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642108
  • 本日访问数: 92
  • 昨日访问数: 227
  • 本周访问数: 92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中篇小说连载之五:遗失在苏门答腊(五)

(2018-05-28 22:25:06)
[连载标题]中篇小说连载之五:遗失在苏门答腊(五)2018-05-28 22:28:12阅读:483

文:风沙潇潇 

第五章    北海夜泳

 

“有一个项目,我认为挺好的,丽珍总裁想听听吗?”何洋突然跳跃到一个题外话,与如此温馨的情景非常不般配,这时怎么应该谈工作上的事呢?煞风景呀,何洋真想骂自己一通。

“说吧,本来今天不想谈工作和什么项目的,既然你突然提出来,反勾起我的好奇心了,何洋,不要再叫我丽珍总裁了,就叫丽珍不是很好吗?”丽珍微微笑道。

“是,是,以后直接称呼丽珍,不过是我们私底下,人前还是要有分寸的吧。”

“什么分寸不分寸的,直接称呼名字挺好,西方人就是直接称呼名字的嘛。”丽珍的语言娇娇软软的,戴着翡翠手镯的手腕雪白如玉。

“我一个香G的朋友赖先生,在印度尼西亚买了一个金矿,矿产储量和品味都很高,非常罕见,是一本万利的好矿,可是他资金不足,而且开采和冶炼技术也跟不上,正在寻求合作,矿山的资料我认真看并且请了地质专家咨询,认为非常值得进行下一步的探讨,所需资金约5千万,三年时间可以获得数十倍回报,原想中介给别人,但这么好的项目我很想自己干,但又没有这么多钱,正在纠结呢。”何洋介绍情况。

听了介绍,丽珍说:“我们曾经在印尼投资过,有很好的关系,你把资料传给我,我传给印尼那边了解一下,合适的话,我们抓紧去看看,5千万不是问题,但何总呀,这次来中国我已经马不停蹄的走了近两个月,能不能让我休整一下,放松放松呀!”丽珍将话锋转到轻松的方面。

“没问题呀,陈总想要怎么放松嘛?我何洋奉陪,三陪也行,哈哈哈!”他感到丽珍所提是在情在理,又好像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何乐而不为呢,暗自高兴。

丽珍来中国多年知道三陪是什么概念,“好啊,你吃我豆腐,我才不要你三陪呢。”

何洋说:“如今已经进入夏天,天气炎热,去海边泡泡海水吧?北海去过吗?那里十里银滩,白色细腻的沙子,是不可多得的海滨休闲胜地,很多外省的游客不远千里也要来度假玩水呢。”

“北海,没去过哦,那就去北海吧,不过不要去人太多,就我们两个,各带一个助理就行,好不好?”丽珍说。

“好啊,就这么定了,我来安排,明天你可以睡个懒觉,午饭后休息一下,2点多出发,我到宾馆接你,两个小时车程就到了。”何洋说道,想着可以跟丽珍接下来的海边浪漫,心中升起希望的曙光。

丽珍起身,伸手与何洋握别:“我期待这次放松行动。”双手相握的一瞬,丽珍的手心已经沁出细细的汗。

黄海当司机驾车载着何洋、丽珍和她的助理丽莎,在北海银滩外边的路边停车。这种私密的休闲活动何洋尽量不让公司的人知道,就拉来了好友黄海。

眼前海天相连,下午的阳光映照着波光浮动的海水,银白色的沙滩上是喧闹的人群,阳伞下,沙滩上,或坐或躺,五颜六色的泳装遮不住肥肥瘦瘦的肉体,海里,随波逐流,下饺子似的漂着黑压压的人头。

    “唔呀,太壮观,太美了,现在可以下海吗?”丽珍一脚踩到沙滩上,就迫不及待地称赞,说着脱掉鞋子。“这沙真细真白,绝不亚于印尼的巴厘岛。”

“是吗,期待丽珍总裁带我们去巴厘岛游泳啊。”何洋笑说。

“怎么了,还不下水?”丽珍惊讶。

丽莎也不解,她已经想要脱衣服下海了。

黄海忙解释:“哦是这样,来这里是让你们见识体验一下十里银滩的魅力,参观一下风景,我们住的地方在那边,等会在那边下海,那里人少,清净些。”他手指向不远处海边像帆船一样的建筑。

“哦!OK。”

“上车。”车子很快开到一所豪华的宾馆门前。黄海说:“住这里可以就近下海,衣服放在宾馆里,只穿着泳衣出来就行了,很方便。”

房间是已经预定好的,很快就办好了入住手续,四个人每人一间房。

“放好行李我们吃饭去,回来稍事休息再下海,现在太阳还猛,小心晒黑了皮肤,好吗?”何洋问道。

“一切听从何总安排。”丽珍兴奋的劲头正盛。

六时许,晚霞辉映着海面,当何洋在宾馆后院见到丽珍时,眼睛一亮,比基尼泳衣仅仅勉强包住三点,之前完全被衣服遮掩的胴体,此刻几乎在他的眼前暴露无遗。

丽莎和黄海走在后边不远处,知趣的与老板们保持一定距离。

“这沙子真舒服,踩在脚底是最好的按摩呢。”丽珍边走边拖拉着赤脚。

何洋说:“丽珍,听说你的瑜伽功夫很是了得,能否表演一下,也权作下水前的热身啊?”

“没问题呀,不过这段时间练得少了,动作都生疏僵硬了,我正好要练一练呢。”

说着伸手弯腰活动筋骨,然后双手合十在沙滩上盘腿坐下,双眼似开似阖,从背后看去,半裸的人体似一只优美雅致的花瓶。

何洋阳刚的男性酮体就在她的眼前,那紧绷的泳裤令她浮想联翩,过去夫妻生活的情景在脑海中放电影,她羞涩的闭目冥想。

大约十分钟,她缓缓站立,向后弯下腰身,双手触地,形成一个弓;然后又单腿站立,另一条腿后伸,慢慢高抬,上身前倾,两臂平举,稳稳挺立,有如一只展翅飞翔的燕子,接着,又连续做了几个令人匪夷所思的高难度动作,柔若无骨般做出曼妙而又极具诱惑的姿势,像个坠入凡间的仙女展示着天界的奥秘,令旁观的三人看得口呆目瞪,佩服不已。

何洋呆呆地盯着丽珍,“厉害,想不到你有这样的真功夫呢,佩服佩服!”

“好了好了,再夸奖我就飞起来了,你们也活动活动呀,不然下水会抽筋的。”丽珍结束了瑜伽动作,略微有点喘气。

几个人这时才伸胳膊压腿的也开始热身活动,丽珍孩子似的跳跃着扑向海水,何洋紧跟其后也扑去,丽莎一沾水,双手抱在胸前,“哎呀,好冷!”。

何洋以蝶泳方式向前游去,啪啪的水花四溅。丽珍惊呼:“好棒啊!这是很需要腰力的哦。”

“你也试试啊。”何洋站在海中说。

“不,我不行,我游泳不行的,初学而已。”

何洋一个猛子潜进水里,良久,突然在丽珍身边钻出水来。

“啊哈哈,吓死我了,坏蛋。”丽珍用手泼水向何洋。

何洋又钻进水里,再起来时,回头一望,丽珍不见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仔细四周查看,咦,她去哪儿了?仍然不见,此时天色已暗,他一惊,不好!赶紧往海中心游去。

“啊!子阳救我,救救我。”是丽珍的声音。

何洋隐约看见了丽珍的头在波浪中沉浮,他一个猛子扑过去,拦腰抱住了丽珍,将她托起,使她脸孔露出水面,“怎么跑到这里来,好,没事,没事了。”

丽珍返身环抱住何洋的脖子:“不知不觉,怎么就到了这里,水好深,我水性不行,好怕。”

其实情况并不是十分危险,海水也仅仅没及脖子处,她见何洋潜水躲她,她也想跟他玩一下捉迷藏,四周一片黑乎乎静悄悄的,感到了孤独,便有意喊起来。

何洋抱着丽珍慢慢往岸边走,水浅一些时停下,他双手搂着丽珍芊腰,一只手不自禁地下滑,停在她园鼓肉感的臀部上。

两人同时感到对方心跳加速,久违的肌肤之亲令丽珍颤抖不已,健壮男人坚实的肌肉重新唤醒她体内的火苗,她仰起头嘴唇微微地动。何洋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再也忍耐不住,嘴唇慢慢地靠近,下压……

“何总,陈总,你们在哪?天黑了回去吧。”是黄海和丽莎的喊声。

何洋停止了动作,“哎,我们在这儿,马上就回去。”

天色昏暗得十米外已经看不见人了。

丽珍不搭话,她的火苗已被点燃,现在熊熊燃烧,她双臂紧紧抱着何洋的肩膀,“洋,陪我再游一会吧?”     

阅读 (482)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