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649061
  • 本日访问数: 136
  • 昨日访问数: 132
  • 本周访问数: 13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中篇小说连载之八:遗失在苏门答腊(八)

(2018-06-13 16:34:11)
[连载标题]中篇小说连载之八:遗失在苏门答腊(八)2018-06-13 16:36:18阅读:314

      第八章    丽珍的身世


“想听我的故事吗?不听就回去睡觉吧?我也困了。”丽珍说。

“你想耍赖吗?哎丽珍,我发现你太调皮了,根本不像一个大集团公司的总裁啊。”何洋说。

“那你心目中的大公司总裁是啥个样子?拉长脸、板着面孔,这样。”丽珍故意用手扯脸皮装鬼脸。

“没救了,快讲你的故事吧,等会夜深了你更加赖皮。”

两人已经在海滩上来回走了几趟,四周很安静,唯有海浪轻轻冲上沙滩轻微的沙沙声,他们走得更慢了,为的是方便讲话。

“好吧,轮到我讲了,我先辈的故事又长又臭,就省略掉,说说我自己的就行了吧?我的祖先是福建人,清朝光绪年间漂泊南洋,先到马来西亚,祖父辗转定居新加坡,经过多年艰苦打拼,创出实力雄厚的隆鑫集团,房地产,航运,及其他行业已经是多元化经营,总资产达数十亿美元。

我父亲姓陈,母亲姓冯,因此我有了双姓,这是东南亚、xiang港华人习惯的取姓方法,本来我上面有两个哥哥但不幸早已夭折,我成为独生女,父母视为掌上明珠,我读书成绩不错,在父亲的鼎力支持下,我在美国哈佛大学完成学业,目标就是接父亲的班将家族企业继承下去,不幸的是,在一切还没有准备好之时父亲病逝了,我和母亲都是悲痛欲绝。”丽珍哽咽,眼泪婆娑,何洋站住将她搂在怀里。稍倾,她才继续:

“我的前夫奚明达,也系华裔,本来也算门当户对,但他家道中落了,婚后他就住到我家,父亲也想把公司、财产交给他接班,女婿半个儿嘛,何况老爷子没有男儿,可是那个风流公子不成器,也许因为有父亲亲力亲为,事事处理妥帖,一切都用不着他操心吧,他整日花天酒地,更可恨的是他还要寻花问柳,风流韵事不断,这是我和老爷子都不能容忍的。三年前老爷子弥留之际,拉着我的手说,女儿啊,爸爸要走了,遗憾的是你嫁了一个不中用的坏人,不甘呀,我死后,你一定要跟那个败家仔离婚,不能把隆鑫交给他,就是在隆鑫打工也不行,宁可给他一笔钱,让他走。你要尽快学会经营管理,撑起这个公司,全靠你了,当然还有公司的老人,他们跟我多年,都是久经考验的忠贞之士值得信赖,你要尊敬他们,这些老班底还是会尽心尽力的,公司是你祖父和我一辈子的心血,你要好好保护,让它继续传承下去,而且更加发扬光大。

我们有一个8岁的女儿,现在跟我,由母亲和保姆一起管带,奚明达的种种劣行,早已尽人皆知,办理完父亲的丧事,我就递给他离婚协议,但他坚决不同意,最后法院判决终于分开了,法院判给他相当于2千万美元的现金及财产,但他嫌少,在法庭上大吵大闹,结果我翻倍给他;他跪着求我说看在女儿的份上再给他一次机会。这样的场面已经不是一两次,我差点心软了,女儿是我的软肋,谁想一个8岁的女孩生活在一个有缺陷的家庭啊,但我想到父亲临终镇重的嘱咐,我的心还是坚硬起来,说,你再耍赖就按法庭的判决执行。

其实4千万美元的资金,如果好好投资经营,完全可以过得很好,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太了解奚明达的脾性,他不会就这么算了,他曾扬言要报复我,为了避开他,同时中国也是非常有商机的地方,我便将房地产业务主要倾斜到这边;跟他分手前的一两年实际上我们已经同床异梦,早已没有床笫之欢,所以,男女之事我几乎都淡忘了,我甚至想过这辈子可能就要这么单飞下去了。”

丽珍隐隐觉得奚明达会搞鬼,但别人想干什么自己又如何能阻止?她扶在何洋腰间的手用力抓了一把。

“哎哟,疼死我啦?”何洋叫道,“我不信一个如狼似虎的妙龄shao能这么长时间断绝男人。”趁机把丽珍抱得更紧,直觉得胸前肉呼呼弹性十足,同时嘴唇压在那潮湿娇嫩的樱唇上。

但凭着丽珍此刻颤抖的身躯和迫切的索求,何洋不得不相信丽珍的话。

    “哦,我想起来了,印尼那边的朋友说,那个金矿他们做了调查,跟我们提供的资料基本吻合,的确是一个富矿,我们下个月去一趟印尼吧,资料上说金矿在苏门答腊,那儿离我们家很近的,看完金矿我们顺道回新加坡,到我家里去看看,好吗?”丽珍道。

何洋惊喜,嬉皮笑脸地道:“好啊,我把公司事情安排一下就去,新马泰我都还没去过呢,对了,这算不算未来的女婿面见丈母娘呀?”

“找打。”丽珍粉拳挥舞。

何洋躲开,“回去吧,很晚了,哎,本来我想听听你恋爱的故事,那多浪漫啊,你却把几十年的事情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这不行,我想知道你跟多少个帅哥来往过。”

    是的,应该安排到印尼去一趟了,资源性的项目,拿下来都不会吃亏,何况那是一个富矿,再到丽珍的王国去看看,这一切真的梦想成真了吗?等丽珍赶上来,何洋搂着她的肩膀往房间走。

丽珍说:“我也想听听你的初恋,你的相好你的最爱是谁,我相信一定有很多美女追过你?呵呵!有空你也要补讲这些故事。”

“好的,我们都讲讲青春时候的初恋,和那些最甜蜜的事情,让我们的心情愉快一些,同时,也不要忘记我们还不老,还要抓住青春的尾巴,辉煌一把,好不好,我的美女总裁?”

“你又贫,看我不收拾你。”

     说话间已经来到丽珍房间门口,两人有点依依不舍,但现实和理智让他们不得不分开。

    “晚安,做个好梦。”

    “拜拜,晚安。”

    北海回来,何洋马上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头脑中理了一遍近期的工作:隆鑫项目投资巨大,总额将达30个亿,这主要由隆鑫集团负责,本公司的工作量将是天文数字,为此董事会已经决定新招聘一批合格的人才;图纸设计已经交深圳一家高资质的设计院负责;规划、土地、环保、安全施工等等数十项需要审批,这些无需担心,已经有人在做;最棘手的是涉及拆迁问题,项目中有40亩土地,5栋楼房需要拆迁,这方面主要由市里领导来解决,但是这些老爷们不着急,日子一天天过去,原先安排的日程已经超期,计划只能一改再改。反馈回来的信息是,中央政策有改革,不能再强行拆迁,其他地方已经因为强拆而屡屡发生人命事件,要做的工作太多,尤其是思想工作,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奏效的,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作为开发商,又不能任由人家狮子大开口,如不精打细算利润就会缩水,甚至亏钱,这是公司管理者最头痛的事情。

下午三点,桌上电话响起,啊,竟然是宋莲芝?说要来拿资料?何洋说我在办公室你来吧。十分意外,这姑娘比自己小11岁呢,有戏吗?还是当真就拿资料那么简单?

阅读 (313)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