一种经历,一种磨难,一种金钱买不到的财富!

阅读 (893) 评论 (6)
文章引用自:原创
咖啡方糖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6)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