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661998
  • 本日访问数: 71
  • 昨日访问数: 142
  • 本周访问数: 213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中篇小说连载:遗失在苏门答腊(十一)

(2018-07-02 10:26:17)
[连载标题]中篇小说连载:遗失在苏门答腊(十一)2018-07-02 10:28:18阅读:343

  第十一章    暗恋的味道

杨眉是何洋的初恋,严格来说是暗恋。

拿到离婚协议书的第二天,何洋第一个告诉的就是杨眉,在江边的那间小酒吧,伴着低徊缠绵的音乐,他的头低沉,并问两人有无可能?杨眉坐在旁边摩擦着他的背,道:“不可能了,洋,虽然我的婚姻也不如意,曾经接近崩溃过,但为了孩子,我跟多数人一样还是选择忍辱负重得过且过,你如今解脱了,我祝福你,希望找到一个真正合适泥的女人。而我的家庭太复杂,我和老公双方的父母是至交,只要一提离婚都要死要活的反对,有一官半职的家庭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我和你只能做好朋友、好同学了。”

“我想你20年了,年轻时不懂珍惜,我后悔呀,分配在那小地方我不想拖累你,不想你去山区,我觉得要调来省城也难上加难,才断了和你好的想法草草结婚,没想到竟这么耽误了,哎!真的不可能了?”何洋反身抱住杨眉,久违的气息裹夹着她,那是曾经熟悉的味道,她一阵晕眩,温热的两双嘴唇紧紧贴在一起。

进入大学的第一年,同学们起哄开玩笑给他们两人配对,说他们两人是班花和班草,金童就应该配玉女,开始时何洋感动害羞不愿意认真去想,笑闹多次后他才放在心上,并注意杨眉的一举一动,越到后来,她的一颦一笑越是深深吸引他,他的心中不觉想入非非,但他顾虑自己来自小地方,而她的家庭背景很有来头,同学们传说她父亲是厅长呢,那可是高干哦,门不当户不对,他便将心事锁进内心深处,最要好的同学文思伟一再督促他写信表达爱情,他都犹犹豫豫退缩了。

而杨眉隐隐约约听闻男同学们的乱点鸳鸯谱,虽然没有得到本人的信号,她却暗自欣喜,这男同学不但长得帅气,学习成绩也是位列前五名,不禁萌动了少女的春心,但在那个保守的时代女的是绝少主动追男的,她只能默默地等待。最后一个学期,学校安排去实习,他们两人实习的县相距仅50公里,一个星期天杨眉和两位女同学来到何洋跟另一位男同学实习的县城,五个男女同学犹如久别重逢的故人,高高兴兴地玩了一天,晚上两人终于独自出去压马路,怀着兴奋的心情,他们在小城的小路上来走了不知多少个回合,说不完的悄悄话,谈学习、谈男女同学间的嗅事,还谈理想、谈以后的分配和人生,唯有不谈相爱的事。

杨眉实在忍不住问道:“听说他们将我们两人配对,是真的吗?”

何洋生怕杨眉责怪和拒绝,便吞吞吐吐王顾左右而言他。

“我配不上你吧?你那么优秀。”

杨眉太大胆直白了,何洋认为,他脸红耳赤。扭捏地说:“是我配不上你,以后我们也很难有结果,我将回到乡下,哪配得上你们城里人?所以我只能藏在心里。”

“一个年青人,这么势利干嘛?想太多了。”杨眉这样的家庭出身的少女天真无邪,反而不把这些成人注重的金钱、门第当回事。

毕业分配,是主宰每个人命运的时刻,结果杨眉分在省外贸厅,何洋分配到昆西地区财政局,地理距离280公里,汽车要走8个小时,在那个时代已经是天壤,开始他们通信很密,但何洋渐渐拖长回信时间,他想,不能拖累杨眉,爱她就希望她好。工作两年后的一天,杨眉来昆西出差,两人欣喜异常,何洋作为东道主给杨眉当导游,晚餐喝了不少酒,在宾馆客房,半醉的杨眉抱着何洋倒在床上,绯红的脸腮,湿润的嘴唇,柔软的身躯,一切都是诱惑,是个男人都很难逃脱这样的诱惑,何洋把两人都剥个精光,就要骑马扬鞭驰骋疆场之时,他竟然悬崖勒马,将毛巾毯轻轻盖在杨眉火辣辣的裸体上,全身而退出了宾馆房间,是理智迫使他强行浇灭了欲火。

过后,扬眉好久都不理他,恨他不知趣。

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深化改革开放,何洋才后悔得恨不得撞墙而死,知道自己当年是多么的愚蠢和弱智,就是把自己心爱的女人要了,能怎么的?封建保守思想害人不浅啊!

何洋调到省城南都市了,进入了股份公司,过去封建保守的男女关系思维,在开放的思潮目前被冲得稀里哗啦,相对宽松的工作环境使他犹如林地里放养的鸡鸭,自由了。请客吃饭,礼尚往来非常频繁,何洋一有机会便约杨眉到场作陪,饭后往往还要唱歌跳舞。

扬眉老公在外地工作,难以抵挡孤寂难熬的单身生活,便与女人有了暧昧,杨眉去探亲将他们赤条条堵在了单身宿舍里,夫妻大吵一架,她连夜赶了回来,开展了暗战。

却成全了何洋,两人来往密切,感情升级,在一个花好月圆的夜晚,两人都喝得差不多,兴奋之余,便滚在宾馆的床单上,犹如久旱逢春雨他乡遇故人,两人颠龙倒凤,电闪雷鸣品尝迟来的爱。

杨眉竟然首次尝到高潮的滋味,悔恨自己这么久的女人竟白做了,没想到原来高潮才是最美妙的味道,她像学会自行车和游泳的人,从此能够自如地品尝那高潮的奥妙,虽然隔三差五的幽会,但两人承诺不影响家庭。

其实,何洋心底的爱是杨眉,但因为残酷的现实无缘在一起。老天总是不那么从人愿的,所谓不如意者常八九也。

杨眉明确表示他们俩今生不可能成为夫妻之后,半年来何洋没有约过扬眉,一是因为业务很忙,同时也觉得一时难以接受这番直接的告白,两人基本失去联系,直到今晚三人在一起吃饭。杨眉知道可能将永远失去这位情人了,心中五味杂陈。

又过了几天,何洋问丽珍:“去印尼的准备工作差不多了,定日子启程吧?”

丽珍却说:“有一件事,一件大事没办哪里都不能去。”

“什么大事?”

“我要见见未来的公公婆婆,敲定我们的婚礼。”丽珍很认真的样子。

何洋一阵眩晕,天啊!缓了一下,他说:“那你等我电话,我安排一下,通知家里。”然后差点跳起来。

次日就是周五,下午三时许,何洋突然对丽珍说,“你准备一下我们去皇果县,见你的公公婆婆。”

“啊,太突然了,怎么不早说, 我一点准备也没有。”丽珍慌了,心里却跟吃了蜜般甜,急急忙忙地收拾一下就跟何洋出发。

何洋给黄海打电话,叫他通知皇果县儿时朋友罗新平等,加上父母够一桌人就成,何洋自己给老爸打电话,说现在出发回家,6点前到,接两老到饭店吃饭。

南都市到皇果直通高速公路,一个多小时车程就能到达,现代化就是好,发达的通信、交通,大大提高了人们工作和生活的效率。

下午五点半,何洋带着丽珍走进他父母的家,一个三居室的套房,父母亲已经离退休,但身子骨还是比较硬朗。何洋给双方介绍之后,丽珍弯腰鞠躬,尊敬地说:“伯父伯母你们好!”

何洋妈妈高兴地拉着丽珍的手,怜爱地说:“坐吧,来坐这儿。”目不转睛的看着丽珍,丽珍害羞的躲着眼波。

阅读 (342)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