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萤夜拾梦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823960
  • 本日访问数: 27
  • 昨日访问数: 72
  • 本周访问数: 2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疯婆娘

(2018-08-28 13:12:27)

                                          疯婆娘

                                                         文/梦赶夜

      应该是村里举行的第三个村节吧,我回到了故乡。

      因为是过节,故乡喧嚣了起来,打工的回来了,亲朋好友来了,炊烟不息地摇曳起来了。

      村口,或道旁的小卖部都很热闹,主人等候宾客,无事的人扎堆闲聊,问候声,侃笑声,覆盖了半个村庄。我也参与其中,我算是主人,也可以算是客人,因为我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但现在这里已没有我的房子,也没有我的田地,所以我也不知自己该归于哪一类,当然节日菜肴之类勿需我动手,一切由姨丈一家操办,无聊中我就与儿时的玩伴在小卖部旁闲聊,但凭直觉,感觉有人在盯视着我,侧头寻觅,发现是一位年纪与母亲相仿的村妇正笑眯眯看着我,村妇古胴脸色,赤脚,身着蓝布褂,头上绑一撮发。这村妇我是认识的,在我尚未离开故乡时,这村妇与我母亲很较好,常有些走动,所以记忆较为深刻。

      我走上两步,笑着招呼:婶,今日清闲呀,弄吃了没?

      村妇不语,敛起笑容,张张嘴,又指指自己的头。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感觉有些奇怪,我记得这村妇往时都是朗朗说话,多是哈哈大笑,有时就算是隔着宽大的池塘也能辨清村妇的话语,现在怎么打起了手语?妇女的女婿就在人群里,就在我的附近,应该注意到我与村妇的谈话,也分明听到了我的话语,但村妇的女婿却目视无睹,无动于衷,仿佛这妇女不是自己的丈母娘,我见那女婿不出声,也不好意思打听村妇失语的原因。在我迟疑间,村妇指指不远处她的家,又指指自己的嘴,意思是让我到她家吃顿饭。我客气点点头,因无法交流,应付几句后即转到别处闲聊,但依然能感觉到那目光追随着我的身影,令我有些不自在起来。

      今日故乡的村节选在金秋里,但没有秋高气爽的愉悦,反倒觉得更加闷热,至中午时分,小卖部门前的树下溜达的人更多了,我与众人的周旋中也渐渐忘记了村妇的存在。

     简单说来,村节表面上只有两个目的,叙旧,吃喝。所以,待姨丈喊我吃饭时,庭院里已摆上好几桌饭菜,亲朋好友们正端碗拉椅,盛饭盛汤,倒酒递杯,吱吱喳喳很是热闹。刚落座不久,我就感觉身后好象有人伫立着,回头,那不能言语的村妇正垂头看着我,村妇肃穆木然,像是默哀,像是追忆。我有些惊悚,不知妇女何时溜了进来,忙招呼:婶,坐进来一起用餐。说着就往旁边移动,腾出个空位。此时坐一旁的姨丈却对村妇吆喝起来:哎!出去!村妇不动,只是望着我。姨丈从桌上拿起一个大苹果,塞到村妇手中,摆摆手:出去,出去!村妇看着我,一手拿苹果,一手指指自己的家,又指指自己的嘴巴。我知道,她又邀请我去她家吃饭了。我点点头,给予友好的回应。此时,众亲朋正大朵快颐,没人注意到我与村妇的对答,或许早已有人见到村妇进门,但当村妇是真空了,透视了,更令我惊诧的是,我姨丈本是个知书达礼之人,为何对自己的宗亲下逐客令呢?在我应答间,村妇经不住姨丈的一再催促,出门去了。

      我问姨丈,那妇女怎么了?姨丈说,疯了。

      我看不出村妇疯的表象,除了赤脚,她衣着清洁朴素,发型整齐,没有惯见疯子的邋遢,藏污纳垢。依然是我儿时见到的模样,古铜色的脸,不胖不瘦的挺拔身材,对襟蓝褂,如再加上竹笠担子,就与我儿时见到的模样分毫不差了。

      我很好奇村妇是如何疯的,但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刨问别人的隐私,只好作罢,可我心里实在不敢认同姨丈的说法,因为我离开故乡已是很多年,妇女尚能认出我,并邀我去她家,且对我投来欣喜的目光。

      我不知道,这些年来这妇女是否胡言乱语,是否丧失语言能力后指指点点哼哼哈哈,或者行为怪异,桀骜不驯,或者偷窃打人,或者与常见的疯子一样披头散发,藏污纳垢,但我今天见到的却是素净的村妇,有礼的村妇,心底里还隐藏着仁义礼节的村妇。其实我很清楚,故乡的妇女一向都是如此的素朴,一向都是如此的遵循道德礼仪,就算她是疯了,内心散射的还是那溶入骨髓的为人礼数。

      村节过后,我离开故乡,又回到我生活工作的地方,两三年了,也没再见过那疯女子。某日,母亲突然对我说,那村妇死了。我很惊讶,问是如何死的?

      母亲说,妇女突然失踪,几天后在深山的山塘里发现她的尸体,已肿胀腐烂。

      我不相信这是失足或谋杀,也没想到是失足或谋杀,我认为是村妇有意而为之。因为那深山是妇女所熟悉的,是很多村民所熟悉的,都常在那山里砍柴,牧牛,野性大些的儿童也会跑到那山里摘野果,我想该是如此:因村妇的丈夫早些年过世了,两个儿子年过四十还未成家,而家里住的还是老房子,生活又过的平平淡淡,为子不拖累小孩,妇女放弃医治自己,选择在深山清澈水塘里作为自己安身之地,从此不再饥渴,从此心净就如水,从此子女也清净了。

      母亲说,待人家发现妇女的尸体后,其亲属用竹杠想将妇女撩拔至岸边,但不成功,其儿子赶到后,跪在岸边啼哭,尸首却自行荡漾到岸边。

      我不敢对母亲的描述作判断,也不是为迷信站台,只是觉得,假如母亲所说是真的,那可能恰好有风将尸首吹到岸边,只是这风来的太巧合了,这风也太神奇了。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确信,在乡村,那些孕育在骨髓里的勤劳、节俭、仁义、朴实的美德,就算人疯了,化成泥土了,那些元素都不会泯灭,依然会弥漫在村庄的时空。

阅读 (1491) 评论 (0)
梦赶夜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